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7的文章

本位

今天中午,陪小孩背書。

「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僅僅是這樣的段落,小孩從默背、到默寫、到默寫全對,足足花了三天以上的中午午休。
每一個對他都是關卡,默背通順了,不一定寫得出來,一個字一個字的記字形,才能默背到全對。



但他還要應付的不只如此,國文老師要求的是整段,就是從水陸草木之花開始。

國文老師篤信棍棒之下出孝子,所以這個小孩一直都是老師口中的不受教名單。

「他就死不背書.....」

我只能笑著面對國文老師的指控。



小孩在中午背書時,是笑著的。

三個孩子在我這邊,邊背邊閒聊。

「老師,我們班很多人被打,背不好就被打。尤其是OOO,他被老師打得最大力。」

「70幾分的被用書輕輕敲頭,30幾分的才用棍子打。我還曾經考過10幾分。」

「哪有,是80幾分的被敲頭,70分以下就用棍子打。」



「所以,你這麼努力背,應該可以不要被打吧?」同事問。

孩子搖搖頭,一貫沒什麼自信。

「我每天背一點、背一點,希望這一次可以被打小力一點。我想知道被打小力一點的感覺是什麼。」

孩子是笑著說的,但我覺得有點心酸。



我只想說:這世界上真的有怎麼背、怎麼忘的孩子。

而這世界,回應我的是:教育界永遠不會缺乏的是,本位主義很重的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