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4的文章

【守護學生】請即刻開始與我們的學生談論這一次的事件

我卑微的,誠摯的請求我的教師朋友,國中小階段的所有老師,請盡力開始與你們的孩子討論這一次的事件。

我今天早上連續上了兩節課,因為時值段考,所以學生都在複習考,我帶著我的平版,發下考卷讓學生找答案、複習、考試,一邊關心著網路上的訊息。

三十分鐘後,學生大致寫完複習考卷後,我跟學生講了這些話。

你們剛剛看到,老師在講台上滑平版,那是不對的行為,所以我要跟你們致歉。但為什麼老師要做這種事?

你們也許有看到最近的新聞,知道有一群人在台北抗爭,昨天他們被政府用鎮暴警察鎮壓了。
我問你們,你們在學校裡做錯了事情,老師可以打你們嗎?(學生搖頭)
那為什麼警察可以打人民?衝進行政院的學生做錯了事情沒錯,但是不能使用不對等的暴力。就像你可以抓小偷,但是不可以趁機把小偷打到瀕臨死亡。

你們今天回家以後,可能會看到很多抹黑的報導,認為學生不對,用暴力鎮壓當手段完全正確的報導,但是我要請你們想一想我剛剛講的事情。


請守護我們廣大的學生們,他們也許會被媒體或家人的政治傾向影響,有一些不適合的觀念「那些人活該,誰叫他們要上街頭」,「被打就是因為他們做錯事」。

但我們不是民眾,不是家長,我們是老師,我們必須對下一代的「公民」負起責任,我們握有教育權,我們可以教導我們的孩子,讓他們知道任何形式的暴力是不對的,包含國家暴力。

請即刻把握任何機會,跟我們的孩子討論這件事。謝謝。

反服貿筆記

潘翰聲這篇文章,正好是我今天早上憤怒的原因。

簡單說兩點。

1. 國民黨金溥聰回應說:「不容許暴力,不能因為少數人的抗議,忽略掉了沈默大眾的權益。」

我想說的是,「誰告訴你這是少數人?」
不管是國民黨執政或是民進黨執政,街頭運動越來越自制,越來越和平理性,還越來越不能碰觸政黨議題,彷彿沾惹了政黨,你就是大不敬。

在體制內的抗爭,必須上承到某某單位,然後上頭批示「看過了存查」,不用溝通,不用理會,人民自會淡忘。
在體制外的抗爭,不能暴力,不能衝撞,不能破壞,不能傷害警察和人民,要論述有據,要聰明看得透政治人物的語言。
最重要的,要人多。上次OOO活動十萬人,這次XXX活動才四萬人,不夠看啦!比起讓我們當選的689萬民意基礎,這都是小數字。

是的,金溥聰和馬英九所有的發言,給我的感覺就是這樣「四萬人,沒什麼」,非常傲慢。

不要忘記,當初野百合學運才六千人參與,總統就與學生對話了。
臺灣有一個鄭南榕因為不自由而自焚明志,遠看西藏,有多少藏人自焚,中國卻不聞不問,還讓中國人民仇恨西藏?
臺灣正在走向中國的路,忽視民意的路。
然後如果我們放任馬英九,不逼他出來回應學生的需求,那麼臺灣人民正在縱容政府「忽視民意」。

學生暴力?
學生在立法院丟汽油彈了嗎?
學生在街頭打警察了嗎?
學生挾持了任何一位立法委員或國會議長,要脅總統不出面,就殺了他們了嗎?
如果沒有,馬英九和金溥聰憑什麼有權利把人民和學生,抹黑成恐怖份子?

2. 媒體報導說,學生造成議會一億元的損失,修復需要一個月。我還真不知道臺灣的水電工程和相關產業這麼弱,復原工程要這麼久?那我們怎麼因應颱風季的山崩道路毀損?

昨天晚上,我在跟家人討論新聞,說到有媒體報導說那個椅子一張一百多萬,我妹妹說「臺灣人民有允許你們買這麼貴的椅子嗎?」
我弟說:「也許是全部一百多萬。」
我說:「立委也不過一百多個,除下來一張椅子一萬塊,這樣對嗎?」

不要無限上綱損害數字和修復時間了,那是抹黑。

--
(摘錄潘翰聲

非暴力行動的人民,出發點是和平,但群眾運動本質上具有不可知的暴力潛能風險,就像一把剃刀要除掉鬍碴,必定有鋒利的刃面。國內遊行的暴力風險已經被馴化 收服,這把刮不掉鬍碴的剃刀完全不具威脅性,僅剩下展示性的拼場人數,總統府只消動動嘴皮,輕輕吹一口「聽到了」,厚臉皮的政府根本不怕鬍子亂糟糟。

台灣的群眾運動應該是全世界最和平理性的…

出發

2014中臺灣反核遊行

回到原點

過了一年,又回到這裡。

本來今年是有想要上臺北去的(因為今年遊行的熱度沒有去年熱,所以想說選一個比較能匯集力量的大場合去支持一下),後來考慮到一些哩哩扣扣的事情,最後還是選擇在中臺灣。

坐公車到了勤美誠品 ,已經遲到了。兩點開始,我大概兩點10分到達,大隊已經出發。

這個精神矍鑠的老伯負責指揮大隊出發,仔細一看才發現老伯似乎不是臺灣人。


今年比去年少很多人,據官方所統計,去年參與的人估計有六萬,今年大約一萬人。
現場看起來,有蠻多是團體動員來的(如荒野保護協會、教會、賴和文教基金會),很可能是因為有一個大隊是NGO大隊,所以團體特別多。今年也有政治人物贊助(如台聯贊助了反核黃色頭巾,也有一個人穿著議員的背心,但沒有積極拉票,只一味跟旁邊朋友聊天),但整場活動沒有政治團體上台說話。

今年遊行的隊伍比起去年安靜,去年的大隊沿途不斷喊口號,旁邊的民眾也有人給予打氣。但今年大約有一半的路程都是安安靜靜前行,今年的口號「308,愛廢核」民眾不是很熟悉,反而還是「我是人,我反核」比較能凝聚共識。

而一旁的民眾其實不清楚今天活動的訴求,因為我下公車的時候,公車上的人看到勤美前面的大陣仗,還說「阿,怎麼那麼多人?應該是今天有活動啦!」。顯見今年反核遊行的議題,還沒有廣為人知。






我特別喜歡賴和這一句話「勇士當為義鬥爭」,彰化媽祖不愧其名。







這個彰中學生是社團參與的,大男孩上台就很清楚說明了他的反核訴求,接著說到他認為世界各國都已經將投票年齡降到18歲,且我國的教育普及,應該將投票年齡降到18歲,才能體現我國的公民教育成功。說得不錯。


雖然參與的人沒有去年多,但讓我很感動的是,即使今天下了雨,但廣場上的民眾仍沒有散去,現場大概有一千人左右留下來聽演講、聽樂團演唱。

(圖為廣場上的民眾,台上為牛奶罐樂團、農村武裝青年樂團,還有滅火器歌迷舉的火旗)




笨學生語錄1

學生A很不喜歡當值日生,但他今天當值日生。

下課的時候,我交代他:「王○○,擦黑板,關電腦,寫教室日誌。」

「我不是王○○,我是王同學。」

「不要耍白目了,快做。」

「我不是王○○,我是王八蛋。」(咦?!你是認真的嗎?)

再鑑定

剛剛計算完團測的所有資料,接下來是十數位學生的鑑定與再鑑定地獄。

尤其是再鑑定這一塊,老覺得學生很可憐。

就理論來說,SLD的學生一輩子都會有SLD,並不會因為教學而改變他的特質。

只是認真的SLD可以在教學後,學會策略而提升他的學業成績。

二年級另外一組有一個學生,國一的時候背單字背到哭,看他掙扎在學習中的樣子,真的會很不忍心。結果剛剛團測結果出來,識字量大提升到PR65,閱讀推理測驗在切截點下,數學基礎能力測驗每一項都超過切截。

識字量其實應該是去年學期初我做論文初篩,有讓他們寫過(練習效應),當時他的PR落在25。

孩子還是有SLD的特質(記憶力弱),卻很可能因為如此,無法鑑定為SLD~~

鑑定好煩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