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文章

[109國中教育會考]屁孩趣事

109國中教育會考

一、
考了半天後,中午同事帶了便當過來,我們去口語作答小孩的教室吃午餐(因為他一個人一整間教室)。
阿宏和阿恩笑說:挖塞,你的教室好空曠,好好。我們那間都20個人左右。
阿豪說:拜託,兩個老師都看著我考,壓力有多大你知道嗎?我第一場考試寫完就趴下去睡,一個老師就過來站在我旁邊,跟我說「你可以考慮提早交卷喔」。

二、
我同事帶來的是雞腿便當,我們邊吃邊聊天的時候,阿宏突然講出:吃暈吃素。
我同事立刻詢問:你是想講吃葷吃素吧?那個字念葷。
學生說:暈跟葷,有差嗎?不是差不多嗎?
我和同事異口同聲說:不。差很多。
我跟同事說:這讓我想起阿豪的姐姐平常很幹練,看不出她是學障,但到國三也是寫錯一個字,她導師傳給我笑一笑,結論是"她果真是學障阿"!!
阿宏的暈和葷也是"他果真是學障阿"的證明。

三、
阿宏和阿豪的導師,這學期因病請長假。從上一個禮拜開始,他們就一直跟我碎念,非常想念導師、她到底什麼時候會回來?
他們很認真跟我和同事說:她再不回來,我們班快瘋了。
所以我中午拍了張照片,傳給導師。順便跟導師說:阿豪要我跟妳講,嘎林北鄧來。
導師大笑回應:跟他說,他考5B我就回去。
阿豪摸摸鼻子:謀口寧。5C我可以啦。
最近的文章

[109國中教育會考]不好說

109國中教育會考第一天

今天一早,七點就從學校出發,七點半就到達特殊考場。帶學生找到考場後,在跟學生閒聊。
阿豪問說:考完以後,我要填志願,怎麼填啊?第一志願填某高工汽修科,這樣就好了嗎?

這傢伙是我從八年級盧到九年級,原本是不升學直接就業的傢伙,直到一個禮拜前才轉念要去念這間高工的夜校。

考完第一場社會後,在中庭碰面。我又隨口問他:報讀器OK嗎?報讀檔會不會太快,聽不懂?
(我們平常做報讀檔的軟體其實發音比較含糊,會考的音檔比較清楚,但我們的感覺不等於小孩的感覺)
阿豪說:「它念好慢。然後它念A,頓一下才念選項,我不習慣。不是很想聽。」


我跟三個小孩打賭,翔仔平常複習考考1B,阿宏和阿豪都是5C。所以我跟他們約定,翔仔考2B,阿宏考1B,阿豪任一科答對15題以上,我就請他們喝飲料。如果沒有做到,他們就要煮飲料給我喝…


每一科考完,我就會問他們有信心嗎?考得如何呢?
考完國文的時候,阿宏臉垮得很慘,說自己一定是C。我問阿豪,阿豪在胸前交握雙手,意味深長的笑著:「不好說。」

沒多久,他補充:「我說不好說,就是我有認真聽報讀,但不確定對不對的意思。」

那一瞬間我很感動。九年級四次複習考,我不希望阿豪全部用猜的,但沒有報讀他肯定不行。所以從九上第一次複習考開始,我就讓他來教室報讀,這樣等於兩天的複習考,只有我一個人監考加上阿豪的口語作答,非常累堅持了四次,他還是考5C,以成果來看,任何人都會覺得這是很傻的堅持。

但,我的堅持,讓他直到會考這一天,都不‧放‧棄。

老師很傻。再多的辛苦,在這一刻,就都值得了。

雖然這傢伙的口語作答寫不到三百字,很讓人想捶他就是了。

亞斯小朋友

今天上數學課,女孩比較晚進教室,進來的時候情緒是氣憤又崩潰,雙眼都是紅的。剛好我要回辦公室拿筆,我拉住她,把她帶進辦公室,讓她坐在我的位置上。交代她情緒比較好了,再進教室。

然後我就回班上改昨天的回家作業,因為九年級剛段考+複習考完,學生也各自在忙升學申請,班上氣氛很輕鬆,寫作業的寫作業,聊天的聊天。也有學生知道女孩剛剛進來的時候是哭的,所以沒人追問和提起女孩。
過了五分鐘左右,女孩才走進教室,大家都心知肚明,但也一派自然的忽略女孩的紅眼… 突然,在電腦前借用小算盤計算數學作業的亞斯小朋友,抬頭看到女孩就指著女孩大喊:「吼!妳遲到…」
瞬間,一陣爆笑。
ADD小孩笑到停不下來,對著亞斯小孩說:「我真是太欣賞你了,你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很好。」 其他小孩說:「他是什麼?亞斯嗎?我覺得亞斯比啞巴還棒,完全是自己一個世界,好強。」 「讀了三年,我第一次這麼欣賞亞斯。」 「我想當亞斯。」 「當亞斯真的不錯。」

[語文教學]良馬對

越做越成熟的良馬對,包含結構對照、下概念詞,自己覺得蠻好的。
先梳理文意,讓學生懂得文章內容後,課程設計如下(抽離課2堂): 1.先讓學生分類那些句子指的是良馬,那些句子指的是劣馬。
2.將分類好的句子,找出兩類對照(學生都需要一些協助。老師可以先找日啗芻豆數斗,問學生跟它對應的句子是哪一句,逐一操作學生就可以一一找出對應句)。
3.分類好兩類的句子後,引導學生思考,該怎麼下概念詞(學生會說:吃飯、飲食、選擇食物的態度、體力、體能、表現)
4.接著讓學生找課文中,岳飛對此類別下了什麼結論(受大而不苟取…),完成整課概念圖。
5.回到議論文模組,討論岳飛用的論據(學生很輕易就回答了),論證方式(需要老師引導),論點(老師需引導出論點,因為岳飛沒有明說,為什麼?他可以明說嗎?他沒明說,但皇帝知道嗎?)
6.對照到岳飛當時的環境,他用良馬劣馬比喻人才和政治環境。但我們現在來看這篇文章,哪些工作上的表現,是岳飛所謂的人才?(可以討論:薪水、做事情的態度)






部件字拼拼湊湊

上一次去臺北市工作坊,老師分享的聲旁字拼拼湊湊,我改成部件字拼拼湊湊。


規則用大老二牌卡的規則。 1.先讓學生把平常練習的字卡依照部件分組,抄寫在提示卡下方。 2.平均分牌後開始玩。
學生回饋: 1.字卡的字在中間,整理牌面不容易。 2.牌卡沒有起始點,所以我要想一個起始的辦法。
更正一下剛剛同事糾正我的:4+1是鐵支,3+2是葫蘆。我們剛剛玩的時候,發現3張不好出。所以下一次我會改規則,加入3+2的牌型。 我們也討論了,這個可以用在段考的生字複習(配合習作的部件字練習)。

[語文教學]脫離盧小小

這學期擔任資源班導師,跟其他特教老師商量,想推動閱讀活動。討論結果,我們準備在午休召集所有資源班的學生,辦一個閱讀分享會。每一個國文班可以在班內先辦,但無論如何都得派出一組人馬參加閱讀分享會。     我九年級的學生無法討論出分享人,所以決定猜拳。經過一陣勝負廝殺後,決定是阿豪參加,他當然非常不開心,一直要推給A生或B生。A生需要去學校處室工讀,B生態度曖昧(可代替可不代替)而且無償,我一直勸B生要開出一些代價,例如當三天值日生、幫忙做打掃工作…都好。但B生還是覺得他不需要代價,最終在一陣混亂討論之中,B生喊:我決定了,我不要代替他。阿豪當然非常生氣,悶了半節課有,我跟他約隔天晤談。 晤談的時候他心情算是很平靜,我先問他:如果我提供橋樑書給你(字數很少,且附上注音),先陪你練上臺的講稿,這樣子好嗎? 他搖頭說他不要。 我再問:為什麼呢?他說他覺得很難,而且重點是他不想做。 我說:我可以理解,就像是如果有人派我去參加100公尺跑步,雖然我可以做,但我就是不想一樣。
我問阿豪要怎麼辦? 他悶悶說:都是妳啦!原本B就要上去了,妳一直叫他不要上去。 我說:我不是要B拒絕你,而是要B開出一些代價。因為你跟同學相處,常常都是同學幫你、讓你,這樣不對啊。 他嘴硬:B才剛來,我又沒有被他幫過。 我說:但我看你跟C相處了一整學年,常常你拗他買東西、或者拗他讓你吃他買的吐司…你跟我相處,或是跟同學相處,常常都是這個模式啊。 他不好意思笑了說:因為我都用盧的。 我笑了:對啊!你知道你都用盧的,小時候用這一招,因為你可愛還可以過關。但你慢慢長大了,以後進社會不能再用盧的。這學期我想要你們學會的是彼此說服,講道理。
我們約好週一來跟B討論,我請阿豪想一想他願意付出的代價,可以吸引B代替他出馬的代價。

[語文教學]請說服我

國三😗😗的導師上週跟我說,他跟導師吵著不要上第九節課。😗😗的溝通模式常常是柿子挑軟的吃,說服不成會有點耍賴。國一的時候他請我跟國文老師溝通識字和背誦,國二的時候跟理化老師溝通考試標準。我聽到導師轉述後,略略瞭解一下他的想法和請求,就去找他談。
我問他:為什麼不來找我談呢?你拜託導師,導師還是來找我,最後還是我跟你談啊? 他說:你已經說了要我上第九節,我就覺得妳不會同意啊!
我說:小孩,你跟人談判,要瞭解對方的需求和想法是什麼,才能說服對方。你想看看,我要你留校的想法是什麼? 他說:我怎麼知道! 我說:我上一次跟你溝通第九節的時候,我有說我的想法喔。如果你忘記了,也可以來問我啊! 你記不記得之前八年級的時候,你闖的那些禍?所以,我要你留第九節,只是不希望你這麼早放學卻在校外玩樂,也希望減少你在外面闖禍的機會。 好,現在想想看你要怎麼說服我? 他說:我怎麼知道!
我失笑,再次引導他去思考,他不想留第九節的原因,是因為四天有三天晚上會練武術到八九點,如果第九節下課後再衝去練習,他只有50分鐘的緩衝時間(加晚餐),還蠻趕的。而且這麼長時間的練習時間,可以消除我的疑慮(擔心他在外面玩樂時間太長)。 最終我跟他達成了一週四天有三天不用留第九節,但小孩還是給我一種似懂非懂的感覺。
這樣的口語練習,我認為對孩子的未來很重要,也是議論文(表達自己想法、用觀點說服他人)的訓練要點。 但今年到他畢業前,能訓練到哪裡呢?只能盡力而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