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08的文章

[剪報]首輛貓狗一一九啟用,請用路人禮讓

動物救援車 首輛貓狗119上路













全台灣第一部動物救援車在各界奔走下終於誕生,是台裝有警示燈的綠色救援車。(記者林秀姿攝)







〔記者林秀姿/台北報導〕全台灣第一部動物救援車終於誕生。這台裝有警示燈的綠色救援車,動保團體或政府機關都可以申請使用,台灣照顧生命協會表示,多次救援台灣流浪貓狗時,因為救援車礙於法令限制無法裝置警示燈,導致錯失醫療黃金時機。在台北市議員陳建銘與立委薛凌奔走下,行政院農委會頒布「動物救援車固定特殊設備及標幟規定」,其中明訂車身顏色為大洋綠色。

動物救援車可以裝設二色三區隔(黃、白、黃)警示排燈,但不能裝設警鳴器,也無交通優先權,台灣照顧生命協會呼籲駕駛人能多關懷、多禮讓。








-----





請遇到的朋友可以多多禮讓囉!

果真不是那一塊料

某天,下去三樓找人,遇見了大學同學,她目前在課程所上課,研二。小聊起來,她聽到我念的所別,竟然說:「看得出來,妳就像是念這種所的人。」

欸~由此得知,這位同學跟我真的很不熟。



其實當年填大學系所的時候,我家老爹諄諄囑咐,教我千萬別填這一個系,因為我耐心不足,實在不足以擔負此重責大任(事實證明,知女莫若父。)。所以我才填到社會科去。初任教的那幾年,脾氣也挺火爆的,一直到後來,經歷過一些事情了,發現改變別人這種工作是上帝的事,我們這種凡人實在不應該褻瀆神,所以也就任其自然,脾氣也慢慢好了一些。

不過自從知道,這一科的教甄錄取率硬是比普通科高,進去之後還可以任意轉科,就不免有種早知如此的憤恨。



Anyway~既來之則安之,相信憑我的聰明才智,總是會適應得宜的。

豈料,我還是太高估了自己。



五年級一個孩子叫阿雋,本來以為是智能障礙,因為他的個性很固著(不斷將老師的電風扇轉向他的位置,怎麼講都沒有用。),外表也很像唐寶寶(固著是智能障礙的特徵之一)。不過後來發現,他其實挺聰明的,上課狀似沒有聽課,但是寫考卷還可以拿個七十分以上。

星期一,我代他們導師的閱讀課,學生自動去圖書室集合,拿心得報告紙,要寫心得報告。

他拿了一本書來,說他要寫這一本書。

乖乖不得了,是一本文言文的小說,那一系列還有李白、蘇軾、杜甫的全集。我耐著性子告訴他不要寫,但他仍執著問著:他該怎麼寫心得?

一次、兩次、三次,我試圖搶過他的書,試圖塞給他別本書,他不要,轉身去拿了同系列另外一本韓愈的文選,說:可不可以寫這一本?

我大著聲音說:這是文言文的,不是白話文的。文言文是古代的文章,你看不懂的。

我翻開書的內容,一個字一個字要他念,他念對了,問他意思,他根本不懂。

由於我們的聲音越來越大,我正想把他抓起來搖一搖的時候,孩子們聽見了,就過來看看怎麼回事?

這一班的孩子很好,不會排斥、欺負阿雋,偶爾還會幫忙協助教導他。

他們看到阿雋拿的書,大笑。阿聰把他的書拿過來:「雋哥,這本書你看得懂,我頭給你啦。」

「對阿,這本書沒有同學看得懂啦!」其他同學一一附和。

一陣笑鬧,阿雋還是堅持他要的書。

最後是,老師投降,同學解散,阿雋還是抱著他的文言小說,看了第一篇五十字不到的小短文,寫了一篇心得報告。

畏寒

身在四季恆夏的屏東,說我會怕冷,應該會笑掉人家大牙。

怕冷?屏東還有冬天嗎?

這大概是一般人的回應。

我家小弟更直接。

屏東很冷?你要不要回來台中感受一下,什麼叫做真正的冷?



唯一懂的人,應該只有來過我房間的朋友們。因為那種明顯的溫差,很容易就感覺到了。雖然氣溫還是比中北部暖和,但是畏寒的我仍然裹上厚厚的冬衣。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常常穿得很厚,中午暖熱的太陽不會讓我冒汗,只覺得舒服。

上課的時候,學生常常要求要開電風扇,總被我喝斥。

吹什麼電風扇?這麼多人感冒。(其實是我感冒了。)

不用吹,溫度剛好,可以節能減碳。你們過一會兒就不熱了。



有一天,天氣真的很熱。於是學生要求開電風扇,我就允許了。

阿偉笑著說:「老師,你今天怎麼肯讓我們吹電風扇阿?」

「因為今天真的很熱阿!」

「哇!老師,你終於感受到我們南部『熱情的太陽』了!」阿偉如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