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06的文章

飲食大不同

某次旅行,一個土生土長於台北市的朋友閒聊地問我:「你家交通方不方便?離火車站近嗎?」

「還挺近的阿!騎摩托車大約五分鐘就可以到了。」

「那走路咧?」傻呼呼的他,殊不知這段距離若是用步行,少說要三十分鐘的時間。

我當場瞠目結舌,喚來同行的其他朋友,撻伐他的何不食肉糜!後來弄清楚之後,大家笑鬧成一堆,發現了各人的思維大不同。原來他從小生長於台北市,交通太過便利,短距離都是以步行為考慮的,不像我們打小生長在中南部,所以不管到哪裡,都是用機車為代步工具。



分居南北的人們,不只思維不同,連飲食也有很大的差異。這幾年在外賃屋而居,在彰化住了三年,在屏東住了四年,在台北住了四年,現居台中,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經歷,其中讓我覺得非常有趣,當屬「飲食」。



在屏東那幾年,立志吃遍屏東的美食,為了美食我們一群朋友馬上吆喝出發,開拔到遠地去品嚐。剛畢業那一年,回到屏東一定要去拜訪的,就是屏東市的五零年代、內埔鄉的孔家小館、還有屏東夜市的小櫃子魯味,還有其他數不盡的美味,讓我每每想起都饞到不行。等到再過幾年,時常縈繞心頭的,反而是南部大街小巷都看得到的「鍋燒意麵」。似乎從台南以降,鍋燒意麵就是飲料攤必備的餐點,在屏東市幾乎是有座位的飲料攤子,就會搭配販售鍋燒意麵;意麵首重湯頭,湯頭好,其他的配料反而是大同小異,家家都差不多。



出了南部,其他地區卻很難看得到鍋燒意麵,中部一個地區只有一兩家,北部更是希罕,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卻發現他的湯頭糟到不行,於是那股莫名的思鄉情懷隨著吃不到鍋燒意麵的殘念,越燒越烈。這幾年有陸續漫燒到「手工酢醬麵」的趨勢(宿舍餐廳的經典餐點阿,by the way,出了屏東市,麵攤都不賣手工麵了,這是怎麼回事阿?)。



畢業第一年,從台灣的極南搬到北部,除了氣候非常不適應之外,另外讓我非常不適應的就是飲食了。因此讓我歸納了一個結論:台北人真是太好養了,路邊麵攤的煮麵水沒瀝乾就放進碗裡,麻醬稀呼呼的,麵條還黏在一起沒分開,桌上也堆積了陳年污垢。這樣的店,晚餐時間仍舊有四五個人排隊?How?在那裡要吃點像樣的便當,還得花七八十塊,而且菜色差透了。



因此第一年我幾乎餐餐到7-11報到,那一年我嚐遍便利商店的各式便當。



當然接下來的幾年狀況好了一點,有了足堪入口的食物,還有一堆好友同事一起吃晚餐,晚餐時間熱鬧的氣氛更勝食物的美味。雖說如此,北部的食物還是有一些是南部少見的,像是米粉湯、四神湯、米粉炒……

[Movie]晚安,祝你好運--Good Night and Good Luck

這是今年奧斯卡的得獎影片,不過我不是因為這個原因租這一部片子的,真要究其原因,那應該是我鬼遮眼了吧!

這樣說來,這一部片應該是很難看囉?


這倒不會,整體來說,這一部片切中了我想對新聞媒體大聲疾呼的一些觀點,尤其由主角的嘴中說出來,更有說服力。在此離題一下,片中男主角艾德華‧蒙洛(Edward R. Murrow, 大衛史翠森飾)演得真是好阿!活脫脫就是當代的知識分子現身,再加上全片的場景和黑白色調烘托,氛圍十足。




這一部片的背景在敘述50年代美國的McCarthyism,當時社會仇共情節高漲,威斯康辛州參議員麥卡錫(Joseph R. McCarthy)趁勢而起,他宣稱握有國內「共產份子」的名單,藉此審查各個公務機關、新聞媒體,掀起美國版的白色恐怖。無論你或你的祖先、親戚,只要與共產主義扯上關係,就會受到審問與質疑,甚至被污名化定罪,連新聞媒體也不能對McCarthyism的一切提出疑問與不同意見。



這時,艾德華‧蒙洛率領的新聞團隊,和製作人佛瑞德‧芬德利(Fred W. Friendly, 喬治克隆尼飾)一起面對政府、軍方以及麥卡錫參議員的多方施壓,仍秉持著新聞人的風骨,堅持揭發真相、堅持新聞自由、堅持做對的事情,這實在是一件令人感動的事情。面對多方的壓力相逼,雖然最後艾德華‧蒙洛的節目扳倒了麥卡錫參議員,但是仍面臨停播的命運。


這是由真實的故事改編的,也有以古諫今的味道,任何一個對媒體有意見的人,我都很推薦您來看這一部片。這一部片除了很忠實地呈現當時的新聞現場之外,它少了好萊塢處理相關議題必有的威脅、恐嚇手段,完全focus在艾德華的新聞處理,麥卡錫參議員的不合法手段,所以不習慣的人或許會覺得有點悶,我個人覺得是不夠刺激了點。


不過也許這樣的電影處理方式,讓我們更聚焦在:「新聞、媒體」該扮演什麼角色?這一個重點上。任何一個媒體人,看完這一部電影,應該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的社會責任;普羅大眾也應該看看這一部電影,然後好好思索我們要的是什麼樣的新聞、媒體?
片末,艾德華‧蒙洛的一段話,讓我非常感動,也很能代表這一部片的精神:


「那些認為"人們不會看這節目,他們不感興趣"或"他們滿足現狀,漠不關心"我只能說,以一個新聞記者的觀點,有足夠的證據反駁他們的主張。」

 「如果他們是對的,他們失去的是什麼呢?」

 「因為,如果他們是正確的,那麼電視就一無是處…

[Books & Movie]優秀是教出來的 v.s. 春風化雨師道情

隆‧克拉克老師的這一本書,在前幾年風靡教育界,許多老師、家長都讀過這經典的五十五條守則,有的人奉為圭臬,有的人認為這和早期台灣的價值觀相似,代表我們不該拋棄舊有的傳統。


不能否認如果有這種老師,上學的確是一件很酷的事。不過我今天不是來討論書的。


前一陣子,我家人在洋片台發現一部挺酷的片子,我看了之後,才發現這是在描述隆‧克拉克老師教學的電影,由六人行<Friends>裡的錢德(馬修‧派瑞)飾演,電影裡面包含了一些書中的情節,當然書的內容是更豐富的,但是電影的戲劇效果挺不錯的,也很感人,推薦給大家看。




07月24日 10:15 春風化雨師道情 STAR MOVIES

07月25日 03:30 春風化雨師道情 STAR MOVIES




PS:洋片頻道之前播過另外一部也很值得教育工作者觀賞,不過最近沒有重播,挺可惜的。

------------------------------------------------------------------------------------------------

延伸閱讀:

1.優秀是教出來的





[Movie]北國性騷擾

前幾天從百視達借回來這一部片“North Country”(中譯-北國性騷擾),題材有點小小的沈重,不過片中探討的問題,值得大家看一看。



這是根據真實故事改編的影片,片中主角裘絲(莎莉賽隆飾)是一位單親媽媽,她帶著一兒一女離開家暴的丈夫,回到故鄉。在故鄉她沒有一技之長,因此她經由一位同是礦工的好友葛洛莉介紹,到礦場工作。在礦場工作,她雖然可以獲得很高的工資,但是她要忍受男同事的性騷擾、排擠、黃色笑話、以及隨時可能被強暴的危機,甚至連她自己的父親都因此不跟她說話。



當裘絲越來越受不了這一切,決定挺身而出的時候,她要面對的是更殘酷的人生:失去工作;女同事寧願息事寧人,不肯幫她;她的兒子被鎮上學生排擠,因而恨她;她被強暴的往事被殘忍的揭開……。



男女天生的體能差距,讓某一些人渣(請允許我用這麼不客氣的詞彙)認為他們可以為所欲為。撇開男女感情糾葛這一層面來說,我覺得那種氣憤之下就動用暴力,或是覺得「女生說不要,就是要」的賤男人,實在應該在臉上烙個印,提醒所有潔身自愛的好女生,千萬別靠近。



除了性騷擾這一個議題之外,這一部片中強調的公理、正義,讓我十分激賞:對的事情就應該堅持,不管環境多麼困難,只要你認為自己堅持的事情是對的,就應該義無反顧地大聲疾呼。這一個信念常常被包裝在好萊塢的電影裡面,這一種描寫人性的電影題材,我個人認為是現代道德教育的好教材。



我認為國內這種題材太少了,不管是電視節目、電影國片、甚至新聞報導,都很少看到這種為了「大義」堅持的理念。反觀國外,這一類的題材很多,他們用華麗的娛樂包裝,把值得堅持的價值觀趁機行銷給群眾,就算政府不推行道德教育,至少社會的價值觀還在。好萊塢的電影,如「獵風行動」、「蜘蛛人」、「晚安,祝你好運」、「梅爾吉勃遜的英雄本色」;日劇如「大搜查線」、「美女或野獸」。這些片子也許煽情,但是他們不是說教的老學究,他們用一種巧妙的方法,歌頌了一種價值觀,而國內現在有任何節目足以相提並論嗎?



當然,我這樣說是以偏蓋全了點(至少我很喜歡的「草山春暉」就傳達了很棒的價值觀,有許多新聞台的專題節目,也介紹了不錯的台灣人事物),但是不可否認的是:現在當紅的製作人沒有這種價值觀思維,我們的社會價值觀也不歌頌為了一件對的事堅持到底的阿甘精神。所以我們的社會不可能出現一個裘絲,一個獨立對抗集團的堅強女性。



當群眾可以凝聚理性思維,不再用一些浮濫的連續劇,像八點檔煽情的新聞…

[剪報]舉國皆談政治,不談政策

不意看到這一篇文章,正切中我最近的心情。台灣的新聞台已經淪為八卦台,在新聞頻道,我看不到可以擴展人視野的新聞。

原來在台灣,只要瞭解政治人物的八卦緋聞、弊案醜聞的最新進展,我們的生活就能變得更好了?!

如果我有錢又有勢,我應該會顧人去暗殺掉現今的立法委員、政黨領袖,和各家電視台的新聞部主管和董事長,或許台灣就不會這麼亂了?

什麼時候這些新聞記者才會知道,我們不想知道趙建銘又在看守所做了什麼?不想知道他又胖了多少?他的三兒子撿哥哥們的舊衣服穿,真的沒什麼,根本不用佔用新聞頻道廣播。

我們不想知道李泰安家裡的風水怎樣,他鋸掉家裡的大樹,砸傷蘋果日報的記者,那是記者們自己自找的,妳不去圍在那邊播報無意義的新聞,不就沒事了嗎?

如果我能作主,我還寧願多知道國外的新聞,知道這世界上發生了什麼事阿!這些狹隘的新聞頻道主事者,你們到底懂不懂阿?!

------------------------





李家同/暨南國際大學資訊工程系教授(新竹市)







今年夏天的颱風特別多,我們已經歷經了兩次豪大雨,損失慘重。而災情最嚴重的地方在桃園縣,這裡並無強風,亦無豪大雨,但居民卻沒有水了。沒有水,是因為石門水庫泥沙太多,以致自來水公司無法利用這種充滿泥沙的水來供應大家天天需要的自來水。



這種因為下大雨而沒有自來水的現象,是否是不能避免的?我去問了一些土木系的教授們,答案馬上就出來了。當年石門水庫設計的目的是灌溉,現在石門水庫的功能是供應自來水,功能不一樣,設計卻是原來的那一個。如果要避免每次豪大雨就有大批泥沙從水庫進入淨水廠,必須有一些工程來使石門水庫可以發揮它的功能。



如何改良石門水庫,顯然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問題,全國老百姓也一定會對於這個問題有興趣,可是我們的新聞節目,似乎對此毫無興趣,很多節目仍然全副精力大談政治議題。這些節目大多數是非藍即綠,有一種專門罵民進黨,有一種專門罵國民黨,還有一種是挑撥離間型,藍綠都請來,讓他們互罵。如何使石門水庫不再會停水,與藍綠無關,大家就不理了。



但是,對於老百姓而言,那個較重要?倒閣權、內閣制、總統制、連宋王馬之間的關係,有那麼重要嗎?世界上總統制國家中,真正好的,恐怕只有美國,其他都腐敗得不像話。內閣制國家中好的不少,但是印度不是內閣制國家嗎?法國還實行了雙首長制,不中不西,但是法國仍是一個重要的國家,可見我們成天討論制憲,其實沒有多大道理,於事無補,還不如多花些時間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