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09的文章

減壓方式~

最近沒發表文章,不過,我找到另外的減壓方式。

上禮拜去看了李國修和顧寶明的「合法犯罪」,對他們在舞台上的嘗試,覺得很有趣。

然後,招認一下,我最近在看的一齣偶像劇--「終極三國」,這可能會讓很多朋友嗤聲,哈哈!

不過,管他的,現在我決定要誠實面對別人和自己,這就是我,你不喜歡,這還是我。

看終極三國減壓,分析劇情減壓,為了戲裡的角色起伏著急減壓。

最近覺得我的生命似乎落到一個長假模式(日劇長假),需要找一些東西激勵一下自己,自然而然逐漸被戲劇(之前是光陰的故事),還有音樂吸引。從五月天、黃士杰(五月天技師團)、到現在的強辯。

好啦,不要說太多吧!

我開了一個部落格,專門放我寫的小說(戲劇自編小說)和戲劇評論。看戲看到寫一堆雜七雜八的東西,終極三國算是第一次.......連光陰的故事都沒這麼瘋..........

http://amoo.pixnet.net/blog

另外,因為被人影響,突然發現微網誌還不錯玩,所以目前弄了兩個,走向不定。

無名  http://www.wretch.cc/digu/wish0317&type=all

痞客邦   http://murmur.tw/Amoo


先這樣囉~

外行?內行?

前些天又接到一個代課,反正研究所沒課,去賺個零用錢也好。




恰巧是11月初,早上升旗,學校的英文老師應景做了一個萬聖節活動,讓我頗為傻眼。




這個英文老師有點資歷,之前跟他相處過,似乎待過國外,是個很活潑的阿吉桑,小孩子都很愛他,他上去帶英文每週一句或是一些小活動,小朋友都捧場到不行。




但是,這個萬聖節活動妙了。老師用黑色大塑膠袋綁在身後,頭帶巫婆帽,打扮成有點像吸血鬼的樣子。接著,他宣佈要小朋友上台比聲量。




唔!你沒看錯,他就是要小朋友上台比聲量。




比聲量這一件事,我其實也沒有什麼意見,你要大喊「我愛爸媽、我愛老師」、甚至來個英語詞彙比拼都可以。問題就在於,英文老師純粹只讓小孩大喊一聲「阿~~」。嚴格說起來,算是驚聲尖叫的國小歡樂版。




唔!個人也不是這麼嚴肅的人啦,你如果拿個分貝計,讓孩子量一下尖叫的分貝數,當作另類抒發壓力的管道,也未嘗不可嘛!




沒有,聲量大小由全校小朋友舉手為證,如果人數相差無幾(呃,事實上這間小學很大,一個年級有8-9班,老師只能在司令台上概略估算),就由校長決定。很妙的是,校長也配合得很開心。




贏的小朋友可以抓一把糖果,輸的小朋友必須抽命運籤接受懲罰。




有一個小朋友抽到的懲罰是:醬油一小杯,我嘖嘖稱奇,旁邊六年級的小朋友為我解答:「哎呀老師,那是可樂啦!」










活動結束後,該英文老師很開心的撒糖果,就像廟會結束一樣,老師走到操場的小朋友旁邊,將準備的糖果撒下。




各位聰明的看官,應該發現不對的地方了。這麼多小朋友,不會受傷嘛?




還好,理智的學務主任馬上制止小朋友搶糖果,場面雖然很混亂,但還不至於踩傷同學。










我不是要批評老師什麼。就算我個人辦活動,也總有缺失是可以檢討的。




老師不是聖人,由一天的活動去評論一個老師,並不公平。













我想討論的,是一個活動的教育性。




英國教育哲學家 R.
S. Peters強調教育活動必須符合三項教育規準:「合價值性」
(worthwhileness)、「合認知性」(cognitiveness)及「合自願性」(voluntariness)。







這個活動,自願性有了,但價值性和認知性呢?




從教育規準出發,我們可以將所有的教育活動分成:「真教育」、「非教育」、「反教育」三個概念。「真教育」是符合教育規準,並且有正面影響的活動。「非教育」則是指「不符」教育規準,未發揮教育正向作用,或者沒有價值判斷可言,不過尚未產生嚴重負面影響的活動。至於「反教育」則是指「悖離」教育規準…

半線

回台中了。



有些朋友,覺得我的決定簡直是腦袋不清楚了。





還好。





至少我知道,我為了什麼而奮鬥。



反正,我浪費生命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







走向系館路上,右邊的人工湖有水鳥,有爸媽帶著小朋友在湖邊漫步,一樣.......很人工。





還在適應,這樣的日子,沒有什麼好壞。



每天坐火車45分鐘,轉公車5分鐘,然後走去學校上課。



老師給的英文文獻,多到要壓死人,報告的要求多如牛毛。日子像在旋轉一樣,一晃眼就過了兩個月,同學在休息時間,趴在桌上大喊:「什麼時候才要放寒假。」,另外一頭有人碎碎念:我們根本就是偽.英文翻譯所。我拿起厚厚的英文Paper,發現自己現在竟然完全無感,很認命的看內容。(不過看到賣弄英文文法的作者,仍然會忍不住在心裡問候他家長輩。)





下課了,坐在月台上等火車,總有種恍惚的感覺。那一瞬間,喜歡讓自己放空,什麼都不想。





我很珍惜我擁有的東西。



當我一無所有的時候,至少我還保留著最重要的東西,這一次我不會有遺憾的感覺。



與其過幾年後悔,不如就大刀闊斧。





無名在懲罰免費使用者~~怒!

說真的,這股怒氣已經累積了一陣子了。 



原本以為無名應該會慢慢改善,因為他的自我更新速度很快。 



但是等了一年以上,還是這樣,真是讓我怒火越來越旺。(能等一年,連我都佩服我自己.....的懶。) 



去年,無名改版,限制了一些網頁語法,導致我每次更新版面,他總是說「您的語法不合規定」巴拉巴拉。 



不想理他。



繼續用我費心改了很久的漂亮版面。 



結果,沒多久,我發現我在瀏覽自己內文的時候,竟然會看見文章內的文字鬼隱,必須轉動滑鼠,才「有希望」可以看得見。



 呃~~(怒)好吧~你要用這種手法逼我改版面,可是我又沒有時間設計......那我乾脆換一個最簡單的版面。 



所以去年有一陣子,我換了版面。



 但是~~~~~~~~~~~~~~~~~~~~ 



媽的,文章內的文字內容照樣鬼隱。(爆青筋) 



真是氣到我想扁人。



 所以,後來我才換了標題「換任何樣式都有錯,乾脆換自己喜歡的!」 



------ 



然後,在我很忙碌的日子裡,我發現阿藍家的文章,跟我有一樣的狀況。就是:常常在文章末段會有一段文字被切掉。 



可是很奇怪,阿倫家不會。



 再仔細一瞧.........阿倫家有金色楓葉......(唔~人家事業做很大,我們不能跟他比。XD) 



------ 



這些堆疊累積的怒氣,讓我對無名小站真是怒到高點。 



從新聞台搬過來,是因為新聞台的系統有很大問題。 



可是,當初搬家花了多少力氣,我還記憶猶新.....當時我到處去看了網誌,才選定無名小站的耶! 



這一兩個月,我跑去試用了痞客邦,因為痞客邦的版面我比較喜歡,其他的網誌我都不愛(用過Xuite和樂多天空)。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痞客邦讓我覺得貼文時,好慢好慢,慢到我想殺人。 











哪裡有好用的網誌空間啊?唉.....

最近~~

最近快累攤了!!


不時自問~~我到底為什麼要這樣折磨自己!!哈!!


想來寫一些自己有興趣的教育議題。

上禮拜五去代課,還看到超令人傻眼的慶祝節目。

好久沒有這種想寫東西的感覺了。



唔~~~等我等我,最近一定騰出時間來寫東西。



PS:對了~雖然不知道有多少人會過來走走,我還是在此表示一下我的祝福!

先替升格當老爸的正妹阿倫老師放個鞭炮。

接著是終於解決論文的阿藍,恭喜阿!之後可以看到你的花東遊記了嗎?

最後是新婚的小綠,祝福妳和鄭先生可以撐過無數的一年,繼續過著嘴賤的幸福婚姻生活。



^______^

諷刺

不知道是誰,有這種惡劣的幽默感?



想起某日,因為想抄小路,誤闖小巷,昏暗的燈光下,一群群女人拿著凳子坐在違建門口。

有的閒聊,有的看我,像是在看來自外星的生物。



我站在貞節牌坊前面,看到那一條曾經誤闖的小巷。

不禁失笑。



把貞節牌坊放在窯子的門口,真不曉得是誰的惡劣幽默感?

發呆

「妳在幹嘛?」

「發呆阿~」

「神經!」



這是通常會得到的回答,尤其是我弟,可能還會附加上一掌。









「妳在幹嘛?」



「發呆阿~」



「我也覺得發呆很舒服,什麼都不想的那一瞬間,很舒服。」





這才不愧是我的好麻吉的回應!

寶來‧鹿野‧回憶

去年七月,和朋友還去了寶來一趟,兩人悠閒的在星空下泡湯,相約某日一定要再去一次,這是一種很減壓的旅行方式。



今年一月,兩個女人又跑了台東一趟,繞過南迴公路,直往太麻里、池上、關山而去,還在池上迷路看到「荒野」路牌,也在鹿野高台上看到老鷹飛舞,開著車子追逐。



大學時期,跑過寶來、茂林、多納、不老溫泉區,也許曾經經過小林村而不自知。



還記得輕狂的年紀,騎著摩托車馳進茂林林管處,三層樓高的建築,記憶中的樣子已經模糊,只記得當時看到有人要去荖濃溪泛舟,心想下次定要來試試。騎上車,轉個彎,就被警察逮到沒戴安全帽。



這些美好的回憶,都湮沒在土石裡了。



給一些正面力量,就像花媽說的:讓台灣人的愛,陪著這些人離開。



1.花媽(高雄市長陳菊)低調到龍華國小替PTT鄉民打氣。









2.大武鄉大鳥村「災民記者保羅」苦中作樂,連線報導



88水災相關的訊息

最近這幾天幾乎都掛在PTT上面關心災情,偶爾打開電視新聞挑戰一下十秒鐘落淚。

不廢言,貼兩篇不錯文章給大家參考一下。


1.天災?人禍?倒楣的氣象局與找藉口的官員

這篇文章從氣象觀點出發,解釋了這次降下2700豪米大雨的原因,而且證明了氣象局實際上蠻厲害的。

文章很長,得有耐心看。



2.朱學恆呼籲大家捐血

懶得找網誌版(想睡了),所以直接把PTT原文引述如下,若有侵權,請來信告知


-------------------------------------------------------------
作者: only14 (飛馳) 看板: Gossiping
標題: Re: [轉錄][資訊] 朱學恆:大家來捐血吧
時間: Thu Aug 13 23:32:00 2009

原文恕刪

前一篇新聞有提到不要一窩蜂的捐 免得超過血液的保存期限之後又是另一波血荒

http://www.meso.idv.tw/0808_ lovetaiwan/

這裡有蠻方便的訊息  可以告訴我們目前全台的缺血狀況

看到紅色在閃的燈  就請那裡的朋友可以踴躍參與捐血救人的行列吧!


另外提到這個網頁的背景音樂

是前陣子有上過新聞的本土歌手艾青的創作音樂「我祈禱」

是為台灣這塊土地祈福而做的歌

兩種版本收錄在兩張不同的專輯 一張是她自己的創作專輯

另一張是專輯叫做「我想要的世界」

目前他們釋出的消息是  他們捐出一千張專輯做義賣 所得將全數捐至救助單位

http://blog.yam.com/ kingdomusic/article/23343330

我本人有這張專輯

除了「我祈禱」這首歌很感人之外

還有位台東基督教醫院寫的「遇見愛」

一樣是為天災的四川地震寫的「震定希望」

專輯的歌詞和試聽可以在這裡找到
http://tw.streetvoice.com/ music/user-song-list.asp?sd= 611461


在這個徬徨的時刻

音樂能夠帶來力量和希望

也許你和我一樣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麼來幫助這個社會

或許透過購買這張專輯  或是自行捐款

你能夠分享更多的愛

另外這是在這幾天他們為救災英雄做的歌
http://tw.streetvoice.com/ music/user-song.asp?au=87826

這是藝人 或是音樂人 在精神上能夠給予的最大鼓舞


本篇沒有所謂的小道八卦  但自認提供出一般外界無法聽見的聲音

讓大家知道還有這一群人用另外一種形式在…

很催淚的文章,請小心服用

看到PTT上面這一篇文章



真的很難過



就像有個鄉民的推文:我不知道如果全家都走了,只剩我一個,我有沒有勇氣活下去

:這真的需要很強的心靈力量



希望大家都可以珍惜身邊的親人



--------------------引用自PTT,如有侵權,請來信告知-----------------------





※ [本文轉錄自 Kaohsiung 看板]



作者: sharonxuan (闇夜噩寐) 看板: Kaohsiung

標題: [閒聊] 不自主的淚

時間: Fri Aug 14 00:14:26 2009



今天



一對夫妻走進店裡



小姐我們要洗遺照,15張,明天可以好嗎?



是要洗15吋的嗎?



不是,是15張...



我跟店長對看了一下,再轉頭看看客人



客人已經眼眶泛紅



不好意思~我們是小林村的家人



趕著要洗相片,麻煩你們了~





我跟店長倆人,瞬間鼻酸。



客人的爸爸媽媽,大哥大嫂,加上小孩子。



一家15口,一夜之間,全部都不見了...









你知道嗎?



我們要進去,警察都不給我們進去



我們要去招魂



只能在遠遠的地方



那個地方離小林村,還有整整14公里



我都不知道招不招的到他們...



希望帶著他們的照片去那邊



他們看到可以跟著我回來...



其中二個,還是雙胞胎



他們是那麼的可愛....



客人已經哭了出來



這些照片,是我去拜託戶政事務所



把以前辦身分證的照片存檔給我們拍照的



所以有點模糊,可以用嗎?





等客人走了以後



我們二個心情很低落



甚至很想哭



真的~



世事無常,很多事,一下子就消失



有很多人,你不珍惜,一瞬間就會不見了



請好好愛惜你們家人



不論發生什麼事



都請真心的對待親人們



因為,你不會知道



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



請在每一分每一秒



認真的對待你愛的每一個人

閱讀速度與唸名

唸名速度(Naming)是國外在測閱讀障礙的指標之一。對於閱讀有困難的孩子,有兩個假定:



1.他們拼音速度太慢、識字速度太慢,所以理解也慢。




2.在大腦處理閱讀的部分已經有了障礙,意思是他們看到—傳到大腦處理—唸出來,這一個過程有極大的障礙,跟拼音的能力關係不大。(有些孩子會拼音、認字,但是文章理解有困難。)









之前聽了台東大學特教系,曾世杰老師的演講(個人很喜歡這一個老師,他做的一系列學習障礙研究、教學都很棒。尤其他針對唸名速度的部分做了很多研究,頗可參考)。曾老師在台東和永齡基金會(郭台銘辦的)合作,輔導一些語文學習障礙的孩子,從教材編輯(集中識字)到故事架構分析(為了協助學生分析故事,寫心得),我覺得課程很有趣,成效也很不錯。




    當下,就取了曾老師說的一個主題,拿到一年級來做活動。




    曾老師說,國內小學普遍都不注重閱讀速度,但是國外不是,在小學有閱讀比賽,是比一分鐘可以念多少個字,孩子如果有進步,校長會公開表揚。而且站在學理的角度,當我們的大腦將拼音、解碼這些事情自動化了,就有更多的空間可以處理分析文章架構、句子架構這些事。




    不過,如果在一年級玩一分鐘唸幾個字的活動,我想我會數字數數到瘋掉。小孩的數數也不強,一定也會有爭執。所以我乾脆推了一個閱讀速度的比賽。




    讓小孩以捷英社的每日一文為主題,每週辦一次。閱讀速度在兩分鐘以內的小孩,可以得到一顆糖果,每次比賽的結果會做成表格,通知家長。




    活動不累,因為我訓練了幾個小孩幫忙計時、登記、還有糾正錯誤,我只要負責登記成績和管理秩序就好了。全班24個小孩,分成男女兩組,一節課就可以把活動辦完。然後再花個半小時統計成績,做出通知單。




    目前辦了兩週,有很多好玩的附加價值。例如:小一學生因此會用碼錶計時,還有,學生唸書的速度已經可以跟大人一樣快了。雖然有些學生因為趕著快,唸出來的字是糊的,這時就得要求清晰度。




    我個人還蠻喜歡這一個閱讀速度的活動,可以推薦給低年級的老師玩。

    再搭配上文章架構分析,我覺得我把捷英社這一本「每日一文」運用得很徹底阿!




    下一次再來說說文章分析的作法。


PS:不過班上有一個女孩,速度遠遠落後,一篇298字的文章,念了4分半。224字的文章念了3分20秒。我真的挺懷疑這個孩子,是否真的有語文障礙?




PS2:有興趣的老師,可以google「唸名速度、雙缺陷假說、曾世杰…

如果上了頭條,我也不意外

照PTT的說法,做了一個夢。



夢見一個學校,爆發了師生戀。而且還是不倫的那種。



男主角婚姻不睦,離婚中,勾搭上班上的小女生,傳曖昧字條、買衣服寵小女生、帶小女生和小女生同學去百貨公司,兩人去停車停了兩個小時云云。



我竭力,很竭力抑制打電話給人本的憤怒,丟黑函給教育局的憤怒。



還好,不是我的學校,我不用天天看見,只需偶爾知道。



可是,我還是覺得自己是幫兇,是廣大共犯體系的一員。



沒辦法理解,校長竟然可以放任這樣的傳聞,不去護衛小女孩。



沒辦法理解,家長竟然可以收受老師買的衣服、包包,然後不疑惑、不愧疚?



沒辦法理解,學校主任、老師們竟然可以天天眼見、耳聞,然後不揭發?



一個女孩,初戀如此不堪。



一個女孩,在網誌上甜蜜寫下未來的規劃,親親喊著老公。



一個女孩,她也不過才12歲。



我真的很希望,上了頭條,其實也是好事。

有空才能做的事

阿慧覺得很神奇,我也覺得很神奇,相隔十年,我們竟然在這一年成為室友。



雖然只剩下一個多月就要各奔東西,基本上,一切都還是覺得是命運的遊戲。



不過說真格的,和一個朋友相處久了,重點就是她知道我的地雷,我也知道她的。



大學時期,我們兩個每次合作活動,每次都得分開一兩個禮拜才行,因為互看彼此不爽。



大二那一年,兩人還絕交了半年多吧!



真的很有趣。



上個星期,兩個人吃完飯之後,覺得太罪惡,所以跑去西校區走操場。



然後就看到當年畫國畫的美術館(嗯,是我跟小綠一起修國畫的那個美術館)



看到某一年,選課用的網球場(那一年,有人帶著睡袋到球場睡,就為了隔天早上搶選課,真的很瞎。)



看到學校花了四百萬蓋的新圍牆,看到科學館旁邊,打掉了溜冰場,蓋了一棟大樓。



很多事情不一樣了,可是我們還一樣。



很多建築物都還一樣,我們卻都不一樣了。



這種感覺真的很妙。



不過,說真的,懷念和減肥這兩件事,都是有空才能做的事阿!



偶一為之,很好。



但是生命經不起時常懷舊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