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0的文章

穩定?

昨天看豪斯的時候,跟Cara聊到我想學吉他的事。




Cara笑問:有時間嘛?不是還沒畢業?



我說:只是覺得生活穩定了,想要找一些興趣。



其實多數是因為最近看樂團表演,被勾起來的衝動。Cara倒是跟我不一樣,小時候她很迷小虎隊,還被我恥笑了一番。那段時間過去之後,我也忘記她還追過哪些明星,印象最深刻的是五月天,現在是陳綺貞、1976。Cara一直想學吉他,還曾經買過吉他書來自學,不過還是欠老師來教。


Cara高中以後很迷樂團,每次被她差遣去買票、搶票,我都笑笑,沒有那種一起瘋的衝動,也還好我家妹妹一直都不是需要人家陪的小孩。直到現在,我才發現樂團真的有一種有趣的魅力。




Cara問我:真的覺得生活穩定了嘛?



我想了想。



過去幾年總是動盪,唯一穩定的時候,可能就是跟素如他們一起打羽球的那段時間。其實有好多事情想做、想學,羽球、木笛、繪畫。生命總要尋求一些美好的事物,不然幹麼去工作受氣?



哈!

[Opera]人間條件四--一樣的月光

部落格裡,老是有人來提醒我該買人間條件的票了,但事實是自從我看過人間條件2之後,所有人間系列的戲劇,幾乎是很早就跟Cara一起買好票了,記得這一次的人間4是開賣的時候就直接下定了。我和Cara買的票都還是蠻前面的座位。



這一次台中場演完,吳導照例還是出來說話了。去年,他在歐吉桑的部落格裡,說到台中的觀眾很奇怪,每一次換場都會拍手。今年(2009/6/13),他說他很佩服那些提早三個月前開賣就買好票的觀眾,那時候,他的劇本都還沒有完整寫出來咧,大家連人間條件4的主題都不知道,就這麼好膽的買票進場了,真是有勇氣。



哈!



另外一個讓我發噱的,是吳導寫到李美國的事。他說,沒看過這麼皮、這麼愛忘詞、愛加戲的演員,人間條件2簡直要把他氣死,所以他決定在人間條件3裡面,讓李美國身中數刀,被人砍得血肉糢糊。可是李美國還是又讓他活活氣了又氣,因此他又決定,在人間4讓美國演一個笨賊,還來不及說話就被人塞一塊抹布、綁在柱子上,狠狠整死他。



雖然吳導是用笑鬧的方式,來跟我們談人間條件4,但是這一齣戲還是沈重得讓我好一陣子想到就很痛。這是人間1-3都沒有的現象。就像綠光部落格上,有人寫的:如何讓一群人心甘情願在二、三個月前,掏出幾百到幾千塊,只為了來"聽人罵",罵自己的自大,罵自己的自以為是,我想,只有你們這麼優秀的一群人才辦得到吧!謝謝你們,被罵的很痛快。【彰化二林
陳小姐】



吳導說,這一部戲是他對知識份子的反思。



而我,是因為很多往事翻騰,翻騰到我一想到就鼻酸。那些往事深埋在心裡,平時不注意,被狠狠刨挖出來,才發現自己原來很醜陋、很自私、很傲慢。



引用一段吳導在手冊上面的話:「一旦創作者被自己創造出來的角色帶著一路往內心深處隱藏的真正的自己走去時,那種一如腳底按摩般既痛苦卻又伴隨某種解脫感的快慰和釋然,同樣是無法與外人共享的……我所謂的自己,是真正的自己,是那個因為知識而傲慢而得到利益,甚至不屑聆聽其他聲音的自己;而最悲哀的是,這樣的自己卻又完全背叛因知識而應有的『誠實』──完全拒絕承認自己是這樣的一個人。」



這齣戲很誠實,誠實到走出戲院之後,我無法跟我弟還有我妹討論。



美真那麼像我,卻又那麼不像我。從小功課好,家人期望深,然而我的家人不會說出那種幫姊姊拿皮包的過份事,也不會要我只唸書,不用做家事。但是,在大學聯考時,我心裡是有埋怨過的,別的同學都不需要做家事,為什麼我要?



高中那年,家…

易老大

我一直想寫易老大。



易老大是我大學時期,畢業專題的指導教授,本科有點偏歷史地理,走鄉土考察的。當時我很喜歡他,所以怎樣都要跟著他做研究,而且本人沒啥哲學慧根,跑去跟賀老大,可能會把賀老搞到瘋掉,為免賀老大精神衰弱,我們還是不要這樣荼毒老師好了。



去年六月,回系上還賀老大書,一本螞蟻時代放在我這邊六七年了,還沒還他,真是抱歉。也因為這樣,遇上了易老大,小聊了一下。



然後易老大竟然說出他當年設計我的事,嘖!也不能算是設計啦,只能說是老師的小心機,哈!



當年我找易老大,專題題目未定,想的是研究原住民的典儀,跟老師談了兩三次,老師最後只輕輕說了一句:「要研究原住民,怎麼會找我呢?去找周老師吧!」嗯!我立馬換了題目,選了祭祀公業來研究。



題目做了半年,一個人做到快抓狂,壓根不想去鄉土訪談,在MSN倒數著跟易老大面談的時間。賀老看到了,還跑去當報馬仔,跟易老大說:「你們家蒲公英好怕你,竟然在MSN倒數meeting的時間耶。」切!內賊!



然後,跟易老大meeting之後,老師也只涼涼的數落了幾句,我又嚇得趕緊把東西弄一弄,訪談做一做,照片拍一拍,沒多久,專題就生出來了。



時隔多年,進文經系系辦時,人事物都已經不同了。易老大正在跟學生在討論網站的事情,老師想要替農民架一個行銷網站,看到我進來,便閒聊起產銷履歷的事。



聊著聊著,老師又問到我現在的狀況和打算,我說了說生涯規劃,老師便語重心長的說了一些事。大意是說:我太過執著在走這一條教學之路了,幹麼讓自己陷入這種迴圈中,與其走順利的路,不如走安全的路balabala(其實時間過太久,真的有點忘記詳細內容了)。



然後老師就說到當年的事,說他其實是故意嚇我的,因為看我停滯不前,所以嚇我一嚇,果真效果良好,馬上就把東西趕出來了。以此,他鼓勵我跳出這個迴圈……吧!我猜。



很賊吶!易老大。



可是其實過了那麼多年了,現在的我也不是像大學時期那麼好嚇的了。只是,那一段話偶爾還是會迴盪在耳邊,不時想著,我是不是不夠勇敢?或者是,我是不是太過短視?是不是還有什麼路,是我沒有想過的,是我忽略的?



這真是一個難解的人生習題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