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08的文章

彰女的住宿生活(一)

最近看到一個節目,在show明星以前的稚氣模樣,找出了蔣偉文當初拍歐蕾「小阿姨」廣告的樣子。花花非常驚訝,更驚訝的是我竟然完全沒看過這一個名聞天下的廣告。



細聊,才知道這一個廣告風行的時間,剛好是我的高中時期。



我高一下就住校了,剛開始還是住舊的宿舍,沒多久搬到五層樓的新宿舍,我們算是第一批啟用新宿舍的學生。



住宿生活其實很無趣,但是年紀小小的我們,卻可以在其中找出萬般樂趣來。



五點下課,一直到七點晚自習前,我們有兩個小時的自由活動時間,可以更衣沐浴,可以看電視,也可以出去逛街。



然後七點一到,大家到各班教室報到,晚自習開始。



九點宿舍集合,教官點名,九點半回到宿舍繼續自習,一直到熄燈時間。



這樣的規律、無干擾的生活,成了當初我考大學的助力。生命中似乎只有「怎麼偷偷在熄燈時間,跑出來多背一點單字,而且不讓教官發現」這樣的困擾。



彰女的宿舍乾淨而清爽,一個寢室住六個人,宿舍內備有一個廁所。當初每天早上我們都要晨檢,寢室內務比照軍中制度,雖然沒要求要折豆腐乾,但是被褥整齊乾淨、桌上不准有私人物品,是最基本的要求。



住宿生活影響我很大,在住宿之前,我也是一個電視兒童。從彰女住宿之後,我其實不太愛看電視,遇到不好看的節目,我不會拼命轉台,而是直接關掉。之後在外地教書四年,有三年時間我是壓根不碰電視,那真的節省了很多時間。



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宿舍餐廳開始營業。所以所有的住宿生都要在餐廳解決三餐,以往還可以賴床一下子,開伙之後,每一個人都要準時到餐廳報到—吃早餐。連中餐、晚餐都是。



當時年紀小,不懂得抗議什麼的,而且廚工媽媽其實煮的相當好吃。所以我很樂意從教室長途跋涉到地下餐廳,跟其他七個人併桌吃飯。偶爾,廚工媽媽心情好,把前幾天的剩飯炒成蛋炒飯端出來,很多同學搶阿,常常讓我覺得好玩。



離開電視、掌握自己生活的步調;合桌吃飯,照顧同桌的同學,保持良好的餐桌禮儀;和室友和睦相處,培養很深厚的感情。



這些東西,是我那幾年印象深刻,且內化、深植於生命中的教育。







PS:至於鬼故事和趣事什麼的,留待下次聊吧!

[試讀]夢想教室 Teacher Man

書名:夢想教室Teacher Man 


作者:法蘭克.麥考特Frank McCourt
出版:皇冠文化出版
一九九七年,六十六歲高齡的法蘭克‧麥考特以《安琪拉的灰燼》一書榮獲普立茲傳記文學獎,《老師》則是眾人引頸期盼的麥考特最新力作,敘述他三十年的教師生涯,向普天下的老師致上最高的敬意。










o暢銷超過4,000,000冊的《安琪拉的灰燼》,正宗三部曲完結篇!



o榮登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出版家週刊、美國獨立書店協會、邦諾書店等全美各大暢銷排行榜冠軍!












試讀心得:

學生必須知道,我是老大,我很強悍,我絕不容許他們亂來。


--法蘭克.麥考特Frank McCourt
本書的作者是一個愛爾蘭人,在讀這一本書的時候,我的腦裡不時浮現「吹動大麥的風」那一部電影的片段。

愛爾蘭長期被英格蘭影響著,「吹動大麥的風」敘述的,正是一個在英格蘭壓迫之下,一對兄弟參加愛爾蘭共和軍的故事。
愛爾蘭貧瘠的農地種不出什麼東西來,郝思嘉的父親來自愛爾蘭,《遠離家園 Far and Away》裡面的愛爾蘭帥哥--湯姆克魯斯也是因為家貧,不得不坐船到美國去尋求機會。代表愛爾蘭的不只是貧窮而已,他們的韌性,他們的悲情,他們的樂觀,他們對理想的堅持,都讓我覺得這一個種族真是勇氣十足。
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之下,麥考特老師到了美國,因緣際會修了課,當了高中老師。


      學生以為我在教書。

我也以為我在教書。

但其實我是在學習。--法蘭克.麥考特Frank McCourt
麥考特老師服務過四所紐約市的公立高中,一所社區大學,他教的是英文寫作課程。這一本書主要是他教學生涯的回憶錄,從一個菜鳥老師,如何面對各種不同的突發狀況:學生、老師、家庭,然後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不斷的前進。


看完麥考特老師的故事,讓我深深覺得,不管是什麼年紀的學生,總有些不可理喻和賴皮的性格。高中生的行徑跟國小學童沒兩樣,尤有甚之,國小學童只要上課帶一些遊戲,孩子就可以玩得很快樂,你也變成孩子們心中最棒的好老師;而高中生的心思敏銳,只要說了什麼話,讓他們有一點點的心靈傷害,這個老師從此被劃上記號,拒絕往來。
那麼當一個高中生最愛的老師呢?很抱歉,在書裡面他們喜愛老師的方法,就是把上課話題扯開,要求老師講故事。要上課,可以!先講個故事來聽聽。故事講完了,再講一個嘛!
……直到下課鐘響。





      我已經開始夢想有那麼一間學校,老師扮演的是指引者與良師益友的角色,而非…

做壞事

之一~我是無辜的



自從節育手術後,Latte很喜歡舔自己肚子上的毛,三不五時身上就會出現不大不小的傷口。
打了、罵了,似乎也只有一陣子有效,幫她擦優碘,貼3M貼布,都是沒有效果的,玩不到一分鐘,貼布自動掉下來。
也許就像貓版版友說的,3M本來就不是拿來貼貓皮的,當然很快就掉了。
後來,阿貓阿狗動物醫院的好心朱醫師看到了她的傷口,告訴我們說,貓咪擦優碘反而會讓傷口癒合比較慢,建議擦紫藥水會好一點。
所以我們就不幫她貼貼布,直接擦藥水。又怕她舔到自己,所以就幫她戴頭套。可是不愛戴頭套的小Latte,總是在戴上頭套之後,裝出一副超級無辜的樣子,博取同情。
可惜殘忍的哥哥姊姊們,只會拿相機猛拍,根本不幫她把頭套拿下來。
幾次之後,她受傷的次數就少了。



哈哈哈!








之二~報仇




從小Latte就不愛洗澡,貓咪怕水似乎是天性,小的時候還任哥哥擺弄,越長越大,脾氣就來了。
雖然每一次洗澡都會無知地被哥哥拐進水盆裡,但是吹乾就是一場硬仗,必須動員全家大小,才可以讓她每一根毛都蓬鬆柔軟。
但是每一次洗完澡,她都會生氣一陣子,通常是一個晚上。
這一個禮拜幫她洗完澡,被騙的小公主可能太生氣了,所以她趁哥哥睡覺的時候,狠狠地給了哥哥的腳底板一個貓爪。
然後…...





















































果斷、火速的肇事逃逸!



林森路上

走在這熟悉的街道上,突然覺得陌生。



巷口的三皇三家不知何時被一個大紅色的正忠排骨飯給取代,一些新的、舊的店家交錯,複雜的分不清楚哪些是過去,哪些是現在。



行政大樓通往宿舍的步道旁,種了一大堆花花綠綠的植物,再加上一些矯情的木造樹屋、顏色豔麗的木牌,使我掩面不忍卒睹。還好我不住宿舍,不用天天忍受這種怪異的美學。



連續幾天的飲食,嬌弱的腸胃不時作怪,像是在提醒我,我和這個城市的距離,那些不能用記憶美化的部份,還待個人努力去適應。



還好早上去學校前面的萬年自助早餐店,遇上了一個好可愛的小孩,眨巴眨巴的眼睛,疑惑著看著站在他後面的怪阿姨正在擠眉弄眼的逗著他,淺淺的笑了。五歲左右的孩子不像北部的孩子怕生,臨走時還輕輕的揮手跟我再見,從頭到尾都沒有被媽媽發現他被怪阿姨誘拐了!



還好今天走進停車場牽車,附近的住戶很親切的跟我閒聊,明明只是先來暫住五六天,婆婆媽媽還是非常親切的探問著。



這種對人的信任、人際關係的親切,終於讓我有了置身南國的真實感受。



一切不難吧,我願真摯地這麼地相信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