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9的文章

[語文教學]良馬對

越做越成熟的良馬對,包含結構對照、下概念詞,自己覺得蠻好的。
先梳理文意,讓學生懂得文章內容後,課程設計如下(抽離課2堂): 1.先讓學生分類那些句子指的是良馬,那些句子指的是劣馬。
2.將分類好的句子,找出兩類對照(學生都需要一些協助。老師可以先找日啗芻豆數斗,問學生跟它對應的句子是哪一句,逐一操作學生就可以一一找出對應句)。
3.分類好兩類的句子後,引導學生思考,該怎麼下概念詞(學生會說:吃飯、飲食、選擇食物的態度、體力、體能、表現)
4.接著讓學生找課文中,岳飛對此類別下了什麼結論(受大而不苟取…),完成整課概念圖。
5.回到議論文模組,討論岳飛用的論據(學生很輕易就回答了),論證方式(需要老師引導),論點(老師需引導出論點,因為岳飛沒有明說,為什麼?他可以明說嗎?他沒明說,但皇帝知道嗎?)
6.對照到岳飛當時的環境,他用良馬劣馬比喻人才和政治環境。但我們現在來看這篇文章,哪些工作上的表現,是岳飛所謂的人才?(可以討論:薪水、做事情的態度)






部件字拼拼湊湊

上一次去臺北市工作坊,老師分享的聲旁字拼拼湊湊,我改成部件字拼拼湊湊。


規則用大老二牌卡的規則。 1.先讓學生把平常練習的字卡依照部件分組,抄寫在提示卡下方。 2.平均分牌後開始玩。
學生回饋: 1.字卡的字在中間,整理牌面不容易。 2.牌卡沒有起始點,所以我要想一個起始的辦法。
更正一下剛剛同事糾正我的:4+1是鐵支,3+2是葫蘆。我們剛剛玩的時候,發現3張不好出。所以下一次我會改規則,加入3+2的牌型。 我們也討論了,這個可以用在段考的生字複習(配合習作的部件字練習)。

[語文教學]脫離盧小小

這學期擔任資源班導師,跟其他特教老師商量,想推動閱讀活動。討論結果,我們準備在午休召集所有資源班的學生,辦一個閱讀分享會。每一個國文班可以在班內先辦,但無論如何都得派出一組人馬參加閱讀分享會。     我九年級的學生無法討論出分享人,所以決定猜拳。經過一陣勝負廝殺後,決定是阿豪參加,他當然非常不開心,一直要推給A生或B生。A生需要去學校處室工讀,B生態度曖昧(可代替可不代替)而且無償,我一直勸B生要開出一些代價,例如當三天值日生、幫忙做打掃工作…都好。但B生還是覺得他不需要代價,最終在一陣混亂討論之中,B生喊:我決定了,我不要代替他。阿豪當然非常生氣,悶了半節課有,我跟他約隔天晤談。 晤談的時候他心情算是很平靜,我先問他:如果我提供橋樑書給你(字數很少,且附上注音),先陪你練上臺的講稿,這樣子好嗎? 他搖頭說他不要。 我再問:為什麼呢?他說他覺得很難,而且重點是他不想做。 我說:我可以理解,就像是如果有人派我去參加100公尺跑步,雖然我可以做,但我就是不想一樣。
我問阿豪要怎麼辦? 他悶悶說:都是妳啦!原本B就要上去了,妳一直叫他不要上去。 我說:我不是要B拒絕你,而是要B開出一些代價。因為你跟同學相處,常常都是同學幫你、讓你,這樣不對啊。 他嘴硬:B才剛來,我又沒有被他幫過。 我說:但我看你跟C相處了一整學年,常常你拗他買東西、或者拗他讓你吃他買的吐司…你跟我相處,或是跟同學相處,常常都是這個模式啊。 他不好意思笑了說:因為我都用盧的。 我笑了:對啊!你知道你都用盧的,小時候用這一招,因為你可愛還可以過關。但你慢慢長大了,以後進社會不能再用盧的。這學期我想要你們學會的是彼此說服,講道理。
我們約好週一來跟B討論,我請阿豪想一想他願意付出的代價,可以吸引B代替他出馬的代價。

[語文教學]請說服我

國三😗😗的導師上週跟我說,他跟導師吵著不要上第九節課。😗😗的溝通模式常常是柿子挑軟的吃,說服不成會有點耍賴。國一的時候他請我跟國文老師溝通識字和背誦,國二的時候跟理化老師溝通考試標準。我聽到導師轉述後,略略瞭解一下他的想法和請求,就去找他談。
我問他:為什麼不來找我談呢?你拜託導師,導師還是來找我,最後還是我跟你談啊? 他說:你已經說了要我上第九節,我就覺得妳不會同意啊!
我說:小孩,你跟人談判,要瞭解對方的需求和想法是什麼,才能說服對方。你想看看,我要你留校的想法是什麼? 他說:我怎麼知道! 我說:我上一次跟你溝通第九節的時候,我有說我的想法喔。如果你忘記了,也可以來問我啊! 你記不記得之前八年級的時候,你闖的那些禍?所以,我要你留第九節,只是不希望你這麼早放學卻在校外玩樂,也希望減少你在外面闖禍的機會。 好,現在想想看你要怎麼說服我? 他說:我怎麼知道!
我失笑,再次引導他去思考,他不想留第九節的原因,是因為四天有三天晚上會練武術到八九點,如果第九節下課後再衝去練習,他只有50分鐘的緩衝時間(加晚餐),還蠻趕的。而且這麼長時間的練習時間,可以消除我的疑慮(擔心他在外面玩樂時間太長)。 最終我跟他達成了一週四天有三天不用留第九節,但小孩還是給我一種似懂非懂的感覺。
這樣的口語練習,我認為對孩子的未來很重要,也是議論文(表達自己想法、用觀點說服他人)的訓練要點。 但今年到他畢業前,能訓練到哪裡呢?只能盡力而為了。

[考試服務]國三第一次模擬考

一般來說,國中模擬考是不提供考試服務的。現實來說國九學生在考模擬考期間,特教老師可能有七八年級的課務,要完整提供考試評量服務不容易。
但今年我手上有一個嚴重識字障礙的孩子,歷經七、八年級的調整和要求,孩子的記憶能力有進步了,但識字量始終破不了一千字。加上今年我的課務都是九年級,是可以完整提供考試評量服務的,所以我跟導師商量,讓他來我這邊考試,我用人工報讀或是用App先把模考題目轉成文字電子檔,就能用大聲朗讀的App報讀。
程序有點麻煩,需要先掃描試題,將試卷轉成文字的速度很快,但仍然有15%左右的辨識錯誤,所以必須人工校正,校正的速度就會很慢。
考前一天教務主任來問我識字障礙小孩的模擬考狀況,說:「聽說OOO明天是來妳這邊報讀考試?」 我說是。 「妳人也太好了吧!」 我說:「我知道。」(笑)🤣
國一和國二,我要求這個孩子不能放棄學業,只要調整後他可以學,即使學習內容要花再多時間,我們都陪他做。沒道理在這最後一步,因為程序麻煩而放棄。
模考兩天,第一場考試是社會科,因為做好20題後我來不及轉到平板讓學生使用,只好63題全部人工報讀。 當我一題題念的時候,發現我還沒念完,他就劃卡寫答案了。我怒,覺得他根本是想用猜的,浪費我的苦心。他說:「我聽前面就知道這一題我不會,所以就寫答案啊!」
當然,機車老師如我,規定他一定要聽完選項才寫答案。所以他社會科寫的很痛苦,下午的國文科他寫的比較開心(因為我午休開始做,做了30題),他很認真自行操作聽App報讀。
隔天小孩一來,就說:「老師我昨天一回家就睡著了,不然妳問我爸。聽一整天的題目真的很累耶!會考的題目都這麼多嗎?」 「是啊!都這麼多。而且我相信你很累,因為你要專心聽,真的很需要集中注意力。」
接著馬上考自然模考,但我一樣來不及全部做完,51題只做了28題就考試了,我把檔案傳入平板讓他自行操作聽寫,我在一旁等待他做完題目後,剩下的題目我預備人工報讀。

但他看我在一旁等他,便催促我去繼續做其他的題目。 我說:「為什麼我要做剩下的題目,我可以人工報讀就好了,不用做了。」 他說:「吼,我不要聽妳報讀,妳都管很多。妳去做啦!」
再次機車如我,說:「昨天我要你不要猜題,你不甩我。今天你要我去做報讀音檔,我為什麼要去做?這樣你知道我監考報讀,卻遇到一個不聽話小屁孩的心情了嗎?」 然後他就不敢回嘴了。 沒多久,他平靜的說:「老師妳坐這邊…

[心評鑑定]自帶貴人運

做鑑定除了要有很強的結構和判斷力,也需要不死心的追蹤精神和隨機應變能力。 但其實我最想說的是:可以麻煩特教老師們,把每份報告保存10年以上嗎?
1. 神探追追追
    這學期有一個個案因為原本的心評老師請安胎和產假,因此轉給我的國九個案。資料看起來都是切截上下,智力也是中低,沒有特別明顯的身障狀況,僅有長期學業成績低下的問題。
    然後,我把疑似生的資料輸入了特教通報網,竟然看到這小孩在學前有文號,小一時被判非特。噢買尬~~~這代表我得追八年前小學一年級的鑑定報告。
   八月中旬聯絡了她畢業的國小,特教組長新上任,什麼都不知道。我請她先幫忙找看看她們檔案庫有沒有留存紙本鑑定資料。然後打給鑑輔會詢問是否有存檔八年前的鑑定報告,負責人很迅速幫我查了:沒有。
2. 柳暗花明,灰飛煙滅
    本來已經絕望的我,突然想到,不知道鑑輔會那邊會不會有當時的小一派案資料?如果有派案心評老師的名字,也許有希望可以找到本人拿到報告電子檔。
    鑑輔會夥伴很幫忙,查到了名字。我用名字上估狗搜尋,找到調動紀錄,打到對方的學校續追,輾轉兩次(換校再換校)才找到人。
    本來確定找到原評估老師的時候我和導師都非常開心,以為應該穩妥當了,至少應該可以拿到電子檔來比對!結果老師說,她完全忘記評過這個個案,老師願意幫忙去找看看她的電腦檔案。隔了幾天聯繫,非常殘念,她電腦內最古早的資料是七年前,所以正式宣告此路不通了。
3. 正向信念,正向助力
    沮喪了幾天,我想起了當年學前送件時,應該是家長帶去醫院評估的(多虧這兩年被委託的學前件評估,所以我有經驗),醫院那邊應該會留存孩子八年前的評估資料。所以我打給個案的姑姑(個案的哥哥以前是我們學生),想要拜託姑姑去醫院申請看看當初的醫院鑑定評估檔案。
    結果,姑姑聽到以後說:「老師,我昨天才在收拾家裡,發現妳說的那一份鑑定資料,正想要整理後回收。沒想到你今天這麼巧就打來了!也太湊巧了。」
    我大笑,真的覺得老天爺在幫我。「不,姑姑,我這個人自帶貴人運,老天爺默默有在幫我忙。」
    跟姑姑約好拿資料的方式,其他的就下禮拜拿到資料再說了!
#資料追成這樣我也很佩服我自己

你看我瞭解妳吧!

人的慣性都是懷念過去,但我懷念的點很特別。
上週到學校開會,遇到三個學生,都屬於不會跟老師打招呼的典型(默默翻白眼)。


其中一個傢伙得來教室練習識字,一來沒多久,他看到我的備用機:「老師,妳又換手機囉?」
我長嘆一口氣,「我的手機壞了。」
「什麼!妳不是才剛買而已嗎?哈哈哈哈,也太慘了吧。怎麼壞的?才用了多久,一學期而已吧…」
在這傢伙嘲笑我命運多舛的手機時,我默默在心裡翻白眼:我換髮型都沒看到你說什麼,沒禮貌的臭小鬼。


我還是懷念第一屆在臺中的小鬼,每一個都好可愛。不只會注意我的手機、髮型,連我難得穿個裙子都可以大驚小怪:「哇塞!老師妳今天穿裙子耶。」


這才得人疼好嗎?小鬼。


但平心而論,臭小鬼已經是今天最討老師歡心的小鬼了,其他二個都不知道在幹嘛!一個是我喊他他才過來,另外一個是喊他也不理我,真是太欠揍了。


**


我盯小鬼的時候一直聞到大蒜味,就問他們(小鬼和他朋友):「為什麼我一直聞到大蒜味?」
「因為我們中午吃大腸麵線啊,老闆加了很多蒜泥。」
「我的天啊!好臭。」
「我本來午餐要幫妳買一樣的耶,還好我沒買。」小鬼說。「我就想說你應該不喜歡,妳看,我很懂妳吧!」臭小鬼指著桌上今天幫我買的中餐(御飯糰2個)。
過了一會,他的朋友阿忠問我:「老師你很奇怪,飯糰買了這麼久又不吃?」
臭小鬼說:「因為她在忙啊。」隨即又說:「妳看,我瞭解妳吧。」


我點點頭(默默在心裡笑翻)。

[書評]塵之書I-野美人號

看到塵之書即將出版的消息,我難以形容內心的興奮。所以,即使在期末忙得崩潰的時刻,我依然忍不住捧著野美人號一鼓作氣看完,重新回到菲利普・普曼的奇幻故事中。
塵之書的時間序回到萊拉剛出生沒多久的時間,主人翁換成一個個性沒那麼鮮明,有點木訥的男孩子—麥爾肯。他聰明卻出身不高,是一間旅館主人的獨生子,麥爾肯喜歡工藝,擁有一艘獨木舟—野美人號。
故事層層推展下,整本書讓人感受到強大的陰謀。在令人驚艷的古典氛圍中,想像著琥珀電氣車、熱氣球、真理探測儀這些精巧的事物,作者如同以往,營造出一種奇妙、迥異於現實英國的奇幻世界;但宗教權威、宗教紀律法庭、奧克立街、聖亞歷山大聯盟……這些可能曾經以某種形式存在歷史中的真實,在閱讀中又造成一種似曾相識的微妙感受。這也是我很欣賞普曼作品的原因:民主國家的學生們浸淫在自由的社會氛圍,不曾感受到宗教或權威對思想的箝制有多可怕!但在這個故事裡,讀者可以看到權威壓迫和思想自由是如何角力著,當某個權威無比擴大,打著正義之名而行,其所行之事很可能是邪惡的。不管是塵之書或是黑暗元素三部曲,普曼想談的主題都是沈重的、哲學意味濃厚的。
比起前作,這一本野美人號我覺得比較適合國中生閱讀,有一些段落甚至可以結合公民課討論,例如:聖亞歷山大聯盟對學校的影響,或是納君特爵爺這個角色。當我們面對邪惡的權威時,個人的力量一定是卑微的,書中甚至連校長或後續的代理校長,都不得不屈服於聖亞歷山大聯盟之下。納君特爵爺對抗著宗教權威,他主持的奧克立街是一個捍衛民主的秘密組織,但納君特爵爺也坦承他必須透過非民主的手段來捍衛民主。尤其在讀到:我們必須為了擁有的自由言論與思考的權利、深入探究世間每一個主題的權利而戰時,身為讀者的我內心是震懾的,但運用非民主的手段所捍衛的民主,最終是否會傷害他人?又是一個值得討論的問題了。
即便主題如此嚴肅,故事本身卻是非常有趣的,這一點實在是普曼作品吸引人的原因。隨著納君特爵爺的追查、瑞芙博士對真理探測儀的解讀、麥爾肯的探索、大洪水的來臨,在每一次翻頁的過程中,讀者就像麥爾肯一樣不知道可以相信誰?每一個大人都有心機和盤算,在第一部終了時,有更多的疑問浮現,更迫不及待的想追問:故事接下來呢?塵到底是什麼?
這是一部可以引發各種思考討論的有趣故事,不管是深入的哲學思辯,或是淺出的奇幻情節,都十分值得推薦給大家。

--
延伸閱讀

1. 博客來--野美人號

學生的超能力

最近上到國二下數學單元-三角形的全等性質,陪著學生成天在SSS,SAS這些全等性質打轉,好不容易學生熟悉了一些後,進入了證明和推理解題的歷程。這個單元對很多學生來說都很困難,所以我盡量用圖示、不同的顏色標示,讓學生更容易理解和思考。如此一來,每一題都需要畫圖輔助,而且圖形的大小比例、左右對稱都變得很重要。在這個單元進行了一個禮拜後,某天上課我又在黑板上畫例題,臺下傳來學生的讚嘆:「老師,妳好厲害,線怎麼可以畫得那麼直啊?」
我挑了挑眉,頭也不回說:「等你教書教了十年,也會畫得跟我一樣直。」
翔仔立刻回應:「所以老師妳今年40歲喔?」
我愣了一下,對於這個話題為什麼會歪樓,十分疑惑。「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年齡是女人的秘密。」
旁邊阿豪馬上接著:「我猜38。」
然後就是一陣有關「老師到底幾歲的偏題」討論。我說:「停停停。翔仔,你平時算數常常算錯,推理證明題也很慢,但這種歪樓的超能力,怎麼會這麼快啊?哼哼。」
「所以,老師妳到底幾歲啊?」
「你以為我會輕易告訴你們嗎?某口寧。上課。」

疑似資格

昨天跟家長開了某生的評估會議,最終還是判疑似學障的資格,沒有給確認生。因為,我還是希望孩子可以再有一次機會。拿到這個資格,對他來說真的好嗎?
媽媽可能因此要他填師大附中、政大附中當第一志願,但現在也不會去思考怎麼訓練她孩子的記憶能力、書寫能力。只用「我怕我一逼他,他又焦慮到夢遊了。」「老師,每一次段考我都要睡在他房門口,以防他夢遊。」「媽媽,醫生說他有注意力問題。而且他的學習問題只有一些落後,拿到疑似生身份,國二還是可以有特教教學介入啊!」
心急的媽媽現在就想拿確認生身份。大概是急著想轉學到她希望的滿額國中去吧!我想。(嘆)我原本以為她的急切是因為擔心孩子學業落後,一直跟我說孩子現在跟同儕越落差越大,她擔心孩子心裡對自我的認同越來越低落。
後來發現她說的是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個,她並沒有那麼積極想要教學的介入(那些教學介入現在普通班就可以溝通,就可以做,但她沒有),也沒有那麼關心孩子目前在校的學習狀況。她在意的,好像只是身份和成績而已。現在還會因為這些事情氣憤的我,是不是還是太嫩了呢?

我的挑戰與轉變

今年的鑑定人生很具挑戰性,上學期處理了兩個可能是雙殊學障的案子,這學期老天爺送給我一個ODD(按太陽穴)。
第一次碰到ODD孩子,真的很不懂這種孩子的邏輯。即使一點點的小事,例如走路都可以唱反調。有一次我在課堂上先給予規則:要學生從作者題解裡找出「作者生平大事」、「作者寫作風格」兩項,只要學生劃對就可以加分,主要是希望訓練學生摘取重點的能力。結果他拿起筆來把那一頁整個亂塗。還有一次我要評估他的識字和詞彙能力,請他認讀字,他念對了50個字,正覺得前途一片光明坦蕩,他今天真是配合的時候,他突然完全不造詞、不講話、不溝通......。
經過週一的課堂衝突後,我請教了前輩,也調整了自己的目標和課堂秩序。上課前,先預告這一節課前35分鐘上課,剩下10分鐘玩桌遊(118人力銀行-認識職業,希望探索個案的職業性向)。
一開始上五柳先生傳時,他不願意抄寫(慕-五個部件字),我口頭要求他寫後,馬上忽略他的對立行為(口頭說不寫,也真的沒寫,他說他認得)。下一組部件字(堵-三個字),一樣要求他寫,他寫了,但故意寫得很大且很亂(再次忽略)。 接著上完部件字後,上課文最後一段的評論,講解每一句的文意後,交替問他或另一個學障生,請他們複誦文意。這時候他問:「可以不要上課嗎?」我回應:「不是說好要上課到8:45才可以嗎?」很神奇的是他沒有情緒反應,繼續上課。
我將最後一段口頭解釋完,並提問完學生後,請學生在此段開頭寫下「仿史記人物評論」,他已經能不故意對立,好好寫下老師要求的字。
約定的時間到了之後,我拿出職業卡,講解玩法(請學生拿token壓注),一開始只有用兩個職業的薪資對比,發現對學生太簡單了,所以後來改成三個職業。且在活動過程中,發現他很有冒險的精神,常常都是壓大注。遊戲過程中,他的情緒和態度平穩(可能跟遊戲計分不採競爭制,而是積分累積有關)。
今天把鑑定報告交出去,也跟他的導師好好的聊了他的特質,相談甚歡。即使兩天沒睡好,我還是突然很想把今天的課程記錄下來。尤其是他在我前段忽略他的行為時,忽然跟我閒聊起來:「老師,我那一天有看到你耶。」 「喔,在哪裡看到我?」 「在全家,你進去買烤蕃薯。你走在前面,沒看到我,我躲起來了。」
我想起來前幾天晚上有去巷口的超商,原來他看到我了。如果我沒採取行動去改善課堂上的衝突,也許我永遠不會聽到他這些話,知道他竟然連我買了什麼都記得。

老師有跟你誇獎我嗎?

識字障礙的孩子上禮拜跟我一起處理了他的口說作文。在寫作文之前他問我:「英文老師今天有跟你誇獎我嗎?」然後,他就把他的豐功偉業又講了一次。這一次的英文單字,他沒有背就小考了,英文老師很嚴肅問他:「你有準備嗎?」他搖搖頭。所以小考被英文老師退貨,要他準備好再來重考一次。
他走了之後,英文老師順手看了一下他留下來的小考卷,有點驚訝,因為10題他答對了7題。所以英文老師又把他叫回來問:「你怎麼答對的?」
小孩回答:「我是用聽的,我平常記單字都是記妳念的音,然後考試的時候找類似的音去配對。」(他的小考已經調整成單字中英文配對,中文還加上注音,英文老師在考試時,會把英文單字念一遍給他聽,他看中文注音配對)
老師覺得他進步很多,所以就把他的英文單字補考取消了!他得意洋洋的跟我說:「我記第一個音,如果第一個音一樣,就記後面的音。」這一次段考他的國文註釋多虧了家教老師陪他練習,他背熟了國文老師給的20個解釋,從頭到尾一字不漏。陋室銘課文也是分成兩週練習,背得很熟。
但,他無法隨意抽一個詞語出來解釋。
所以考試時,他是放一張空白的題庫卷在旁邊,先從頭口頭背到尾,然後再在考卷上配對哪一個是正確的註釋。
這麼辛苦的記憶之下,40分的手寫題(註釋、默背、國字注音)他也只有拿到一半的分數。這些對別人來說都是該拿的基本分,對他來說卻是花了一年半,導師和科任老師的評量調整和包容,才慢慢走到這裡。看到孩子的亮點,尤其是原本的弱點因為反覆練習而進步了,真的是很開心的一件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