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05的文章

[豬頭老師系列]動盪

星期五,主任臨時召開會議,是關於豬頭老師的。

雖然知道這樣的一天是遲早的事,但不免也驚訝時間竟然比我預期的早!



事情肇因於星期三,豬頭老師上社會課(單元:為我們服務的人),班上的女生謙謙在班上舉手說一些不恰當的話,諸如她要請人把公佈欄塗上大便之類的,這些話讓豬頭老師生氣。恰好謙謙的媽媽到學校當義工,豬頭老師便趁此告狀。

但事實上家長對豬頭老師不滿已久,於是謙謙媽媽問豬頭老師說:「你真心喜歡謙謙嗎?」家長的心情可以想像,他們認為如果老師真心喜歡這個孩子,那麼所有的難關都可以克服。

但是豬頭老師竟回答家長:「謙謙只有下課的時候可愛!」



長期累積下的情緒剎時爆發,謙謙媽媽告訴主任他們要轉學。

因為三年級的家長感情很好,謙謙一旦轉學,接著是一連串的骨牌效應,到最後三年級很可能只剩下不到三個(現在是九個)。而分校一旦有兩班的人數加起來不到八個(就是指三年級和一年級加起來不到八個),那麼兩班就得併班進行複式教學,學校馬上面臨超額兩個老師的命運。

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於是主任馬上大刀闊斧進行職務調度。

豬頭老師被換下來成為科任,主任兼任三年級導師,其他兩位很棒的老師各接任三年級的國語和數學,主任開這個會就是在協調這一件事。



大家對豬頭老師還是很客氣,不斷的詢問他的意願,以便做最好的安排。

主任說了兩個安排,一個是主任兼任導師,其他兩位老師負責國語和數學課;另外一個是豬頭老師繼續當導師,但是其他老師排班去他們班上視導,就像是「實習」一樣。這兩個安排,讓豬頭老師和大家參考。

豬頭老師馬上說:「主任,等等,你剛剛沒有跟我說第二個安排。你的意思是說,就像實習一樣,老師們在上面上課,我在下面實習嗎?」

當場,主任錯愕,回答:「當然不是阿!這樣其他老師負擔更重阿!」

「喔!我搞錯了。」



可是,大家不覺得豬頭老師其心可議嗎?

我知道我不該Care,若要改變這樣的現狀,最好的方式是越爬越高,有了相當的背景支持,才有力量聯合相似的力量,進行改革。

我知道我該壓下氣憤去唸書的。

我只是忍不住這樣的憤懣,必須記錄下來,好好發洩!

[豬頭老師系列]壞人蒲公英

為了寫這一篇文章,我遭到報應了~嗚嗚!

燒焦了明天早餐要吃的稀飯~.:>_<:.

---



話說今天蒲公英老師從山下風塵僕僕的回到山上,一踏進宿舍區,就發現兩棟宿舍中間的小空地,堆了兩袋垃圾。

我問室友瓊瓊老師,那兩袋垃圾不會是豬頭媽清出來的吧?



沒錯,豬頭媽每月訪子的日子又到了。昨天又把她家小豬頭的所有衣物都洗了一遍,還把小豬頭的內褲吊在曬衣場的入口,讓我每每要進去拿衣服,為免沾上一身穢氣,只得繞道而行。



瓊瓊老師很可憐地說:「沒錯,那垃圾是他們的,而且他們在下午清垃圾,吵得我不能午睡。」

我對那兩大袋垃圾看了萬分礙眼,而且好巧不巧我們學校旁邊就是有名的溫泉會館,他們向我們借場地,星期假日遊客都會到我們學校停車,宿舍這麼髒亂,套一句俗諺:真是洩世洩種(台語)。

我決定來當一個壞人。

我過去敲了敲門:「豬頭媽,不好意思,這垃圾是你們的嗎?」

豬頭和豬頭媽都跑出來,我指指地上垃圾:「不好意思,校長有說過,宿舍的整潔所有老師要一起維護,所以……」一切盡在不言中。

兩人馬上拿起垃圾,很不好意思的說,他們正在清理房子,暫放一下。(如果照瓊瓊老師的說法,和我到達時間一比照,你們暫放的,可不只一下!)

豬頭還把垃圾拿給他媽,狀似要他媽拿下去垃圾場倒。(我們垃圾場離宿舍不到兩分鐘的步行距離。)

我馬上說:「男生拿下去倒阿!搞什麼!」

好吧!我偏激,我是壞人!



瓊瓊老師說我很猛,我只是純粹無法忍受這樣的人,他們認為我難相處也無所謂,反正該堅持的我還是會很堅持。



**** **** **** ****



昨天一整天,我們宿舍停水。這不是第一次了,而且每次都是不明的停水,學校區有水,對面宿舍有水,偏偏只停我們這一棟。

每次停水,我們幾個女生都苦哈哈,上次停水我還摸黑沿著工友伯伯架的梯子爬到頂樓上去看,看工友伯伯爬得那麼輕鬆,自己爬卻全然不是那麼一回事。

這一次停水,工友伯伯早上先幫我們處理水塔沒水的問題,要我們等水塔蓄滿水。一直等到晚上水龍頭還沒水,工友伯伯便過來幫忙察看。

對面豬頭去台北找朋友,豬頭媽出來關切。



「蒲公英老師,你們沒水喔?來我們這邊洗澡阿。」

「喔!我洗過了。」我早早去警衛室洗過了,實在不敢勞動豬頭媽大駕。

這期間,工友伯伯摸黑爬上爬下,豬頭媽在一旁絮絮叨叨:「唉唷!沒水喔,那我兒子那邊…

[豬頭老師系列]我也不想有功課

班上小庭的哥哥在豬頭老師班上,之前小庭的媽媽就為了這一件事,也是好生煩惱了一陣子。後來,小庭媽媽採消極的抵制,打算撐過三年級這一年便罷!



這幾天上課,我讓學生在課堂上練習習作的試題。

小庭隨口問我:「老師,我們可不可以先寫回家功課?」

「不行,回家功課是讓你們回家練習的阿,所以回家再寫。」

「好!」小庭點了點頭,一邊在位子上寫習作,一邊碎碎念著,「跟你們說喔,我哥哥他們班很好喔,他們每天的功課都很少,最多才只有一樣而已。」

「他們班是他們班阿,跟我們班又不一樣。」雖然我之前就知道他們班功課量出得很怪,而且家長還投訴過有部分國語、數學習作沒有做,但我還是如是說。

「那老師,我們到三年級,也一樣沒有功課嗎?」

噯!孩子,我實在不想說:這樣不是愛你,而是害你阿!



雖然我聽過幾種不出功課,也讓孩子學得很好的方法,但是我私以為對於中低年級而言,練習是必要的,因此我並不贊成不出功課,或是功課份量減少。我出的功課量不會很多,盡量都控制在孩子花半小時時間完成的量,最多不會超過一個小時便可以完成所有的功課。



也許哪天教到高年級,再來試試那些放手讓孩子規劃自己學習的方法,也是不錯的嘗試。

寒流

這一波寒流真是威力驚人。雖然拜寒流之賜,乾冷的氣候沒有之前濕冷的天氣讓人心情煩躁,但是偶爾還是會有那種冷到讓人想罵髒話的情況發生。



昨天五點上完課,騎車從鶯歌回到山上。在三峽的街上騎著車子,就發現氣溫不對勁,平地的溫度比平常冷了一兩度,迎面過來的空氣,就似打開冰箱的冷凍庫那陣陣逸出的冷風,刮得人臉頰生疼。



等摩托車慢慢進入山區,不得了了!雖然我為了小命著想,已經買了手套,但是握著握把的手指,還是冷到發麻疼痛,我得不時甩甩手,才能繼續騎下去;羽絨外套很令人欣慰的擋住了寒風,但是我證實了牛仔褲是不保暖的。一路上,我的大腿從寒冷到麻痛,到最後竟是熱辣辣的感覺,完全印證了我家小妹的理論:當妳冷到極點,就是熱的了。



回到宿舍,停下車,大腿還是麻的,劫後餘生的欣慰感受不斷的湧上心頭。



今天早上還得去上英聽。因為一大早九點半就要上課,我得七點起床,七點半出發,才能趕上八點十一分的火車。



當鬧鐘響起,我連滾帶爬的離開被窩,按掉鬧鐘,腦中響起科幻片的情節:「咿喔,咿喔!Warning!Danger!Danger!」爆冷的空氣,讓我嚴重懷疑自己根本是住在冰箱裡。



完全不用思索,我躲進被窩中,抗拒必須起床的宿命。



天使蒲公英在我的右腦歌唱:「趙老師的課欸,很棒的課唷!快起床,快起床。」

惡魔蒲公英在我的左腦低語:「沒關係啦,一節課而已!蹺課吧!蹺課吧!」



最後,天人交戰再加上昏昏沈沈的睡了一個小時之後,決定履行好學生的義務,遲到總比不到好。惡魔蒲公英戰敗,我在八點十一分冒著生命危險,踏出被窩,急匆匆的整好行囊,下山趕赴八點五十八分的火車,乖巧的在上課五分鐘之後,進教室坐定。



還好老師今天的課上得很棒,那是我不聽會後悔的英語連音課程,總算還是當個乖學生值回票價!

立志當個優雅、氣質出眾的女生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其實我的個性很大剌剌,跟我寫出來的文字落差挺大的。言談之中常有一些時下流行的俚語,根本不是那種有氣質的文藝女青年。



開學某天,我看著我這學期的課表,覺得好笑。正巧隔壁班老師走進來,我順道說了一句:「陳老師你看。我星期二只有兩堂課耶,星期一、星期四和星期五就操到死。」



語畢,自己的臉上突然冒出三條黑線不止。

天阿!一句下意識說出的話,就毀了我苦心孤詣營造的氣質形象!

隔壁班老師是個很棒的老師,就是我說過國立藝專畢業的老師,現在正在玄奘大學中文研究所進修,我很欽佩她!竟然……

嗚嗚嗚~



於是,我把我在MSN上的暱稱,改成「立志要當優雅、氣質出眾的女生」,時時提醒自己—要有氣質阿!千萬不要再語出驚人了!



這禮拜陰雨綿綿,再加上星期二、四,我得到台北去補英文,來來往往之間真是累到不行。星期五放學之後,有種「重獲新生」的感覺。



我把東西收拾好,想提早回宿舍,順便走一趟本校,帶個東西給教學組長。走之前,我跟主任Say Goodbye。



主任看我行色匆匆,便問了一句:「今天晚上要補習阿?」

我直覺回道:「沒有啦!已經『操』過了,我要回本校。」



「什麼?」主任揚眉,狀似沒聽清楚。

「噯!我說我已經『上』過了,我這禮拜二和四補習過了。我現在要拿東西回去給教學組長啦!」我很心虛。



看來—我的氣質之路還是很漫長阿!

就這麼一輩子

這是一首我很愛的歌總覺得詞美,也寫進了人生的某種況味。就這麼一輩子
作詞:陳桂珠 作曲:黃韻玲 編曲:鮑比達 演唱:江美琪

花剛剛開過 玫瑰有成為玫瑰的理由
人就只有這麼一輩子 怎能不到秋天就凋落

雲剛剛飄過 陰天怎能是退卻的藉口
人就只有這麼一輩子 只要過了河不能回頭

我知道人間路曲折不好走 也知道人間事滄桑不好受
但是花開一季 人生一世 累又算什麼 苦又算什麼

人就只有這麼一輩子 總要風經過雨來過 痛過也哭過
才能在歲月的門後 把那些心酸當作笑談說

人就只有這麼一輩子 總要風經過雨來過 痛過也哭過

心情不好之自言自語

激勵最近常常懷疑自己幹嘛這麼虐待自己?這種念頭在昨天那種天寒地凍的日子,我還得頂著不小的雨勢,冒雨騎著半個小時的山路下到鶯歌火車站,擠半個小時的火車去台北上課,達到頂峰。我最近常常想放棄,不想這麼虧待自己。但是當我轉身之後,第一個就想起,那些我曾經放棄的。當初我信誓旦旦說我現在必須完成,不然我會後悔的話,第一個我就愧對自己和老師,第二個愧對這一段時間,無怨無悔接濟我的朋友們。於是,我站住腳步。想想這一路走來的艱辛,除了自己之外,還有很多人陪著我一起努力。我的朋友們在我補習結束,提供我住處,在這近五個月的叨擾之後,我發現我不如自己想像的孤單。教英聽的趙老師說:「這一次不要再放棄了,如果再放棄,妳要從妳的人生中逃開幾次呢?就這一次,勇於面對吧!」深夜十一點的樹林火車站,我看著進站的號誌,想起了一句話;「這從來不是你能力夠不夠的問題,而是你想不想去做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