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15的文章

【外星球的日子】7-生活日常

1. 最近在整頓早自修的遲到問題、整體聯絡簿完成度很差的問題,結果很衰的9年級B組被我飆了。
2.中二小屁孩目前竟然是最穩定、最能做事的一群,9A兩個較弱,9B三個小孩上學期鑑定通過,這學期剛接受服務,很多學習習慣都還在刁。


3. 7A的EBD小孩因為上課擾亂班級秩序,謾罵同學,所以被處罰回原班,不准來潛開兩週。
其實好的一面講過的,也領著他做過了,帶著他去亞特盃,用正向行為支持鼓勵他,用小步驟的行為累積鼓勵他,但暴躁少爺的專注力大概只能維持一節課,就開始爆走惹怒同學(口頭攻擊)。 導師趁勢讓小孩回去原班試試看(因為該生在原班比較少這種對立行為),但可以很肯定的,如果這小孩最後回歸原班,國中肯定畢不了業,只能拿結業證書(七大領域要有四大領域及格)。
個管今天跟我說,小孩的家人聽到不能畢業,很憂慮,也比較緊張一點了。導師的評估是,兩週後小孩很可能還是會回潛開,所以問我「到時候要跟家長談的目標是什麼」?
我說:「我要這個小孩能夠管束自己的行為,專注學習。」 不管是服藥、行為契約或是加強運動去約束,都可以。
(小孩從小一接受特教服務,但主要問題都在情緒和問題行為,應該是明顯的ADHD,小四後家長自行停藥。)
行為管束不到兩天,下午課後班,小孩竟然自行走進潛開教室(下課時間)完全沒喊報告。(應該是來等同學一起回去)
我沉吟了一會兒,開口問他:「XXX,你進來有喊報告嗎?」
XXX甩頭就走。
這孩子的狀況讓我想到前學校的幼稚鬼小屁孩,但願這小孩的家長能夠理解目前這些要求都是為了小孩好,不然剩下短短兩年多的時間,這孩子很可能會升不了學、吃不了苦,或是到高中職後,跟學校吵架退學中輟,出外工作又社會適應不佳,永遠停留在社會底層。
4.中午進行特教宣導影片,我上去看了一下幾個班,覺得中午播宣導影片,有些班級很認真看,有些班級根本沒在看。
5. 下午OT來,跟他討論了一個疑似生個案。非常奇怪的一個Case。這個疑似生是國小中年級在資源班,然後因為整體學習沒有太差,加上家庭背景比較複雜,文化刺激不足,所以被評為「不符身障資格」,回到普通班。 基本上我很想支持國小心評老師的判斷,但這小孩很妙。讓他唸字「膜」,他會唸「黃和膜」,問什麼意思,他說是「健康教育的....(應是橫隔膜)」「杏」誤認為「否」,但請他造詞,他說是「劉俠的綽號....(杏林子)」,「援」他唸「軟」,造詞卻造「支軟(支援)」 …

【外星球的日子】06-Hard Day

只給今天的自己打30分。

1. 昨天批4個七年級校篩生的資料到一點半,其中一個小孩竟然連14-8這種減法都算錯。(撫額)

2.早上上九年級學障組的課,正在幫他們補十字交乘法,補完他們呈現一種茫然狀態,決定幫他們明天早自修加課。

3.第一節另外5個七年級校篩生開始做測驗,因為有死小孩聽不懂人話(明明前五分鐘剛說完,馬上問同樣問題,找死!),然後又發表歧視言論,於是扳起臉教訓學生。

4. 其中一位校篩生,因為數學基礎概念測驗有一頁忘記寫,因為這是速度測驗,我不讓她回頭寫,於是小孩崩潰。開始拗脾氣,不說話她就是不說話,還讓我滿場追著跑。

5. 聯絡輔導老師幫忙,處理完該名校篩生,我才有辦法吃早餐。然後沒多久開始上第三節課。2名臭小孩忘記帶毛線來編織。

6. 第四節OT來學校開始討論個案,然後很悲劇的,今天排的某個個案給我蹺課沒來,我必須臨時插進昨天的校篩生,然後談得2266。還好OT跟我一樣是非常Nice的雙魚座,我愛OT。

7.雜事雜事雜事.....明天要代partner的早自修課,取消九年級學障組的加課,有點不安。

8.第八節課,我累到根本沒辦法上課,所以小孩自動開始背國文解釋。

9.前組長回來,第九節課開始。

10.七年級學障確認生跟同學吵架,據說在二樓走廊大哭,情緒激動。輔導老師先處理了。學生跟導師在諮商室談話。

11.導師很累,我也很累(今天崩潰的校篩生和確認生,都是同一個導師家的)。輔導室的人都走了以後,我們兩個坐在諮商室聊天,只差沒有啤酒和小菜。

體驗活動(整理)

視覺障礙//

1. 蒙眼吃飯(靜態)、蒙眼倒水(動態)

2. 視野狹窄:

(動態)利用不透光膠帶貼鏡片,只留小小的洞可以看,洞可以在中間或旁邊,然後動態活動是讓他們把氣球往上丟10下、走彎來彎去的路線。

(靜態)字的一部分被塗掉,請人補上

3.白內障、低視力:
在眼鏡上很多層白膠,會很模糊,然後拿小孩數字連連看連成一個圖案那種的讓他們連。


肢體障礙//

1.柺杖體驗

2.輪椅體驗

3.單側手不能使用

學習障礙//

1.數學運算

2.文字閱讀

【外星球的日子】05-多嘴

之一//

今天我在辦公室跟主管討論我們的身障生人數,在思考要撐到幾人再開始吵教育局給員額。

一旁的金老師聽到了,插嘴問說:「所以人數到了,就可以成一班了?他們就可以出來上課了?」

然後我就跟她解釋了,我們是不分類資源班,不是集中式特教班,不管人數到達幾人,學生全部都會在普通班上課,只有部分時間出來上課。

‪金老師不愧是金老師‬


之二//

開學沒多久。
金老師不斷在抱怨某個班上一個小孩上課都在睡覺。
很熟的名字,所以我插嘴了。

「那個小孩閱讀程度只有三四年級左右,本來要鑑定,但家長不同意。」


姊姊說,弟弟如果被鑑定出來,爸爸會打死他。

導師也不積極介入,所以我放手了。

不理性的家庭關係,不理性的大人。那是我無能為力的地方。

--

金老師還是陸續幾次在抱怨那個小孩,今天早上我進辦公室,她又問我一次。我把鑑定資料找出來,跟他說了這小孩的閱讀程度。

然後,她直接歸因在「但他的動機也不足阿,他自己不想用功」。

嗯......

「我只確定這小孩是需要幫忙的」。

--

坦白說,我有一點點後悔我多嘴了。

我是壞人

◇◇之一  哭
    當小孩哭的時候,總是會得到我蠻殘忍的對待。
    諸如「哭完再跟我講話。」「趕快哭完。」

    我不太會禁止小孩發洩情緒,但我會很清楚讓小孩都知道,哭泣這個手段在我這邊根本討不了好,哭完你還是要「自己去解決那個問題」。

    今天課後輔導時,我進樓上教室時,已經有一個小孩哭了,聽他抽抽搭搭、斷斷續續講話,疑似是他擔心跟OOO起衝突,OOO會夥同班上同學排擠他。但他哭得上氣不接下氣,旁邊的人只能從他的對話中抓到一些關鍵字。OOO在一旁聽到自己的名字,也被告狀弄生氣了,正要發難……
    我對OOO揮揮手,「不要理他。讓他自己哭完再說。」
    當事人還是哭得益發悽慘,很努力的想表達自己的委屈,卻更讓人聽不懂他要說的話。
    我一邊聽一邊點頭,一邊要他控制情緒。講到最後,旁邊的學生也一致跟他說,「你哭到我們都聽不懂了,你哭完再說啦。」

    大概過了五分鐘,臭小孩自己收起鼻涕和眼淚,跟我要了今天的剪報文章,默默找起成語和佳句。
    一切就默默過去了。

◇◇之二  我超喜歡扮黑臉
    因為明天要出門校外參觀,所以最近時常爆走。上一次伙伴請假,我一整天代了六節課,還上自己的兩節課,加起來整整上了八節。那一天,我就罵哭了七年級的小孩。

    罵哭歸罵哭,我還是會跟小孩釐清為什麼她會被我罵,例如我已經交代要回報,小孩沒回報,轉身回班上;例如小孩總是忘東忘西,警告好幾次還是不聽。

    通常在我最緊繃的時候,我都會先撇嘴冷眼,冷笑對還搞不清楚的MR小孩說:「你覺得我有在笑嗎?」或「你現在可以笑嗎?」這一組的小孩因為不會判斷別人臉上的表情,所以總是做出錯誤的反應。
    對於LD小孩那種故意的犯錯,我會更冷的瞪他們說:「我現在非常不爽,你確定要『白目』惹我生氣?」

    有時候會默默的想:我其實是合法的黑道老大吧!

【外星球的日子】04-導師是靈魂

這學期開學以後,中二小屁孩們最近發生了一些事,也更可以看出:導師真是一個班的靈魂,尤其對這些障礙學生來說。

A班的小孩很怕導師,因為導師篤信不打不成器,因此學生根本把輔導室當作避風港,即使不需要外加課程服務,還是整天來盧我,想要外加這外加那。A班兩個小孩,超愛評論導師,毒舌又碎念,今天被我凶了一下,指正過。適應最差的那個孩子,這學期比較有長大的樣子,今天碎碎叨念著他的手被打得很痛。最妙的是疑似生那個孩子,其實她的評估已經做得差不多了,前兩天還來盧我,希望我能再約她出來,我想著逐字稿還沒做,也許再收集一次口說樣本,所以就答應了,她立刻指定導師的課,希望我那一節課可以約她出來,因為她很怕導師。

B班的小孩很愛導師,雖然導師對他們要求很多,但連MR的孩子拿到蛋糕,也是喳呼著要送給導師吃。不管是新送進來鑑定的孩子,或是已經鑑定通過的孩子,即使不習慣被標籤的感覺,孩子們還是能夠信賴老師是為了他們好,所以外加就外加,不抽就不抽,關於特教的服務整個好談非常多。

C班的小孩們也很愛導師,導師像媽媽一樣管他們管很多。
但最近我輾轉發現C班一個疑似生,琢磨了很久,才去跟導師談,立刻感覺到導師的防衛。
她其實很清楚孩子可能是特殊生,單項能力特別弱,怎麼都糾正不OK,但因為家長不願意接受鑑定,所以她就放手了。
我今天跟她談完,如果孩子各科都能及格,只有某一項考試需要幫忙,特教可以給予間接服務(考試評量調整),連外加課程都不給。導師十分驚訝,我也十分驚訝,她竟然連諮詢都不諮詢(可能是孩子很沉默,不太會惹麻煩)。
結果……我下午再找她,導師笑著說:孩子拒絕考評服務,結案。
我傻眼,追問我可否先約孩子出來,邊做評估邊說服孩子?導師說OK。
然後,我轉身下樓,越想越不對。
在我說服孩子之前,似乎應該請導師先讓家長同意,不然我根本是孤軍奮鬥。(遠目)

這時候就不禁覺得,導師真的是一個班的靈魂啊!

[工作筆記] 兩難

早上本來是請了假的,火車回到鶯歌的時候,正是細雨不斷,還有兩個小時的假可以放風。猶豫躊躇了一會兒,才不甘不願的先回辦公室辦公。
一坐下來處理幾分鐘公事,一通電話打進來,是七年級的導師。
「哈囉,我想請妳幫我做一個學生的數學初篩。我現在請學生下去。」
我還沒回過神,導師描述的孩子已經站在我面前了。果真如導師所說,胖胖的,體格比我還高大,但看起來很畏縮,她的靈魂似乎縮得小小的,不敢讓別人看到一樣。
我拿一份數學能力測驗給她,她沉默很久,沒有下筆。
「不會算嗎?」我盤算著,一開始就是二位除以一位的除法,她可能不會。
孩子點點頭。
我換了一份加法計算給她,是十位數的加法。
孩子慢慢的算著,沒有扳手指之類的輔助動作,計算速度很慢。
算完,我批改,15題中,錯了3題。
我誇獎她。
「很不錯耶!妳看,對了12題。」
孩子有點驚訝,微微的、看不到的情緒起伏。
我說:「我們看的是妳對了多少,所以對這麼多,很棒啊!」
接著讓她算百位數的加法,最後讓她背九九乘法(2~5)。
因為我一直看她「能做到的」,所以我能感覺到孩子的情緒慢慢放鬆下來。
送走孩子,我跟導師報告孩子的狀況。導師問我孩子可能是什麼障礙,我不願意驟然下判斷,只請導師先跟家長聯絡。
導師說:我真沒辦法想像,為什麼國小沒有把這孩子提報出來!
我說,我也是。
早上,我還在想,多給這孩子一些時間,慢一點再鑑定,不要這麼快下判斷貼標籤。再觀察久一點好了!
一下班,那個畏縮的眼神又浮上我的腦海。
再等下去好嗎?孩子已經等了國小六年了。國一是多麼關鍵的日子,妳不是不知道。再蹉跎下去,孩子的自信心垮了,妳要花多少力氣才能救回來?
說真的,我現在還沒有答案。

[國文/寫作教學] 聯想法+五感摹寫

一、請學生討論出摹寫主題(食物)

二、針對主題設定要摹寫的五感(視覺、嗅覺、聽覺、味覺、觸覺)

三、請學生根據主題,發表自己的感覺(以目標感覺為主題)

四、將自己的摹寫句子寫在便利貼上,貼在白板上,並請學生上台發表

五、將便利貼貼在學習單上,請回家針對主題(食物)完成一篇小短文,字數不限,需包含今天設定的感官摹寫內容。



【外星球的日子】03-懷念地球上的日子

昨天中午,問了前同事那幾隻學障小鬼最後落腳何處,前同事說了我最擔心的話:「○○○不升學。」 我一直覺得這年紀的孩子如果不升學,出去外面幾乎沒有同輩的小孩,即使出去工作,也是最小的,很容易被欺負或帶壞。就算是夜校、建教合作班都好,至少應該完成高中學業。 所以昨天我用公務帳號通緝了兩個小鬼頭,沒多久就連絡上一個,跟他講完電話。接著同事傳來另外一個孩子留的家長手機,我直接打給家長。 接電話的是爸爸,剛開始爸爸還有點冷淡,直到我說明來意,說明我希望孩子至少應該去唸個夜校,不要不升學。爸爸才放下戒心,喊小孩來聽電話。 講完電話,小孩說他要念私校的夜間部,要放棄公立學校的餐飲科。我想到這小孩的識字狀況非常糟,也就不勉強他,只叮嚀他去夜校不要學壞了,要堅持到底,完成高中學業。 電話最後回到爸爸手上,爸爸很熱絡地說:老師啊,下次到家裡來坐坐。 我笑了。

在外星球適應不良,除了永遠嚷著「保密個案資料,什麼都不能說,妳學生的事情與我無關,我也不需要聽」的神奇輔導老師;「永遠客客氣氣,但不開心的時候就會擋你,不合作」的某些同事;「跟你說我很關心,但永遠沒空」的某人。
我其實最想念的,是地球上這樣溫暖單純的人情味。

【外星球的日子】02-總有些事情會惹怒我

之一
上禮拜上學障組的國文課,A小孩不時碎碎念說,他在輔導課被老師罰寫一千五百字的心得,他寫不出來。 我前一天已經看到他被輔導老師抓下來寫心得的狀況,A小孩最大的好處就是他傻傻的,對於這些老師追著他要的各種作業,他會疲於奔命的把它完成。即使有些要求是不合理的﹝例如考不到XX分打XX下之類的要求﹞。     A真的抱怨太久了,所以我就細問了一下狀況。 原來是他們班的輔導課期末評量是口語表達,上台說一說這一學期學到了哪些東西,印象最深刻之類的。 我直覺不對,這小孩的困難之一就是口語表達,對於他會講的事情他可以說得很流暢,但是對於這一類的心得表達,必須要有更多的提示他才有辦法達成。用他最弱的能力去評量,做不到還處罰,怎麼想都不太公平。但我還是不動聲色,並沒有給小孩任何承諾。 私底下我去找了他的輔導老師,想說同是輔導室的老師,應該會比較好溝通。
並、沒、有!
輔導老師踩得很硬,說這個小孩是不願意做,而不是沒有能力做,小孩在原班上輔導課寫東西都在放空,一旦叫他放學到輔導室來寫,就可以自行完成。而且老師的規定是講三句,「已經很低了,誰讓這小孩只講了兩句」。 我當下的os是:拜託,這小孩在沒有提示的狀況下,已經說了二句了,你還要他怎麼樣?
算了,我放棄溝通。 我一直都清楚學障孩子的障礙是隱形的,即使鑑定標準很清楚寫著「在聽、說、讀、寫、算等學習上有顯著困難」,但因為他們智力是正常的,所以有太多老師會認為只要兇就有用,兇他們就能夠逼出他們的能力,即便連特教老師給學障小孩的目標,有時候都會超過他們的能力。
反正輔導老師認為,1500字的心得,她要求這小孩寫出大概300字後,其他的就重複抄寫即可。 我就不再介入了。 即使我非常質疑輔導組作為新北市特殊教育鑑定的前導單位,其對身心障礙學生的困難無知無覺,真的能夠適當轉介疑似特教的孩子嗎?我依然沒說什麼。
今天早上學校休業式,即將放暑假了。 輔導老師問我,A

【工作筆記02】職能

今日職能治療師的金句:

在醫院體系待久了,要處理的就是「能與失能」,我們針對的是「失能」,卻沒去注意到孩子的「能」。

要把失能提升到「能」,可能花盡力氣還無法達到目標,但我想試試看一個工作計畫,針對孩子的「能」來發展,幫助孩子發展。

#這個生活再設計的概念,聽起來非常有趣

【外星球的日子】01

我始終不太懂,這學校這麼功利的環境是如何養成的?

代理、兼課老師多數來自補習班,最近辦公室裡不斷的批評「體制外的老師」這樣,或者是那樣的事蹟。

我並不真的討厭補習班的老師,但我也不愛那種填鴨、死記、以課業至上,留第九節,週六週日來學校加強,會讀書的小孩什麼都好,不會讀書的小孩什麼都壞,棍子至上balabala零零總總,令人難以想像。



這些事蹟,不是我國中時的事嗎?這些事,不是在「教改德政」下減少了嗎? 怎麼我的感覺是這些事蹟從未絕跡,在這裡反而益發猖狂了起來? 今日最扯莫過於,某年級數學出題老師,將該年級數學出得極難,然後考前洩題給自己任教班,任教班學生跟同學間彼此交流,隔壁班同學拿到考卷後,因為題目太難了,拿去問導師,導師解題後才發現與今日的數學考卷一模模一樣樣。 該位老師是校長跟前紅人,帶九年級的升學組。 其他的發展,我們明天繼續看下去吧!

隨筆

學生因為別人的眼光,就不想接受特教。所以乾脆不要幫他們鑑定,或者是採間接服務,不要直接服務。

我想這個環境不斷想說服我的,應該是這件事。

坦白說,我對抗得有點累。

要走簡單的路,很容易啊!

但這樣子再走個10年,你們對身障學生的認知還是那樣,不是從學生需求去考慮,而是從「學生心態」去考慮。

其實我很痛恨這種事,對我來說,這代表連身障的學生,都歧視身障的學生(學障歧視智障),所以才不想被標籤歸類。

我真的很想對他們說:去你媽的,你不能享盡特教的福利,卻歧視特教。死小孩。

公平?

有時候我覺得,身在這個保守的環境裡,有些觀念還是會讓人蠻難過的。我不是指我「現在這個環境」,而是指「教育」這個大環境。

今天,對面的專輔老師正在討論要帶高關懷課程的小孩,去校外教學,內容是什麼我不太清楚,應該就是一些野戰求生之類的磨練課程。

金老師聽到了,說:「幹嘛對這些學生這麼好?」


高關懷的學生,在一般老師的眼中看起來,應該就是一群蠻愛惹麻煩的學生,學習成就低、家庭功能弱,如果照金老師的觀點,可能會是「這些學生不自愛,幹嘛浪費資源在他們身上」。

專輔老師跟金老師不錯,所以笑笑的回應了幾句「幹嘛這樣說」,事情就過去了。

這讓我想到剛開學的時候,金老師也有一件事讓我愣住,不知道該說什麼。

忘記為什麼會談到各班的身障生人數,我說到九年級有一班,因為導師很積極,所以班上共有4位身障生,1位七下轉入,2位是前任組長鑑定出來的,1位是我鑑定出來的。

金老師聽到這件事,她說:「這樣不是很不公平嗎?他們班的平均分數會因為身障生加分,所以總平均提高。」

我傻住,並沒有回應。

金老師可能察覺到論點怪怪的,所以續說:「我不知道其他班導師會不會在意啦!我只是提出我的想法。」

但,我還是不知道怎麼回應。


今天,聽到她對高關懷學生的評語,我突然想到「公平」這件事。

什麼是公平?

齊頭式的公平,還是立足點的公平?

消極性的公平,還是積極性的公平?

我們給所有學生一模一樣的資源,一模一樣的鞭策,所以他沒念好書,在學校惹遍大大小小的麻煩,一切都是他的錯。

再多的,沒有了。社會資源不能浪費在這種人身上。

要多一點的資源,OK。表現出你的積極、表現出你的良善,這樣我才能甘願把資源給你!

我彷彿聽到這樣的聲音。

我彷彿看到十年前、二十年前,那些一成不變的教育模樣。



教育界喊得震天價響的多層次教學、翻轉教學、以學生為中心,多麼諷刺。

【工作筆記01】消極輔導

1. 不要相信消極的人給的訊息,因為她並沒有積極的想要幫助你的個案。
2. 承一,直接跟大頭(不管是組長或主任)聯絡,學會在法令之下幫個案爭取權益。
3. 開始覺得,如果我繼續在這裡待下去,遲早必須去修個輔導第二專長,才能保住工作不出錯。
4.建立制度,尤其是在他人沒有自覺下要建立制度,還真是他媽的讓人生厭。

2015-01-A學障個案研討

今天趁著職能治療師到校晤談,請職能治療師協助評估這個疑似生的書寫能力。
之前輔導老師給我看他的書寫作業,狀況蠻糟的(樣本是七上入學寫的,現在孩子八下)。
結果今天讓他用有格線的本子抄寫,沒格線的白紙抄寫,10分鐘寫了100字左右(沒格線的寫更快,沒有仔細算字數)。速度算是蠻不錯,字跡也不錯,雖然有兩個字的字型跑掉了,缺漏筆畫之類的,但不致於有太大的辨識困難。 評估應該是孩子本身很努力練習,改善了書寫狀況。
連治療師都說:這孩子的狀況看起來很OK。
後來聊著聊著,剛好講到我昨天測這個小孩的閱讀流暢度,小孩有很奇妙的「重念」現象。 例如,我昨天請他念小六的課文,少年小樹之歌。
「外公一直注意著這一切,我也一樣。我們還留神傾聽在林間呢喃的晨間微風,以及各式各樣的聲響。」
他會唸成
「外公外公一直注意著注意這一切,我也我也一樣,我們我們我們還留神......」
但是他又沒有口吃的臨床表現狀況(首語難發、臉部表情特徵)。
職能治療師馬上聯想到注意力和眼球追視的問題,立刻測了他的眼球追視能力,果真稍弱。
請他手指著課本文字朗讀,重念的狀況就好很多,反之手指移開後就出現重念現象。

2014-1-B學障個案研討

寫在前面:
    最近深深的覺得,學障需要拓荒。
    事情的起源,是這幾個學障孩子。
    在我開始起心動念評估之前,我問過之前評估過這幾個孩子的心評老師,心評老師不是拿數據跟我談,而是給了我一句「這小孩的學習習慣不好,才會造成他學習成就不佳」。
    前些天,我遇到一個校內伙伴持續不斷的告訴我:「如果小孩不想接受特教,就不要幫他鑑定。這樣鑑定出來,對小孩沒有好處。」
    我持續不斷的告訴他:「我不是不考慮孩子的想法,而是我認為,如果孩子懂得特教能帶給他什麼,才去做決定,那才是公允的。而不是在還沒瞭解特教或資源班之前,家長和小孩就拒絕接受特教,然後老師也尊重。就這樣放棄瞭解特教服務的機會。」

    這半年來持續不斷,我在教育現場中看好多的特教老師說:「這個孩子我教過一年了,他應該不是學障。」
    但孩子的學習狀況還是持續低落,找不出原因。

    我還只是一個心評的菜鳥,我對學障的瞭解還不夠,還需要更多的學障個案研討。
    我希望藉由這樣的分享、討論,不管對我自己的心評鑑定,或是對各位老師的學障鑑定,都能有一些幫助。
    是為所盼。

------------------

轉介原因
個案的七八年級有四個領域平均低於60分,對學習的興趣低落。
導師考慮的個案的學習能力及動機低落,七下曾轉介特教組,介入學習策略教學。七年級和八年級皆轉介入補教教學。 七年級特教組做了魏氏智力測驗,但未做課程本位評量,也未送鑑輔會。 七八年級的補救教學皆成效有限,個案在補教教學的作業冊中,有許多空白,其中一份數學作業上寫著「數學太難、我不會」。
進行初篩測驗,個案的識字量只有小二程度,閱讀推理測驗顯著低於切截。數學基本能力停留在三位數以上減法,且計算容易出錯。

九年級上學期重新評估。

心評鑑定

智力正常 1.魏氏兒童第四版智力測驗結果FSIQ-76,PR5,顯示「智力正常」。其語文理解VCI-74,PR4;知覺推理PRI-83,PR2;工作記憶WMI-66,PR2;處理速度PSI-70,PR70。其中處理速度為中上,顯示個案「視覺搜尋能力正確且速度流暢,工作記憶與常人無異」,而語文理解能力低於平均,僅PR4,語文能力顯著低落。
個人內在能力有顯著差異 2.分析魏氏四項分測驗指數,對照個案的FSIQ水準,其中顯著水準.05下,知覺推理-工作記憶、工作記憶-處理速度兩個組間分數有「顯著差異」,基本率16.1%、…

2014-1-A學障個案研討

寫在前面:
    最近深深的覺得,學障需要拓荒。
    事情的起源,是這幾個學障孩子。
    在我開始起心動念評估之前,我問過之前評估過這幾個孩子的心評老師,心評老師不是拿數據跟我談,而是給了我一句「這小孩的學習習慣不好,才會造成他學習成就不佳」。
    前些天,我遇到一個校內伙伴持續不斷的告訴我:「如果小孩不想接受特教,就不要幫他鑑定。這樣鑑定出來,對小孩沒有好處。」
    我持續不斷的告訴他:「我不是不考慮孩子的想法,而是我認為,如果孩子懂得特教能帶給他什麼,才去做決定,那才是公允的。而不是在還沒瞭解特教或資源班之前,家長和小孩就拒絕接受特教,然後老師也尊重。就這樣放棄瞭解特教服務的機會。」

    這半年來持續不斷,我在教育現場中看好多的特教老師說:「這個孩子我教過一年了,他應該不是學障。」
    但孩子的學習狀況還是持續低落,找不出原因。

    我還只是一個心評的菜鳥,對學障的瞭解還不夠,還需要更多的學障個案研討。
    我希望藉由這樣的分享、討論,不管對我自己的心評鑑定,或是對各位老師的學障鑑定,都能有一些幫助。
    是為所盼。

-----------------------


轉介原因:

個案學習能力明顯落後,七年級曾轉介到特教組進行校內評估,九年級重新做身障資格評估。

個案很努力學習,卻不知學習困難在哪裡?閱讀能力低落,數學計算能力也差,乘除法出現明顯錯誤。

導師找小老師協助個案練習,個案七、八年級也進入補救教學。介入後,小老師輔導的成效不彰。個案六到九年級在補救教學的歷程表現,僅有七年級一次測驗的國語文能力合格,其餘皆不合格。

心評報告:
智力正常 1. 魏氏兒童第四版智力測驗結果FSIQ-87,PR23,顯示「智力正常」。其語文理解VCI-73,PR4;知覺推理PRI-86,PR18;工作記憶WMI-104,PR61;處理速度PSI-118,PR88。其中工作記憶和處理速度皆中上,處理速度高於平均一個標準差,顯示個案「視覺搜尋能力正確且速度流暢,工作記憶與常人無異」,而語文理解能力僅PR4,能力顯著低落。

個人內在能力有顯著差異
2. 分析魏氏四項指數的組間差異,對照全部樣本,.15的顯著水準下,語文理解-處理速度顯示個案有顯著差異;而分測驗符號替代-符號尋找、類同-圖畫概念顯示有顯著差異。其中符號替代-符號尋找差異值為4,基本率為10.5%,亦即100人中僅有1…

日常2015-1

工作稍歇,其實是個假象,因為下學期的工作進度在遠方隱隱窺伺,等著要反噬。但最近是真的有種喘口氣的感覺。
記得一開學辦完某件事後,伙伴問我:辦完這個大活動,有沒有鬆口氣的感覺? 我茫然的回她:沒有耶!因為後面還要OOO和XXX。 這學期一邊掃蕩拔草,一邊上網靠夭。我記得我跟同事們說過:如果哪一天我被逼走,離開這裡,一定是因為新北特教科的緣故。我也跟主管說過:沒差啦!反正台灣每一個縣市的特教科都很機車。 有時候下班後,回到自己房間,總是有種茫然的感覺,該做的事情還有那麼多,我真的能在兩年之內,帶給這個環境一點改變嗎? 我其實沒有把握。
所謂的腦袋孔古力 前陣子心評的結果出來了,我看到自己的心評培訓結果是「通過,但需帶輔導」。當下是大笑三聲,然後決定這個環境待不得。心評培訓的過程中,我不斷想跟上層溝通「學障評估可以用更好的測驗、更客觀的評估、需要注重魏氏智力測驗的組間差距」,最後還是宣告失敗。 最可笑的是,我公文批出去以後,在校長那一端回覆是:繼續加油,未來當可以獨當一面做心評。
新北市的鑑輔會,你們到底有多害怕跟自己的心評人員強調「統計數據」這件事?多害怕要求心評人員用「標準化測驗」去解釋測驗結果這件事?
我無法忘記,我是多麼辛苦在堅持自己的主張。 相信疑似生的初篩測驗結果(學生的初篩測驗,顯示學生真的需要幫忙)。 相信我自己的判斷(不用「懶惰」去解釋學生的學習低成就)。 相信學生有向上的能力(不用「學生抗拒」去否決他們接受特教的權利)。 即使全世界都質疑我的決定。
我無法忘記一開始的時候,我是多麼困難在對抗那些質疑的聲音、眼光。 當她們笑著說:測驗不代表一切,我們這個學區就是比較弱。 當她們笑著說:不要把台中那一套搬到新北來。
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 但願我能一直保有這種無畏與勇氣。 也但願我能一直有清明的腦袋,能夠判斷哪些事情該堅持,哪些事情該妥協。
謝謝那些懂我的人

冬陽

(一) 因為一些意外,導致自己規劃好的行程出現了一些空縫,鎮日忙得像陀螺一樣,也因為這個意外可以歇歇腳。 把惱人的事情擱著,這幾天總計看了一個多小時的連續劇,出門看了兩場暢快的表演,跟一些朋友聚聚,還欠著兩個朋友的回信還沒回。     那天跟好久不見的小栗聊天時,就說到自己很不好意思,每次都說「忙完就約」、「忙完就去高雄」、「忙完約吃美食」,結果最容易黃牛的人就是我。 大家都很體諒我,但話說著太久反倒自己心虛不已。
表演開始前,收到Rose匆匆回國,特地帶給我的精緻小禮物,心裡暖暖的。 老覺得自己何德何能,怎麼會有妳們這麼愛我、記掛著我!但又覺得何德何能這個詞,有點糟蹋朋友們對我的好。 謝謝妳們,讓我知道我被愛著、記著。我喜歡妳們。
(二) 上禮拜跑了台南一趟,參加了一場意義深重的婚禮。 陽光正燦,親愛的好友美麗如昔。
跟Dear約了高鐵左營站,碰了面一起北上參加,路上東南西北亂聊,交換彼此的人生風景。     2014年算是我生命中一段長期旅途的結束,即便現在的工作還是很多,該面臨的挑戰還是如山高,能終止十年的無限迴圈,往下一個階段邁進,總該是一件能額手稱慶的事情。     我深刻體認到自我人性裡潛藏著怠惰因子,對該做的事情總是蹉跎。但現在血液裡的不安分基因卻在蠢蠢欲動,甚至有點想不開,想打破自己的諾言,弄個博士班來念念。至此,方知這種危險基因有多麼可怖,應該認真消滅這種自找死路的念頭,找一些正經事來做。 至於是什麼正經事,就先等三月份之後再說吧!
短暫一個下午的聚會,與好友們匆匆擦肩,然後又各自奔向自己的人生路程。唯一不變的是,我仍記掛著。 是的,我還記掛著。 能這樣記掛著一些朋友,時不時想知道對方的近況,真是一件幸福的事。
(三) 天空異常的藍,我沒有看見,沒有看見雲和彩虹…… 音響裡傳來壯遊前夕,時序邁入2015年。 冬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