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5的文章

公平?

有時候我覺得,身在這個保守的環境裡,有些觀念還是會讓人蠻難過的。我不是指我「現在這個環境」,而是指「教育」這個大環境。

今天,對面的專輔老師正在討論要帶高關懷課程的小孩,去校外教學,內容是什麼我不太清楚,應該就是一些野戰求生之類的磨練課程。

金老師聽到了,說:「幹嘛對這些學生這麼好?」


高關懷的學生,在一般老師的眼中看起來,應該就是一群蠻愛惹麻煩的學生,學習成就低、家庭功能弱,如果照金老師的觀點,可能會是「這些學生不自愛,幹嘛浪費資源在他們身上」。

專輔老師跟金老師不錯,所以笑笑的回應了幾句「幹嘛這樣說」,事情就過去了。

這讓我想到剛開學的時候,金老師也有一件事讓我愣住,不知道該說什麼。

忘記為什麼會談到各班的身障生人數,我說到九年級有一班,因為導師很積極,所以班上共有4位身障生,1位七下轉入,2位是前任組長鑑定出來的,1位是我鑑定出來的。

金老師聽到這件事,她說:「這樣不是很不公平嗎?他們班的平均分數會因為身障生加分,所以總平均提高。」

我傻住,並沒有回應。

金老師可能察覺到論點怪怪的,所以續說:「我不知道其他班導師會不會在意啦!我只是提出我的想法。」

但,我還是不知道怎麼回應。


今天,聽到她對高關懷學生的評語,我突然想到「公平」這件事。

什麼是公平?

齊頭式的公平,還是立足點的公平?

消極性的公平,還是積極性的公平?

我們給所有學生一模一樣的資源,一模一樣的鞭策,所以他沒念好書,在學校惹遍大大小小的麻煩,一切都是他的錯。

再多的,沒有了。社會資源不能浪費在這種人身上。

要多一點的資源,OK。表現出你的積極、表現出你的良善,這樣我才能甘願把資源給你!

我彷彿聽到這樣的聲音。

我彷彿看到十年前、二十年前,那些一成不變的教育模樣。



教育界喊得震天價響的多層次教學、翻轉教學、以學生為中心,多麼諷刺。

【工作筆記01】消極輔導

1. 不要相信消極的人給的訊息,因為她並沒有積極的想要幫助你的個案。
2. 承一,直接跟大頭(不管是組長或主任)聯絡,學會在法令之下幫個案爭取權益。
3. 開始覺得,如果我繼續在這裡待下去,遲早必須去修個輔導第二專長,才能保住工作不出錯。
4.建立制度,尤其是在他人沒有自覺下要建立制度,還真是他媽的讓人生厭。

2015-01-A學障個案研討

今天趁著職能治療師到校晤談,請職能治療師協助評估這個疑似生的書寫能力。
之前輔導老師給我看他的書寫作業,狀況蠻糟的(樣本是七上入學寫的,現在孩子八下)。
結果今天讓他用有格線的本子抄寫,沒格線的白紙抄寫,10分鐘寫了100字左右(沒格線的寫更快,沒有仔細算字數)。速度算是蠻不錯,字跡也不錯,雖然有兩個字的字型跑掉了,缺漏筆畫之類的,但不致於有太大的辨識困難。 評估應該是孩子本身很努力練習,改善了書寫狀況。
連治療師都說:這孩子的狀況看起來很OK。
後來聊著聊著,剛好講到我昨天測這個小孩的閱讀流暢度,小孩有很奇妙的「重念」現象。 例如,我昨天請他念小六的課文,少年小樹之歌。
「外公一直注意著這一切,我也一樣。我們還留神傾聽在林間呢喃的晨間微風,以及各式各樣的聲響。」
他會唸成
「外公外公一直注意著注意這一切,我也我也一樣,我們我們我們還留神......」
但是他又沒有口吃的臨床表現狀況(首語難發、臉部表情特徵)。
職能治療師馬上聯想到注意力和眼球追視的問題,立刻測了他的眼球追視能力,果真稍弱。
請他手指著課本文字朗讀,重念的狀況就好很多,反之手指移開後就出現重念現象。

2014-1-B學障個案研討

寫在前面:
    最近深深的覺得,學障需要拓荒。
    事情的起源,是這幾個學障孩子。
    在我開始起心動念評估之前,我問過之前評估過這幾個孩子的心評老師,心評老師不是拿數據跟我談,而是給了我一句「這小孩的學習習慣不好,才會造成他學習成就不佳」。
    前些天,我遇到一個校內伙伴持續不斷的告訴我:「如果小孩不想接受特教,就不要幫他鑑定。這樣鑑定出來,對小孩沒有好處。」
    我持續不斷的告訴他:「我不是不考慮孩子的想法,而是我認為,如果孩子懂得特教能帶給他什麼,才去做決定,那才是公允的。而不是在還沒瞭解特教或資源班之前,家長和小孩就拒絕接受特教,然後老師也尊重。就這樣放棄瞭解特教服務的機會。」

    這半年來持續不斷,我在教育現場中看好多的特教老師說:「這個孩子我教過一年了,他應該不是學障。」
    但孩子的學習狀況還是持續低落,找不出原因。

    我還只是一個心評的菜鳥,我對學障的瞭解還不夠,還需要更多的學障個案研討。
    我希望藉由這樣的分享、討論,不管對我自己的心評鑑定,或是對各位老師的學障鑑定,都能有一些幫助。
    是為所盼。

------------------

轉介原因
個案的七八年級有四個領域平均低於60分,對學習的興趣低落。
導師考慮的個案的學習能力及動機低落,七下曾轉介特教組,介入學習策略教學。七年級和八年級皆轉介入補教教學。 七年級特教組做了魏氏智力測驗,但未做課程本位評量,也未送鑑輔會。 七八年級的補救教學皆成效有限,個案在補教教學的作業冊中,有許多空白,其中一份數學作業上寫著「數學太難、我不會」。
進行初篩測驗,個案的識字量只有小二程度,閱讀推理測驗顯著低於切截。數學基本能力停留在三位數以上減法,且計算容易出錯。

九年級上學期重新評估。

心評鑑定

智力正常 1.魏氏兒童第四版智力測驗結果FSIQ-76,PR5,顯示「智力正常」。其語文理解VCI-74,PR4;知覺推理PRI-83,PR2;工作記憶WMI-66,PR2;處理速度PSI-70,PR70。其中處理速度為中上,顯示個案「視覺搜尋能力正確且速度流暢,工作記憶與常人無異」,而語文理解能力低於平均,僅PR4,語文能力顯著低落。
個人內在能力有顯著差異 2.分析魏氏四項分測驗指數,對照個案的FSIQ水準,其中顯著水準.05下,知覺推理-工作記憶、工作記憶-處理速度兩個組間分數有「顯著差異」,基本率16.1%、…

2014-1-A學障個案研討

寫在前面:
    最近深深的覺得,學障需要拓荒。
    事情的起源,是這幾個學障孩子。
    在我開始起心動念評估之前,我問過之前評估過這幾個孩子的心評老師,心評老師不是拿數據跟我談,而是給了我一句「這小孩的學習習慣不好,才會造成他學習成就不佳」。
    前些天,我遇到一個校內伙伴持續不斷的告訴我:「如果小孩不想接受特教,就不要幫他鑑定。這樣鑑定出來,對小孩沒有好處。」
    我持續不斷的告訴他:「我不是不考慮孩子的想法,而是我認為,如果孩子懂得特教能帶給他什麼,才去做決定,那才是公允的。而不是在還沒瞭解特教或資源班之前,家長和小孩就拒絕接受特教,然後老師也尊重。就這樣放棄瞭解特教服務的機會。」

    這半年來持續不斷,我在教育現場中看好多的特教老師說:「這個孩子我教過一年了,他應該不是學障。」
    但孩子的學習狀況還是持續低落,找不出原因。

    我還只是一個心評的菜鳥,對學障的瞭解還不夠,還需要更多的學障個案研討。
    我希望藉由這樣的分享、討論,不管對我自己的心評鑑定,或是對各位老師的學障鑑定,都能有一些幫助。
    是為所盼。

-----------------------


轉介原因:

個案學習能力明顯落後,七年級曾轉介到特教組進行校內評估,九年級重新做身障資格評估。

個案很努力學習,卻不知學習困難在哪裡?閱讀能力低落,數學計算能力也差,乘除法出現明顯錯誤。

導師找小老師協助個案練習,個案七、八年級也進入補救教學。介入後,小老師輔導的成效不彰。個案六到九年級在補救教學的歷程表現,僅有七年級一次測驗的國語文能力合格,其餘皆不合格。

心評報告:
智力正常 1. 魏氏兒童第四版智力測驗結果FSIQ-87,PR23,顯示「智力正常」。其語文理解VCI-73,PR4;知覺推理PRI-86,PR18;工作記憶WMI-104,PR61;處理速度PSI-118,PR88。其中工作記憶和處理速度皆中上,處理速度高於平均一個標準差,顯示個案「視覺搜尋能力正確且速度流暢,工作記憶與常人無異」,而語文理解能力僅PR4,能力顯著低落。

個人內在能力有顯著差異
2. 分析魏氏四項指數的組間差異,對照全部樣本,.15的顯著水準下,語文理解-處理速度顯示個案有顯著差異;而分測驗符號替代-符號尋找、類同-圖畫概念顯示有顯著差異。其中符號替代-符號尋找差異值為4,基本率為10.5%,亦即100人中僅有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