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疑似資格

昨天跟家長開了某生的評估會議,最終還是判疑似學障的資格,沒有給確認生。因為,我還是希望孩子可以再有一次機會。拿到這個資格,對他來說真的好嗎?
媽媽可能因此要他填師大附中、政大附中當第一志願,但現在也不會去思考怎麼訓練她孩子的記憶能力、書寫能力。只用「我怕我一逼他,他又焦慮到夢遊了。」「老師,每一次段考我都要睡在他房門口,以防他夢遊。」「媽媽,醫生說他有注意力問題。而且他的學習問題只有一些落後,拿到疑似生身份,國二還是可以有特教教學介入啊!」
心急的媽媽現在就想拿確認生身份。大概是急著想轉學到她希望的滿額國中去吧!我想。(嘆)我原本以為她的急切是因為擔心孩子學業落後,一直跟我說孩子現在跟同儕越落差越大,她擔心孩子心裡對自我的認同越來越低落。
後來發現她說的是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個,她並沒有那麼積極想要教學的介入(那些教學介入現在普通班就可以溝通,就可以做,但她沒有),也沒有那麼關心孩子目前在校的學習狀況。她在意的,好像只是身份和成績而已。現在還會因為這些事情氣憤的我,是不是還是太嫩了呢?
最近的文章

我的挑戰與轉變

今年的鑑定人生很具挑戰性,上學期處理了兩個可能是雙殊學障的案子,這學期老天爺送給我一個ODD(按太陽穴)。
第一次碰到ODD孩子,真的很不懂這種孩子的邏輯。即使一點點的小事,例如走路都可以唱反調。有一次我在課堂上先給予規則:要學生從作者題解裡找出「作者生平大事」、「作者寫作風格」兩項,只要學生劃對就可以加分,主要是希望訓練學生摘取重點的能力。結果他拿起筆來把那一頁整個亂塗。還有一次我要評估他的識字和詞彙能力,請他認讀字,他念對了50個字,正覺得前途一片光明坦蕩,他今天真是配合的時候,他突然完全不造詞、不講話、不溝通......。
經過週一的課堂衝突後,我請教了前輩,也調整了自己的目標和課堂秩序。上課前,先預告這一節課前35分鐘上課,剩下10分鐘玩桌遊(118人力銀行-認識職業,希望探索個案的職業性向)。
一開始上五柳先生傳時,他不願意抄寫(慕-五個部件字),我口頭要求他寫後,馬上忽略他的對立行為(口頭說不寫,也真的沒寫,他說他認得)。下一組部件字(堵-三個字),一樣要求他寫,他寫了,但故意寫得很大且很亂(再次忽略)。 接著上完部件字後,上課文最後一段的評論,講解每一句的文意後,交替問他或另一個學障生,請他們複誦文意。這時候他問:「可以不要上課嗎?」我回應:「不是說好要上課到8:45才可以嗎?」很神奇的是他沒有情緒反應,繼續上課。
我將最後一段口頭解釋完,並提問完學生後,請學生在此段開頭寫下「仿史記人物評論」,他已經能不故意對立,好好寫下老師要求的字。
約定的時間到了之後,我拿出職業卡,講解玩法(請學生拿token壓注),一開始只有用兩個職業的薪資對比,發現對學生太簡單了,所以後來改成三個職業。且在活動過程中,發現他很有冒險的精神,常常都是壓大注。遊戲過程中,他的情緒和態度平穩(可能跟遊戲計分不採競爭制,而是積分累積有關)。
今天把鑑定報告交出去,也跟他的導師好好的聊了他的特質,相談甚歡。即使兩天沒睡好,我還是突然很想把今天的課程記錄下來。尤其是他在我前段忽略他的行為時,忽然跟我閒聊起來:「老師,我那一天有看到你耶。」 「喔,在哪裡看到我?」 「在全家,你進去買烤蕃薯。你走在前面,沒看到我,我躲起來了。」
我想起來前幾天晚上有去巷口的超商,原來他看到我了。如果我沒採取行動去改善課堂上的衝突,也許我永遠不會聽到他這些話,知道他竟然連我買了什麼都記得。

老師有跟你誇獎我嗎?

識字障礙的孩子上禮拜跟我一起處理了他的口說作文。在寫作文之前他問我:「英文老師今天有跟你誇獎我嗎?」然後,他就把他的豐功偉業又講了一次。這一次的英文單字,他沒有背就小考了,英文老師很嚴肅問他:「你有準備嗎?」他搖搖頭。所以小考被英文老師退貨,要他準備好再來重考一次。
他走了之後,英文老師順手看了一下他留下來的小考卷,有點驚訝,因為10題他答對了7題。所以英文老師又把他叫回來問:「你怎麼答對的?」
小孩回答:「我是用聽的,我平常記單字都是記妳念的音,然後考試的時候找類似的音去配對。」(他的小考已經調整成單字中英文配對,中文還加上注音,英文老師在考試時,會把英文單字念一遍給他聽,他看中文注音配對)
老師覺得他進步很多,所以就把他的英文單字補考取消了!他得意洋洋的跟我說:「我記第一個音,如果第一個音一樣,就記後面的音。」這一次段考他的國文註釋多虧了家教老師陪他練習,他背熟了國文老師給的20個解釋,從頭到尾一字不漏。陋室銘課文也是分成兩週練習,背得很熟。
但,他無法隨意抽一個詞語出來解釋。
所以考試時,他是放一張空白的題庫卷在旁邊,先從頭口頭背到尾,然後再在考卷上配對哪一個是正確的註釋。
這麼辛苦的記憶之下,40分的手寫題(註釋、默背、國字注音)他也只有拿到一半的分數。這些對別人來說都是該拿的基本分,對他來說卻是花了一年半,導師和科任老師的評量調整和包容,才慢慢走到這裡。看到孩子的亮點,尤其是原本的弱點因為反覆練習而進步了,真的是很開心的一件事情呢!

好導師是輔導好朋友

今日狀態速寫:1.中午遇到輔導組長,聽到她提出某生的就醫相關內容。輔導組長竟然以為,新任特教組長才是該生心評老師(os:所以我協助他去就醫幹嘛?吃飽太閒,事太少嗎?)
很顯然,輔導組對於特殊生轉介會議,根本就是腦袋空空。
所以,我提了一下高關懷課程的特殊生個案,以往的默契是,輔導組會照會特教個管老師,我們才好整合學生的輔導目標。
輔導組長竟然有臉跟我屁一堆:讓這些學生出去上種菜課,可以提升學生在原班上課的積極度和主動性?(這邏輯是?沒有任何輔導人員在跟學生談目標,最好學生會自動連結說「我要認真上課,才能出去種菜」)2.從週二知道的高關懷課程,今天才確認參加學生根本沒有簽家長同意書。所以某生家長一看到課程內容,整個就否決了。也不太需要我去協調什麼的…3.今天壓榨出來的一點點時間,跟導師談了一下即將要轉介鑑定的個案。
輔導老師提醒我:大主任很愛橫空插手轉介會議,又積極的在推認輔志工制度。所以,我手上這個鑑定案,即便明說孩子不需輔導介入,主任可能還是會建議排志工媽媽關心…導師一聽馬上說:是家長志工嗎?我不贊同。如果是認輔老師,那就算了。
但是家長志工,我怎麼知道他是不是認識我們這個學生的家長或親戚?萬一把學生的事情拿出去亂講怎麼辦?今日結論:導師是一個很專業的工作,給力的導師,真是輔導人員的好朋友。

本位

今天中午,陪小孩背書。

「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僅僅是這樣的段落,小孩從默背、到默寫、到默寫全對,足足花了三天以上的中午午休。
每一個對他都是關卡,默背通順了,不一定寫得出來,一個字一個字的記字形,才能默背到全對。



但他還要應付的不只如此,國文老師要求的是整段,就是從水陸草木之花開始。

國文老師篤信棍棒之下出孝子,所以這個小孩一直都是老師口中的不受教名單。

「他就死不背書.....」

我只能笑著面對國文老師的指控。



小孩在中午背書時,是笑著的。

三個孩子在我這邊,邊背邊閒聊。

「老師,我們班很多人被打,背不好就被打。尤其是OOO,他被老師打得最大力。」

「70幾分的被用書輕輕敲頭,30幾分的才用棍子打。我還曾經考過10幾分。」

「哪有,是80幾分的被敲頭,70分以下就用棍子打。」



「所以,你這麼努力背,應該可以不要被打吧?」同事問。

孩子搖搖頭,一貫沒什麼自信。

「我每天背一點、背一點,希望這一次可以被打小力一點。我想知道被打小力一點的感覺是什麼。」

孩子是笑著說的,但我覺得有點心酸。



我只想說:這世界上真的有怎麼背、怎麼忘的孩子。

而這世界,回應我的是:教育界永遠不會缺乏的是,本位主義很重的老師。

加入思考活動

上禮拜上了侯惠澤教授的微翻轉卡簡單,很喜歡其中加入卡片的思考活動。以前總是讓學生分組討論(2人一組),但學生們很容易沒有想法,或者乾脆零互動,被其中一個人主導發言。所以,這一次在上 語文精進教材 模組四—特徵說明文的時候,我就加入卡片活動。





上到特徵說明文的段落,講解了說明文架構--主題、說明(分為定義和特色)、結語,並解說什麼是定義,什麼是特色。接著公布題目,發下卡片,小組不討論,學生自己寫出定義和特色(1分鐘),然後再小組討論。

我自己覺得活動節奏沒掌控好,因為前面花了太多時間,所以到了這個主活動的時候,已經只剩下10分鐘不到。學障孩子又不是只給他們1分鐘就能順利產出的,所以我偷偷放水給了2分鐘,還走到卡住的二人小組那邊,給了不少提示和鼓勵。

後來下課後,我看到孩子的作品時,我覺得他們寫電風扇的定義,表現得還不錯。但我應該把重心放在小組討論,讓他們交換卡片後,彙整成小組答案。卻太心焦,把重點放到下一個石器時代去,沒讓他們好好把電風扇這個主題做完。太可惜了!(順道一提,用卡片操作活動,我覺得真的蠻不錯的,即使學障生寫得慢,但事後可以檢視每個學生當下的想法,而非一直灌輸老師的想法給學生。)








然後,我也想到,之後在上下一課的詞彙時,可以用卡片給學生一些活動變化,重點要放在「引導學生思考、思考、再思考」。
加油!

【資優教育】免修、縮修和跳級

連假之前,到特教資源中心研習了資賦優異的主題「免修、縮修和跳級」。
一直以來,以為這些服務都還停留在法令階段,豈不知資賦優異組的承辦老師,已經研擬一整套蠻有系統的方法,讓資優學生可以依法申請這些服務。
雖然承辦資優業務,真的有很多細碎繁瑣的事情(那個IGP真的讓我很想殺人),但也讓我這個井底之蛙學到不少。

我總是相信,老天爺會給我的考驗,總是我能夠承受起的。也還好我的貴人運蠻強的,資優小屁孩雖然真的很屁(嘴巴很壞),但他的家長很不錯。爸爸發現自己的孩子在英文課上看中文小說,想的不是自己的孩子很優秀,也不是老師不盡責,而是來跟導師溝通,希望孩子至少在課堂上有學習目標,不要擁有特權。
後來教務處真的把孩子找去測模擬考題,發現孩子程度真的很好,也才發現這個孩子在班上有特殊需求:在原班課堂上,替他設定高目標的需求。
免修、縮修和跳級,其實就是給資優生的需求服務,不再用齊一的標準去要求每一個有特殊需求的學生。
特殊教育法的規定,讓特殊生服務的彈性越來越大,這一點我真的很敬佩修訂這些法令、申請辦法的老師們。沒有他們訂立這些前瞻法規,我們即使再辛苦拓荒,耕作多年仍是荒地,長不出任何東西來。

***               *** 即使肯定免修、縮修和跳級這些服務,我覺得資優小屁孩應該不會申請,他爸也不會讓他申請。
我也不認為有這些服務,資優生就一定得申請。
申請了免修、縮修,就等於這些時間要出來自主學習,少了學習跟他人合作的機會。跳級,孩子需要應付的是不熟悉的環境和朋友,資優生的敏感特質更容易受波動。
更何況,我相信未來的世界不是「智力」取勝,而是「能力和素養」決定一切。這個學生如果沒有非常迫切的課題需要自主學習,我還是會建議學生在班上,由老師設定高目標給他。

今年,我的個案量比較少,比較有一點點力氣可以放在資優生身上,但我也在思考,要放多少的心力才對?
資優教育在特殊教育裡是弱勢沒錯,但它的光環太亮,我不用出手,就有很多人想關心。要給多少心力,才不會有讓孩子抗拒而產生反作用力?這都是我得學習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