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09的文章

閱讀速度與唸名

唸名速度(Naming)是國外在測閱讀障礙的指標之一。對於閱讀有困難的孩子,有兩個假定:



1.他們拼音速度太慢、識字速度太慢,所以理解也慢。




2.在大腦處理閱讀的部分已經有了障礙,意思是他們看到—傳到大腦處理—唸出來,這一個過程有極大的障礙,跟拼音的能力關係不大。(有些孩子會拼音、認字,但是文章理解有困難。)









之前聽了台東大學特教系,曾世杰老師的演講(個人很喜歡這一個老師,他做的一系列學習障礙研究、教學都很棒。尤其他針對唸名速度的部分做了很多研究,頗可參考)。曾老師在台東和永齡基金會(郭台銘辦的)合作,輔導一些語文學習障礙的孩子,從教材編輯(集中識字)到故事架構分析(為了協助學生分析故事,寫心得),我覺得課程很有趣,成效也很不錯。




    當下,就取了曾老師說的一個主題,拿到一年級來做活動。




    曾老師說,國內小學普遍都不注重閱讀速度,但是國外不是,在小學有閱讀比賽,是比一分鐘可以念多少個字,孩子如果有進步,校長會公開表揚。而且站在學理的角度,當我們的大腦將拼音、解碼這些事情自動化了,就有更多的空間可以處理分析文章架構、句子架構這些事。




    不過,如果在一年級玩一分鐘唸幾個字的活動,我想我會數字數數到瘋掉。小孩的數數也不強,一定也會有爭執。所以我乾脆推了一個閱讀速度的比賽。




    讓小孩以捷英社的每日一文為主題,每週辦一次。閱讀速度在兩分鐘以內的小孩,可以得到一顆糖果,每次比賽的結果會做成表格,通知家長。




    活動不累,因為我訓練了幾個小孩幫忙計時、登記、還有糾正錯誤,我只要負責登記成績和管理秩序就好了。全班24個小孩,分成男女兩組,一節課就可以把活動辦完。然後再花個半小時統計成績,做出通知單。




    目前辦了兩週,有很多好玩的附加價值。例如:小一學生因此會用碼錶計時,還有,學生唸書的速度已經可以跟大人一樣快了。雖然有些學生因為趕著快,唸出來的字是糊的,這時就得要求清晰度。




    我個人還蠻喜歡這一個閱讀速度的活動,可以推薦給低年級的老師玩。

    再搭配上文章架構分析,我覺得我把捷英社這一本「每日一文」運用得很徹底阿!




    下一次再來說說文章分析的作法。


PS:不過班上有一個女孩,速度遠遠落後,一篇298字的文章,念了4分半。224字的文章念了3分20秒。我真的挺懷疑這個孩子,是否真的有語文障礙?




PS2:有興趣的老師,可以google「唸名速度、雙缺陷假說、曾世杰…

如果上了頭條,我也不意外

照PTT的說法,做了一個夢。



夢見一個學校,爆發了師生戀。而且還是不倫的那種。



男主角婚姻不睦,離婚中,勾搭上班上的小女生,傳曖昧字條、買衣服寵小女生、帶小女生和小女生同學去百貨公司,兩人去停車停了兩個小時云云。



我竭力,很竭力抑制打電話給人本的憤怒,丟黑函給教育局的憤怒。



還好,不是我的學校,我不用天天看見,只需偶爾知道。



可是,我還是覺得自己是幫兇,是廣大共犯體系的一員。



沒辦法理解,校長竟然可以放任這樣的傳聞,不去護衛小女孩。



沒辦法理解,家長竟然可以收受老師買的衣服、包包,然後不疑惑、不愧疚?



沒辦法理解,學校主任、老師們竟然可以天天眼見、耳聞,然後不揭發?



一個女孩,初戀如此不堪。



一個女孩,在網誌上甜蜜寫下未來的規劃,親親喊著老公。



一個女孩,她也不過才12歲。



我真的很希望,上了頭條,其實也是好事。

有空才能做的事

阿慧覺得很神奇,我也覺得很神奇,相隔十年,我們竟然在這一年成為室友。



雖然只剩下一個多月就要各奔東西,基本上,一切都還是覺得是命運的遊戲。



不過說真格的,和一個朋友相處久了,重點就是她知道我的地雷,我也知道她的。



大學時期,我們兩個每次合作活動,每次都得分開一兩個禮拜才行,因為互看彼此不爽。



大二那一年,兩人還絕交了半年多吧!



真的很有趣。



上個星期,兩個人吃完飯之後,覺得太罪惡,所以跑去西校區走操場。



然後就看到當年畫國畫的美術館(嗯,是我跟小綠一起修國畫的那個美術館)



看到某一年,選課用的網球場(那一年,有人帶著睡袋到球場睡,就為了隔天早上搶選課,真的很瞎。)



看到學校花了四百萬蓋的新圍牆,看到科學館旁邊,打掉了溜冰場,蓋了一棟大樓。



很多事情不一樣了,可是我們還一樣。



很多建築物都還一樣,我們卻都不一樣了。



這種感覺真的很妙。



不過,說真的,懷念和減肥這兩件事,都是有空才能做的事阿!



偶一為之,很好。



但是生命經不起時常懷舊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