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12的文章

再不見你

密碼:說話日期
w4ZMDl1AASEwISEwIS0g5bGU6Yak77yS5puI5oi85bGP5p2e5Y6O5ZaJ5Luj55mp6Kep5rKE776H6LOcLeaVmu+9iemDg+Wxi+S/lOmBneaZn+Wnnumps+eYkuWmv+aeiOOAuUnDh3ItGyExMyFrwojCvcOJQ8O4RwbCksKIOeaJjuaGleWIrS3kuajvvqjmiZfll5rmranouILpg7bnmbnkuojml6zli7HmnbnopYXmmbLvv4rnurIt5bm56JO75bqF56Wh55mx56yg44GD5oqt5YGj5LmC5L6B5Lu+5oCJ6YKc55uS6YSdLeivpOS6h+WtouW+vO++n+S4j+imhOiti+S6q+imueW+mOmYoeemiuijm+S8neeIpC3vvLzntrrotJTku5Dkuo3lspbphozli5TkuYfnmKrku5jmgJTvv43nuajmm4PorZst5ou46YCH5pWA5YuT5bC35Y2X44GbcTHCtyEzOSE3w4fCsMOmwrotw4vDrxjmiJzkuqXmh6/vvLvlgZLlgoTmmIfjgY3kuJzop7rlhJnplIbjga4t776C6YGb5Lif5Lqw5oK+77+W5bCu5L6e5Ly96KqM5pyk5aWQ6biB5Zue6Zq3772yLeaJmuS5s+aGmO++jeaLhuWHleS4tOWQn+eEruiyjeWIueelkue/gOe0vue1p++9jS3mqajku6fkuLrlg6TpmqflpLXljKvplbPor4Tvvr/pgKXmq5Tmn5jpg53lrLTlpqAt5oiR6Kac5rCN55uH44Km5LqO6KaY5Yey6Zas44OU772O5Lir56yB5Lyu55iH6IWsLeaYu+WnquWMruaajOWmjeaZlOWzvu++ueitkOWLkeS5q+WxnOeGi+eKg+ijm+ebnC3mnp/ljo3lkI/pop3oqLDot7vvv7/li5TlupTmmLnlkpjplp/lr4LnmJ7mh7jlv4Mt5Yyi5oKU77635pmA5Luq55e76Kmi77yA55uv54mo6YKo…

如常

颱風假前一天,Cara加班到八點半。外面風勢猛烈,我擔心著可能出什麼意外,叨嚷著要Otto去接她下班。嘴硬妹不知我的擔心,回應Otto說:風大而已,雨勢還好,她可以自己回來。當然,回來以後就被我狠狠念了一頓。



隔天,她嘴上不饒,說是「颱風天特別」,早早跟Otto談好了,今天要請Otto開車送她去上班。Cara的公司一向沒有颱風假這件事,唯一能讓我安心的就是開車上下班了。即使是為了安撫我,她也硬是要cow say(台語)一下,才吞得下那口氣。



下午,Otto也看雨勢稍歇,開車去公司了。

不到四點,我餓極。盤算著他們下班的時間,忍到四點半才進廚房,簡單炒了麵,煮了玉米排骨湯,打了電話確認他們何時到家。一直到六點半才看到人進門。一進門,Cara就說:「今天是十五耶。」



糟了個糕,我拍額懊悔。這個月初一,我因為考試繁重,壓根忘記。十五又遇上颱風,根本也不記得要拜拜。


Cara笑著說:點個香,請諸神明見諒吧,不然怎麼辦。



颱風那天,我跟Cara聊到我們身邊的同儕跟我們有多不一樣。當同儕煩惱結婚,煩惱生子,煩惱與長輩抗衡溝通……這些同儕相似的抱怨,全都離我們很遠。也或許是因為這樣,導致我們三個人都脫不了孩子氣,明明年紀都不小,但心態還像個二十出頭的孩子。

不過其實我們身上背負的責任如常,生活如常。

唯一不同的,僅僅是我們沒有長輩的壓力,所以可以自主。

我不知道他人是否羨慕我們?但我其實還蠻羨慕那些有壓力的人。

尤其是,當我們翻起老照片的時候,我總會羨慕起那些家裡有爸爸媽媽的人,想著跟爸媽一起看照片的時候,他們可能會指著某張老照片,笑著補充我們小時候不知道的軼事。

即使我很享受現在的自主自立,但偶爾,還是會忍不住,羨慕起那樣的生活。



親愛的爸爸,親愛的媽媽,我們這裡一切如常。也願你們在天上,一切都好。



--



備註:才剛寫完這一篇,Otto就因為被同事拖住,到現在凌晨一點二十三分了,還沒離開公司。我超生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