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16的文章

【外星球的日子】09-信念

今年的高中職升學辦到一個段落,雖然表單上才四個小孩,加上一個不符身障資格的小孩,工作量並不大,卻比去年的十二個小孩還要令人疲憊。
    A小孩是書寫障礙,去年在鑑定的時候,他對接受特教服務的態度搖擺不定,平時也很抗拒學障身份。因為他的書寫狀況太特殊了,所以這個case是輔導老師跟我說的,但是「因為學生本人不想要特教標籤,所以輔導老師也不願意轉介喔」!偉哉新北市三級輔導制。
反正我第一年的個案量爆大,所以我也沒有很積極想要這個學生。後來輔導老師跟我問了鑑定後,學生可以享有哪些服務和福利,她自己去說服學生本人和家長,所以後續就很順利把學生鑑定進來了。
國三的時候,A小孩只有外加兩節課的數學,是我上的。剛開始的時候,他連基本算式(如比例式的運算)都有錯誤,但孩子本人肯學,所以他的數學段考成績從原本的27分慢慢進步到42分。國中教育會考也考了3B2C,其中一科還考了B++,不過他選擇用適性安置的方式升到附近高職的資訊科,而非免試。也可能是之前我跟他說過,升到高職後一切都要靠自己,若是靠加分進了超出自己能力太高的科系,勢必會讀得很辛苦。
    A小孩是個傲嬌男生,用盡所有小手段就是不肯準時交聯絡簿、不肯給導師簽聯絡簿,即使被我催來交聯絡簿時也遮遮掩掩,不想讓人看到。然後我對付他的方式就是清楚劃下底線,我很清楚的告訴他:「我當然可以免除你的聯絡簿,但是我不願意讓你覺得這事情耍脾氣就可以避開,整個特教服務就是在一起的,你不能只取那些好處(加分、升學),卻拒絕那些你不喜歡的(特教標籤)。」「我沒有要求你把自己的身份昭告天下,你可以遮遮掩掩,你選擇可以不告訴你的同學和朋友。如果這個特教服務是你想要的,那就自己想辦法去處理這些問題,而不是逃避。」
新學校確認以後,A小孩變得有點調皮,比較像這年紀的男孩子。偷偷泡泡麵當中餐,跟我講話也是唇角帶笑,整個輕鬆很多。期末時我異常忙碌,我交代他轉銜會議的時間,要他自己來找我簽公假單,他就自己來,不需要我像之前一樣盯前盯後。轉銜會議那一天,我還忙到忘記要去開會,等到時間到才匆忙想起。奔到會場跟家長和高中特教老師開會時已經遲到了,接著才聽到特教老師說,孩子主動跟老師要求未來高職幫他外加英文課,他想要加強英文。
會後,孩子爸爸握著我的手,謝謝我幫忙這孩子。


    B小孩被鑑輔會判不符身障資格,這個案子我送了兩次,一次是情緒行為障礙,一次是學習障礙。孩子有兩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