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2的文章

於是想起了這件事

w4rDixVdQAEhMCEhMCEt5pOb6Kim5bCt5bqb6L2c6IGb6Zmk55mp5Lmc5oCW77yK5oqy5YOd5Z6c5aWr5LudLeiAp+irvOirju+8uOmBiOS6i+WsieeVkOadgOaIuuW7nO+9pumDiOWPieWJp+awti3lv7fkvJLorpTjgoXDjsOWFj5pw4d8I+majOeFi+aIlOeUoy3kuabkuIjomr/kuZPnqbflr4jnlovvvYDmho3oq4XkubDmna3mnIXms7blv5vku50t55mR5ZSb6aOq77+g5L+L6YGt5pqy5Ym75Li05a6T56Cs5oie5a6l5byX5LqF6bu9LeODnFHDpcKkw6fCisKCFEpOITkhw6LDsishMzkhRS0+ITQ1IXbCv3cHbOWyt+W5pOi/tuiAt+mbhueaveWurue9hOe0ly3ml6DntZ7mnpjkuZ3vvbrCgxBlBAJNeOODkBTCocKSLcKzw5rDhFt0wr4PwqnDlembneeFh+mAmuS7oOWClOekmOaJpy3nmbHlr7Pnv6bpoIbmsYbkuZ3mlZzvvpbpmLvnhIHlna3nrKzkupLmrKPkuKvoqKkt77+e5ZyK6am75Zqd56ip772N5a2h57y+5Y+85qmK6KWI6ZiO5b+8776s5aanw4At5Lqg54Se5YOS5Lq15LmT5bGQ5Yu/5Lyl5Z+g5o2t5pC15om444CE6YWL5bGq5omrLeOBm+S5huWnqOippeermemCuOihheW/uOW/jOmineWKh+++vOS5geazqOafsuWkqC3lpLfltZ7pjofvvaHkvJXlpaPkuIPlhpfplJPoqILku6Hku7vkuZ3mjYnmkp/mibct55ue6Kqc77y85Zy05omr5YG+5raC5YmM55qk5pqj5YK65o6Y5ouK55i45q6Q55eiLe+8pOeUv+iEqeaJouiTs+W5reaKgOWDv+WOm+WvoOe+i+eas+iCouW6uO+/vueXli3okrTmi7/mnYXkuJ3nmqjpn6zvvYb…

遺忘不是我們的專長

早上,看到朋友喟嘆自己的善良熱心,忠厚老實被人利用,所以立志學習壞一點、不那麼老實一點。

本想回點什麼,後來又將回覆刪除。

人生的課題總是這樣,一個階段接著一個階段,即使是衷心的建議,但不符合他當下的心境和挑戰,建議再誠心都是白搭。



晚上,跟Cara去台中看1976,路上聊起這件事。接著表演開始,又看到一頭紅髮的阿凱站在舞台上,不禁油然生了一點感觸。



這幾年聽過太多這一類的感觸,自己也遇過這種不公平的事情,好似這個世界就是歧視善良與認真,所以我們都應該手持一本厚黑學面對人生。

每當遇到這種喟嘆,我總是想著:你說討厭那樣的狡猾和油條,為何最後的結論卻是要學習和這些人一樣狡猾和油條呢?你討厭那樣的散漫和不用心,最後的喟嘆卻是何不淈其泥而揚其波?何不餔其糟而歠其釃?與其獨醒,不如同醉呢?

我總是覺得這種邏輯好怪。

人生的選擇有太多了,生命的選項從來不是是非題或選擇題:被人傷害了,就選擇傷害回去;吃了悶虧,就要佔別人便宜回來。

善良和熱心如果是對的,那這個行為就不應該受到譴責,該檢討的不是善良和熱心,該檢討的是「你對誰善良和熱心」?「在什麼情況下善良和熱心」?那個人不值得你的付出,收斂起來便罷,那個情況不適合,下次改進便罷。即使當下再憤恨生氣,你真正需要生氣的不該是自己的美德,而是那麼相信別人的行為。



我不想遺忘自己,為何要遺忘?

如果因此遺忘了選擇善良的自己,選擇堅持的自己,選擇熱心的自己,過去的自己是否會鄙視現在的自己呢?

我的意思不是要每個人都正向思考,也不是要每個人都保持純真。總歸一句,我認為成熟並不是狡猾和世故那麼負面的東西。

成熟應該是「學會取捨」,什麼時候用善良應對,什麼時候為自己保留一點,不讓自己受傷。成熟應該是懂得幫人保留一些餘地,不再莽莽撞撞的傷害人而不自知,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能夠考慮周延。



遺忘不是我的專長,世故也不是。世界再怎麼變化,我總是希望不要忘記那個令人喜歡的自己。

是以為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