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0的文章

2010年12月31日

今年有些許長進了嗎?

我反倒想問問,什麼叫做長進?



或許是被台灣的教育所洗腦,總覺得生命有正確答案,一直到工作這麼久了以後,才發現其實從來沒有正確答案這件事,生命一直都是選擇題,端看妳做什麼選擇,導致妳得到什麼結果!



我一直很怕過於執著。因為我的個性很認真,對一件事情認真了,就會認真到底,不懂得轉彎。以前吃過不少虧,也跌過一些跤。

現在呢,必須時時提醒自己停下腳步,想想自己是不是過於執著,而忽略了什麼?不要因為別人的贊同,而迷失了自己。



學業,還在繼續;工作,還在繼續。

我一向不喜歡誇耀,當別人稱讚我認真、辛苦的時候,我總是覺得這不算什麼。

當自己覺得「這樣做就夠了」,那就停止了。當念頭轉向「還有空間,我還可以push自己」的時候,才能一步步往前不停超越。

以往,我追尋的是「正確答案」,想走在別人都說好的那條路上。現在追求的是「心安」,不管成功與否,我想要的是生命的不後悔。



賀老大總說,壓力才能push人寫作。(老大,您的網路哲學課停開很久了。)

今年,寫作的題材不缺。可能是因為我的壓力一直源源不絕吧!呵呵~



親愛的朋友,你們都好嗎?

我一直都掛念著你們阿!

【綠光劇團】台灣文學劇場—清明時節

衝著吳導的名字買了票,一向喜愛他說故事的步調。



先從舞台佈景開始說起。




這次的舞台看樣子應該花了不少錢,幾個場景的景片都是獨立的,費工也難搬運。但是很美。我尤其喜愛第二個場景,就是梨花她家,日式建築風格,搭配得很漂亮。男主角的家是另外一種台灣早期的建築風格,兩種都有濃厚的台灣味。



幾個演員讓人激賞。

第一個當然是男主角王識賢,從上次艋舺之後,我對他的演技大大改觀。以前對他演的戲沒看過多少,總覺得他演戲好像都是那種風格。艋舺那個角色大大跳脫他原本的框架,他也詮釋得讓人眼睛一亮。這齣舞台劇不脫他原本那種斯文的形象,就角色衝突性來說,其實並沒有太大的亮點。但是因為他是第一次演出舞台劇,就像吳導所說:接演電視劇所賺的錢絕對比舞台劇多。

舞台劇是很辛苦,卻很能磨練演技的工作。在台上要瞬間轉換情緒,真的很需要功力。幾場他跟美秀的對手戲,他的情緒轉換很不錯。



接著是女主角美秀。她在台上的情緒轉換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竟然連嚎啕大哭都可以在燈暗之後慢慢fade out!令人覺得太不可思議了,害我好想起來替她拍手叫好。(不過有些難過的是,相同的角色她已經演過好多了,真的很希望她能開拓更多的戲路。)



第三者梨花也演得不錯,在一堆強手環伺之下,演出四平八穩,很棒!情緒的處理都很到位,讓人眼睛為之一亮。可惜這個角色的衝突性不強,可能是劇本的關係,沒有給她太多的內心戲。但她跟王識賢的對手戲中,有一個凶狠的眼神真的很凶,連觀眾席上都可以感受到她的殺氣。



接著就是主席了。這一個角色演得太讚了,他一出來我就覺得好眼熟(結果應該是完全沒看過這個人,是角色設定太熟悉了)。這個角色真的就是李永豐的翻版,Cow,看綠光的戲沒看到李美國,真的超寂寞的。等看完以後,聽到吳導說起,才知道李美國這傢伙被一個71年次的幹掉了!哈哈!



最後是那個看墓人。他的動作很棒,整個肢體很自然。最後吳導介紹他是一個知名的雕塑家,也是李美國的哥哥,但是比李美國有氣質太多了!(這一定要按一個讚)



補一個金剛老師—藍忠文。好久沒看到金剛老師了,可惜這一次只看到他出現一幕。金剛老師活躍於兒童劇團,以前在台北教書時曾經與他和寶寶老師合作過,真的是一個很有才華的老師。他也是綠光的常見班底,人間1和人間2都有他的演出。



然後就是故事了。

站在牆外的人,總覺得牆內不自由。對我們這一個世代來說,婚姻的約束力沒有那麼強,真的不開心了,該放手就得放手。至少,我是這麼想的…

我一直認為,人生除死無大事。

沒想到,渡不過的人真的很多。



大一那一年,懵懵懂懂。一個跟我同校,但只是點頭之交的朋友,以高分跟我考上同一間學校的數理系。一進大學誰也不認識,自然跟以前認識的同學比較有聯絡,就算我是文組她是理組也沒差,曾經同校總是有份親暱感。

開學沒多久,她就跟我說她戀愛了。再沒多久,我開始覺得事情不太對,便疏遠她。期中考,她們班的同學來找我幫忙,我才知道她期中考缺考,躲在宿舍鬧著要跳樓。

憂鬱症。

當時年輕氣盛的我,壓根不懂什麼是憂鬱症,還向她咆哮:「妳這樣是在幹什麼?妳醒醒好不好!」

原來,對方從來沒有說要跟她在一起,是她誤解了。男生發現她誤解後,開始閃躲,不接她的電話。她一直打,男生不堪其擾,請人在電話中直接告訴她,她卻認為是別人介入,因此憂鬱不睡,病情加重。

那年,她被父母接回家了。接著兩年,我有看到她復學,卻不想介入,因為我知道那是我無法協助的部份。

當一個人自己想不通,只想要找垃圾桶,只想要找一個幫凶贊同她的想法,我實在無法當那個眼睜睜看著別人墜落的幫凶。

索性,就躲吧!我也是鴕鳥一隻。



大三那年,她最後一次復學(休學只能辦兩次)。我還透過關係,去問學弟妹她在班上適應狀況好不好?

某天,社團例行活動,她竟然參加了。我嚇了一跳,但還是避著沒有跟她說話。

那天下午,我就聽到她崩潰的消息。一個人在街上大喊大叫,是路人報警。接著,就聽說她休學回彰化,自此沒有再聽到她的消息。



我常常在想,那天她來社團活動,是不是想要跟我求援?

可是,我又能幫上些什麼?



今年暑假,修了一門學程的課「生命教育」。課程談的是生死學,講的是生命的觀念。照實說,老師講的東西很學理,但學理就是濃縮的知識,稀釋過後才發現那都是可以印證到生命中的。

有一堂課,老師請了另外一個老師來上課,上的是「笑瑜伽」,課程內容讓我一頭霧水。但是後來,老師在跟我們討論早上課程的時候,講了早上那位老師驚人的身世。

詳細情形已經有點忘了,只記得這老師很小的時候,就目睹母親跳樓,長大也面臨了親人去世。但老師說,她很佩服這位老師面對事情還是很樂觀。

有時候我會想,是性格造就命運,還是遭遇造就命運?明明有些人遭遇悲慘,但他的心理能量是這麼強大;明明有些事情真的還好,但我們總會糾結在芝麻小事上,成天哀嘆!

人心,多麼難以掌控。



大學同學那件事情,讓我很清楚知道,我不適合走輔導這一條路。我不夠強壯,我沒辦法不被這些事情影響。

慢慢看了越來越多事情以後…

排擠

【轉變】

小惠是一個特殊孩子,應該是腦性麻痺,肢體有些不方便,今年剛上一年級。

剛開始的時候,我還覺得這個班很棒,年紀很小卻不會排擠特殊學生,整班的氣氛不錯。上課雖然不專心,不過這是一年級的常態。這一班的老師盯得很緊,所以學生在緩緩進步中。

平時小惠因為行動不方便,所以動作很慢,不管是走路、起立、蹲下,都需要同學協助,導師也派了一個孩子幫忙牽著她。職能治療師、資源班老師也曾經到我的體育課中,入班觀察兩次,彼此交流了一些意見。

大約是在開學後一個半月,班上的氣氛微微有些轉變。

小惠很容易分心,又被老師安排在前方的特別座,一旦她上課分心或是沒即時收起讀經本,我念她幾句,班上學生開始你一言我一句的幫腔。

「老師,小惠都嘛這樣,常常被老師罵。」

「老師,小惠常常都忘記拿課本。」

學生很敏感,很容易感受到老師的情緒,就算是一點點的不耐煩。然後學生抓到那一點點不安的情緒,就開始渲染。其實小惠犯的錯誤,其他一年級學生也可能會犯,但是每個人一句指責,小惠好像就變成了眾所矢之。

再過了一、兩週,我刻意公開告訴學生,小惠跟我們都一樣,她只是身體不太方便,所以她走路很辛苦。但是她還是有跑完60公尺,還是有參與體育課活動,請大家幫她拍拍手。

慢慢,那種指責的氣氛就淡了。



【躲】

這一班六年級學生開始皮了。沒有出什麼大亂子,但也開始知道我不是很兇的老師,所以一些本性開始顯露出來。

一個禮拜兩節課電腦,又都盯著電腦螢幕上課,其實班風這種東西,對我上課影響不大,我也不容易感受到。不過,偶爾還是有擦槍走火的時候。

這班的7號轉學了,那個空位一直空下來。前兩三個禮拜,有個男生電腦一直出狀況,我都直接叫他去坐7號的位置,學生沒什麼意見。

這禮拜,3號小朋友的電腦出狀況,我要他去坐7號的位置,旁邊的一群小朋友全都哀叫,露出嫌惡的表情。我不理他們,堅持要他過去坐。

過了沒幾分鐘,我繼續講解,幾個孩子更過份,把電腦的液晶螢幕轉了十幾度,刻意躲著那個孩子,讓我的怒氣直冒,當場飆火罵人。

我說:我知道你們有好惡,喜歡誰討厭誰,我一向不怎麼干預。但是這種明顯的排擠行為,就叫作霸凌!



【老師,他們都……】

這一班六年級,超皮。我上他們電腦課和體育課,兩堂課我都很努力在壓。剛開學,這班學生習慣挑戰老師,三不五時就出狀況,這個小孩偷懶在我眼皮子底下搞怪,那個小孩動作很大,一不小心就弄傷別人。更不用說學生很喜歡成群結黨,連女生也都是一群一群講話聊天,男生則…

教室裡面的權威?

剛到這個學校教書的時候,我對一件事非常不能習慣,我上課上到一半,會有學生站起來幫我管秩序,大聲喝止其他同學「不要講話了」。

也許在山上風氣自由的學校待過,所以我頗能忍受學生交頭接耳的討論,如果學生真的討論得太大聲,我也會用一些方法,讓班上在五秒鐘之內安安靜靜。

帶過5個人的班級,也帶過35人的班級,我很清楚「安靜」不是學習的唯一要點,在老師採取的是講述教學時,讓學生專注老師的講解,的確有助學習;但是對於一些操作性課程,其實一味要求安靜反而破壞了學生「自己尋找答案」的能力。

尤其是,我不喜歡賦予班上某個孩子「特權」。班長可以站起來管秩序,這種管秩序的行為,是不是也破壞了老師講課的進度?班長可以管,那為什麼其他受不了的孩子不能站起來管?再來,班長管了秩序,是不是代表他有一半的時間不專心,分心在觀察班上的秩序?

如果我是這個班長的父母,我會跟老師抗議,麻煩讓我的孩子專心做一件事情就好,不要拿這種「大家覺得是光榮」,事實上卻是「養成他不佳學習態度」的壞事來荼毒他。

偏偏,這個學校從一年級到六年級,都很習慣這種事。連剛入學兩個月的一年級學生都這樣,我每次上一年級的課,最需要管的人,就是忙著到處「管秩序」的班長。

哎呀!

我不認為班級需要有一個權威,雖然國小教室裡面,老師就是理所當然的權威。

我不喜歡有「權威」的感覺,是因為台灣是一個民主社會,如果我們的教室還是獨裁,還是女王/國王的教室,我們怎麼去形塑孩子的民主素養?

在我上課的班級,不管是哪一個年級,我都告訴他們:老師是仲裁者,你遇到不公平的事情,我可以幫你處理,找到解決的辦法。卻不是拿老師的手,去幫你打對方。

後者對我來說,不過是一種「奸險手段」。學生學會的不是公平,而是拐彎,從野蠻的暴力行為,轉成比較文明一點的告狀陷害。

所以我一直不認為學生告狀之後,老師一定得處理或處罰,如果每次學生告狀之後,老師一定處罰被告狀那一方,無形之中是鼓勵了告狀的風氣。小事、無理的告狀,通常我只會點點頭說我知道了。大型的爭執,我也只會叫兩方過來對質,做出仲裁。仲裁過後,錯的一方必須接受處罰,或者向對方道歉。

孩子犯的過錯通常是雙方皆有錯,如果還有時間,還能順道問問孩子,事情重來一次的話,有沒有更好的方法可以解決?

所以高年級的孩子很不怕我,因為我不是一個權威。

如果連老師都不是權威了,憑甚麼班上還能有特權的孩子呢?

融合教育1

這學期帶的孩子,有好幾個很特別。

這間學校有特教班,也有資源班,特殊教育這一塊做得不錯,很有系統。也因此我上科任課的時候,常常可以看見不同的特殊孩子。



以前剛開始教書的時候,總覺得特殊教育我不懂,所以遇到很多特殊學生,總是推給特教老師教就好了,所謂不做不錯,而且無知的普通老師如何處理特殊學生?萬一弄巧成拙怎麼辦?

慢慢越理解越深,就發現這些想法其實是常見的迷思。之前一個特教系教授上課時說過:「教育潮流就是這樣,以前哪管妳特教不特教,全都分在一個班,老師就是要解決學生的學習問題。分流了以後,給了大家一個觀念:特殊學生給特教老師教。過了十幾年,發現有缺失了,又倡導融合教育。其實融合教育是新的觀念嗎?不是的。」

不要標記特殊學生,老師應該記得的,是「學生的特殊需求」,而不是學生的缺陷。



小惠

一年級的孩子,很乖巧。肢體不太方便,上體育課的參與度很高。

我喜歡一年級的孩子,沒有遇過太多的挫折,所以學習意願很強。這一班也很願意幫助別人,每次上課都有人搶著扶小惠。

職能治療師(OT)跟資源班老師上次來看課,對班上上課的秩序給予肯定,也建議我注意小惠起立蹲下的動作。小惠動作時肌肉張力很大,OT正在訓練起立蹲下的動作。課堂上課時,小惠蹲下是直接用膝蓋撞擊地板,站起來時因為有同學攙扶,所以施力方便。OT建議用繩子取代人力支撐,讓小惠學會用自己的肌肉站起來。



小哲

六年級孩子,自閉症。上課參與意願不高。

第一堂課後,去問五年級帶他們上課的電腦老師,老師給了一些不錯的建議,例如:小哲旁邊的同學會協助他,小哲對課程主題有興趣就會做,不用強迫他。

Autism本身就是一個很特殊的狀況,我第一次在普通班接觸這種孩子。

不過我對五年級電腦老師說:「小哲不適合在普通班上課」,這句話有點微詞。

小哲課堂參與度也許不高,但是他的狀況讓他去特殊班,只會讓他更封閉。小哲的能力算是不錯,電腦的操作ok,上課幾乎都在Youtube上自得其樂。

讓小哲在班上上課,學生們對於小哲狀況適應得不錯,偶爾一些主題,同學也會幫忙教他。









其實還有一些特殊孩子,我正在觀察中。不曉得他們是學習上有困難,還是情緒上有障礙。

不過融合的班級,我還是很相信導師是關鍵,導師如果能將班上的風氣帶得好,不會排擠特殊生,不會讓特殊生被貼上標籤,其實融合教育對每一個孩子都是有好處的。

之前聽另外一個教聽障班的老師說,他這學期安排學生回歸普通班幾節課,選的孩子都是能力好的,適應…

我是孤獨的

開學一忙,就忘記更新網誌了。

第一週非常刺激的生活,生活圈子小,誰都不能得罪的感覺很糟,尤其是碰到不講道理的人,真的需要非常好的EQ。



上週上課,老師分享了生命靈數的玩法,算了一下,我的生命靈數是9。老師說了,生命靈數9的人不怕孤獨,甚至很喜歡孤獨。我覺得蠻妙的,因為我喜歡人群,但是我在人群中常常會覺得孤獨。

越熱鬧的人群,越會讓我覺得孤獨。

而且不管在哪個團體之中,我常常會不知不覺讓自己成為一個獨行俠。這是我的行為模式,也沒什麼好與不好。偶爾會覺得討厭,因為必須推掉一些很重要的事情時,就覺得很捨不得。

多數的時候,覺得很自在。

也許就是那種輕輕劃下的距離感,讓我變成一個孤獨的人。



我想起小賀很久之前寫過的一篇文章:孤獨不等於寂寞



保持的距離感,讓我覺得安全。那透明的距離,讓彼此都看得清。我在這裡,遠遠的這裡,也許一個人,但是我不寂寞。



噢~還有那個生命靈數7-8-9連線,代表貴人線這件事。我必須承認,我的生活中真的蠻有貴人運的。哈哈!
延伸閱讀:

開運趣:生命靈數

[班級共讀]波西傑克森--終極天神

一套系列的結局,應該要怎麼寫,才會讓讀者驚喜?如何能保有原先吸引人的特點,並且寫出讓人感動的結局,那是需要規劃的。至少在這一個系列裡,最後一本的主軸還是著墨在「親情」這一部份,而且還不忘結局的精彩和轉折。這是值得鼓勵的。波西的情感掙扎,安娜貝斯的情感掙扎,加上戰事的激烈,彼此拉鋸的戰況,讓人越看越期待。這一套書的娛樂價值很高,談到的親情問題也非常深入,是時下難得一見的童書佳作。
我十分佩服作者在結局想要呈現的內涵,例如:母親必須放手讓孩子去冒險;與其仰望天神救援,不如自救;親人間會彼此傷害,卻必須學會原諒;父母必須關心孩子,不要讓孩子感到絕望……。
現今台灣社會的家庭功能也越來越弱,就像書上所說的,這些感受不到父母重視的小孩必須自立自強,有時候內心甚至會被怪物侵蝕。當波西要求天神對所有孩子一視同仁,不管是高階天神或是低階天神的混血孩子,都要受到一樣的照顧時,我想到很多孩子。愛的反面不是恨,而是漠不關心,很多社會問題也因此衍生。我覺得不只是孩子可以讀這一套書,很多父母也可以陪孩子一起看看,一起討論。【終極天神】內容摘錄p.123 「並不是所有力量都很引人注目,」荷絲提雅看著我說:「有時候,最難以掌控的力量反而是屈服的力量,你相信嘛?」
p.127「傑克森阿姨,」尼克說:「波西需要你的祝福。這件事一定要從你的祝福開始。在我們見到路克的媽媽之前,我不確定該怎麼做,但現在我很確定了。這個方式以前只有成功過兩次,而這兩次都有母親的祝福。母親必須要讓兒子冒這個險。」
p.260「波西,」泰麗雅說,「你不可以開始同情路克。我們每個人都有困難需要面對處理,所有混血人都一樣,我們的父母幾乎都不在我們身邊。但是路克做出不好的選擇,沒有人逼他這麼做。」
p.293安娜貝斯把刀收回刀鞘。「路克保證過絕對不會讓我受傷。他說……我們會是一個新的家庭,而且會比他自己那個家庭還好。」她的眼睛讓我想起在巷子裡那個七歲小女孩,既生氣又害怕,非常渴望有朋友。
p.297「是的,你們整個社會將會消失不見。或許不是立刻消失,但記住我的話,泰坦巨神所引起的混亂,意味著西方文明的結束,藝術、法律、品酒、音樂、電玩、絲質襯衫、黑色天鵝絨畫布……所有一切讓生命值得活下去的事物,通通都會消失!」「那為什麼天神不趕回來幫助我們?」我說:「我們應該要在奧林帕斯結合彼此的力量。別管泰風了。」「事實上,皮耶……」「我叫…

對不起,我不接受放棄

有時候,我必須大聲疾呼,你們才會發現我是一個很不一樣的人。

我不接受放棄,即使這是一堂電腦課,即使有老師告訴我,那個誰誰誰不需要多要求,只要上課乖乖就好。



你們也許不知道,這一堂課的名稱,不叫「電腦課」,它正式的名稱叫做「資訊教育課」,它不應該是只教你們上網,只教你們影像處理,只教你們使用電腦的;它應該還要包含上網的禮貌,使用科技的正確態度。

如果,我上課缺少了這些態度的教學,我教出來的學生不過只是一個個電腦流氓。

也許,我該慶幸,反正你不聰明,不會用電腦也沒關係。反正你不會搗蛋,反正我領的是鐘點費,反正這整個學校的觀念,不是我能夠扭改的,我何必讓你拗氣?何必想要用我的小小堅持改變你們的態度?何必付出那麼多,還特地停下來指導你?



可是,孩子,你必須習慣,必須瞭解。

我,不接受放棄。

我給你的東西,如果超過你的負荷,你可以告訴我。

但我不接受耍潑,不接受亂發脾氣。



生命要放棄很簡單,要堅持下去才是困難。

你才12歲,輕易放棄以後,往後你的生命還有多少選擇呢?

[班級共讀]波西傑克森--迷宮戰場

我們都曾經有過偶像,曾經有過對偶像幻滅的感覺,不管崇拜的原因是什麼,對象是什麼,崩塌的感覺就像世界毀滅,曾經以為的理所當然全都不見了,支持我們繼續往前走的力量不見了,於是開始質疑存在的意義是什麼。這是年輕人常常遇到的困境。
我們常常崇拜別人,小的時候崇拜父親,因為他又高又壯,可以支撐天地。長大了崇拜歌星、崇拜作家、崇拜一切對自己有意義的東西,就像泰森崇拜布萊爾斯,安娜貝斯崇拜代達羅斯,格羅佛崇拜野地之王潘。因為這些偶像的傳說,對我們來說,有值得崇拜和追隨的價值,所以很容易把某種不切實際的期待投射在他們身上,忘記他們其實也是普通人,直到瞭解他們也有軟弱的一面,也有做不到的事情,心裡的偶像便崩壞了。因為我的生活很糟,所以期望神來幫助我;因為我做不到,我害怕,所以期望我的偶像可以為我達到,他一無所懼。我很喜歡作者在這一本書寫出了這個概念,可以讓年輕人去思考:把自己的期望投射在別人身上,這樣對嗎?
這一本書的環保概念也非常的棒。當所有人到了格律翁的牧場,看到很多動物被關在狹小的空間,被逼著做經濟貢獻,格律翁不在乎動物的生活環境和生存權。波西跟水精靈談判的過程,也非常有趣,顯示出波西和以往的混血英雄都不一樣,這樣的新思維,是目前環保的趨勢,因此教師在共讀的時候,可以讓學生蒐集相關的資料,延伸閱讀。
最後,我覺得能討論的,就是安娜貝斯對謎題的看法。那讓我想到電視上的益智節目,還有我們的考試題目。這種謎題,不過就是背誦和記憶。當然,有些基本常識熟悉以後,可以幫助我們運算思考(如背誦九九乘法表),但尺度該如何拿捏?背誦之外,學生學習該怎麼思考、學會批判?前者是思考的基礎,後者卻是讓一個人與眾不同的原因。【迷宮戰場】內容摘錄p.184 「嘿,」我說:「我只是想請問......」「我知道你是誰,」她說,「我也知道你想做什麼。告訴你,答案是『不行』!我不會讓我的河再去清理那個骯髒的馬廄。」「可是......」「噢,海小子,你省省吧。你們海神這一型的總是認為自己比小小的河偉大,不是嗎?告訴妳,我這個水精靈可不會因為你爸爸是波塞頓就聽你的。先生,這裡是淡水的世界。最後一個要求我答應他這麼做的人—順便提一下,他比你帥多了—他說服了我,這是我有生以來犯下最大的錯誤!你能想像那堆馬糞對我的生態系統影響多大嗎?難道我像是個污水處理場嗎?我的魚都會死掉,我沒有辦法幫我的植物清除那些污泥,而…

[班級共讀]波西傑克森--泰坦魔咒

你有沒有跟兄弟姊妹永遠不對盤?尤其是那種比你優秀、或跟你一樣優秀的兄弟姊妹。



波西是三大神的孩子,大預言中指出,會有一個混血人改變世界。因為三大神(宙斯、波塞頓和黑帝斯)的力量比較強,所以他們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約定了不再有混血子女。率先違規的是宙斯,祂的女兒泰麗雅被怪獸圍攻,為了救夥伴而死,宙斯將她變成一棵松樹,立在混血營外來守護混血營。

然而,事情有了轉機,泰麗雅因為魔法的力量而重生了。波西不再是獨一無二的那一個,不再是眾人矚目的焦點。泰麗雅的戰鬥經驗比他豐富,泰麗雅的戰鬥技巧比他好,泰麗雅跟他一樣有著倔強的脾氣。

看波西跟泰麗雅的互動,我常常會想到那些同樣優秀的人,因為共通點惺惺相惜,卻又彼此競逐,就像棋靈王的進藤光跟塔矢亮,要有對手才能下出一盤好棋,那個意義是一樣的。



這一集失蹤了兩個人,一個是安娜貝斯,一個是女神阿蒂蜜斯(阿波羅的雙胞胎妹妹,童真女神、月亮女神)。

親人是什麼呢?

親人大概就是那種你每次都被他們氣到想跟他們斷絕關係,但是看到他們被欺負,卻還是忍不住第一個站出來罵人,因為除了我以外,誰都不能欺負他們!

就算是宙斯明令天神不能幫助混血英雄完成任務,阿波羅還是化身幫了波西,安娜貝斯的母親雅典娜,也是一樣。

可是相對之下,對照碧安卡自私的加入獵女隊,留下弟弟獨自在混血營,從故事脈絡中,我們又可以發現親人的行為會給我們帶來壓力,讓我們想逃離。



獵女隊也是一件很有趣,很能夠拿來討論的事。女生大多經歷過「我永遠不想理那些臭男生,我要一個人好好生活」那樣的階段。在女校時常可以看到中性的女生,因為國高中是青少年在發展自我認同的重要階段。

這是一個有趣的議題。如果現實生活中有獵女隊,應該會有蠻多女生想加入的吧!



最後,我想討論的就是「自私」了。故事裡面提到,混血英雄鐵修斯、海克力士都曾自私的利用過人,傷害過人。

天神在奧林帕斯山的王座廳,也討論要不要先下手為強,殺了泰麗雅、波西和奧菲歐陶若斯(一種類似唐僧肉作用的怪物)。

我們可不可以為了自己的利益,去傷害無辜的人?那樣是對的嘛?

這不僅僅是道德的討論,而是事到臨頭的時候,能不能做到的問題了。



【泰坦魔咒】內容摘錄

p.135


我站在這一方海水噴泉池前,一邊搓著奇戎給我的金幣,一邊思考著要和媽媽說什麼。我真的不想再聽到任何一個大人告訴我說,不做事就是最好的事。但我想媽媽還是應該知道我的最新消息。



p.193

「阿波羅?」我猜測著,因為想不出還有誰會…

[班級共讀]波西傑克森--妖魔之海

你有沒有討厭過你的兄弟姊妹,曾經因為他們做的蠢事,覺得很丟臉?

波西在混血營的第二年,他有了一個兄弟,這個兄弟是父親波塞頓跟精靈生的,是一個獨眼巨人—泰森。

作者在描寫波西心裡的彆扭時,完全就是青少年的困窘。原本波西跟泰森的感情不錯,但是在波塞頓認了泰森以後,波西成了眾人笑話的對象,於是波西對這個弟弟就有點怨言。然而,泰森還是很喜歡波西。

這一段讓我想到手足之間的緊繃關係。一般的手足都還會爭吵,如果我們擁有的是一個有障礙的手足,在成長過程中,會面對什麼樣的問題?同儕或多或少的恥笑,照顧手足的壓力,父母的期望……



在這一本書中,作者還討論到父母跟孩子的關係。

天神不常回應混血孩子的要求,祂們被要求不得介入孩子的生命,即使孩子需要幫助。天神也不常給孩子鼓勵,祂們跟孩子相處的時間很少。

因為這樣的關係,混血人常常會懷疑父母真的愛自己嗎?我明明做得不錯,為什麼一句話都沒有?延伸到最後,就像安娜貝斯說的,孩子們不禁會想:「我可不可以打敗父母,做得更好?」或是做出一些激烈的事,想引起父母的注意。路克,就是這樣的例子。



這一套書有趣的地方,還在於作者用的思考模式非常KUSO。奧林帕斯山的地點,冥府的入口都還是小Case,尤其是海中張開大嘴,要把船隻吞進肚子的女妖,竟然裝了牙齒矯正器!書中常常可以見到作者這種惡趣味,非常合年輕人的胃口。



【妖魔之海】內容摘錄


p.139


「嗯,」我說:「荷米斯天神,我的意思是說,真的很謝謝你的好意,但是你可以把這些禮物全部都拿回去。路克已經沒救了,即使我找得到他……他曾經對我說,他想把奧林帕斯山的石頭一塊一塊全部摧毀殆盡。他背叛了所有的朋友,而他……他又特別恨你。」

荷米斯凝視著天上的星星。「我親愛的孩子,如果說這千百萬年來我學到了什麼教訓,那就是絕對不可以拋棄你的家人,不管他們如何逼迫你都一樣。那跟他們恨不恨你、讓你有多難堪,或者是完全不感激你發明了網際網路一點關係都沒有……」



p.247


我皺起眉頭。「旺什麼……妳是說拜拜的時候用的那個嗎?」

她翻了個白眼。「拜託,海藻腦袋,那是旺旺仙貝啦。妄自尊大比較不好。」

「什麼東西比旺旺仙貝不好?」

「波西,妄自尊大指的是太過驕傲。就是覺得自己比別人做得更好......甚至比天神好。」

「你會那樣覺得喔?」

她低下頭。「你難道沒有想過,如果這世界到最後搞得一團亂,那該怎麼辦?如果我們能夠全部從頭開始呢?不再有戰爭,不再有人無家可歸,不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