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07的文章

大學錄取率再創新高--新聞&李家同教授的文章

自立晚報



【記者郭穗高雄報導】大學錄取率再創新高,今年高達百分之九十六點二,台聯高雄市立委曾燦燈對於近年來節節高升的問題表示嚴重關切,特別呼籲教育部應正視台灣高等教育品質的問題,嚴防「高學歷、高失業」現象的加劇,避免因錯誤的教育政策耽誤莘莘學子的大好前程。



立委曾燦燈表示,近十年來大學的擴張速度實在太過離譜,高等教育學校總數從86學年度的139所膨脹到95學年度的163所,大學生更是在短短十年內從78萬人膨脹到147萬人,然而與此同時,大學生的程度令人堪慮,報載今年南部某國立大學畢業生竟有五成英文程度未及國中程度,這樣的高等教育究竟是培養人才還是製造社會問題?



曾燦燈說,教育決策單位一味的擴張高等教育,完全未考量產業的需求,致使近年來高學歷高失業問題嚴重,且薪資水平被嚴重擠壓。與此同時,產業界卻有缺乏基層勞動力的困擾,這也是教育政策忽視技職體系的後果。台灣這幾年表面上快速增加大量的大學生,卻完全未考量受教品質與就業競爭力,並放任不肖學校濫發文憑,今天歡心鼓舞入學的新鮮人,四年後卻僅落得高學歷的廉價勞工與產業預備軍!



曾燦燈要求教育部應正視台灣的高等教育問題,錯誤的政策比貪污更嚴重,為避免日後龐大大學畢業生所引發的社會問題,教育部政府應全面檢討高等教育政策。對此,曾燦燈認為建議教育部:

一、大學錄取率既然已接近百分之百,應可考慮大學免試入學,減少學生課業壓力,以引導正常教學。



二、大學應加強課業要求,入學從寬,畢業從嚴,更除「由你玩四年」的陋習,加強課業要求,使每個畢業生都有競爭力。



三、在教育資源分配上,93年度投注在每位大學生的經費僅有16萬5,遠低於85年的21萬3。此外,教育部應檢討現行雨露均霑的補助模式,將資源挹注到辦學優秀的學校,加速對無心辦學學校的淘汰。



教育是百年大計,每個小孩都是父母的心上肉,曾燦燈在父親節嚴正的呼籲政府不能再漠視大學品質問題,高品質的人才關係到產業的競爭力,且若繼續放任高學歷失業與低薪問題惡化,也將產生嚴重的社會問題。政府不能再短視,必須立即有積極的作為!2007/08/08





聯合新聞網



遍地大學 教育部該負責



【聯合報╱李家同/暨南國際大學資工系教授】 2007.08.09 03:24 am





大學指定考試放榜,這次的紀錄已經到了令人驚恐的地步,最低分已經降低到了十八點四七分,平均每科只有三分,也可以進入大學,難怪社會一片譁然了。



在這個時刻,有人提到…

不要告訴我

Latte是隻貪吃的貓咪,平日吃飼料不會很挑嘴,因為她從小吃美士,中間換過一家飼料,在PTT的貓版上看到評價很糟,趕緊換回她最愛的美士。不過咧,體重直線上升,讓我們有點頭痛,所以七個月就換特級成貓飼料了,成貓飼料不比幼貓飼料,她雖然還是會吃,餵她的時候呼嚕呼嚕叫,還是不比她最愛的幼貓飼料。

前些天,我買了鱈魚香絲當零嘴,開封的那一分鐘,Latte的鼻子比狗還靈,從三樓直奔下二樓,喵喵討吃。真想問她:妳怎麼知道我開的東西好吃呢?

會餵她幾根,但是擔心鱈魚香絲太鹹,對她的腎臟不好,所以不敢多餵。沒想到她還會死命的咬塑膠袋,不死心的想偷吃。唉!誰養的貓阿?

有一天她在睡覺,妹妹叫了好幾聲,她還是不想起床,我把鱈魚香絲丟給小妹,打開的五秒鐘,Latte就醒了。

整個就是一個愛吃鬼投胎。

改天來做實驗,拍給大家看。





**** ***** ******








我們全家都很疼Latte,她幾乎就是過著公主般的生活。

不過,妹妹常說,如果讓她看到Latte碰小鳥、老鼠、或是蟑螂,就要把她丟掉,常常以此來威脅Latte。



有天,妹妹回來,我跟她閒聊。

「妹妹,今天Latte吐了。」

「是喔,還好嗎?吐了什麼?」

「一灘水。」

妹妹去抓貓,左瞧右瞧,看她沒事,又放她去玩。

「吐了就吐了,跟我講幹什麼?」

「因為我要拿東西把地上擦乾淨的時候,看到水裡面有一隻蟑螂的腳。」

「(尖叫)妳為什麼要告訴我?」

(以下為十八禁的暴力畫面,兒童不宜。)



不過後來家人們還是對Latte摟摟抱抱,當然是在打完她的屁股之後。








Wedding

五月,去參加了室友的結婚喜宴。我和惠如還被臨時加派了司儀的重責大任。要介紹新人進場,要介紹新郎的表弟表妹獻上祝福的演出,還要把場子弄熱,我說:這位新娘,您未免也要求太多了!
不過看著室友和男友一路走來,終於步上紅毯的另一端,還是非常讓人開心。婚宴結束,我和同事一起回家,聊到這對新人的感情路,看到他們完成終身大事,簡單的婚宴,是近年來我參加過的婚宴中,少數有幸福感覺的典禮。
室友的老公是她的大學學長,兩人從大學時期交往,到室友考師資班、考國小老師。我認識兩人的時候,男生還在康軒服務,過了一年,他辭去了康軒的職務,決定投考國中師資班。箇中原因,應該有部分是歸於女方媽媽嫌棄男生沒有穩定工作(老人家的想法是,公務人員的工作才是鐵飯碗)。
 男生考上了師資班,讀完了,室友開始很緊張的幫他部署教甄之路,當時在MSN上,朋友們一直在安撫她、替他們加油。考季結束,成績揭曉,分發到台北縣的貢寮去了。地點雖遠,但大事底定,大家不禁鬆了一口氣,等著要吃他們的喜酒。
沒想到,這時候女方的媽媽又說話了:工作是穩定了阿,但是沒有房子,女生嫁過去會吃苦。

一票姊妹聽到媽媽這種說法,開始大加撻伐,鼓吹兩人乾脆私奔好了,再這樣蹉跎下去,是要等多久阿?
看著他們終於走過風風雨雨,心裡分外替他們感到高興。
前一陣子,死心眼小姐跟我碎念了一些鬱悶。大致上是男友奮發向上的程度,不如預期;加上他和死心眼小姐相隔兩地,偶爾放假,死心眼小姐想要出門,男友不肯相陪,分外讓死心眼小姐覺得:有交男朋友跟沒有,有什麼兩樣?
雖然兩人已經到了該婚嫁的年齡,但是因為種種因素,死心眼小姐雖然沒有分手,卻也不敢答應下嫁。從去年,我就時常在死心眼小姐的耳邊鼓吹著,要她乾脆一點,分手算了。(我想她男友如果知道,應該會想砍了我吧!)
他們兩人也是從大學交往到現在,十分罕見的一對。
以前在讀大學的時候,看著身邊的人甜蜜的談著戀愛,總覺得一切似乎會永遠下去。出社會之後,看了很多事情,除了那些因為寂寞所以接受的感情,我不予置評之外,我始終對於男女想法的差異之大,感到十分的好奇。

一個朋友的朋友,念研究所,專心的念研究所,但是似乎寫論文也不專心,也沒打工,平時常玩電腦遊戲。交往很久的女朋友,日前提出分手,男生覺得女生太過現實,不念多年感情。


一個朋友,本來感情不甚順遂,答應結婚之後,男友呵護備至。婚前兩人協議不生孩子(為什麼,我倒是不知道),婚後一年,兩人離婚了…

[Book]白色巨塔


去年看完中視的「白色巨塔」,接著也收看了緯來日本台播出的日劇「白色巨塔」。
如果就戲劇來說,我個人是比較喜歡蔡岳勳拍的白塔,因為他處理的層面比較多元,包含外科角力鬥爭、醫療糾紛、感情戲。這裡指的感情戲,並非蘇怡華和關欣的對手戲,個人認為那邊實在很拖戲,我家小妹更直言:那是全劇最難看的段落。






我最喜歡看的,是邱慶成和記者馬懿芬、妻子三人的糾葛。對於邱太太,我們家沿用Ptt戲劇版的說法,稱她為「正妹」。正妹原本很支持丈夫,為丈夫的紅包弊案奔走,最後知道,其實丈夫早就背叛她,丈夫外遇對象—馬懿芬還懷有丈夫的孩子。她回到家後,面對丈夫那一場崩潰的戲,真是棒阿!當然,女兒出車禍,正妹指責邱慶成不該在生日的時候上班,讓女兒在路上出事那一段,也是很不錯的。

拉回主題,今天要說的是「書」。




看完日劇「白色巨塔」後,總覺得戲劇的部分缺少了一點什麼,所以讓我左看右看就是不對勁。於是我去找了原著來看,厚厚三大本,真是夠瞧的。花了很久的時間,今天才看完第二本而已。




到現在為止,書和電視劇都沒有太大的差距,書在關說、勾結、利益鬥爭上著墨得比較仔細,第三本還沒看,所以無法發表書評。




但是有一些感想不吐不快。




這一本書主要的兩位主角:天才外科醫生,財前五郎;熱血內科醫生,里見脩二,在一場醫療糾紛的官司中,是對立的角色。在書中,里見看不過去財前想隱瞞事實的態度,所以為病人擔任證人,證明財前在手術前後,經人不斷提醒有癌症轉移的可能,卻完全不理會,導致病人的死亡。




官司敗訴,里見也因此被大學醫院下放到鄉下大學,不能從事他最喜歡的研究。

書中一段讓我動容。




《中冊P.358》

里見拒絕前往山陰大學,並不是因為那裡是研究設備缺乏的外地大學。說出病人死亡真相的人必須為堅持真理付出代價,沒有盡責地治療病人的財前卻在維護大學的名譽和權威的美名下,運用大學所有的力量,逃避法律的責任,仍然留在大學中。

我是一個還蠻耿直的人。我始終覺得「錯的事情,你用任何理由、任何言詞去美化它,那還是錯的。」




人,可以圓滑,卻絕對不能狡猾,同一件事可以有不傷人的解決方法,或是更迅速的處理方式,但這不代表說,可以用走後門、行特權的方式去做。一旦動用了那種方法,不管有再高貴的動機,那都是假的。




要做對的事情,就要堅持對的心。




所以像我這種人,是絕對無法在權力鬥爭下爭得一絲機會的。(笑)


                                        …

[Book]姊姊的守護者

很久沒寫東西了,最近腦袋裡有一些東西想寫,卻沒有時間可以寫。最近把想寫的東西清一清,應該會消失一陣子,閉關唸書去。



「姊姊的守護者」,這一本書是我妹買的,她看完之後強力推薦我看。

大概介紹一下劇情:

劇中主角安娜,爸爸布萊恩是消防隊員,媽媽莎拉是退休律師,在家照顧小孩,安娜的姊姊凱特,在兩歲的時候發現罹患了罕見疾病,如果找不到適當的骨髓移植,凱特活不過一年。

為了拯救自己的小孩,莎拉接受了醫生的建議,用基因配對的方式,生下了和凱特基因吻合的妹妹—安娜。安娜一出生,就捐出了臍帶血,四歲時因為姊姊的病復發,所以第一次捐出了骨髓,一直到安娜十二歲,姊姊凱特因為長期接受癌症治療,導致腎衰竭,必須接受腎臟移植才能繼續活下去,於是安娜被要求,必須捐出她的腎臟。

這一次,安娜受不了了,所以她找上一個律師,要控告她的父母,要求剝奪父母對她的醫療掌控權。



看到這本書的介紹,書中的衝突點很戲劇化,也很迷人,翻開書前,會期待作者來些灑狗血似的說教,例如:不該用基因配對生下小孩,把小孩當藥糧;或是這種罕見疾病的家庭中,應該充滿了嚇死人的壓力;甚或是安娜控告父母,她應該和父母勢如水火,勢不兩立才是……。事實上,書中這樣的情節並非重點。

安娜愛她的哥哥、姊姊,愛她的爸爸、媽媽,她甚至擔心凱特會撐不下去,而在漫長的治療過程中,他們的確是有過一些歡樂的日子,這是一個平凡的家,只不過有一個不平凡的疾病。



作者很聰明,她用了不太一樣的寫作手法。每一個章節,都是由一個人的立場出發,所以同樣的一件事,你可以從莎拉的角度,知道她的想法;也可以從安娜的角度,看到她的堅持;律師的角度、哥哥的角度、爸爸的角度、法院監護人的角度……。

我覺得人總是做這種事,自以為我做的事情對我愛的人是好的,卻忽略了也許別人不希望你這麼做;和家人衝突不斷,卻忘了去體察,也許家人的出發點是真正的關心。人阿,就是這麼矛盾、奇怪的動物,要求著別人,以愛為名去限制別人,卻過於自我中心。



書中的結局還蠻峰迴路轉的,就像作者在後續寫道:她的兒子第一次看完她寫的書,然後有三天不跟她說話。她兒子問她:妳怎麼那麼殘忍?怎麼可以讓XX(有關結局,書中地雷,消音處理)死掉?作者說,她想了很久,只有讓XX走,故事才有結局。

我只能說:人的生命十分脆弱,人們總是不斷的仰望明天,卻不認真的把握當下,去做該做的事,去珍惜該珍惜的人。我們總是容易對所愛的人生氣,卻對陌生的人客氣;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