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19的文章

疑似資格

昨天跟家長開了某生的評估會議,最終還是判疑似學障的資格,沒有給確認生。因為,我還是希望孩子可以再有一次機會。拿到這個資格,對他來說真的好嗎?
媽媽可能因此要他填師大附中、政大附中當第一志願,但現在也不會去思考怎麼訓練她孩子的記憶能力、書寫能力。只用「我怕我一逼他,他又焦慮到夢遊了。」「老師,每一次段考我都要睡在他房門口,以防他夢遊。」「媽媽,醫生說他有注意力問題。而且他的學習問題只有一些落後,拿到疑似生身份,國二還是可以有特教教學介入啊!」
心急的媽媽現在就想拿確認生身份。大概是急著想轉學到她希望的滿額國中去吧!我想。(嘆)我原本以為她的急切是因為擔心孩子學業落後,一直跟我說孩子現在跟同儕越落差越大,她擔心孩子心裡對自我的認同越來越低落。
後來發現她說的是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個,她並沒有那麼積極想要教學的介入(那些教學介入現在普通班就可以溝通,就可以做,但她沒有),也沒有那麼關心孩子目前在校的學習狀況。她在意的,好像只是身份和成績而已。現在還會因為這些事情氣憤的我,是不是還是太嫩了呢?

我的挑戰與轉變

今年的鑑定人生很具挑戰性,上學期處理了兩個可能是雙殊學障的案子,這學期老天爺送給我一個ODD(按太陽穴)。
第一次碰到ODD孩子,真的很不懂這種孩子的邏輯。即使一點點的小事,例如走路都可以唱反調。有一次我在課堂上先給予規則:要學生從作者題解裡找出「作者生平大事」、「作者寫作風格」兩項,只要學生劃對就可以加分,主要是希望訓練學生摘取重點的能力。結果他拿起筆來把那一頁整個亂塗。還有一次我要評估他的識字和詞彙能力,請他認讀字,他念對了50個字,正覺得前途一片光明坦蕩,他今天真是配合的時候,他突然完全不造詞、不講話、不溝通......。
經過週一的課堂衝突後,我請教了前輩,也調整了自己的目標和課堂秩序。上課前,先預告這一節課前35分鐘上課,剩下10分鐘玩桌遊(118人力銀行-認識職業,希望探索個案的職業性向)。
一開始上五柳先生傳時,他不願意抄寫(慕-五個部件字),我口頭要求他寫後,馬上忽略他的對立行為(口頭說不寫,也真的沒寫,他說他認得)。下一組部件字(堵-三個字),一樣要求他寫,他寫了,但故意寫得很大且很亂(再次忽略)。 接著上完部件字後,上課文最後一段的評論,講解每一句的文意後,交替問他或另一個學障生,請他們複誦文意。這時候他問:「可以不要上課嗎?」我回應:「不是說好要上課到8:45才可以嗎?」很神奇的是他沒有情緒反應,繼續上課。
我將最後一段口頭解釋完,並提問完學生後,請學生在此段開頭寫下「仿史記人物評論」,他已經能不故意對立,好好寫下老師要求的字。
約定的時間到了之後,我拿出職業卡,講解玩法(請學生拿token壓注),一開始只有用兩個職業的薪資對比,發現對學生太簡單了,所以後來改成三個職業。且在活動過程中,發現他很有冒險的精神,常常都是壓大注。遊戲過程中,他的情緒和態度平穩(可能跟遊戲計分不採競爭制,而是積分累積有關)。
今天把鑑定報告交出去,也跟他的導師好好的聊了他的特質,相談甚歡。即使兩天沒睡好,我還是突然很想把今天的課程記錄下來。尤其是他在我前段忽略他的行為時,忽然跟我閒聊起來:「老師,我那一天有看到你耶。」 「喔,在哪裡看到我?」 「在全家,你進去買烤蕃薯。你走在前面,沒看到我,我躲起來了。」
我想起來前幾天晚上有去巷口的超商,原來他看到我了。如果我沒採取行動去改善課堂上的衝突,也許我永遠不會聽到他這些話,知道他竟然連我買了什麼都記得。

老師有跟你誇獎我嗎?

識字障礙的孩子上禮拜跟我一起處理了他的口說作文。在寫作文之前他問我:「英文老師今天有跟你誇獎我嗎?」然後,他就把他的豐功偉業又講了一次。這一次的英文單字,他沒有背就小考了,英文老師很嚴肅問他:「你有準備嗎?」他搖搖頭。所以小考被英文老師退貨,要他準備好再來重考一次。
他走了之後,英文老師順手看了一下他留下來的小考卷,有點驚訝,因為10題他答對了7題。所以英文老師又把他叫回來問:「你怎麼答對的?」
小孩回答:「我是用聽的,我平常記單字都是記妳念的音,然後考試的時候找類似的音去配對。」(他的小考已經調整成單字中英文配對,中文還加上注音,英文老師在考試時,會把英文單字念一遍給他聽,他看中文注音配對)
老師覺得他進步很多,所以就把他的英文單字補考取消了!他得意洋洋的跟我說:「我記第一個音,如果第一個音一樣,就記後面的音。」這一次段考他的國文註釋多虧了家教老師陪他練習,他背熟了國文老師給的20個解釋,從頭到尾一字不漏。陋室銘課文也是分成兩週練習,背得很熟。
但,他無法隨意抽一個詞語出來解釋。
所以考試時,他是放一張空白的題庫卷在旁邊,先從頭口頭背到尾,然後再在考卷上配對哪一個是正確的註釋。
這麼辛苦的記憶之下,40分的手寫題(註釋、默背、國字注音)他也只有拿到一半的分數。這些對別人來說都是該拿的基本分,對他來說卻是花了一年半,導師和科任老師的評量調整和包容,才慢慢走到這裡。看到孩子的亮點,尤其是原本的弱點因為反覆練習而進步了,真的是很開心的一件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