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05的文章

安養中心

阿訓:



前幾天我騎車在街上,又發現了一所安養中心的廣告,附近一間不起眼的建築,就是廣告中所謂平價的安養中心。以往,我從來沒注意到滿街關於安養中心、復健中心的廣告,一直到我爸的事之後,我才發現路上走不到幾步就發現一個個偌大的廣告招牌,它們早已悄無聲息地入侵我們的生活,只是我們選擇忽略它。



一直到現在,我還是不時地質疑自己的決定到底有沒有錯?每天,當我醒來,睜眼,呼吸,工作,日子好像很順遂地在跑,可是總說不上心中空蕩蕩的那股失落感要用什麼去安撫?我的胸口破了一個大洞,太過理智的我,知道用什麼都填不滿,於是不想努力去填補。悲哀的是,我連墮落放縱的權力都沒有,我多想讓自己沈淪,不要堅強。跑馬燈上都是憂鬱症、躁鬱症的報導,為什麼我連趕一下流行的任性勇氣都沒有?



同事說我堅強、樂觀,我笑笑。你知道嗎?面對了那麼多事情,我早就知道自怨自艾是完全於事無補的,接受事實,想辦法繼續走下去,這才是人生。跌倒了不能哭,爬起來拍一拍,是我們家傳的人生哲學。



可是,事實上我並沒有那麼堅強,死亡的衝擊至今仍是對我造成影響,我體認到人類的科技再怎麼進步,面對死神冰冷的鐮刀,生命依然卑微。阿訓,你知道嗎?每當我看著安養中心的廣告,我的背脊總會泛上一陣冷。人類的科技如何進步,我們延續了人類的平均壽命,但是我們延長了人類壽命的「品質」嗎?在醫院的那一段時間,我看到很多躺在病床上不能動的男人和女人,老公公和老婆婆;我不知道他們躺在床上多久了,也不知道他們最後能不能康復地走出醫院的大門,如果這種無止盡的白色歲月降臨在我身上,我想死神的鐮刀或許會親切一點。



阿訓,我開始對現代醫療的意義懷疑起來。沒錯,醫療帶給我們許多方便,讓許多本來會造成災害的疾病,漸漸絕跡,或得到控制。但是我不認為一昧追求醫療是生命的答案,這是不是和你一直在追求的東西相悖呢?



可是我還是要說:如果今天給我兩個選擇,一個是死去,一個是活下來面對人世,我光想到那些繁複的復健、醫療,更遑論要活下去得花多少力氣,我就覺得死亡實在是乾脆多的決定。我不是會積極尋死的人,我討厭向生命認輸。但是如果今天會面臨那種生死的兩難決定,我想我不會介意當個懦夫。



活的時候,把握當下,活得精彩;面對死亡的時候,乾脆不拖泥帶水,是我現在的心情寫照。



                你喜歡碎碎念的朋友 蒲公英

[轉錄]教育部說法之再計算(用統計看問題)

本文已獲得陳正昌教授同意轉錄。

-----

我根據教育部的說法,重新計算一次,得到以下的結果,如果有錯誤,請大家指正。



根據教育部的統計,九十三學年國民小學(含私立學校,以下均同)共有學校數2,646所,班級數63,447班,教師數102,882人,學生數1,883,553人。依此計算可得到平均每班學生數為29.69人,平均每班教師為1.58人(扣除2,646位校長,因為校長不列入教師編制)。



另依教育部推估,未來六年小一新生數分別為279,000、286,000、266,000、242,000、226,000、205,000人。



前提一:如果「逐年」降低班級人數至30人,但教師編制維持1.58不變,則未來六年所需班級分別為63,934、64,779、64,813、63,850、62,380、60,923班,以每班教師1.58計算,需教師103,650、104,984、105,038、103,516、101,194、98,892人,與93學年102,882位教師相比,每年增加人數為768、2,102、2,156、634、-1,688、-3,990,前四年會增加教師人數,但是第三年開始,教師人數又要減少。因此每年所需增加經費(與93學年相減),分別為4.5、12.2、12.5、3.7、-9.8、-23.1億,一開始看似增加,到了第五年之後,反而減少經費。六年總累積大約為0億。與教育部所說,概估第1年就需經費約18.9億元,至第6年起每年則須102億元,不相符。



前提二:如果將教師編制「一次」提高為2.0人,但班級人數維持29.69不變,則每年需要班級數為62,032、60,925、59,145、56,530、53,518、50,662班,將班級數乘上2.08之後,再加上2646位校長,所需教師總數為28,790、26,488、22,785、17,347、11,082、5,142人,與93學年度的102,882位教師相比,第一年需增加28,790位教師,但是因為一次補足,因此第二年之後,又要逐年減少教師數(也是少子化的結果),每年比93年要增加26,488、22,785、17,347、11,082、5,142人,年度所需增加經費為167、154、132、101、64、30億,六年總累積總需647億。與教育部所說,每年計須經費240億元(如此,六年就要累積1,440億),相差甚遠。

[新聞集錦]612遊行新聞集

看不到未來 教職熱情不再



本報記者 孫蓉華



「拯救國教大聯盟」12日要上街頭,連日來引發不同討論,到底要如何解決少子化、教師

員額編制、師資培育問題,非短期可解決,但更令人擔心是,教師缺額減少,讓年輕人對

教職熱情不再,連師範學院的錄取分數都往下掉,難免令人擔心老師的素質「一代不如一

代」。



教育部想盡方法,不讓準教師、教師動員上街頭,另一方面,教育部官員也說「師資培育

機構沒有保障就業」、「學生如有修第二專長,可以先找其他行業,不一定要當老師」,

聽在師範學生耳裡,非常諷刺,更無限感慨。



發起遊行的實習老師陳君豪憂心說,令人難過的是師範生看不到未來。在教師工作機會減

少窘態下,年輕人已不愛選擇師範院校,不想修教育學程,請問若師範學院吸引不到一流

的人才接受培育,教育的品質要如何提升?



教育部官員最愛說,「教育是百年樹人的大計」,但從教育部最近只想阻擋準教師上街遊

行的舉動看來,豈不諷刺,試問若無遠見、前瞻性的計畫,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炒

短線作風,要何時才能樹人?



【2005/06/10 聯合報】



改善師資結構 教部方案 全教會批卸責



記者孫蓉華/台北報導





教育部擬提高國小教師編制員額案,遭行政院打回票。教育部國教司長吳財順昨天說,改

善國小師資結構方案不只一種,會再研商理想方案。全教會常務理事吳忠泰則認為,教育

部故意模糊焦點,推卸責任。



「拯救國教大聯盟」今天要到立法院邀請立委參加遊行,說明他們的訴求,並促請教育部

正視教師師資結構等問題。



對於教師團體指出表示,維持不減班不減師,不會增加經費的說法,吳財順說,財主單位

的算法不是如此,財主單位是以所有的學生數除以班級人數,再計算應有的教師數,與教

育團體或外界的計算方法有相當差距。



吳忠泰說,準教師並未沒有要求恢復保證就業的分發制,因為如果以準教師的訴求,要求

國小每班降為30人計算,未來六年國小仍將減班,只是由減1萬班縮小到減3000班,加上6

年國小退休人數概估約1萬3千人,能提供的師資也只有8千500名,以未來六年培育的師資

有3、4萬人,還有未能進入職場的準教師,錄取率也只有一成五至二成,對準教師的幫忙

有限。



吳忠泰說,準教師要求的提高國教品質,不是只單純只地要缺額,要讓年輕的準教師看得

到未來的願景,教育部一再強調汰劣,似乎要「逼」現職老師走人,以為現職教師走人就

可以解決問題,這是分化現職教師與準教師的技倆。



【2005/06/10 聯合報】

準教師後天上街…

[轉錄]從統計數據看教育部解決國小教育問題的誠意

本文已經獲得陳正昌教授同意轉錄。

----

陳正昌撰



在下星期日(六月十二日),一群實習教師將發表「提高師生比、降班級人數、拯救國教新未來」連署聲明,並發起「準超額教師612上街頭」活動。其主要訴求共有六點,前二項分別為降低班級人數至30人以下,及提高師生比逐年將教師配額增至一班2.0個老師。



對此,教育部的回應是:教育部曾於93年研擬「國民小學不減班不減師方案」,並於93年6月間邀集各縣市等多方代表,共同研議解決策略,積極宣導各地方政府能自93學年度起實施不減班不減師政策,期能進一步降低班級學生人數及提高教師編制。惟因該方案之實施預估第1年就需經費13億元,至第6年起每年則需119億元,經與會之縣市代表一致表示地方財政困窘,無法支應該案龐大之經費而礙難實施。至於建議國小班級學生人數由目前35人再降至30人乙節,經教育部概估第1年就需經費約18.9億元,至第6年起每年則須102億元。而建議全面實施國小教師編制由每班1.5人提高至2.0人乙節,全國約需進用3萬人,每年計須經費240億元。



事實上,教育部的計算方式有問題的。

根據教育部的統計,九十三學年國民小學(以下均同)共有學校數2,646所,班級數63,447班,教師數101,618人,學生數1,883,553人。依此計算可得到平均每班學生數為29.69人,平均每班教師為1.60人(扣除2,646位校長,因為校長不列入教師編制)。



再由內政部統計資料可得到,民國88年至93年出生人口分別為283,661、305,312、260,354、247,530、227,070、216,419人,此六年總計出生人口為1,540,346人(且未來預料將會持續減少)。如果以就學率100%計算,未來六年國小學生數將會減少343,207人。



以這些數據來分析,如果維持93學年度的班級數(也就是不減班),但是不提高每班教師編制(也就不會另外增加教育經費),則六年後平均每班學生數為24.28人,比93學年度減少5.41人。



另一方面,如果維持93學年度的教師數(也就是不減師),也維持每班29.69的學生數(也就是不降低班級人數),則屆時的班級數需要51,887班,比現在少了11,560班,每班教師編制就會提高為1.90人(同樣扣除2,646位校長)。



如果教育部不實施「國民小學不減班不減師方案」,每班也維持29.69的學生數及1.60位老師的配制,則六年後…

[回應文章]流浪教師為何流浪?

引用 christabelle 的文章: 流浪教師為何流浪?



這是我常去看的一個網誌,覺得站長用心,過生活的方式讓我很欣賞。

不過今天看到站長的一篇文章,忍不住做了一些回應。轉來讓大家看看,也請大家回應的時候秉持理性......

----



看到這一篇文章,我真的很難過,不過我想這是國小和高中教師的差別,所以我自覺應該說一說話。



我贊成教師應該開放市場,也認同迴紋針老師說的,如果今天你真的有教育理念,喜歡這一份工作,應該是可以一直代課下去,直到你考上正式教師。



不過,今年我要轉業了,不是因為我不喜歡這一份工作,不是因為我沒有教育理念,不是因為我不適任(這可不是我老王賣瓜。)而是因為國小代課教師這一份工作,完全沒有任何未來可言。



國高中教師因為培育量沒有國小可怕,所以雖然競爭,但是還保持在一定的量上,這兩年因為退休潮,錄取率還比國小高(今年國中缺額1500人,國小部500人不

到)但是國小教師因為廣開學分班,沒有控管的關係,錄取率一年比一年低,幾乎是以十倍的速度在往下跑。



舉個例子來說:92年,我第一年考試,的確像迴紋針老師所說沒有經驗,所以考不好,那一年我考過最可怕的,是100個取7個(7%),錄取率算是很低了。

93年捲土重來,覺得自己已經很認真,有進步了,錄取率最可怕的是65個取1個(2%)平均全省的錄取率也還有10%。

94年,也就是去年,我很認真唸書了,不過連第一關都過不去,因為永遠有更多人比妳更認真,南投1500取30個,彰化縣沒記錯應該是4000個取100個吧,屏東3000個取38個,這不是妳花一年唸書就會有成果的考試,這是耐力和毅力的比賽,當然我還是有兩個同學去年考上,一個只唸書,一個還有代課工作,但是試想花一年讀書但是沒考上的人多不多?



去年考代課的時候,台北縣就有一堆人考上代課卻臨時不去,就是因為想花一年來做最後的奮鬥,但是今年的狀況更惡劣了,到今天為止已經有八個縣市不招老師了(我今天剛接到公文,台北縣不招了),有招老師的縣市,如台北市,一般教師(就是沒專長證書的)將近9000人報名,卻只錄取22個,根本不是電視報導的錄取率0.8%,而是錄取率0.2%,而台北市還是今年缺額多的縣市了,這樣的惡劣狀況,如果是你,你會花一年的時間去準備考試嗎?這樣的狀況,任憑再有理想抱負的老師,會願意把自己的生命,浪擲在這種絕對不會有起色的工作上嗎?就算你肯花時間準備,一年之後真的會有缺額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