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08的文章

拜訪米勒--OMG篇

拜訪米勒—OMG篇
前言:OMG=Oh My God!



設備部分
雖然已經料想到假日去看米勒,一定會遇到很多、很多、很多人,不過因為家人只有假日才能出門,所以只好去人擠人囉!

畫,當然是美!


但是場內場外,有一大堆東西實在是令人看不慣。



先講展場吧!展場入口像是臨時搭出來的違建,實在是一點美感都沒有。裡面的動線更糟了,入口處狹窄,讓民眾全部擠在小空間內看畫,一個工作人員不斷的呼籲,請民眾可以先去大廳看「拾穗」和「晚禱」,才終於有人移動。我們是直接放棄,因為人太多了,所以入口處的畫乾脆不看了。




接著裡面竟然有一處T字形展覽處,目測寬度約一至兩公尺,用小朋友的腳指頭想,也知道人一定就是擠爆了,所以必須擠沙丁魚地進去看三幅名畫,再擠出來。




民眾和畫之間的距離也間隔得很粗糙,地上貼了黑線,然後用細的黑繩做區隔。到處都聽得到民眾踩到黑線的蜂鳴聲,偏偏展覽單位也沒跟民眾說,不能踩到黑線,我在現場被嗡嗡聲惹得心煩意亂。還有一個不懂規矩的孩子,直接從拉起的黑色細繩跨進去隔離區,再跨出來,只為了要搶快回應媽媽的召喚,當然馬上被白眼。我真覺得孩子無辜,辛苦你接受這麼多大人的白眼,希望你下次可以記取教訓。




還有,展場裡面連休息區都沒有,當然人太多可能是不設休息區的主因,但是看到一些阿伯阿嬸,因為腳太酸所以坐在角落地板,這一點也不美觀吧!再加上有日本人跟我問路買票,更讓我覺得這真是一件有失國格的事阿!乾脆設一些博愛座讓長者可以坐下來休息一下,這不是比較好嗎?


(題外話,台北火車站的剪票口外面,也不設座位,如果要做,一定要去找咖啡座。這也讓我很生氣,台灣第一大的火車站,竟然連休息座位都沒有,逼得旅客只能一直走、一直走,

不然就得尊嚴盡失的坐在地板上,服務度不及格!)




 2-11

牧羊女與羊群 / 大牧羊女圖,約1863

油彩、帆布

81 x 100 cm

Bergère avec son troupeau, dit aussi La grande bergère, vers 1863

huile sur toile

RF 1879










教育部分
這一次去看展,強烈的覺得台灣的國民教育真是失敗,一堆被寵壞的小孩。


在火車上就見識到兩個大約五歲左右的孩子,阿公阿媽都沒有位子可以做,媽媽也擠在小空間裡,他們倆個在我旁邊坐定,就跟阿媽拿餅乾吃。剛開始阿媽還因為大家都還沒坐定,所以不願意打開餅乾,後來被孩子拗了一次,就乖乖開了,還拿出一人一杯飲…

拜訪米勒--愉快篇

拜訪米勒—愉快篇
從去年知道米勒的畫即將來台展出,我就不斷關心畫展的相關訊息。



在米勒的畫中,我最喜歡的是「拾穗」,喜歡畫面傳達出的平靜。有時候藝術就是一件很主觀的事,我連畫的背景、要表達的意念是什麼,都很不清楚的年代,就把這一幅畫記在心裡;等到終於瞭解了畫的主題和背景,才若有所悟,我為何會喜歡這一幅畫。



2-16

拾穗,1857

油彩、帆布

83.55 x 110 cm

Des glaneuses ou Les glaneuses, 1857

huile sur toile

RF 592
















































《拾穗》收藏的曲折歷程和《晚禱》有密切的關聯:《晚禱》在1889年由於法方籌資不足而被美國人捷足先「購」並運往大西洋彼岸,引起法國輿論界很大的騷動。法國著名的香檳酒窖擁有人龐茉莉(Pommery)夫人因此決定購買《拾穗》並捐贈給羅浮宮。1889年9月28日, 龐茉莉 夫人在寫給美術司長的信中說:「由於我們未能將米勒的《晚禱》買給羅浮宮,我剛剛為羅浮宮買下了《拾穗》。我已經向畢修福森(Bischoffsen)先生發出了正式允諾,我會在遺囑中列入這項捐贈。在《晚禱》被送往美國的時候,我看到您有多麼傷心;我想您聽到現在這個消息應該會很高興。」 龐茉莉 夫人在1890年3月19日逝世,同年5月《拾穗》就正式成為羅浮宮的館藏。






《拾穗》是米勒十年觀察與研究的成果。呈現三個農村婦女,在收割之後的麥田裡撿拾遺落的麥穗。較年輕的兩位彎著腰朝向麥稈七零八落的灰土地,雙眼緊盯地面,忙著撿拾落穗並隨手扔進兜在腰際的圍裙裡。最年長的婦女微微俯身,手中拿著一把細枝。背景可見遠方的田裡仍在繼續收割,成綑成堆的麥綑、麥垛,一輛大板車和成群的農場工人構成一幅明亮歡愉的熱鬧景象,與三個拾穗女的淒涼形成強烈的對比。在畫面右側,騎馬的管理員正在監督收成的進度。更遠處可以看到村莊的屋宇。米勒的用意並不在於說故事。進步主義的藝評家卡士坦尼亞里(Castagnary)寫道:「這是一幅很美、很簡單的藝術品。作者無意做任何宣示。儘管畫面所繪的確尖銳,但卻超乎於擁護任何立場的激情,以不造假也不誇張的方式再現大自然真實、偉大的篇章,殊堪與荷馬、魏吉爾的史詩相媲美。」將米勒與希臘、羅馬時代的大詩人相提並論,並不為過。許多人都在這三個拾穗女的身上看到了雅典巴特農神殿雕像的影子。吃苦耐勞的生活賦予她們雕像般沉重的身軀,長年的操勞使肢體越來越沉重,習慣於彎腰…

[旅行]漫步寶來‧溫泉‧回憶

發現我真的是一個超級隨和的遊伴,旅行前三天,MSN傳來:「考完我們去晃晃吧!妳不要直接回家。」旅行地點還是前一天手機和MSN討論出來的。然後這一趟旅行就成行了。不過這也要歸功於「到處走走旅行天后」--阿慧小姐,沒有她的白色Toyota,我們要上山下海,還早得很呢!



由於不想去海邊被曬,所以我決定往山上走。然後不知不覺,我們兩個女生就走到大二時候來過的寶來。



車往山上開,雲越堆越厚,到了六龜的時候,傾盆大雨落下來,還擔心壞了遊興。吃完晚餐之後,雨就小了。臨時去附近買了泳裝,兩人就跑去泡溫泉Spa,黑色的天幕上沒有星星,可是泡在溫泉中的兩人,感覺還是非常愜意。



聊著聊著,從一路上走過來的回憶,到兩人身邊的轉變,其實談最多的還是不確定的未來。我們的處境都不算輕鬆,可是還是笑著、鬧著,沒什麼大不了。






屈指一算,竟然離上次來寶來,時間已經匆匆過了將近十載,寶來的變化很小,除了寶來國小的圍牆正在重建,中庭也圍成了工地。不過當時買菜的菜販、夜遊的路線、晚會的場地……所有的事情都好像昨天才剛發生過。



妙的是,我們一早造訪寶來國小,竟然看到一群藍色上衣的小隊輔在跟小朋友做活動,遠遠望去,真覺得時光欺人。為了「紀念」那段過去的時光,所以兩個女人在校園裡照了不少的相。包含當時充作廚房的走廊、被蚊香燒到木地板的圖書室、晚會場地,亙久不變的大樹……。



有好多想法想分享,卻發現很多感觸是不言而喻的。不肯認輸,讓自己變成只能藉景緬懷的老人,所以打開手機想找以前的朋友聊聊。A,那一次寶來出遊沒來,B,沒有聯絡了,C……嗯!還是算了吧!



所以就決定這一趟旅行,變成了兩個人的放鬆之旅,躺在溫泉旁邊的躺椅,把那些他媽的不確定、煩人的生活俗事都拋到一邊去,靜靜的躺在天幕之下,任微風清吹,小雨落下。



該面對的俗事,等旅行完再說吧!





有趣的句子

《雕刻人骨》--比爾‧巴斯博士&約拿‧傑佛遜著



P.79



「亞特?」



「什麼事?」



「你難道不能將金屬牌包在紙巾裡,然後放進高壓滅菌鍋來處理嗎?」



「當然可以。但這樣有什麼樂趣呢?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在工作時玩火的。」



「你難道不打算長大嗎?」



「當然不想。 size="5">幼稚是唯一可以阻止我的中年危機降臨的武器。」






眉批:不管阻擋任何歲月危機,幼稚都是不錯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