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08的文章

你來

接到你的電話那一刻,我已經有很強的預感,今天的考試八成是砸了。當然,這句話並非是在怪你,只是當我像鬼打牆一樣,不斷的複習,卻似乎一點也吸收不進去,再加上你突如其來的電話,勾起了太多的感觸,我會有這種預感,應該也不是太難理解的事情。



今天,站在附工的考場,看著樓下一排舊教室,突然想起我大學聯考那一年,也是在這裡的考場。

我一直喜歡看建築,卻在這一刻終於懂了我為什麼喜歡建築,建築不像人心,它雖然會變,卻改變得很慢,環境給它的一切,慢慢銘刻在牆上,如果不細數,如果不記憶,那些痕跡就這樣了,它不會說自己的故事,只有有心人會知道。

曾經太過年輕,就在我努力使自己專注的當口,某些舊回憶和舊傷痕,就站在那裡召喚著我,這實在不是一件好事。可是很矛盾的,我卻覺得很溫暖:原來那些記憶還在那裡。唉呀!人變了,可是記憶還在,這是一件好事,我不禁暖暖的笑了起來。



Cara說我的交友能力實在有待改進,怎麼盡交了一些不怎麼”尊重”我的朋友。阿慧說我可怕的記憶力讓她望塵莫及,拜託可不可以讓那些往事過去,不要再記掛著了。



今天,關於你的回憶,就不時干擾著我。那些歡笑、淚水、痛苦、背叛,就這樣拉扯著我,這好長一段時間,我偶爾會想起當初那個容易生氣、容易激動、容易大笑的自己,反省著自己的愚昧,然後就會想著這一切是你的錯多,還是我的錯多?是我太過激動了,還是這一切真的有道理,我不該再隱忍下去?





那年,我打電話給她,跟她說,我要走了,走到一個沒有你們的地方。她笑,狂笑,說:你是要走到哪裡去?

終究,我沒有走,我還是在這裡,但心卻已經不在了。





所以說,朋友真的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



小時候,當我們畢業,總會天天打電話,想要把每一個階段的好朋友都留住。不是說人生難得知己,所以我們總張開雙手,渴望擁抱所有的一切,不管抓在手中的是珍珠還是牡蠣,全都不肯放手。



昨天,當我跟阿慧在閒聊,突然發現我們都已經學會不再抓緊那容易離去的”朋友”,轉而去珍惜身邊還在的這些。我想這一種心境的轉換,是一種成長,而這一種成長你無法參與。






謝謝你來,你的到來釋放了我,不過我已經不在這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