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2的文章

[英語] 拼字獎勵制度

這套獎勵法是之前看同事在帶英語課時用的,覺得很有趣,所以做了一些改編。

通常當小朋友有好的表現時,老師會給獎勵卡,學生上英文課時,這些獎勵卡換成字母小卡。不過這樣還不夠有趣,小朋友必須用這些字母小卡拼出單字,才能得到最後的獎勵。

原本我是希望全校都用同樣的方法,後來發現對低年級來講,這種方法太難了,而這間學校的三年級也處於不穩定的天兵狀態,所以我乾脆分成兩種制度:一到三年級單純積分制,四到六年級則是拼字獎勵制。

我做了大約300張字母小卡,從網路上下載了可愛的字母卡,略為做了一些調整,用A4的紙,一張印了A-Z共30格左右,護貝之後裁開。

學生拿到獎勵卡可以互相交換,但不能跟老師換。我本來想每個年級的標準拆開,後來發現做太大的區隔不是很方便,所以計算方式都統一,只要學生拼3-4個字母,倍數是1倍;5-7個字母是2倍;8個字母以上是3倍。

例如:學生蒐集字母卡拼了hand這個字,那就是4個字母乘以1倍,學生得到4點。如果蒐集字母卡拼了Christmas這個字,那就是9個字母乘以3倍,學生得到27點。這些積分會登記在學生的積分卡上,由老師認證。



這個獎勵制度頗複雜,學期中認真拼字的學生不多。三個年級裡只有一個五年級女生拼了8個字母給我。

不過學期末,要準備玩遊戲換獎品的時候,倒是出現很有趣的現象。

除了上面說的那個女生(她一個人得到了40點,一共玩了13次遊戲),其他的學生都拿到3~6張左右的獎卡,最後一節課我讓學生先把手上的獎卡拼字,兌換成點數,學生就熱熱鬧鬧的開始串連起來。

五年級的孩子是第一班,有六個平常就蠻皮的男生,可能因為感情不錯,所以這一次他們結成了聯盟,每個人把獎卡貢獻出來,拼了不少字,換了39點。然後還自動分配每個人可以玩兩次,獎卡貢獻最多的人玩三次。

這個策略聯盟真是太好用了,哥哥馬上告訴四年級的弟弟,然後四年級的學生馬上結成兩個大聯盟(男生一個,女生一個),女生聯盟還高達10個人。看她們努力用手中字母卡拼字的模樣,真的好可愛。

四年級的學生比較純樸,獎卡多的孩子即使覺得自己吃虧了(因為四年級沒有差別制,只要有貢獻獎卡,玩的次數都一樣),也悶不吭聲。我猜也許下學期她們可能自己積點,而不是跟同學合作吧!

六年級是我覺得比較可惜的,因為他們班幾乎都在趕課,沒辦法好好換獎卡、玩遊戲,所以獎勵的效果沒出來。由於這些學生(尤其是學習落後的學生)的動機低落,沒有好好運用這套獎勵制度引…

2011年歲末--慶幸

新年好!

雖想在2011年最後一天,對生活做一個總整理,但還是過於疏懶、貪於逸樂,沒趕得及在2012年曙光報到前把文章寫出來。

趁著坐火車這一小段時間,隨筆寫下一些感觸吧。




2010和2011這兩年,讓我有不少感觸。回顧以往,雖然對朋友的來來去去有些唏噓,但也滿懷慶幸。有時候,我真的對「時間」這個魔法師佩服卻也痛恨,祂教我認識人性的自私,祂教我認識人性的無私,或許人就是這麼充滿矛盾卻又奇異的生物體,世界上才有這麼多紛爭和這麼多美好。


2010年,我遇見了只想認識我的「名號」的人。我身上的標籤比我這個人的特質還要重要,我是A的朋友,瞭解B的私事,這些東西比我所有的內涵都還要吸引人。當下交談時不覺得奇怪,時日一久,一些矛盾慢慢發生,大吵一架後,我被貼上魔王、自命清高、不可理喻的標籤,從此分道揚鑣。


2011年,我發現了只需要我「讚聲」的人。我的內涵、我身上的特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否贊同她的想法。我並不喜歡當一個應聲蟲,面對那些我並不喜歡、但又於我無礙的事情,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閉嘴。也因此,我發現我跟這些人的距離慢慢拉遠。

有趣的是,當我回頭去看某些還有聯絡的朋友,我發現其實我以前也遇過這種人,也許當時不夠聰明,沒有發現其中的奧妙,漸行漸遠的關係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說是清理,也是審視,把一些人際關係思索過一遍後,發現圍牆內跟圍牆外的差距好大。我們總說學校是一個小社會,校園內的勾心鬥角很多,不管是教職員或者是學生間。但圍牆外的人際關係,似乎更是尖銳複雜,圍牆內的人至少還戴著禮教的面具。很難說清楚那種對比的特別感受,只覺得圍牆外的人際關係,簡單純粹很多,善良可以十分善良,心機也能用盡心機(有趣的是他耍心機時,還能張牙舞爪,不怕你發現,我對那種自命聰明覺得非常爆笑)。



歲末,寄了一些明信片出去,不能寄明信片的,就發了私噗或私信祝福。

其實,十分慶幸身旁還有你們在,我一切都好,即使忙得像陀螺。


2012年的新年新希望,就是把任務解決掉往前走,卡在這裡太久了,我也實在有點倦怠。

不管你身在何方,我都希望我的朋友也能一切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