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06的文章

請幫幫忙,載孩子一程(網路募車活動)

「請幫幫忙,載孩子一程!」網路募車活動
只要二百元,就可幫他們開啟早療之路
老舊的福斯箱型車,上午十點,要搭載好幾位無法自行走路的身心障礙孩子們去醫院;因為可以坐車兜風,每一個孩子都忘了要去醫院打針吃藥了,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粉嫩的臉蛋,笑的開心。
這是天主教福利會每天都要做的事,兩輛箱型車,早就破的不堪使用,只是為了小朋友就醫,帶他們出去走走,再破的車,都得上路 ...
在台灣成立半世紀的天主教福利會,長期收容失依無怙的孩子,其中,身心障礙兒超過三分之一。在這些孩子找到收養家庭前,天主教福利會必須把握黃金時刻,帶著孩子們到醫院接受早期療育。然而,載送這群孩子的,卻是兩輛車齡已經逾十幾年的箱型車,層出不窮的狀況,影響孩子安全,也讓修女們捏一把冷汗。而目前除了天主教福利機構外,還有羅慧夫顱顏基金會亦極需一台早療接駁專車。
商業周刊 960 期雜誌曝光這個訊息後,蕃薯藤新聞網及 eBay 台灣發揮社會公益精神,率先發起「請幫幫忙,載孩子一程!」網路募車活動,邀請網友一同來成就這群身心障礙小朋友換置新的娃娃車的大夢想。網友只要至募車活動網頁 即可前往拍賣場下標,自由選購每片兩百元的虛擬拼圖。每買一片愛心拼圖,就能讓小朋友的夢想更接近真實一步。活動網頁上即時呈現愛心拼圖的最新動態成果,並感謝每位捐款人的愛心捐款。《一部車》的價值是一百萬,如果一人拿出兩百塊,只要有五千位網友共同參與,當這五千片拼圖完成時,孩子們的早療愛心娃娃車夢想也就被實現了。



Baby Face

台灣人處事似乎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凡是還沒結婚、沒生小孩的人,都會被貼上「未成熟」的標籤。最近,特別有這種感觸。



二十幾歲的年紀,即將邁入三字頭,明明在法律上已經成年,有投票權好幾年了,偶爾還是會被店家歧視。



前幾天和弟弟妹妹到家具賣場看家具,走了好幾家比價,有的店家熱情以待,有的店家知道妳只是來比價,便冷冷的招待,更狠的是有一位老闆娘,店裡的家具明顯價格就貴上幾千塊,待客態度極差,最後竟然跟我們說:「哪天請你們爸爸媽媽一起來看。」



當然她不可能做到我們的生意了,那醜惡的嘴臉只是替我們的生活添了一點調劑,當作笑柄笑一笑。



我當然知道我們家的情況實在是非常特殊,特殊到連我們要申請青年首次購屋貸款,縣政府的人還要去查一下我們的資格,最後才確定我們不是家庭戶,無法辦理。



十幾歲的時候,我們身邊的同學正在跟父母抗爭的青春期,我們便要學習如何打理一個家,並且適應失去母親的歲月;現在身邊的朋友正在學習如何處理與父母的相處問題,而我們正在學習如何周旋在親戚之間,學習打理祖先禮俗的事,學習以一個晚輩的身份,在家族間堅持看法,學習父親不在了以後,沒有人可以幫我們注意小細節,沒有人幫我們捍衛後方的生活。



我不是在哀嘆什麼,而是我們最近遭遇到的許多問題,越來越複雜,有些事情好處理,譬如裝潢房子,我們只要耐性找到人,和他們溝通好施工的方式,一切都可以慢慢就定位;有些事情並不簡單,妳必須顧慮家人的感受,必須學會柔軟的堅持,適時的接受生命的缺口。



這些成人式的問題畢竟無法修飾我們的面容,讓我們看起來歷經滄桑,所以這幾年我們勢必還是得靠著Baby Face的皮相在社會闖蕩,偶爾被瞧輕了,但還是得努力地向前邁進。

來信

剛剛接到一封來信,來自大天使老師。
她是我在分校很敬佩的老師,資歷深,待人處事溫和有禮,她總是俐落地完成班上的事,還幫大家注意小細節,隨時提點我的盲點。
我總是很敬佩她,可以馴服一群活潑的學生,這群太過活潑跳脫的學生,總令我頭痛,但我卻鮮少看到大天使老師發火。
來信如下:
蒲公英:
最近忙嗎?
這一年來大家常常提到你喔~~尤其是看到你以前留下的資料與照片,整理得清清楚楚 ,條理分明,現在都還方便使用,才知道你花了多少時間與心神為分校做事,真是太感謝了~~
有空回來玩玩吧!!  
祝順利
大天使

我總是很感謝這一群宛如天使般的老師,除了來信關心之外,去年年底主任還特地來電問我,是否可以領年終獎金?若是沒有地方可以領,可以回去代一天課,那麼我離職前,上半年的年資就可以計算年終。在那麼忙碌的期末,還能被憶起,在離職這麼久過後,還能被憶起。
我眼眶發熱,無法言語。

隨筆

在等放榜。



想一想畢業之後這幾年,還真的是年年都在考試,不過今年的考試的確讓我思之欲狂。這種感覺是好的,至少不像面對教師甄試一樣,有太多的莫可奈何。要知道籠子裡的狗被電擊久了,習得無助感,可是心理學實驗是實驗者把狗鎖住,而人的鎖是旁人給的,還是自己給的?我總是這麼想著:我要做一隻跳出籠子的狗。



前些天看鄭弘儀的新聞哇哇挖,說到鄭桑這個人,我覺得他真是一個奇葩。之前吳導的節目請了鄭弘儀,新聞寫道:「台灣兩位當紅歐吉桑的對話」。要說吳導至少也還是因為悲情城市(編劇)才慢慢受到矚目,接著拍了「多桑」和一堆廣告變成台灣不敗的奇蹟。但是鄭桑是因為什麼走紅?還主持許多當紅的談話性節目,But我怎麼也想不起來他來自何處?看了幾集新聞哇哇挖,才知道他這一個人眼光獨到,分析精闢,的確有過人之處。



那天新聞哇哇挖的主題是:如何致富。另一位主持人青蓉講到:她有一天坐計程車,司機很不好意思地跟她說,因為他是新手,所以不認識路。青蓉慢慢指點他路,然後跟運將司機聊起來。這一位五十幾歲的老運將,原來是個日本料理師傅,可是日本料理店前些日收起來不做了,他只好來做計程車司機。



失業者的遭遇堪憐,可是鄭桑的話更讓我深思:

「你在職場累積了二十幾年的經驗(指日本料理師傅),卻去做一個沒有入門門檻的工作(指計程車司機),報酬一定很低。當然也就沒辦法致富。」



先不管致富與否,我開始思索起選擇職業的方向。



當一名老師,的確有門檻,但是開放師資之後,僧多粥少,再奮鬥也是死路一條。但是到外面當補習班老師,就拿安親班來說,門檻如此低,只要大學畢業生都可以,難怪待遇天差地別,不管是主管或是家長的態度多屬無理傲慢。



國中補習班以上的老師,有其專業,也有其門檻,若是用心去做,會有一片天地。只是與我的屬性不符,還是趁早另做打算,還為時不晚呢!



希望放榜之後,能有我期待的好消息阿!

[Drama]攜手一輩子

最近我重看一部好戲「草山春暉」,這是去年八月左右在大愛電視台首播的戲,這一部戲沒有韓劇的狗血劇情(對不起,本人不喜歡韓國人),也沒有龍捲風的兇狠(拍色,我對鄭文華的對白過敏),更沒有偶像劇的白爛(我對沒腦袋的事,特別沒有耐性)。



這一部戲的導演鄧安寧,實在很會拍攝感情題材,去年開始定期收看草山春暉時,是從中間四兄弟的感情開始看,他們追求妻子的過程有笑有淚;接著高家投資失敗,老三明善(霍正奇飾)遠在西雅圖沒有及時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老四明志(曾國城飾)為了這一件事情煩惱到失眠,打電話給哥哥得不到幫助,四處周轉承受了莫大壓力,患了憂鬱症,竟在短時間內急白了頭髮。這是根據真人真事改編,也因此裡頭的感情非常動人,那種溫溫的、相伴一輩子的情感,才是真實世界感情的基調。



最近重播,是從第一集開始播出。

高家從父親高里長在竹子湖種花,母親勤儉持家開始說起。高里長的願望是把草山(陽明山)變成花山,他率先研發劍蘭花種,因為當時(民國35年)台灣的劍蘭花開到一半就凋零,不像日本的劍蘭能一直開到頂端。他好不容易說服了勤儉持家的妻子,花了一大筆錢從日本買進了劍蘭種子,試種劍蘭成功之後,他正要培養木籽時(劍蘭種子),聽到台北士林已經有人培養木籽成功,他連忙去請教,卻見那一個人把木籽用開水燙死,自私地讓自己的獨門技術可以撐得久一點。高里長一氣之下轉身就走,卻踩到一旁的釘耙,不但腳受傷,還因為延誤就醫變成破傷風住院。



當時里長嫂剛生產完,還在坐月子。她請鄰居把丈夫送到山下就醫,原本打算去合作社把錢領出來繳醫院的費用,卻發現丈夫心軟,早就把錢借給鄰居買田。妻子雖然氣丈夫,但也知道鄰居家裡不好過,明白丈夫為何要幫忙他們。但是一個女人要撐持家計,奉養公公養育小孩,她只得把丈夫尚未培養成功的木籽先拿出來賣。沒想到村里的鄰人竟到高里長的田裡去揀木籽,知情的鄰居喝止,趕緊請了里長嫂來看,卻莫可奈何。



鄰居建議里長嫂把田裡的木籽燙死,這種非常時期不能心慈手軟。里長嫂顧慮丈夫的感受,知道丈夫為人正直、識花如命。幾次想對丈夫提起,開不了口。丈夫知道自己把錢借出去,讓妻子為了錢的事煩惱度日,只等妻子跟自己開口說她的想法。



一直等到丈夫出了院,到後山找到正在挖筍子的妻子。

「這陣子辛苦妳了。」他對妻子說。

「嘛是愛乎你知道,人在擔心的感覺是怎樣?不然萬項事情都是我在煩惱。」妻子倔強的說道。

「我聽兒子講,妳賣劍蘭的木籽?」

「安怎?你…

[皇冠雜誌]想成功想瘋了

文◎林裕盛



你必須在你所要的東西

與所願意付出的代價之間

作出抉擇……



輸贏不只是憑能力,你必須渴望贏。

公司高峰會議競賽起跑時,大多數人心裡想:我應該參加此次競賽,殊不知競賽未開跑,你的這種想法『已經出局了』。

另一個想法是:我要得到這個榮譽。結局也是:出局!

我一定會完成。結局同樣:出局!

我下決心會達標。結局更是:出局!



多麼殘酷與諷刺呀!成功跟尚未成功,只是一尺或一寸之遙,你究竟有沒有想要成功想瘋了?剛結束的二○○五年布普敦網球公開賽,冠軍得主費德勒尋求三連霸,賽後記者會表示,我想要這冠軍從去年奪冠後開始,已經想了一整年,想都想瘋了!你有沒有想要一樣東西到這種境界呢?



三十年前考上建中前夕,二十六年前考上台大前夕,我都會到建中、台大校園去逛逛,當時真的是想要進這個學校想瘋了,想要穿上建中卡其色繡藍色學號的制服想瘋了,想要徜徉在椰林大道醉月湖畔的念頭想瘋了……當你真心想要一樣東西時,你的生命才會全面啟動,而生命火車一旦啟動,十噸的水泥牆都擋不住,不達目的絕不終止。



王文華(編註:台灣知名作家)申請史丹佛的祕訣,不也正如此嗎?你追求人生其他很多寶貴的東西,如愛情、婚姻、財富、事業……一定要:必須想要!必須非常、非常想要!必須想到要瘋了!想要到為了得到它,願意付出別人想像不到的努力與代價,才有可能攻頂成功。他這樣勉勵我們:『大多數之所以得不到想要的東西,並不是我們命不好,只是因為從沒有想要到發瘋!』



你必須在你所要的東西與所願意付出的代價之間作出抉擇。害怕全心全力投入去爭取想要的東西,結果往往也付出了代價,卻無功而返,可以說,害怕付出實際上比失敗傷害更大。要知道,從來沒有一顆年輕的心會因為追求夢想而受傷,反而虛度了光陰與青春而讓你懊悔不已!顯然選擇參與了競賽,就要傾全力爭勝,什麼『志在參加』這種鄉愿思想,都要從你慣有的消極思想裡徹底連根拔除,否則一旦失敗了,將會為失敗付出一輩子的代價!輸贏的關鍵就在於:渴望贏!如果你不能,你就一定要;當你一定要,你就一定能了。



(摘錄自皇冠雜誌626期)

[講義雜誌]拿出積極行動力

心裏老是想著失敗,上進的心只會枯萎



林慶昭



台灣象棋王吳貴臨回憶八歲那年,他的棋藝已稱霸社區,某次父親帶他到一位棋友家下棋,這位棋友讓吳貴臨雙傌還能痛宰他,使吳貴臨了解到象棋方陣之中的莫測高深,同時也激起他焠煉提昇棋藝的鬥志。



國中畢業後,吳貴臨拜張元三為師,棋藝突飛猛進,他每晚睡覺前會來個「韓信點兵」,在腦海裏點閱三十二顆棋子,一場自導自演的楚河漢界大廝殺於焉展開,經常讓他徹夜難眠。後來,吳貴臨再拜胡榮華為師,棋藝更上層樓。他相信,車與兵卒的力量都不容忽視,將帥有時也會成為布局的障礙。正因他不斷地思索,以及從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中汲取教訓與經驗,終於讓他成為台灣的象棋王。



作家詹姆士‧潘說:「成功的人,往往是以幽默情緒面對挫折的人。」

如果你的腦海裏老是想著失敗,卻拿不出積極的行動,慢慢地上進的心就會枯萎,一旦意志力消退,也就不可能成功。



所以,有時不要想太多,勇往直前去做就對了。

什麼都不能省,先省教育經費?

在台北服務那幾年,就時常聽到上頭有裁併小校的打算,不過北縣教育局實在聰明,先推出了一個遊學方案,讓小校變身新風貌,率先創造小校的附加價值。去年遊學方案擴大實施,我所服務的學校也為此開了幾次會,結合學校特色,籌辦了夏令遊學營。北縣的小校有許多頗具特色,興許是小校多是新官校長上任的地方,所以不管是辦學理念,或治校方針都別出心裁。



小校一向雜務頗多,進入小學校當老師,必定得先練得一身好功夫,除了教學功夫要熟練之外,還要應付大大小小的行政業務,不時還要校長兼工友,修理學校設備。我在分校服務了一年,除了佩服主任和老師們治學理念之外,更佩服他們可以放下身段,無論任何事情都一起面對、一起解決,有幾位老師在分校服務之後,不但會修理簡單電器,連水電工程都略知一二。



在還不需要積極招生之前,小學校的老師工作量已經比大學校的老師重,但因為小學校是一個「教學團隊」,不像大學校像一座大機器,要找到志同道合一起實施相同教學理念的同伴較為困難,需要妥協的事情太多了,以致於大學校的老師們變成把自己的班級管好,配合學校的行事即可,毋須替孩子安排更多的教學體驗。而小學校不同,若是學校老師們有相同的理念,一起把課程編入校本課程中,要替孩子安排六年一貫的教學課程,不是難事。除此之外,有教育理想的老師們也可以在小學校中找到一畝可耕耘的花田,實現自己的教育理想,而不是在大學校中變成一顆忙碌的小螺絲釘。許多喜愛小學校的老師們,是因為這種「辦教育」的理念支撐著,因此不管有多累,仍留在小學校服務。



小校這樣孜孜矻矻爭取生存權,雖然累人,但是時勢所趨,不得不然。況且小校遊學方案還能結合社區總體營造,一起替社區創造生命力,實在是一舉兩得。但是能夠設計出吸引人的遊學計畫,又能年年招攬進不少遊學學生及遊客的小學有多少?



再說,為何我們的國中小要公營呢?那是因為納稅人繳稅給政府,政府使用稅金要照顧這片土地上的人,公營的目的是因為越偏遠的地方,越沒有人願意辦學,只有政府的公權力才能盡力照料到越偏遠的角落。怎麼會演變到現在,政府一聲令下,廢除人數過少的小學,而人民無力回天呢?



教育學者提出「資源集中、學習效果佳、可培養競爭力、增強同儕互動能力」這些理由,但怎麼沒有教育學者提出大學校的缺點?在通盤考慮小校該廢不該廢之前,是不是應該先把小學校和大學校的優缺點列出來、偏遠地區的學生就讀市區小學和偏遠小學的優缺點列出來,訴諸公論之後,再來採取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