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14的文章

學習之路-家長其實是鑑定好幫手(未修改)

照預定計畫打電話給疑似生家長。 下午跟這個爸爸聯絡的時候,言談中察覺到爸爸對「學習障礙」的不解和抗拒。所以蠻擔心晚上跟媽媽聯絡,會不會遇到更大的阻力? 結果聊了半個小時,發現我一個月內的所有驚人發現,媽媽早就知道孩子的真實學習狀況,還提供給我更多資訊。 我感慨的跟主任說:「早知道就直接聯絡家長,根本不需要做評估這麼久!!」 PS:上一個疑似生的語誤症狀,我測到的時候還是趙醫師提醒我那是語誤症狀,不是誤讀。我轉告家長我發現的事情,那位媽媽說:「我知道阿,他從小就這樣,我們提醒他,他也沒辦法改。」 其實家長是學障心評的好幫手阿!!!!
今天聯絡的疑似生家長: 1.小孩疑似數學學障,九九乘法不熟,已經重複介入六年(小三到國八)還是不熟。書寫凌亂,疑似書寫障礙。 媽媽說:「七年級的時候,有一次小孩回到家,我們不小心摸到他的耳朵,他痛得大叫。細問之下才知道因為他不會算數學,所以被數學老師捏耳朵,我氣得告訴校長,老師教學要理解孩子的基礎能力在哪裡,如果孩子連加減乘除都不行,你怎麼要求國中以上的數學能力? 八年級老師新接的時候,也曾經因為小孩不學,老師拿棍子打他。我的小孩不乖的話,你處罰他我沒關係,但是我不能接受你用那麼粗的棍子打。(這部分有點忘記內容了)」 後來主任下來,聽到我跟家長在談個案。所以她等我談完再一起走,我跟主任聊到:為什麼家長之前都沒想到要送特教?
孩子小一到小四是吃過利他能和專司達,後來因為妨礙生長,也考量到孩子能自我克制,所以藥物就拿掉了。
但家長是直到我今天打電話給她,才知道原來台灣有「學習障礙」這一個類別,而她的孩子很可能就是學習障礙。 主任說,她想到就很難過,孩子被耽誤了多少時間。而且這孩子其實很乖,如果有特殊教育介入,孩子的發展一定會更好一點。
我說,我剛看到孩子書寫的狀況時,其實我哭了。(如果有人記得的話,這個個案就是我一個多月前貼的疑似書寫障礙,但後來我刪了) 這麼明顯的個案,竟然讓孩子卡在普通教育送不出來,至少國中前兩年導師想送卻送不出來。 我們的特殊教育,還有很漫長的路途要走阿!

學習之路-無能為力

分不清自己的心情是難過還是鬆了一口氣。

因為知道自己已經使盡全力,但礙於規定,所以孩子就被卡死在這裏,我不可能幫她做鑑定。
(前任特教組長建議學生去醫院做智力篩檢,醫院做出來,學生智力低下,拿了身障手冊。
回到我這邊,確認孩子適應行為完全沒問題,所以根本不可能是智障。但因為一年半之內無法再度施測魏氏4,所以即使她的學業成就低下,我想往學障鑑定看看,也完全無法。學生明年六月要畢業,今年最後一梯鑑定壓在11月)

這不是我的錯。

親愛的同事說的沒錯,我必須放自己一馬。

但就像所有美國肥皂劇演的,每個人(這個家長非常積極帶孩子去醫院鑑定)都在那個當下做了他們覺得對孩子最好的建議和決定,結果卻是害了孩子。

這世界真是他媽的太諷刺了。

學習之路-或許這一切終究有祂的用意

陸續做出孩子們的魏氏4評估。

第一個孩子做出來的各項分量表指數,就顯示極大的內在差異(處理速度PR88,語文理解PR4)。

剎時,一切都明朗了。

孩子的學習困難,不在於他不用功、不用心,第一個孩子智力完全正常,學習態度極佳,但學習始終緩慢。

前陣子聽到主管評論說「前任鑑定學生比較注重『天缺』,你比較『在意學習落後和學習困難』,比較想要幫助學習困難的學生」。

今天主管開始思索這些「疑似學障生」,如果七年級就被鑑定出來,有接受資源班的服務,學習一定會比現在更好。主管開始意識到,我們明明可以幫學障生更多。

終於,開始有人相信他們「真的」是學障,而不僅僅是學習困難。主管終於認知到「學障也是天缺」。甚幸甚幸!!!

不枉費我這一個半月累得跟狗一樣!Q_Q


第二個孩子的智力評估,今天我也算到七點多才算好。他的結果比第一個差,但還是有內在差異(處理速度PR42,語言理解只有PR3)。本來很擔心這孩子會落到MR的範圍去,還好全量表做出來還有77。

最讓我十拿九穩的那個學障孩子還沒做,排在星期四空堂才要做(對!!!新北市根本不能讓我悠哉的請公假做魏氏,因為我們學校人力嚴重不足!補個幹)。


一開始離開台中學校的時候,我始終擔憂著某個識字障礙的孩子,那傢伙個性散漫、口語表達又糟。我離開的時候,他知道生教組長換人,校內會烘焙的特教老師全走了,他搖著頭說「三年級難過了」。

我總是很愧疚不能陪這個孩子最後一年,很擔心他在最後一年出了什麼問題,而明明我本來能陪他最後一年,但現在考上正式老師卻幫不了他的忙。

後來知道,校內輔導老師讓他去參加烘焙班,我才放下心來。「學著放手」這一堂課,我始終還需要修練。


或許老天安排我來台北這一遭,始終有祂的用意。
而我,會努力的讓這一切都值得那些矛盾和擔心。

Cheer Up!!!

鑑定相關資訊(學障)

識字量和流暢性評估(適合小三到小六)

附註:天下雜誌與李俊仁教授合作的測驗,此測驗普通教師也可使用,不需特教心評資格。

身心障礙及資賦優異學生鑑定辦法說明

附註:洪儷瑜教授在學障章節裡,有詳述學障鑑定的流程與辦法。


大腦與學習實驗室 by李俊仁教授

附註:內含閱讀教學師資培訓研習營、識字量評估、識字教學教材。內容非常豐富,建議下載後詳讀。



相關參考資料查詢(請直接google)

1. 王瓊珠,洪儷瑜,張郁雯,陳秀芬(2008)。一到九年級學生國字識字量發展。教育心理學報,民 97,39 卷,4 期,555-568 頁。

2.閱讀力與閱讀教學:What, When, & How?李俊仁 副教授(演講PPT)

數學教材-購物學習單

目標:
1. 讓輕障孩子先學會將金額代換等值錢幣。
2. 訓練輕障孩子學會「50元可以購買哪些物品?」

使用方式:
1. 到大賣場拿DM,選擇40元內的商品,貼到上面四格中(一格一個)。用最吸引學生的商品,以達到功能性的目標。

2. 請學生依據商品的價格,畫出等值錢幣(確認孩子知道價錢等於多少硬幣)。

3. 讓輕障孩子從上面四個物品中,選出兩個合計為50元內的商品(訓練孩子用50元購賣兩個商品-學會合計價格)。

學習單下載

學習之路-有時候也會有想放棄的念頭

有時候也會有想放棄的念頭,畢竟孩子七年級被送進來鑑定,卻延遲到九年級才能真正送鑑定,這個延遲的責任不在我身上。從我九月第二週發現這幾個藏在檔案櫃中的疑似個案開始,我就死命的跟時間賽跑,要趕著在提報第四梯送出鑑定,免得這些學生(如果真的是特殊生)無法得到升學該有的權益。

在這一階段我提出的任何求援,要不被打槍敷衍,要不無疾而終。好不容易前兩天聯絡上鑑輔會的負責老師,她聽懂了我的需求,幫我搞定了W4的證書,特別以公文形式讓我可以先去借W4來測學生。

今天去研習,有那種很荒謬的感覺:每個人對我的期望都不是把鑑定做好,而是「特教工作不要出差錯」那就好了。
甚至有人跟我建議,不應該從九年級做起,因為做得要死要活,他們馬上就畢業了,根本不會影響資源班的人力編制。
說到底,是我把國九的鑑定工作順位擺得那麼前面,然後一下子弄出五個疑似生,搞死自己。

是我放不了手,怪不了誰。

其實學校的人很幫忙,不管是幫我拉資源進來補救教學,提醒我該做哪些疏忽的班務;幫我說服導師,幫我打電話去特教科,讓我優先去心評培訓。
我在還不懂新北的心評程序,被一堆前後矛盾的資訊弄得疲於奔命,只得先用自編測驗測學生,那些自編測驗也是之前老師都先建置好的。
我要做CBM來測學生能力,伙伴也是二話不說把資源(志工老師)先讓給我。

如果是一個特教環境很糟的學校,我的狀況一定會比現在更慘,至少現在許多資源都是前面累積的成果,外在環境也不需要我多操心。

但有些東西還是讓我苦笑。
譬如說,我用中文閱讀歷程測驗,測出來學生的識字量只有PR1~5,之前評估的老師跟我說:「那是因為我們這學區的關係,學生的成績都很糟。而且他自己的學習動機太弱,學習習慣太差。」
連特教科有特教專業的大頭,都跟我說:「那些測驗只選出一些代表字,測驗結果就只是結果而已。」

到底WTF!!!!
我處在哪一個特教蠻荒之地?
學生測出來的結果,比對花東常模都落在不正常那一個區段,然後你跟我說這是學區太弱的關係?
人家一個辛苦建置的標準化測驗,我都不知道你瞭不瞭解這個測驗編制的概念,一句話打死「那些都是代表字而已」!

A生,識字量只有小三程度,星期五我檢查教務處調出來的補救教學檔案,A生在上面不止一次寫著「數學太難」「這個太難,我不會」。
上次我介入教學的時候,他不認得「斟酌」這兩個字,我念出來以後,他說「考慮」。我問:「你本來就知道斟酌是考慮的意思,還是是從上下文推測這個詞是考慮的意思?」他…

教材初稿-學障識字教材

下面的格子不是仿寫,而是希望學生們可以造句,辨識兩個字不同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