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6的文章

【外星球的日子】10-不要太放心

最近這兩個禮拜,讓我對這個偉大的教育體制和龐大的社會救助體系,莫名覺得憤怒且無力。
期末學生的父親憂鬱症爆發,在她新生報到那日跳樓獲救,我後續處理了學生到私立高職報到的相關事宜,主任擔心學生的校車和午餐費用是家庭壓力,導致父親的憂鬱症惡化,所以跟校長提了這件事,校長到校外募了一筆款子要讓孩子可以安心上學一陣子,等到孩子的姐姐開始實習工作,就可以幫忙分攤家裡的費用。
七月初我帶學生去私立高職套量制服時,還跟特教組長殷殷交代這小孩的家庭狀況不佳,但她是願意上高職的,還請特教組長多費心。 結果,八月我開始要追蹤小孩的狀況,打到高職端竟然發現:特教組長辭職。震驚傻眼之餘,詢問接任的新組長,前組長是否有交接孩子的狀況?沒有,一概為零,連當初我們去轉銜會議的交接資料都一應俱無。 於是我只好重新轉銜一次。
我打電話請孩子回來,從孩子的口中知道爸爸出院了,但還是會對同居人動手,亦即爸爸的憂鬱症還是不穩定,隨時可能禁止她上學。因此我詢問輔導組,期末是否有通報這孩子為高風險家庭? 輔導組說:輔導老師評估後,覺得社工那邊不會開案,因為比這個孩子嚴重的個案太多balabala一堆理由,所以這個孩子在父親跳樓那一個事件,只有通報家長自殺,並沒有通報高風險家庭。 傻眼! 當初說有通報,只是可能社工那邊會併案處理,這些都是誤傳就對了!(拍額)
那不就還好,我一直都不怎麼放心,一直都在追蹤這孩子的狀況?
但我真的很痛恨這環境瀰漫著「我做到剛好就好,那些多的事情不是我的份內之事」氛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