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10的文章

保留善心

最近看到一些口水戰,也看到某位名人嘴裡不饒人,咄咄逼人的態度。



最近被人稱讚,我人太好,為什麼不懂得設限?



其實,我很討厭、很討厭幫別人貼標籤。



說個故事好了。




921地震那一年,我在南部唸書。家裡在台中,還好沒有什麼嚴重的災情。不過老爸觀念很傳統,地震後他就勒令我那周一定要回家。老弟當時在當兵,也被告誡放假一定要回家。



當時很多消息很混亂,也不知道鐵路到底能不能通?我坐火車到彰化,要轉車到我家,足足等到晚上十一點,車子才宣佈不開了。打電話回家,只是討罵,我爸罵我迂腐,怎麼不會轉公車,硬是要搭火車?然後電話就被掛掉了。



慌了,所以搭了最近一班的車子往山線,想著坐到豐原好了,至少還能叫人來載我。



可是,火車班次大亂,那班車子只能到台中火車站。問了計程車,到豐原的價格是400元起跳,當時我只覺得貴。凌晨十二點,我站在台中車站的大廳,看著前面那棟倒塌的公車站,很想掉淚。Cara在電話另一頭,也是束手無策,因為老爸生氣,不肯來台中接我。



這時,一個約莫24-25歲的陌生女生,看到了我的害怕。她聽到我跟Cara的對話,於是過來跟我說,她跟老公正要回豐原,可以讓我搭便車。



雖然很慌,可是我還是記得保留一絲懷疑。把車牌號碼報給Cara,接受了他們的善心。



到了豐原以後,我很認真的想要謝謝他們,想留個地址或聯絡方式,以便送上我的謝意。



陌生夫婦只告訴我:「不用說謝謝,以後做好自己的工作,對別人也好,就是謝謝我們了。」



回到最近吵得不可開交的新聞事件。



其實我覺得,在做好事之前,真的要記得保護自己。



我的工作已經讓我培養出這種自覺,因為我們是隨時會上新聞博版面的高危險群行業,一點點的小事,都可以被渲染成社會新聞。所以隨時留下紀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確保往後沒有爭議空間,是我們保護自己的必要措施。



到了爭議發生的時候,再來哭訴、裝委屈、請求社會原諒,都是一件很矯情的事情。成人,畢竟不是學生,搞砸一件事情不必哭哭啼啼,就是爬起來拍一拍,然後繼續走下去。



另外一個人呢,我只能說「鄉愿」這個詞用得太糟。鄉愿:外貌忠厚老實,討人喜歡,實際上卻不能明辨是非的人。
From:《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網路版



子曰:「鄉愿,德之賊也。」周小姐,把所有做善事的人,都打成鄉愿,並且公開聲明反對她的人,都是黑人和小s的粉絲,這樣的態度實在有失客觀公允。



難道,做善事就不能只是發揚一點點善心嘛?



黑人錯了,他錯在很多細節沒有交待仔細,因此有太多…

《謝錦》紀錄片搶先看--有感

誰,是你的主人?

    你說自己。當你說自己的時候,其他人是什麼?

    想了以後,為什麼沒有行動?

    你沒有立場,你怕什麼?怕別人說你是誰?所以說你不夠重要嘛!你做什麼事情,都要看別人怎麼看你,不是嗎?

                                              --《謝錦》紀錄片10分鐘搶先看

    可能有人看過了,但是特地把這一個影片貼上來,因為很喜歡這個影片的內容。

   我是誰?我在做什麼?我做的事情到底有沒有意義?這幾件事情,常常都會浮現在心裡。

    有時候,自己會笑自己,幹嘛那麼堅持?反正你堅持的東西,又沒有人注意、又沒有人看到。一直傻傻堅持的自己,好像一個笨蛋。

    我的生活裡,曾經有很多朋友勸我放棄理想,也有長輩笑我太過執著。我總是很堅持,可是在堅持過後,覺得很寂寞。

    隨波逐流很簡單,跟著別人的期望走比較舒服,至少,不會聽到冷言嘲諷。至少,不會感覺到一些眼光似乎在等著你失敗。至少,不會那麼孤單。

    可是,隨波逐流就不是自己想要的,寧可得罪一切,也要堅持自己的路。那就是我的Style!

    不過堅持久了,又會突然發現:我到底在哪裡?當初那些夢想都去了哪裡?連抱著夢想都不能取暖的時候,我到底是誰?

    好像有點悲觀阿!: )

[書摘]群(上)

最近看了一本很厚的書:「群」



裡面對海洋生態的描述,對人類的自私,有很棒的諷刺和故事情節。



等等來貼佳句。







p.58-和深海不同的是,人類對陸棚世界幾乎完全掌控。雖然淺海約只佔全球海洋面積的百分之八,但幾乎全世界的漁獲都來自這個範圍。人類是依水而生的陸生動物,有三分之二聚居在離海岸六十公里內。(眉批:好神,我第一次知道耶!)



p.59石油帶來了變化,挪威原本以漁立國,當漁業逐漸走下坡之際,立刻轉而跟進英國、荷蘭、丹麥的腳步,開發 這地底下的寶物。三十年來,挪威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石油輸出國。因此,他們一個平台接著一個平台蓋,技術上的問題常以罔顧環保的方式來解決。



p.59但歡呼聲停止得卻比預料中快多了,石油產量 如同漁獲量,世 界各地都日趨下降。這種花了幾百萬年才形成的資源,竟在不到四十年的時光就要耗盡,陸棚區的石油蘊藏量幾乎快消耗光了。



巨型廢鐵場的鬼魂散布在海上,要處理掉那些停止運作的平台 可沒那麼簡單,因為世界上找不到夠大的力量可以把平台從原地移走。



這幾段文字有嚇到我,原來開發海底石油,破壞性這麼大。






p.74 你可以看見白鯨的反應,但是你如何知道白鯨在想什麼?我清楚蓋洛普的研究。他認為,我們可以證明動物能夠設身處地的瞭解其他的動物。不過,前提是,動物具 有和人類相同的思考或感知能力。你今天給我們看的,只是試圖將鯨魚擬人化罷了。



p.75[反駁]認真研究鯨豚的人,並非要恢復鯨豚是人類的友善好友這種神話。顯然,鯨豚對人類是一點興趣都沒 有。因為牠們生活在另一個空間,有別的需求,進化的方向和我們不同。如果我們的研究,有助於提昇對牠們的尊重,保護他們,再累都值得。



p.76 尤其,海豚成為浪漫想像下的犧牲者,危險性並不低於仇視、鄙視牠。這種想像將海豚變成較高等的人類,效法海豚成了人類改善自己的方法。同一種沙文主義,表 現成極端方式,就是毫無保留地神化海豚。牠們不是被折磨至死,就是被愛到極致。



p.97 大部分的人類都認為,特徵與人類愈相似的生命,愈有保育價值。殺死動物,往往比殺人簡單多了。得等到我們認為動物是人類近親,才會比較難下手。許多人明白 人類和動物有關連,但他們喜歡把自己想像成萬物之靈;只有少數人願意承認,其他形式的生命也和人類一樣珍貴。


看了這些段落,發現我也是那些傲慢的人類之一。我想 我以後會努力不要神化任何事物,用這種愚蠢的方式,尋求自我 認同。







p.164 灰狼是…

貓和山城猴硐

今天在貓版看到這個影片,還蠻好的。

還沒時間去猴硐看看,希望藉由微薄的宣傳,能讓貓咪不被打擾,山城恢復秩序。








ps:在google上打「猴硐」或「侯硐」就可以找到一堆相關網誌,這邊就不附上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