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2的文章

關於「反媒體壟斷遊行」的小感

最近掛在網路,一直在關心反媒體壟斷遊行,恰巧,在看到米果的文章之前,看到臉書上一個女大學生說,她跟媽媽討論旺中案,媽媽叫她把書讀好就好。
不,我錯了,不是討論旺中案,而是她「告訴」媽媽蔡衍明所做的一切,而她媽媽還問:你們從那裡知道這些事的?
最後媽媽的結論是:現在小孩子管太多了,這不甘你們的事。

接著下面有人附和媽媽的說法(看起來像是老師的樣子),女學生反駁後,看到兩則言論又是叫她乖乖唸書,所以我忍不住雞婆在下面回應了:
學生熱情,但容易被蒙蔽。
大人不應該以「你們不懂」、「你們以後會懂」,來延遲他們面對社會的機會。
大人們應該做的,是跟他們討論,引導他們瞭解什麼是媒體的操弄,看清楚什麼是詭計和預謀。
如果不如此,你怎麼能期望他們以後工作時,與人交往應對不被人所利用?
社會現實有很多樣貌,逃避它不是一個好的辦法,總是要面對的。接著,馬上看到米果這篇文章:「你們有錢,我們有青春」

即使現在我已經變成討人厭的大人了,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要逃避上街頭,要逃避面對這個現實的社會?

2001年我第一次,也是現在唯一一次走上街頭,是因為教師節遊行,號稱十萬人的遊行,因為平和、有秩序,主軸不明顯,而淪於雲煙。
但,新一代學子正在興起,他們熱情、關心社會,他們有禮而充滿創意。
就像我始終不喜歡謾罵學生墮落與退步,如果十年是一個世代,這一代的學生只是特質跟我們不一樣,想法跟我們不一樣,為何要因此污名他們?

從學運裡,學生可以學會如何面對這個現實的社會,可以看清楚政府及媒體的操弄。
也許會被一時的熱情沖昏頭,被欺騙。但,我們那個人不是這樣走過來,一步一步學會跳過陷阱的呢?

年輕的大學生們令人敬佩。各位爸爸媽媽,跟他們理性討論,而非盲目阻擋。這片土地,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責任。

[數學/智能障礙] 乘法練習

1.教材來源:苗栗縣國教輔導團

數學教材--乘法學習單



數學教材--除法學習單

兩個都是Excel檔,下載後可以直接列印,讓智能障礙學生練習。
練習過後,可以按F9直接重新出題。非常方便好用。

 2.教材來源:教育部 部編本 學習單

國小部編本學習單

看起來有各單元的 評量示例。部編本的好處就是「它把數學能力切分得很細,教數學的老師可以藉此瞭解學生那個概念出錯」,所以很適合需要建立數學基礎能力的學生使用。

[國文/書寫障礙] 生字簿與識字教學

以下資源皆提供網路連結,不提供下載。版權屬於原作者,要做進一步的使用,請直接與原作者聯繫。


生字簿

1.新北市自編國小一到六年級生字簿
連結:http://eword.ntpc.edu.tw/

  介紹:
  (1) 可自製含筆順教學的生字簿,每字有5個練習格,方便學習障礙學生依照筆順練習書寫。
  (2)一次輸入30字以內生字,設定存檔名稱後,存成doc檔。輸出生字簿內含國字、注音、部首、總筆畫、部首外筆畫、筆順、描紅1格、生字練習5格。

  需注意:
  (1)輸出的生字簿無法更動順序,或只擷取筆順。

2.常用國字標準字體筆順學習網
連結:http://stroke-order.learningweb.moe.edu.tw/character_practice.do

  介紹:
  (1) 可自製含筆順教學的生字簿,每字有6個練習格。教師可選擇要不要加注音,對於識字嚴重困難的學生,可以刪去注音練習。
  (2) 程式未規定輸入生字量,下載練習簿是PDF檔,內容含國字、注音(可刪除)、筆順、練習格6格。沒有部首、筆畫、描紅等,可減輕學生的視覺干擾。

  需注意:
  (1)輸出的生字簿,可以在PDF檔上,選取筆順的圖,將筆順複製下來,貼到Word程式內,自製筆順教學。但過程繁雜,不太方便。

3.師大華語生字簿
連結:http://140.122.110.83/ebook/

  介紹
  (1)可自製「無標音生字簿」、「注音生字簿」、「漢語拼音生字簿」,方便國中以上的生字教學。
  (2)無標音生字簿一次最多不超過30字,注音生字簿一次輸入僅6字,轉換後是Word相關的xml檔。
  (3)輸出生字簿內含國字、注音、描紅3格、描寫3格、書寫練習6格,可減輕學生的視覺干擾。

  需注意:
  (1)輸出的生字簿,每一個字、每一格都是圖檔,可以刪除或移動,方便重新編排。因此我常常拿來做詞語練習,將兩行生字併成一行詞語,當作學障學生的回家功課。整體而言雖然沒有非常方便,但已經比上面兩個連結容易重新編排。
  (2)此程式無法處理破音字,所以製作出來的教材,教師最好檢查一次注音是否正確。

識字教學(增加中)

1.構形練習(部件)
連結:http://www.dragonwise.hku.hk/dragon2/schools/archives/drag.php

介紹:
   可以點選字的連結,進入後,能用滑鼠選取部件,搬動不同的部…

[數學/智能障礙] 基礎加減法

以下資源皆提供網路連結,不提供下載。版權屬於原作者,要做進一步的使用,請直接與原作者聯繫。

1.  加法練習
連結:http://oddest.nc.hcc.edu.tw/math501.htm

作者:巫光楨

介紹:
(1)可選擇直式或橫式的出題形式。直式計算的遊戲練習,可以訓練學生的直式運算能力,計算方式從個位開始輸入,再進位到十位,符合學生計算直式時的順序。
(2)可自由設定練習的數字範圍,可做整數、小數(含負數)練習。
(3)可自由設定練習的題數,可設定一般或定時練習模式。
(4)可記憶練習花用時間和程式設定。

需注意:
(1)計算進位、退位時,沒有視覺提示(如:寫2進10),對中度智能障礙以上的學生較不適合。
(2)計算十位數加法若有進位(如:80+40),需先輸入2,再輸入1,不符合紙筆運算的順序。
(3)計算錯誤要刪去答案時,會從個位數先刪除,無法從十位數更改。


2.加減乘除
連結:http://www.paps.kh.edu.tw/java_script/math/asmd/menu.htm

作者:許俊文

介紹
(1)橫式計算練習題,包含加減乘除四個部分,並把題目做主題的分類,方便教師針對想訓練的主題(如二位數進位相加)給學生練習。這些主題也可提供教師瞭解學生加減乘除計算的弱點在哪裡,加強學生的練習。
(2)一次呈現10題,學生計算完成,給予立即增強。計算完畢,可由同範圍再出類似題練習。
(3)計時制,方便訓練學生的計算速度。

需注意:
(1)對於智能障礙學生,橫式計算需要大量視覺提示,因此使用本練習,需要讓學生拿著計算紙計算。
(2)時間一到,程式直接批改學生的答題,對於答題速度慢的學生,不適合用此程式。

3.數學練習題
連結:http://163.32.181.11/ymt91050/m/%E6%95%B8%E5%AD%B8%E7%B7%B4%E7%BF%92%E9%A1%8C.htm
作者:許長壽

介紹:
(1) 分為整數、小數、分數、概數、因數倍數、比、長度、量、周長與面積、幾何、代數、負數、指數律,內容涵蓋了小一到國一的數學範圍,題目與學校練習題近似,學生可以直接在網路上練習。
(2) 計算一題,立即呈現對錯,給予立即增強。程式也能計算學生的正確率和錯誤率,方便教師監控。
(3)每次練習的題目有變化,並非固定題目。此程式非計時制,內容包含了文字題,可增強智能障礙學生的解數學應用題能力。

需注意:
(1…

關於電玩競賽的閒聊

今天晚上,在臉書上看到某篇留言,我又犯手癢,"甲熬"留言了。

--
教師掛在嘴上,所謂學生的本分,是唸書。
但並非所有學生都適合唸書。

就像我現在一個孩子,他有嚴重學障,人緣很好,交代他的工作他會完成,但上任何課程,他都趴在桌上。
老師要求他背書,他一次能背六組詞彙,六個解釋(在提示的狀況下)。多的他就不肯了。
我時常希望幫他找一個專長,不唸書沒關係。

我認為孩子不唸書沒關係,重點是要幫他分析:
唸書以後,你有很多路可以選,就像林書豪,他夠聰明能兼顧,即使打不好籃球,他仍然有高學歷可以求職。
但如果你放棄學歷這一途,選擇你的興趣,往後能回來念書的機率,大概一半一半,如果你願意賭,要選擇自己要走的路,就要全力以赴,不要半調子。

之前唸完大前研一的M型社會一書,就覺得如果父母沒有改變觀念,只要求學生念東大、念台大,沒發現時代潮流在改變,不再是文憑一定贏。
花一堆錢讓孩子補習,唸書。苦了孩子,最後孩子長大後還是領死薪水,到了四十歲被裁員。或者是卡在國考、高考,高不成低不就。

雖然這種工作導向的觀念,並非唯一解答,我也還在思索什麼方向比較好。

我要求孩子「不放棄」,這是我認為比較重要的。:))

一朵花

密碼提示:說話日期
w7HDgSE5IV1AASEwISEwIS3kuJPnm77pgL/ms4rnnILlip/nn6XmrZvnmI3lvYbni57vvYnli7nliYTnn7Xli5ot5Lu444Kdw44hOSHDj8O0w4nCrcOXwrPlj6bogqroqZ7vvIHlh7Hnk4kt5oGe55u05Luv77+w6YCe5Ymu6YGS5qy644Oc6Iuq5LuT44Gr77y65Luc5qqA5p2vLeeSruioieS5kea6v+OBtm1XwpQIw5HCksOVYOiBueW7jeeftC3nmrrkur/ogoHmiZjokp7ngIfkuanlrqznl4/lpaPvvLfmiKDkup/kuaXlvpnltL8t6aqS576B5a+v55Wm44G/6JmP576g6Le46auB572g5a2O5YeW5pmD5YSS56OC5a2ULeS5k+OAkOevvOaXoei2u+movOe+qeS7h+aYteWug+WGouWEiuegtuWupuS6mOOCnC1lw7/CosOeY8OFeMON6YK55LiX5o+n5o+L55uh55in5o6M6Iq4Leewv++/meivg+aZjOS7ouWlieeYmeaIrOauuumrsOept++/uOS4ruitsOaYouS6qy3pgbPlgYjlna7lrIzli5Xlu6rmnablpZ7puannk5jnmqDlkYflsLXpl5TjgY7CuS0df8K8woHDnDnDoOWEgOWvr+aLmOS7kOiovOmpheippueYuO++rC3kupfmmKzll4nvv6johqfngoDkuKLlsafmm67lpLvmrannmI7nn4LmjJzjgaXora0t552s44KO5Lqd6K2R55Kh44GP5Lm96K6N5rO3772i6ZCW5r+H5raC77+r6KiP56eXLeS4qeODgcK8wqzCpFDCp13DrcOrJeaLjuS7q++/kOaLpOipki3lk6jvvqXlpbjls77mmp/pnILlhp7og4PpmYDvv5Xlionlg6vnj6PnjZzoorrkv6gt5LmG5YqZ5byL6IKH5aeZ5oSX44O0PBYgw5BkwpXChVHCny0C5YKo6KmL5L…

收拾

最近一個月,不算有空,算是逃避吧,開始著手收拾以前堆積的一些東西,例如上次的VCD。上個月月初,丟了一堆大四畢業時拍的照片,終於在即將畢業屆滿十一年時,把這些累積的東西清一清,邊清理邊好奇自己之前到底在珍惜什麼?逃避什麼?是什麼失心瘋,才讓生命背負這麼多無謂的零零總總,走了這麼長的歲月。
    昨天又翻到抽屜裡已經被我遺忘的一盒紙條,都是大學時代的留言,有些人的名字我甚至都忘了,更不用說記起當初為何保留這些東西的奇怪原因。雖然,還是有些令人印象深刻的留言被翻起,像是透過時光機,看到那個年輕活力的女孩。

    覺得很妙,看到留言裡有一堆評論說:妳是個善良、熱情、正向的人。

    還有一些朋友,留言說:雖然我們還不熟,但希望能在接下來的合作日子裡,更瞭解妳。(到現在留言者結婚了,我還只當她是點頭之交。)

    善良。

    熱情。

    正向。

    這些表層的東西,不能說不正確,但總覺得是層夢幻面紗,罩在當年那個傻女孩的身上。那個傻女孩身上貼了那麼多標籤,被妳們一言一語所左右擺弄,她執意付出的東西,最後換來什麼,其實我從來搞不清楚。

我愛那個傻女孩,心疼她一路上將會面對的跌跌撞撞。也因此,前陣子看到某些言論,我幾乎是馬上爆出三丈的怒氣,憤怒怎麼這麼多年了,那人還是如此恣意評價別人的生活,傷害別人奮力生存的意義!

    收拾,轉身。

    回憶記不起的,留著就是負擔。如果不大步往前直追歲月,回憶就會只剩下一抹斜陽相照。

    前陣子,看了一場表演。看到一些爭執,思索了好些天,處理還是不處理?思索在我的角度上,我能幫忙怎麼處理?畢竟是極為關心的朋友,總是希望為他們多做一些什麼。

    想了這幾天,才終於懂了他在台上幾近放棄的態度是什麼。不管是執意一路跟隨的人,還是那些陌生熱情的面孔,來來去去的人他無法掌控,既然無法請求,就只能用心在表演上,做好一場場表演回報那些「用心看他們」的每一位。

    爭執多麼沒有意義。爭贏爭輸,勝負出來了,走的人走了,盲目的人緊跟著,明眼的人沈默,一切仍是原樣。

    想起這些細碎瑣事,不禁連帶想到這幾年我自己的遭遇,讓我多麼難以跟新朋友交心,即使一字字一句句把心緒講清楚說明白,不在意的人依然不在意,所以何必清楚明白?何必在乎執著?該你的就會是你的。

    那些懂你的人不需要你解釋。

    或許,是我始終太偏激。

搬石頭砸腳事件

密碼提示:說話日期
fMKlITEyIV1AASEwISEwIS1xPuabkuS7neW5u+e0vueYveiDmOmbvuWsm+eXgO+9iOiBoOWKjuS4kuS9nC3vvLroqIHmh7nliqjlv4Hlpo3vv4flvIPogpPmmozjga7ku6/luKXntZ7mmKzvv6st5Lmr5rG35pyi5oyT5Y+15ayP57236L6R5bO5542h55uU5pyM5Ym3772y5Liz5biLLee2qOaJk+mChuWGguWst+e9tei8tuWzrOeNt+ODpCEwIcO9w7/CtTh/LWIrw4kBbR81wpohOSEzecOSwqzDtsOS5p+fLeWliOS7oeiqrO+/huS6v+e9j+WvnOeXlemAluS/uei/muWGrOWune+/r+S4suedtC3lsLznnKjli7TmiJTnmpzpm7/ohqzkuJvmnqfohKTmm6/poLbpnaHvv7Tls5fpoYUt6aGW6L2M6KmD5oq455ma6ISw5pqd5bmF6JmV44Gk5omL5p+Y5L2Y5puM5Lqp5ouaLeeuq+WKueS5ueS+qeWusOeXlOeYgu+8suW+tuS+oOW8n+W8seS4tei9ve+8iuWxhi0awqPogJLoqqrvvbXkuJfmlbTlrKbplZPorIjog6zliZPmrpbljYzoq5HogYkt5Yi15aWM77yq5Lup6Kuq5Y295Li56JSh55Sv57ez6Le655qD5Lq15rSL772w5b2ELeebuuS7uOS4n+S7lOWTquaXmeiovOWhp+S7pOeYheeAmuiJheODtMOWU8OALcO6D8OCLsKmUmnDpG8hNDUhCMK+w6jClCEzMyESLSpw5L+x6IeW5pqe55uY6KeC5a6G6YKD6KO86Kqo5Y6455iQ77+q5ouQ5bm6LeS/kOeVoeeatCExMCFAOR1e6YOQ6KCL57Sv5ay+5LmI772w5pu25aWpLeS4vOePs+WLuu+9rOmCm+Wft+aDseioquaVjOWKteS7t+WAkjXCh8OKwqYtHOW5jeiYsOS+pueVluioke…

享受孤獨

我偏激,主觀,且憤世嫉俗。

以往還很在乎自己的羽毛,總不喜歡被人誤解。多年前的一次衝突,打開了這個心結,自此更加我行我素,反正不在乎的人誤會我,我也不痛不癢。

我很享受我的孤獨和自由。


偶爾,僅僅是偶爾,會很希望有一個人,可以無條件的承擔我的難過與憂愁,可以包容我的任性與幼稚,可以容納我的驕傲和偏執。

怎麼會這樣,今天晚上這種感覺特別張狂。(嘆)

--

(噗浪隨筆)

今天終於理解到我是多麼驕傲和自以為是,再次深以為誡。(刻在牆板上,時時提醒)

還有.....雖然理智不斷提醒自己正向思考,感情仍然往負面前進。或許應該停一停腳步,整理自己的思緒。不再一廂情願。

再不見你

密碼:說話日期
w4ZMDl1AASEwISEwIS0g5bGU6Yak77yS5puI5oi85bGP5p2e5Y6O5ZaJ5Luj55mp6Kep5rKE776H6LOcLeaVmu+9iemDg+Wxi+S/lOmBneaZn+Wnnumps+eYkuWmv+aeiOOAuUnDh3ItGyExMyFrwojCvcOJQ8O4RwbCksKIOeaJjuaGleWIrS3kuajvvqjmiZfll5rmranouILpg7bnmbnkuojml6zli7HmnbnopYXmmbLvv4rnurIt5bm56JO75bqF56Wh55mx56yg44GD5oqt5YGj5LmC5L6B5Lu+5oCJ6YKc55uS6YSdLeivpOS6h+WtouW+vO++n+S4j+imhOiti+S6q+imueW+mOmYoeemiuijm+S8neeIpC3vvLzntrrotJTku5Dkuo3lspbphozli5TkuYfnmKrku5jmgJTvv43nuajmm4PorZst5ou46YCH5pWA5YuT5bC35Y2X44GbcTHCtyEzOSE3w4fCsMOmwrotw4vDrxjmiJzkuqXmh6/vvLvlgZLlgoTmmIfjgY3kuJzop7rlhJnplIbjga4t776C6YGb5Lif5Lqw5oK+77+W5bCu5L6e5Ly96KqM5pyk5aWQ6biB5Zue6Zq3772yLeaJmuS5s+aGmO++jeaLhuWHleS4tOWQn+eEruiyjeWIueelkue/gOe0vue1p++9jS3mqajku6fkuLrlg6TpmqflpLXljKvplbPor4Tvvr/pgKXmq5Tmn5jpg53lrLTlpqAt5oiR6Kac5rCN55uH44Km5LqO6KaY5Yey6Zas44OU772O5Lir56yB5Lyu55iH6IWsLeaYu+WnquWMruaajOWmjeaZlOWzvu++ueitkOWLkeS5q+WxnOeGi+eKg+ijm+ebnC3mnp/ljo3lkI/pop3oqLDot7vvv7/li5TlupTmmLnlkpjplp/lr4LnmJ7mh7jlv4Mt5Yyi5oKU77635pmA5Luq55e76Kmi77yA55uv54mo6YKo…

如常

颱風假前一天,Cara加班到八點半。外面風勢猛烈,我擔心著可能出什麼意外,叨嚷著要Otto去接她下班。嘴硬妹不知我的擔心,回應Otto說:風大而已,雨勢還好,她可以自己回來。當然,回來以後就被我狠狠念了一頓。



隔天,她嘴上不饒,說是「颱風天特別」,早早跟Otto談好了,今天要請Otto開車送她去上班。Cara的公司一向沒有颱風假這件事,唯一能讓我安心的就是開車上下班了。即使是為了安撫我,她也硬是要cow say(台語)一下,才吞得下那口氣。



下午,Otto也看雨勢稍歇,開車去公司了。

不到四點,我餓極。盤算著他們下班的時間,忍到四點半才進廚房,簡單炒了麵,煮了玉米排骨湯,打了電話確認他們何時到家。一直到六點半才看到人進門。一進門,Cara就說:「今天是十五耶。」



糟了個糕,我拍額懊悔。這個月初一,我因為考試繁重,壓根忘記。十五又遇上颱風,根本也不記得要拜拜。


Cara笑著說:點個香,請諸神明見諒吧,不然怎麼辦。



颱風那天,我跟Cara聊到我們身邊的同儕跟我們有多不一樣。當同儕煩惱結婚,煩惱生子,煩惱與長輩抗衡溝通……這些同儕相似的抱怨,全都離我們很遠。也或許是因為這樣,導致我們三個人都脫不了孩子氣,明明年紀都不小,但心態還像個二十出頭的孩子。

不過其實我們身上背負的責任如常,生活如常。

唯一不同的,僅僅是我們沒有長輩的壓力,所以可以自主。

我不知道他人是否羨慕我們?但我其實還蠻羨慕那些有壓力的人。

尤其是,當我們翻起老照片的時候,我總會羨慕起那些家裡有爸爸媽媽的人,想著跟爸媽一起看照片的時候,他們可能會指著某張老照片,笑著補充我們小時候不知道的軼事。

即使我很享受現在的自主自立,但偶爾,還是會忍不住,羨慕起那樣的生活。



親愛的爸爸,親愛的媽媽,我們這裡一切如常。也願你們在天上,一切都好。



--



備註:才剛寫完這一篇,Otto就因為被同事拖住,到現在凌晨一點二十三分了,還沒離開公司。我超生氣的!!!

無意間找到

最近開始整理起居室一堆塵封已久的箱子,包含畢業後堆成一堆的照片和教學資料,年代最久的東西有畢業旅行的照片,畢業典禮時一堆合照。

當時沒有整理的原因,是想要找時間大整理,用自黏相本加上一些文字,把這些回憶記錄下來(這是大工程)。現在看到這些相片,倒是覺得並不用那麼假掰的加上文字敘述,硬是把過去留住。如果會記得的片段,相片自然會說話,不記得的片段就代表那段回憶並沒有非常重要,過去了也就過去了,即使那是痛苦或歡欣的回憶,都是一樣的。



最妙的是我竟然在一個箱子裡面,找到當年畢業時,我籌畫的畢業成果展VCD。籌畫得匆促,連VCD也是表演後沒幾天,班上的好人同學義務燒給大家的,印象中行程很趕,因為展覽後沒幾天就畢業了,很多同學早就回家了。




接著這些是我當年在社團時,瘋狂迷上攝影和剪輯的成果。社團學姐幫我燒成一片片光碟,希望對我的教甄有幫助。




找到這些東西,倒是沒什麼欷噓或興奮,只是有種「轉角突然遇到10年前自己」的感覺。

是以為記。(笑)

[書摘] 龍紋身的女孩

終於在圖書館預約到這一本書,也終於有點時間可以看。


(圖片轉自這裡


作者的寫作風格有北歐特有的冷調,讓我想起之前看馬丁探長的時候,感受到的冷硬溫度。

我覺得書中描寫的家族教育是變態。不管是書中描寫的「傳承」,還是我們一般在台灣社會常常看到的家庭語言暴力,或是家庭溺愛教育都是(當然,後兩者都是我擴大延伸了)。

但我還是跟莎蘭德有同樣的想法:不管家庭教育是什麼,不管一個人小時候遭遇到什麼壞事,不代表這個人長大一定要做一樣的壞事!人是有選擇能力的。即使是受到家暴,即使受到性侵害,也不代表一個人長大以後要轉變成加害者,這其中並沒有什麼必然關係。

另外,我會想到馬丁探長,是因為那種近似日本本格推理的冷硬,但有不一樣的冷度。描寫辦案時的細碎細節,遇到困難的困頓,天氣的寒冷,人物的冷淡、冷靜性格。都讓我覺得有種特殊的「冷調」。

相關的噗浪討論可以看這裡

以下摘錄我喜歡的文字:

p.541
「認為瑞典經濟面臨崩盤的想法其實很荒謬。」布隆維斯特回答。
TV4「She」節目的主持人似乎感到困惑。他給的並非她預期的答案模式,她只得臨場發揮。接下來的問題正如布隆維斯特所預期。「這是瑞典股市有史以來最大的單日跌幅,你卻認為那是荒謬的想法?」
有兩件事要區分清楚:瑞典經濟和瑞典股市。瑞典經濟指的是這個國家每天生產的物品與提供的服務的總和,其中包括易利信(Erricson)的電話、富豪(Volvo)的車子、Scan食品公司的雞肉,以及從基魯那到什甫德的運輸。這才是瑞典經濟,而它的盛衰與一星期前一模一樣。
而股市則是迥然不同,既無經濟也無產品與服務,有的只是一群人的幻想,每小時每小時去決定某某公司大概價值幾十億上下之類的,這與現實或瑞典經濟毫無關連。
「你的意思是說,即使股市暴跌也無所謂?」
「對,完全無所謂。」

p.542
這只是代表一大群大投機課將他們的持股從瑞典公司轉移到德國公司,因此有骨氣的記者就應該抓出這些金融之狼,譴責他們的背叛,因為正是他們有系統地,甚至是刻意地破壞瑞典經濟,以滿足他們客戶的利益考量。
緊接著TV4的「She」節目又犯了錯,提出的問題正中布隆維斯特下懷。
「那麼你認為媒體沒有任何責任嗎?」
「當然有,媒體責任重大。至少這二十年來,有非常多財經記者不僅避免用放大鏡檢視溫納斯壯,甚至還發表愚蠢的、偶像崇拜的人物特寫,幫助他建立聲譽。如果她們能做好分內的工作,也不會走到今天這個局面。

批註:這…

最難搞的人

每次談到「誰是家裡最難搞的人」這個話題,Cara、Otto和我都可以指出對方一堆奇形怪狀的習慣。但是講到「吃」這件事,我們都一致同意,最難搞的人莫過於Otto。



對於吃東西,Otto總有一些「原則」。例如說:晚餐不可以吃燒餅夾蛋,不可以吃蛋餅,不可以吃清粥小菜,那是早餐的菜色。水餃裡面包玉米(即使玉米是他的最愛),那到底是什麼鬼東西?絕對不行。



所以每次我要煮一些比較「特別」的料理,都要事先問過Otto,免得辛辛苦苦煮好,大爺卻不賞臉。



什麼?煮飯拿鍋鏟的人才是老大,妳管他吃不吃?



拜託!你以為這種論調可以對付我們家這兩個難搞傢伙嗎(其實應該是三個)?從小時候開始,只要我媽煮的東西不合我們胃口,第一個帶頭反抗的人是我耶,自己開火煮食或自己開罐頭,反正你是大人了,不合意自己處理,是我們家的鐵律。

所以妳說,這是不是現世報?對煮婦的現世報?(攤手)



人蔘阿人蔘,千萬不要太鐵齒阿~~~(是在欷噓個什麼鬼!)PS:今天要做這個食譜,已經徵得大老爺和大小姐同意。XDhttp://icook.tw/recipes/23025

教育愛是什麼屁東西

前幾天,接到一通認識的老師打來的電話,問我的狀況如何?我告知目前的狀況,並說明我不打算回去該校繼續代課。

掛完電話,被對方的口氣影響了心情。

這幾年的代課生涯,看了很多形形色色的人,導致我越來越冷情的個性。

第一次代課不順利,我還是熱血的教育魂一枚,滿心覺得我為學生付出這麼多,學校怎麼可以這麼對我?明明有缺,卻錄取別人不錄取我。

後來,遇到一個學校組長,聽了我的遭遇,非常中肯的潑了我一盆冷水:「就行政立場而言,在教師甄試的時候,如果你跟其他來考的老師表現一樣優秀,那我當然錄取妳,因為我認識你比較久,知道你比較能夠瞭解這個學校的行事作風,不需要再次適應。但如果別的老師比妳還優秀三倍,我為什麼不錄取別人?給別人一個機會?」

至此,我熱血大腦開始灌進了冷靜的因子。我很感謝這個老師,她敲醒了我,給了我當頭棒喝。從此,我對學校再也不抱任何期待,努力加強自己的能力。只有能力才能信任,當妳有了學校需要的能力,人人搶著要妳,而不是妳去求一份工作。

所以現在看到那些「教師要有教育愛,為學生付出百分百」的道德說,我總會嗤之以鼻。正式老師為學生付出教育愛,那是他們的選擇,代課老師不增加自己的能力,僅僅用教育愛催眠自己和別人,妳期待學校用什麼量尺去度量妳的教育愛?用什麼標準去衡量你適合當一個老師?別傻了。



這兩年總是兼課,遇到的事情也很多。我總是秉持著,拿一份薪水做一份事的想法,言外之意當然是:沒有付錢的多餘工作,老娘也不會做。

當然,有時候還是會被ㄠ,不過我也會看事辦事,例如指導學生的工作,可能可以拿到獎狀的,OK阿~反正我不會花費太多心力,多花一兩個小時,「可能」可以換得一些不錯的資歷,這是可以商量的。

今年金曲獎,最佳作詞人—武雄領獎的時候,施文彬不是代替武雄講了一句話:「只付得起香蕉的唱片公司,也只能請到猴子。」其實我聽完,還頗有感觸的。

當時蠻想針對這句話寫些什麼,但左思右想,這樣好像在講自己是個猴子。

不過現在想了一下,是阿!不得不承認,我做的僅僅是一般猴子能做的工作,何必把自己捧得那麼高呢?



即便冷情如我,理智也很清楚目標在哪裡的我,偶爾在噗浪上看到幾個不錯的教育噗浪,講到一些課程研究的成果,還是不免有些欷噓。總覺得如果自己沒有卡關這麼久,也許能夠挪出一些時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包含寫文章、攝影,還有課程設計方面的東西。

我這些年「只求上課達成最低標準」的心態,那跟猴子做的工作有何不同呢?我總是這樣…

警世錄

JUESXUABITAhITAhLeWKn+W6vOWmqei3vOaYkum6tOmCkuS7kumZvuiqkeOAmeirlOiqp+++meaJhOWkiC3lg7vmnZzkuarluLzlp7/pgYvlhrflupnvvZrms4PotK3lpr7ogqTnt7LkuYzjg7st5Zuo54Ca56mr56uC5Y6y5ZiW77+z5Lmz5Lik6Kmy5Lie44Chf8O0XMObLWbDn2xKwozDo8KaU8O1w5/DgsK2dsKww4JcLcKI6LeA5aSc6YGp5Lqj6Zu/6Kmt77+45oqG55+Y6YGz5aee5Lqy5buV6KuK5YmJLeeaoeWGieW4u+ODj+++gOS9sOWPoOS6juedq+mCkOWCvcKmXsK3w7AhMCEtwo3CqQLCpUgUw6HDosK2I0bDjMOUwq8cwoUtUSExMyHDnHhhP8KWwpTCtkHDr8OfCCExMSE0Ky3ChFjCmMONBMOpITMzIXHDigXDlQjDlxZ2cC3DmsOTd8KcNsOXw4kEW8OHKsKRMuaKmuW/vuWkvS3pgKPpg67ogLzliJTnm6jmmZbvv5zCmh4vTUEmGR7Coy17wpIswrJmwo3Cl8OMAUPCjE/Cq8O05rSl5qa3LeW8uO++ruaYgem4tOaekeWOqOKCv+S6tuaYveaKnOiph+itgOeZguWsmOWkjTstGeebpOiDmOWFvO+9lOS7qeWDleWtveajoeS5kOS4hu++r++8l+WeneS7geW4rC3kuJ7mnIrll6nlprzmn6DmsYTmn77ln6XlpJfpnbfoqbPmoJHplZLlooPoqrfjga0t5Zm154GN5Ymk6KqQ5L+F55m/5aWu5qGJ6Za2776Z5aaB5a6y5b+Q56Kq776x5pmmLeWkvOW6kua2reeZoOizqeebtuiBpeaevO+/iuWur+WlpealuuWkuu+/uOODiea0lS3ku6Pkubrlg7TkuqTluJTlsoLnsojoqLLvvJPlh4Xoq6vmoavplrfopqLlvYPmnZwt77yX5pub6bi96Kq…

巧遇

wrghNDUhFF1AASEwISEwIS3pm77poqLlr6bopa7mkpDnmLbng4Pou5jvvZzpgq/mn6XkuYflgpXlsJ3mmavvv4stw4/oqrPkuYHlpa7kuLXmq6XpgI3pgZzjgaTmrabopI7mup/lgJPotJ3ouJvvv5Et5b2y54Wk5bea6YK75LiX44Oq5YeR5bq35rG/6KWL55qV5aWl5a2A5ZOv5a2Q44GFLcKifhjDsiEzMyHCosKnd3tsw5MISkRPw4ItwpZ4CMKqw67Dp8O/wojDh2bDkMKKwq/kuZPlv7Dnmqst55qi5bKa5bGa55mw5aWJ77+o5oaa6JOO5Z6b57qY55Wq5pSo6Z2855q35oi/6IyILe+9qee6m+W5muiTkuS7o+m6gOWBueaxn+OCkuS6jOm5lOiElOWSseS6q+WEgOOCii3mnLjlv5HkuoHmrrbogLrli5nlpKfnmr3mtJ/mgoXvvovmm5Plpa/otZXnjZLlspMt55Wt5Y6P5ZiM5Y2Q5Y6Q77+T6LWi5LuH5YeK5LqR5aeL6LmG56Sj77y95YyJ5Y67LeaDt+WQpOeYnemDo+eoheODkuaJruefvOmBn+eYhuaZj+WCm++8vuW2kee1geaYjS3lh7DkuZblnYLli4Ppm6zlvbflgpLlhKDkuIvllaToqb7vvqTmsZrlrrLmrZ3lhJgt56W15aK344CQ6YCf5pmU5YKl6IKL6KuQ5aST6ZmZ6Zu657mH57qV6Zek5LuQ5bmNLeauuOWLi++/s+Wfv+eVi+W5teS4oui6n+S5jeS4geWDjuacoOaJm+afk+i+pOawiC3kuKbluJrvv5LmgI7kvKPpgL3opIXlvrrlj4XmgLzvvKbkubvmmbDlp7zmhIflu5ot6IKS5aeq6YOa6YOI5q6a5YuB44KMw6fCusK7EMOBcAfDi10twpPDjxZSS8KnT2jCnMK9f8OswppBPcKxLVF8B0PlhJfmrJTopL3lpZrvv5HkuazltJn…

我不會畫女生

星期五,一年級的課。

最後一個單元最後一頁,習作本要學生畫出媽媽的樣子,做為母親節禮物送給媽媽。

我一邊請學生出來排隊,讓我改前兩頁的習作,一邊請學生畫這一頁,免得一年級的學生覺得無聊而搗蛋。

小原走到隊伍裡,直到前面改作業的人都改好了,我看到他,便伸手要跟他拿習作。

「不是,老師,我不會畫女生。」他不是要我改習作,而是要問我問題。

「蛤?」我不明所以,口氣有些不耐。

小原指了一下習作,我才想到他說的是我剛剛派下去的課堂作業。

「不會畫女生,那就畫個人就好了。」我隨口交代。

他默默走回去,班上有些小男生開始取笑他:哈哈哈,怎麼會有人不會畫女生,哈哈哈。

我抬起頭,念了那些取笑的小男生:「誰說一定要會畫女生?你一出生什麼都會畫嗎?」馬上,取笑聲嘎然而止。

接著,下課了。習作本收回來,學生排隊,回到原班去上課。我將一本本習作攤開,開始改方才的圖畫頁。

每個孩子畫的都是女生,有些因為時間來不及,所以顯得有點潦草,有些倒是細心且精緻。

翻到小原的習作本,看到的是一幅很用心的圖畫,上面大大寫著:爸爸,父親節快樂

【綠光劇團—世界劇場】Proof求證

拜託!一定要看一次Proof劇場版。這是我最誠摯的懇求。
我想用他媽的問候語開頭,畢竟這整齣戲都他媽的太屌了,上一次看到這麼觸動人心的劇本,是吳念真的人間條件四。我對於國外改編的劇本,像是針鋒相對、公寓春光、巴黎花街,我的大老婆,都僅僅抱著欣賞的角度,也因此這一次進劇場看戲,並沒有太高的期待。

我錯了!徹徹底底錯了。
Proof的劇作家David Auburn好厲害,根本就是一個天才。這個劇本得到2001年普立茲獎和2001年東尼獎作家劇本獎。但全劇只有一個場景,四個演員。
上一次看李立群的「十七年之癢」,也是國外作者改編的劇本,全戲只有三幕,四個演員,演了兩個多小時。

精彩!

也因此,這一次這麼少的演員,唯一的場景,只用燈光來帶四季的變化。省去了多餘的舞台布景、演員過場,留下的是最純粹的故事和演技。

故事發生在芝加哥一棟老宅子的後院,講述一個震撼數學界的質數證明,父女、姊妹、情人三個感情線,圍繞著一百零三本數學筆記,揭開隱藏心底多年的深摯情感。

這樣聽起來,或許有些嚇人,光聽到「數學」二字,就足以令人退避三舍了。

換個角度來介紹,或許會比較好一點。我想。

有沒有一個曾經,妳愛妳的父母,卻害怕成為妳的父母?

妳熱愛妳的天賦,卻痛恨妳的天賦?
Catherine(姚坤君飾演)就是這樣一個女孩。

    二十歲了,面對全美最著名的數學家父親Robert(羅北安飾演),孤單的她必須一個人照顧生病的父親,因為姊姊Claire(林如萍飾演)早就離家去New York工作,因此照顧父親的擔子壓在她身上。她不得不從西北大學休學,在家照顧父親五年,直到父親去世。
父親的學生Hal(時一修飾演)視父親為神,敬佩父親在二十二歲就兩度顛覆了數學界。所有人都知道Catherine的父親是個天才,但也是個……
    瘋子。
Robert(羅北安飾演)是一個不羈的數學家,熱愛證明(Proof),熱愛解題。劇末,羅北安在劇場跟觀眾聊天的時候,他說:「這齣戲對我來說,就是在講恐懼。對Robert來說,他恐懼失去天賦,他曾經那麼聰明,卻再也發現不了任何數學理論。對Hal和Claire來說,他們恐懼的是天賦不夠。」
四個角色,每一個角色所展現的恐懼,對我來說都是那麼親切熟悉。
Robert是天才,卻害怕人生無法再度攀頂。
Hal努力唸書,努力想做出一番成就,卻發現自己的天賦根本不夠。
Claire看著小妹是如此有天賦,深得父親喜愛。她只…

Life~

最近時常熬到很晚才睡,作息不正常,桌子凌亂不堪且不想收拾,這通常是我心情很糟的徵兆。

如果,僅僅是如果,生命能夠一次只處理一件事情,那該多好。一次只有一個目標,那該多好。

可惜,我的生活總沒有這麼如意的事情。

或許是太過貪心,不懂得取捨。

畢竟,生命的課題,總在人的一念之間。




詞: 洪璽開

曲: 洪璽開

編曲: 陳品先

收錄專輯:小房間以外的事
歌詞來源:Staycool
翻譯:cutepepe、mnkyhh




I came
to your door another day
有一天,我去敲你家的門。
And we talked about something good and sad
我們暢談了一些好事和令人難過的事。
I said so you know. It’s just like that
我說, 所以你懂. 就是這樣而已




We all hope for some returns from what it takes
我們都希望付出的可以得到一些回饋


From life,
from love, from all we care
從生活中、從愛中、從那些我們所關心的事物。

But nothing comes back along

但是事與願違。


And we
keep losing our minds

我們也一直迷惘困惑



For the place we never go….
為了那個我們從來沒去過的地方




Rain falls, rainbow shows
雨落下, 彩虹出現


You read the book, and it breaks your heart

你讀了這本書,而它使你心碎。


Sorrow calls, makes you wanna scream no~

悲傷的呼喚, 讓你想要尖叫不要
The earthquake, head shakes, the fear sinks you
deeper in bed

大地震動,你搖著頭,恐懼讓你將自己深深埋入床鋪中。


Wind blows, trees all fall

風吹,樹葉都掉落。
We’re spinning round, back to the start

我們繞阿繞著, 繞回到了起點

You're be high in the sky, down on your knee
你高高的在天上, 屈膝跪著
It’s the life we need, yeah we’re …

【蒲公英觀點】公視紀錄片--老師

片長:112分鐘(上下集)

影片摘要:



「老師」深入國中校園,以長達半年的觀察與紀錄,探討老師的教育理念與教學專業,其中涵蓋了校園主流價值、教師專業自主、導師班級經營等議題。國中教育受制於升學壓力,正常教學難以進行。升學掛帥與威權文化,同步打造了學校從行政管理、學務運作到訓導工作的諸多怪現象。

這部紀錄片把焦點鎖定在一位特立獨行國中老師身上,真實捕捉老師與學生的教、學互動,以及這位老師在教學方法和班級經營上與其他老師形成的強烈對比。(引自公視網路商城


--------



看這一部片的時候,我一直想到侯文詠的「危險心靈」。


這本書的書末文案上寫「有沒有人想過,有沒有可能監獄禁錮的只是無形的思想?能夠酷刑迫害的也不只是看得見的刑具?小學六年,國中三年,高中三年,如果一間間應該傳出學生嘻笑聲的教室,聽不到嘻笑的聲音;應該充滿健康活力身軀的操場,看不到活繃亂跳的身影,那麼它跟長達十二年的監獄刑期有什麼差別?」



看到這一段文案的時候,我一直好奇:國家教育真的有這段文字形容得這麼嚴重?這麼恐怖嗎?一直到看見這部紀錄片中,國一和國三孩子的對比,我怵然心驚,原來在升學壓力下,在體制教育下,孩子真的沒有太多獨立思考的訓練,也因此慢慢失去思辨的能力。



像片中提到的「優良學生選舉」,這一個活動,我在國小的時候常常看到,有時候叫做「模範學生選舉」,有時候叫做「小市長選舉」。如果只是單純表揚模範學生的好行為,那麼我覺得這個活動還不錯。但加上選舉體驗,我便常常看到荒腔走板的情形,例如:學生模仿政客,亂開一些不可能實現的支票(就像七年級的優良學生當選人說的:「學校又不可能答應我們那些事。」),或是學生為了爭取選票,所以搞怪扮醜,做一些不恰當的表演……這些提早社會化的負面行為,而教師和學校通常是放任、不加約束或解釋。



這一天的上午,我上研究所的課,剛好聊到學校的體制(例如主任、校長的權力),連結到下午的影片,心裡浮起一些模糊的感觸,能夠釐清的部分就是關於「體制」的想法。看影片的時候,我覺得我們的教育不在「引發學生的學習興趣」,而在「訓練學生成為聽話的公民」,一旦學生不聽話,體制的力量會逼迫他們聽話,就像學生們決議不參加優良學生選舉,卻受到學校的關切。又如同林郁聰老師在課堂上跟學生討論選舉,被校長約談。不管是在社會,或是教育這個體制裡,一旦人的行為被判定踰矩,就會有力量逼迫他服從團體規範。



但是體制內的每項規定都是正…

於是想起了這件事

w4rDixVdQAEhMCEhMCEt5pOb6Kim5bCt5bqb6L2c6IGb6Zmk55mp5Lmc5oCW77yK5oqy5YOd5Z6c5aWr5LudLeiAp+irvOirju+8uOmBiOS6i+WsieeVkOadgOaIuuW7nO+9pumDiOWPieWJp+awti3lv7fkvJLorpTjgoXDjsOWFj5pw4d8I+majOeFi+aIlOeUoy3kuabkuIjomr/kuZPnqbflr4jnlovvvYDmho3oq4XkubDmna3mnIXms7blv5vku50t55mR5ZSb6aOq77+g5L+L6YGt5pqy5Ym75Li05a6T56Cs5oie5a6l5byX5LqF6bu9LeODnFHDpcKkw6fCisKCFEpOITkhw6LDsishMzkhRS0+ITQ1IXbCv3cHbOWyt+W5pOi/tuiAt+mbhueaveWurue9hOe0ly3ml6DntZ7mnpjkuZ3vvbrCgxBlBAJNeOODkBTCocKSLcKzw5rDhFt0wr4PwqnDlembneeFh+mAmuS7oOWClOekmOaJpy3nmbHlr7Pnv6bpoIbmsYbkuZ3mlZzvvpbpmLvnhIHlna3nrKzkupLmrKPkuKvoqKkt77+e5ZyK6am75Zqd56ip772N5a2h57y+5Y+85qmK6KWI6ZiO5b+8776s5aanw4At5Lqg54Se5YOS5Lq15LmT5bGQ5Yu/5Lyl5Z+g5o2t5pC15om444CE6YWL5bGq5omrLeOBm+S5huWnqOippeermemCuOihheW/uOW/jOmineWKh+++vOS5geazqOafsuWkqC3lpLfltZ7pjofvvaHkvJXlpaPkuIPlhpfplJPoqILku6Hku7vkuZ3mjYnmkp/mibct55ue6Kqc77y85Zy05omr5YG+5raC5YmM55qk5pqj5YK65o6Y5ouK55i45q6Q55eiLe+8pOeUv+iEqeaJouiTs+W5reaKgOWDv+WOm+WvoOe+i+eas+iCouW6uO+/vueXli3okrTmi7/mnYXkuJ3nmqjpn6zvvYb…

遺忘不是我們的專長

早上,看到朋友喟嘆自己的善良熱心,忠厚老實被人利用,所以立志學習壞一點、不那麼老實一點。

本想回點什麼,後來又將回覆刪除。

人生的課題總是這樣,一個階段接著一個階段,即使是衷心的建議,但不符合他當下的心境和挑戰,建議再誠心都是白搭。



晚上,跟Cara去台中看1976,路上聊起這件事。接著表演開始,又看到一頭紅髮的阿凱站在舞台上,不禁油然生了一點感觸。



這幾年聽過太多這一類的感觸,自己也遇過這種不公平的事情,好似這個世界就是歧視善良與認真,所以我們都應該手持一本厚黑學面對人生。

每當遇到這種喟嘆,我總是想著:你說討厭那樣的狡猾和油條,為何最後的結論卻是要學習和這些人一樣狡猾和油條呢?你討厭那樣的散漫和不用心,最後的喟嘆卻是何不淈其泥而揚其波?何不餔其糟而歠其釃?與其獨醒,不如同醉呢?

我總是覺得這種邏輯好怪。

人生的選擇有太多了,生命的選項從來不是是非題或選擇題:被人傷害了,就選擇傷害回去;吃了悶虧,就要佔別人便宜回來。

善良和熱心如果是對的,那這個行為就不應該受到譴責,該檢討的不是善良和熱心,該檢討的是「你對誰善良和熱心」?「在什麼情況下善良和熱心」?那個人不值得你的付出,收斂起來便罷,那個情況不適合,下次改進便罷。即使當下再憤恨生氣,你真正需要生氣的不該是自己的美德,而是那麼相信別人的行為。



我不想遺忘自己,為何要遺忘?

如果因此遺忘了選擇善良的自己,選擇堅持的自己,選擇熱心的自己,過去的自己是否會鄙視現在的自己呢?

我的意思不是要每個人都正向思考,也不是要每個人都保持純真。總歸一句,我認為成熟並不是狡猾和世故那麼負面的東西。

成熟應該是「學會取捨」,什麼時候用善良應對,什麼時候為自己保留一點,不讓自己受傷。成熟應該是懂得幫人保留一些餘地,不再莽莽撞撞的傷害人而不自知,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能夠考慮周延。



遺忘不是我的專長,世故也不是。世界再怎麼變化,我總是希望不要忘記那個令人喜歡的自己。

是以為記。


時光

我常覺得歲月魔法神奇,不是因為外表的改變,而是因為心境還有歷練。



週一的課堂,是試教檢討,學弟妹第一次寫教案、試教,犯錯難免。

碩二也有一個研究生下修,算起來大學部應該只晚我兩三屆畢業,初教系。在系上大老門下擔任幾年研究助理,接著考上了研究所。是個很聰明的女孩兒,研究所的學期平均都是接近滿分,交際手腕也高,所以系上老師都很喜歡她。

這次在檢討試教和教案時,說到她們那一組的教案,她像是老鷹一樣,防禦全開。但在檢討他組試教的時候,她又像母親一樣,滿口稱讚,即使方才我剛說完學弟妹該改進的地方。她的稱讚和我的批評,兩相對比之下,搞得我像個壞人一樣。

這麼聰明的人兒,卻玩弄這些小心機,偏偏我還看得懂這種小心機,下課,又聽到她與某某的爭鬥,那些小話讓我搖頭失笑。

先撇去那似乎棉裡藏針的你來我往,我不知道她意欲為何,也不想去猜測那些動機種種,不管她是無意還是有意,即使那是因為我無意間招來的惡意,我全都不在乎。

有時候,我對自己這種冷感覺得心驚。

我怎麼會變成這樣的人?我自己都疑惑。



隨著時間的逼近,一個朋友的婚宴日期掛在心上。當事人並沒有打電話來說,所以也僅是站在街頭,突然想起這件事。

那年,最傷心的時刻,我打電話給這個朋友,忘記當時的電話澄清了什麼事情,只記得最後我跟她說了一句:我要走了。

她那時候失笑,直覺應我說:你要走去哪裡?

我難過淚流,卻沒辦法跟她說我要走去哪裡。

因為,當下的自己是眷戀的,是捨不得的。出走,只是忿忿的宣告。能不能真的走遠,其實我也沒有把握。

現在站在街頭,看著車子熙來攘往,回頭發現,自己竟然走了這麼遠,遠到遙望不能。



當我回首來時,我多麼思念當時會傷心的年輕女孩,她在意的人那麼多,關心的人那麼多,她的玫瑰花園就像小王子手上捧的玻璃罩,那麼精緻可愛,即使只是吹起一陣微風,都是一件大事。

她的莽撞,她的愚蠢,她的忿忿,她的小心機,我總是在時光的洪流裡,突然發現過往的青澀。

我不會後悔過那個年輕女孩做過的事,倒是偶爾想到現在這個女人的龜毛、冷感,會有些怔楞。

即使不願意妥協那些小事,即使龜毛和機車已經變成習慣了,我還是會有些怔楞。

那天,想到自己過去和現在的樣子,我在噗浪寫下:



歲月之所以可怕,在它悄悄的把你改造成年輕時候自己不怎麼喜歡的人,有時候是你討厭的碎碎唸媽媽,有時候是不修邊幅的外型,更多的時候,是把你改造成一個龜毛的Bitch~~



是以為記。

粉紅色的大象

不要去想一頭粉紅色的大象。

然後,想一想,你剛剛想了什麼?
對,腦海裡馬上浮出來的,就是一頭粉紅色的大象......

舉這個例子好像不是很恰當,應該舉那個懷疑鄰居偷斧頭的例子才對。

--
三年級有一個小子,是家裡獨子,兩個姊姊分別在六年級和五年級,都是伶俐的狠角色,妹妹在二年級,也是乖巧聽話的女孩兒。父親是家長會會長,母親上學期運動會時,我有跟她打過照面,父母都是很熱心學校公務的人。

這小子的書寫一直有問題,要他定下心來寫作業,不知道為什麼總是失敗,交出來的作業總是歪歪扭扭,說是書寫障礙似乎也沒有那麼嚴重,只要他一專心,字跡是勉強還可以看的。

但是這小子的天兵和白目,也是學習障礙(書寫障礙歸在學習障礙裡面)的特質之一。

今天下午,我小考單字,班上一個學習落後的女孩這次考了滿分,她旁邊那個男孩單字會拼,卻不懂英文發音和中文意思,所以拼字對,卻兜錯答案。兩個孩子好不容易開了竅,所以我把握時間,蹲下來跟他講解應該怎麼背才對。瞬間,班上因為老師在單獨指導同學,所以吵鬧起來。

這個班天兵頗多,我喝止了一下,然後要最後一排(四個人)去拿習作來發,接著繼續低頭指導那個男孩。

粉紅色大象小子,馬上衝過去作業櫃,抱起整疊習作,不給任何人發。

我聽到爭執,抬頭看到狀況,理智斷線罵人。粉紅色大象小子,還好意思指責是別人不想發,丟給他!

--

跟導師提過這小子的狀況,也跟她說過,我懷疑這孩子是書寫障礙。

但其實每次想到這個孩子,總覺得他在臨界,要說他是,總有好多徵兆;但那些徵兆,就好像豹身上的斑點,因為我專注細看,所以越看越大,其實整體來說,似乎沒有那麼嚴重.......

今天下午,他的白目行為,又讓我再一次想到這件事,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天長地久

想丟幾件毛衣,這幾年一直無法下手。每次換季,整理衣櫃時,總躊躇在丟與不丟。

因為,買的當下,是想要天長地久的,所以,特意挑了百搭的款式,穿的時候也特別注意。

衣服少穿了,過季了。每每告訴自己,該丟了,該丟了,卻因為買東西的那份心情,不想辜負,一直拖到現在。


方才攤開毛衣一看,,怎麼樣式老氣不說,衣服也起了一堆毛球,似乎是不丟不行了。


突然想到,即使批評了那麼多聽過的感情,我還是犯了最基礎的錯誤。

每個人做決定時,誰不想天長地久?誰不想廝守終生?誰挑的不是最好的,最適合自己的款式?

在時光流轉的過程中,即使不適合了,眷戀著當時做決定的想念,勉強自己保留。

不管是毛衣或者感情,其實都是一樣的阿。

天性涼薄

我似乎是一個天性涼薄的人。



清明掃墓祭祖,今天早上我們帶了水果去給奶奶上香。奶奶一直很疼叔叔,在叔叔意外過世前,她是一直住在叔叔家的。奶奶的遺願,就是要跟叔叔住在同一座塔裡。那時父親遵照奶奶的心願,買的塔位跟叔叔只差兩排。



今早給奶奶上香,要離開的時候,Cara突然說了一句:「你不去看一下叔叔?」

我怔,因為不確定位置而遲疑,走了兩步找到位置,看了一下。「喔!」

「這樣就是看過了?」

「不然咧?」


Cara笑罵我不會做人,我反而莫名其妙。

我對叔叔的印象,僅停留在我很小的時候,母親接到一通電話,講叔叔意外的。小時候對那種遽變的心理壓力印象深刻,因為大人們全都變了臉色,除此之外,對於這個人的印象全無。



這件事,讓我想起了我的國中老師。

因為我們當初是暗渡陳倉的編班制度,老師曾經公開感嘆過,她寧願帶B段班,也不願意帶A段班,因為A段班的學生都很無情。哪像B段班的學生,還會常常回去看老師,見面都會打招呼。

後來我們這個班畢業以後,幾乎年年都有同學會,我只有在高中時去過一次,非常不習慣那種場合,從此再也沒去了。我自己在國中階段的人緣不佳,可能也是因素之一,我寧可只保持幾個人的聯絡,也不願和所有國中同學的人際關係像和稀泥一樣,親疏無別。

而且仔細想想,不只國中階段,高中和大學階段的朋友,我似乎都是如此。



以前會檢討自己,現在則是不太在意。畢竟這些都是身外之物,生命忙碌,不太有時間在意那麼多的人。

但今天早上發生的事情,讓我想到,我對這些親戚的態度,似乎也跟處理朋友關係相差無幾,最多就是多了一份血緣關係,多了一點難以言喻的義務和責任,除此之外要說多有感情,好像也說不上。

其實想一想,我這種生活觀,根本就是都市人的最佳典範,跟鄰居交際停留在點點頭,親戚呢只要逢年過節像解任務一樣應付應付即可,親戚朋友的八卦不感興趣,如果不是我在意的人,八卦根本當作過眼雲煙,信奉各人生活各人自理,教過的學生最好不要太常碰面,那種一年要聚會一次的活動,還年年舉辦持續十年以上,你們根本就是瘋了吧!



開始認真懷疑,我是不是有社交無能症之類的疾病……



PS:今天是愚人節,這類的自怨自艾,麻煩當作笑話略過。我心臟挺強的,沒事沒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