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1的文章

調性

即使用了不喜歡的平台,我覺得調性相同的朋友,想法就會有點相似。



我不喜歡臉書,因為它的隱私性太低了,不管什麼雞毛蒜皮的消息都公佈,表面上你好像很關心一個人,事實上那是一種奇妙的假象。



從發布者的角度來看,那是「我願意分享的消息」,有些人不設防,什麼都說,有些人則否。不管發布者寫了什麼消息,關注者都很容易有一種錯覺—我有在關心他。這種關心,說沒負擔還挺沒負擔的,反正只要看一下,輕輕按一下讚,有時候甚至沒看完就按了。

妙就妙在,你很難控制螢幕前那個人想法。

不管是哪一種社群平台,噗浪、推特、臉書,就是有些人會以為我知道你的生活瑣事,所以我們是「很好的朋友」。

但是那些消息,不過只是發布者一部分的生活,選擇性的上傳。有些人報喜不報憂,有些人報憂不報喜;有些人喜憂都說,卻少了深刻的內心世界……不管哪一種,我們都不應該妄自尊大的以為文字就是一切,文字可以完全代表一個人。真正要關心一個人,瞭解一個人,不要只從一個管道關心他。



發布者的心態也很妙。

有時候我會很生氣,這些事情我不是早就寫過、說過,你還做!根本就是來找麻煩的。

後來,我才發現這種心態也是一種妄自尊大。

誰說你寫了,別人就一定要看得到?不管你的臉書朋友多少,噗浪好友粉絲多少,有時候那只是一個假象。說假象有點太嚴重了,有些人只是miss掉,有些人根本不喜歡這個平台,有些人生活忙碌到無法上網……

不管有多少人關注你、回應你,真正關心你的人,其實都屈指可數。



我常常會把這些平台想像成一個宴會,有些回應的人,就是宴會上的賓客,不管他們身上穿得平凡或華麗,都是點頭、微笑、交談、聊天的對象。

如此而已。

真正的生活是宴會過後,脫掉身上的華服,摘下臉上的面具,要打掃、要煮飯、要工作,柴米油鹽醬醋茶的人生。



那天,在臉書上遇到阿訓。

一時興起,開始灌他的留言版。平常我是不會幹這種事的。不過阿訓是我很珍惜的幾個老友之一,鬧他變成了當時一點小樂趣。

發了沒幾則回應,阿訓就敲我訊息了,他說,寫在那邊大家都看得到,乾脆關起來好好聊聊。

我笑了。因為一種莫名的默契。

我也不愛那種被大家觀看的感覺。所以,老友真的就是老友阿!

即使很久沒有好好促膝談天了,對老友還是可以放心的丟掉防備。



朋友這件事情,調性相不相同,還真的是友誼很重要的一個因素呢!
ps:後來我不經意發現,阿訓的臉書好友高達六百多人。我原本只有六十幾人,是前陣子加了網友才會爆增到一百出頭。所以事業做太大,也是很…

等待

昨天跟人聊了很多。也很好奇,這些年我怎麼了,明明是大鳴大放、不會隱藏秘密的一個人,怎麼會把這些事封了這麼久,什麼也不說?



也許就是在等待吧!



想起劉墉曾經在書裡講過一個故事。

有一個能力很強的管理者,被空降到一個單位。本來員工們都還戰戰兢兢,因為聽說這個管理者不好惹。誰知道這個管理者到職後,和藹可親,甚至有點怠惰散漫,慢慢的大家放下了戒心。

過了半年,突然一紙人事命令公佈,該裁撤的、該升職的,統統毫不留情辦理了。原來,這個管理者是在觀察他的員工。

那荒煙漫草的庭院,如果你沒有經過四季的等待,你不會知道原來以為是雜草的,竟然是價值名貴的珍花。而那以為是奇花的,不過是野花一叢。



就是這種等待吧!



老爸以前很氣我的不設防。他總是叨念著我太快攤牌了,把自己的底掀得太快、太徹底,到最後害得只是自己。

也許就是因為吃過太多虧了,所以慢慢學著等待。防備模式也就一直開著。

跟別人的相處,我還學不會心機,只學會靜靜等待阿。



[影集]Grey's Anatomy--I am Cristina Yang

圖片來源:這裡
命這個標題,實在有點狂妄。要自比Cristina,我覺得我還少了那一份為了目標,不顧一切勇往直前的衝勁。但我真的很喜歡Cristina這一個角色,編劇在塑造這個角色時,其實把現代亞洲女性面臨的問題,還有我們對自身定位的衝突寫得很好。

不管是哪個亞洲國家,其實社會對女性角色還是多了一份期待—期望女性能夠照顧家庭,為所愛奉獻一切。亞洲女性被教導為了至親不能自私,即使有自己的事業,面臨到工作和家庭兩難的事,還是以家庭為主。(其實亞洲國家在教育維護家庭這個觀念,男女皆然,但也許我是女性,所以覺得社會對女性的期望又更深切)



一開始,Cristina這個角色很另類。

她為了醫師工作可以不顧一切,她不會照顧夥伴,因為每個實習醫師都是競爭者,為了往上爬,她可以犧牲睡眠、可以勾心鬥角耍小心機。她的目標明確:心臟外科。甚至,她喜歡能力強的人,大學時期甚至跟教授交往上床,以藉此精進自己的外科技巧。

她,很不傳統。



接著,她愛上了Burke,SGH醫院的心臟外科主任。Cristina看起來沒有任何變化,直到Burke遇到了危機。

為了Cover Burke,她違規做了超出她能力範圍的手術,為了愛Burke,即使她還沒準備好接受婚姻,她還是步入了禮堂。

一直到後來她拒絕跟Owen談論Burke的時候,我才發現這一段感情多麼可怕。即使多麼理智、多麼冷情如Cristina Yang,面對愛情仍是被沖昏了頭,忘記自己的理想,忘記那條界線,為了保護自己所愛的人,豁出一切。

多可怕!

即使自小在西方社會長大,即使接受的是獨立自主的觀念,面對感情的時候,我們仍然不由自主的奉獻一切。不管那個感情是愛情還是友情。



為了摯友Meredith的老公被槍擊,Cristina在醫院實行心臟手術,即使槍手拿著槍指著她,要她停下手術,她最後還是完成了整個手術過程。

看著第七季Cristina的崩潰和自白,她在屋頂上跟Meredith的對話,我真心為這樣一個女子心痛。

不管愛誰,她總是豁出自己生命,不計後果。即使那遠遠超過她能力負荷,她還是挺身面對。

Being
a Hero has its price!當Yang講出這句話的時候,顯示了生命有多麼荒謬。她不是英雄,不是報導中那個挺身面對槍手的醫生英雄,她不過是為了朋友所托,赴湯蹈火的女子。

身為她的家人、身為她的朋友,何其有幸!



當心中的傷痕痊癒,當槍手被送進手術室,當所有人遠去,Al…

因為我年紀小

暑假帶的課輔班,有一個注意力缺陷的孩子。嚴重注意力缺陷。



剛上課的時候,媽媽帶他來,還跟我說要加強國語,說他的國語考不到50分。

慢慢瞭解他的狀況以後,有種果真如此的嘆息。



因為注意力缺陷,這個孩子寫作業時,發呆的時間居多。暑假的課輔班,需要先把他們的暑假作業盯起來,班級導師要他們把國語每一課的圈詞寫一行,媽媽採折衷作法,把每個字都寫到只剩下一兩個筆畫,注音寫到只剩下韻母或聲符,總而言之,孩子只要寫上最後的筆畫就好。

這個方法其實有蠻大缺點的,就是這個孩子完全不懂國字的筆順。本來就是耐性不好的小孩,寫起國字來更是歪歪扭扭,結構完全不對。



好不容易把他的暑假作業都催促完成,我開始盯他的國字筆順。

國語課本拿來,挑選難度適中的國字,讓他一個字寫三遍。通常會建議讓學生一個字寫五遍,考慮到他的注意力不集中,所以我才讓他寫三遍。還好學生的記憶力不錯,寫過的字慢慢有模有樣了,考聽寫的短期記憶還可以達到95分以上,但長期記憶就慘不忍睹了。



不過我很受不了這孩子的父母。

是很關心孩子教育的父母,孩子身上、簿本上都聞得到煙味,問孩子,他說是爸爸抽煙。所以可想而知,父親是有在盯他功課。

雖然是很關心孩子的父母,但總覺得孩子的能力還可以再要求,父母卻因為他的特殊,所以放任。

例如某一次,我問小孩:你今天為什麼沒辦法完成指定的作業?

小孩說:因為我太小了,那些作業太多了。

我有點兇狠:有嗎?昨天也是12個字,今天也是12個字,你昨天兩節課就寫完了,今天連2個字都沒寫完。是因為作業太多嗎?



例如說,他的筆畫又因為沒有耐性亂寫,我擦掉。

小孩說:我媽媽說那樣就好了。



有時候,我常常會想,如果父母從他小一就不厭其煩的要求筆順,不會到了一升二了,還要讓我從注音符號的筆順開始要求起。

而這些容易被忽略的小細節,其實就是他學習的重點阿。

寵壞

生命把我們緊緊綁在一起,常常讓外人讚嘆。

但沒有經歷過我們那一段成長歷程的人,不會理解我們是如何走到今天。



前一陣子,Cara問我:「你覺得我被寵壞了嗎?」

我疑惑,她才解釋說,因為某一天老弟笑罵她說:「妹阿,我們真的把妳給寵壞了。」

稍晚,她懶洋洋躺在客廳的椅子上,要我去幫她拿一支冰棒給她。我瞪她,她有點賴皮的說:「沒辦法,你們寵我。」



其實我們都在寵壞彼此。



那天老弟加班到十點多,打了電話回來,問家裡還有什麼東西可以吃?

我看了看冰箱,隨口回答:「冰箱還有幾盒微波炒飯,如果你嫌太多,我可以烤雞翅給你吃,我晚餐吃那個。」

「上次妳包的水餃還有嗎?」

「有阿……」老弟餓壞了,要我下了十顆超大水餃給他吃。



我不太喜歡曬衣服,但衣服洗好,放在樓梯口就會有人拿去曬。

偶爾去外地回來,誤了回家的車班,必須要搭車到豐原,不管多晚,只要打一通電話,就會有人來接,而且不會有任何壞臉色。

我要去考試,只要是假日,妹妹總是不加班開車送我去,如果真的不能不加班,那就是老弟出馬。這也造就了我就算有了駕照,還是不太會開車。即使妹妹曾經花了一段時間陪我練車,但我的實戰經驗還是很有限。



我總是忘不掉那一個下午,當我們要面對生命最大難關的時候,Cara說的那一句:「以後,就只剩下我們三個了。」

所以,我們盡力在寵壞彼此。

生命如此短暫,何苦對自己所愛的人那麼嚴苛呢。(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