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08的文章

海線的小吃

小綠的版上,看到她介紹台中的小吃,不禁想來介紹一下家鄉不錯的小吃。



海線這一帶雖然沒有很熱鬧,不過也有很多有趣的事。



我住大甲附近,四月五日大甲媽又要繞境了,每一次繞境幾乎都會有十萬人左右,非常熱鬧。我個人之前在繞境當天,是能閃多遠有多遠,因為人潮真的太多了。高中還不知道威力,曾經挑那一天坐火車回家。來回兩趟就能把人折騰得滿身大汗,街道上滿滿的都是人,想像一下新年的時候去逛百貨公司,摩肩擦踵,無法動彈的景象,約莫就是那樣了。



大甲當地人都很喜歡逗熱鬧,而且不以為苦,當天在沿街上還會有流水席,完全是吃免錢的,吃平安的。我去年非常想去吃看看,但是沒有成行。我姑姑還告訴我哪一條街比較好吃,嚷著要帶我去。



大甲的甜點首推裕珍馨的奶油酥餅(個人覺得最近推出的小蜜烘也挺不錯的。),小林煎餅的釣鐘燒(雖說全國都有分店,但是沒記錯大甲是總店)。



這種糕餅類的,是不錯的伴手禮,大學時期我每次回家總會帶一點去學校,孝敬同學和老師。



小吃攤從東港肉圓、梁記蛋包飯(小油,但不錯吃)、豐原排骨麵、北平珍餡餅,一品香水煎包(可惜最近漲價又退步了),我個人都還挺喜歡的啦!



我妹有一次買給我吃過的烤玉米,據說也很有名,而且很好吃,但是頗貴(重點是我不知道是哪一家。)



另外很有名的,像是阿在筒仔米糕、粉腸、圓環魚翅羹,是我不怎麼喜歡,但是人氣支持度也頗高的。



有一家在大甲文昌祠旁邊的小不點麵食,還不錯吃,老闆還會做迷你版的古董家具,上過不少電視節目。



還有一個要大力推薦的小吃,不在大甲,在清水。清水的王塔米糕,非常喔一細,比起他的對手阿財米糕,我們家偏愛他的口味。



^_________^

既然寫了,就把她寫完吧!--挺白木怡言,非關政治

白木怡言,白木,取其格主姓名中的「柏」字。而怡言則是「心在台灣」之意。這是之前在其他的部落格中,看到蔣友柏的友人寫的。
這一篇文章,倒也不是在歌頌這一個部落格的偉大,或是評論這一個部落格的說法。我很享受看蔣友柏的文章,雖然其中有一些論調我不喜歡,卻也找不到論點去推翻。看著他和四面八方的網友們討論,去應對那些情緒化的謾罵,是一種樂趣。
蔣友柏讓我敬佩的一點,是他身為一個設計人,但為了心中的疑惑,他可以研讀許多關於台灣歷史的史料書籍。身為兩蔣後代,但是他可以根據史料的證據去評論他的祖父和曾祖父。
說真的,我大學修的是社會科學,都沒他的能耐和見解了。所以我佩服他的視野,僅此而已。
那為什麼我要挺他呢?
說來,這一件事也過去很久了,台灣的媒體就是這樣子,嗜血,然後啃完骨血之後,再去追下一個獵物。
阿,廢言太多,直接進入主題好了。




-----------
前一陣子,白木的新文章「我的英雄落難,我心情低落」上了各新聞媒體的頭條,一段評論「2004的總統大選,連先生選輸不認輸,帶著支持群眾大鬧台灣三個月,再加上一個到今天還是失蹤人口的「奇美小護士」,這一對先生、小姐兩個人聯手把台灣這個國家的「民主形象」整個的給玩low掉了。假如我曾祖父和我祖父有替國民黨留下什麼樣的形象資產的話,至少已經被 連先生和奇美小護士給糟蹋了六成以上。」


這段評論害他媽媽丟了職務,連戰先生並以長輩身份,告誡他不懂的事情不要亂加評論。
這些我都OK,畢竟人總是要為自己說過的話負責。蔣友柏付出的代價,就是他必須背著害母親辭職的愧疚,如果他覺得這是一種損失的話。




不過那幾天,我偶然轉到東森新聞台,看到某位記者在評論這一條新聞。最後他的結語是:「……蔣友柏說,他想要遠離政治,但是只要他人在台灣,『台灣政治』就會巴著他不放,但是現在,到底是誰巴著台灣的政治不放?」


這一段新聞,整個燃起了我的怒火。


1.蔣先生是一位公民,任何一位公民站在台灣的土地上,他就應該享有自由表達意見的能力。如果他的意見被打槍了,那是他的事。一個新聞媒體,不應該濫用新聞媒體的權力,去攻擊一個公民。他也不過很可憐的姓蔣,若是他不姓蔣,怕你們也不會注意他的部落格。


2.部落格是個人發表言論的媒體,它是一個很新的媒體,擁有兩個很奇異的特性:私人性和公開性。它是私人發表言論的空間,不受政府或有關單位的打壓;它是公開的媒體,世界任何角落的人都可以看見,並加以評論。新聞媒體當然可…

來信

事情的起因,是我轉錄了一個網路上的影片給朋友。朋友轉給了昔日的老師。卻因不同的政治立場,所以有了不同的想法。
         對於政治,我很少極端表態。意思是,我不是極端支持某一政黨。對於公投的意見,我也不是每次都投贊成票的。我曾經強烈反對過軍購案的公投,可惜那一次我因為參與選務工作,因而不能投票,唉!

         這一次之所以會寫有關政治的文章,一是之前白木怡言的新聞,我實在看不慣媒體這樣打壓一個人,不管他是不是姓蔣,他都是台灣的公民,都有評論的自由(這一點容後再述)。二是今天看到艾瑪的文章「表態不表態從來都不應該是一個問題」,覺得艾瑪說的很對。我在部落格上闡述我自己的理念,不贊同的人可以評論,贊同的人可以附和,如果是我錯,我可以修正想法。

         如果有人,或是有朋友因此討厭、貶低我這一個人,我真的也無話可說。

         這是一個民主社會,我很珍惜這樣的自由人權。^___^


----------------------------------------------------------------------------------------------------------------------



娜娜:

收到你的信之後,我回了,關了電腦,出門辦事。邊騎車,又一邊覺得不妥,總覺得自己沒有把話講清楚。
我不是一個政治狂熱份子,但是最近還是被總統大選影響了生活,我們家人或多或少都有了一些干擾,其中最冷靜的要算是我妹,她可以在四位立委踢館的時候,冷靜看完新聞,然後平實地把想法說出來,然後讓事件過去。說真的,我做不到。
畢竟,我一向是激動型的人種。不過最近越靠近總統選舉,我越來越能冷眼看這一切,就算我支持的候選人沒有當選,我也可以心平氣和的接受。就像我妹妹說的,我們都在黃仲生先生的治理下活了八年,要在馬先生的手中度過四年,想來也不是困難的事。(黃先生當選那一年,傳出賄選,後來樁腳被起訴定讞。四年後再度爆發賄選疑雲,可是還是再度當選。你瞧,我們不是撐過來了嗎?)
你的信中提到陳水扁總統的女婿被起訴的案子,這讓我想起一件我一直想說,卻找不到適合發言點的想法。
前一陣子,我姑姑早在新聞開始報導「白木怡言」( 蔣友柏先生的部落格)之前,她就常常上去拜訪,順道也知道了潘醫生的部落格。白木怡言在早期的文章「歷史的發展與弔詭」中,曾經說過一段話:









說真的…

公投

短短的時間,很難說明我的概念,我也沒有時間一一去看網路上部落客對公投議題的討論。 


說真的,雖然大選綁公投可以節省掉上億的經費,但是造成兩黨拿這個議題互相攻擊,明明很需要討論的議題,到最後形成意氣之爭。只見一個黨叫人拒領公投票,連為什麼拒領,我想那些老伯和大嬸們都不知道。


如果你真的不贊成這一個議題,你可以投反對票。但是因為不瞭解,所以盲從,其實還蠻可惜的。 


在部落格上看到艾瑪的文章,覺得很好,所以PO了這篇文章,待會我要去唸書了。 最近的心情的確受到總統大選的影響,連續四天都沒看書了,還挺心虛的,希望明天大選過後,可以平靜下來。 


嗯!請大家要去投公投票唷!不贊成也沒關係,這是你的權利。 


------ 


話說那天我去姑姑家做運動,姑姑說表妹在上軍訓課的時候,教官大咧咧要跟全班討論西藏問題。


表妹轉述,教官說西藏本來就是中國的領土,暴動鎮壓有什麼不對?我們是完全不能理解這種人的想法,難道說以後我們上街頭表達我們的想法,總統也可以下令武裝鎮壓嗎? 


我當然不是指所有的教官都是這種想法,基本上我遇過幾個很不錯,也對我有恩的教官。該教官個人的行為,不能泛指任何一個黨派或是群體。


 只是我還是要認真的表達一下立場,西藏就算遠在天邊,他們的族人還是人,就應該享有人權。


當我看到西藏流亡政府的發言人,哭著說:我們可以拋棄獨立和主權的主張,只希望中國大陸不要繼續傷害我們的人民。


我也哭了。


人權的要求不應該這麼低的。


自由的要求也不應該是如此卑微的。 


希望西藏問題可以早日解決,西藏人民不要再受苦了!

幸福點點名

這封幸福的信,是花花給我的祝福,正在休息,所以就來填一下好了,不知道填完,能不能直接正取上我要的研究所。哈!

我們都要幸福喔!





【點名規則】

被點到名字的要在自己的Blog回答每個問題。

然後,去掉一個你不喜歡的問題再添上一個問題,組成20個問題,傳給其他8個人。

文章裡,要列出其他8個需要回答問題的人名字,還要到這8個人的Blog裡留言,對方已被點名了。

這8個人要在自己的Blog註明是從那裡接到的。

而且,再傳給其他8個人,讓遊戲繼續下去,不得回傳。

被點到名字的人將會得到大家的祝福,並且,所有美好的願望都會在不久的將來實現。



1.你最希望從朋友(不包括愛人)那裡得到的是什麼?

A:對等的關懷,最近發現天平常常傾斜,唉!



2.最近鬱悶的事?

A:奇怪,別人考研究所好像輕而易舉,怎麼我的這麼難考?



3.最受不了自己的哪個缺點?

A:缺點,有嗎?(哈!)其實最受不了的是我的記憶力很好,一些該讓他過去的傷心事,總是記得清清楚楚,然後不斷的生氣,很累。



4.遇到喜歡的人,妳是勇敢表白還是默默關注?

A:默默關注。基本上,除非我真的很喜歡一個人,不然不會採取主動,採取主動很累。



5.說出點妳名的人三個優點?(不可刪除題)

A:邏輯分析很清楚,個性很開朗,人緣很好。



6.愛人和被人愛,哪一種更幸福?

A:被人愛很幸福,可是不是我的調性,我喜歡愛人,看著他擁有我的愛,滿足幸福的樣子。



7.你現在最想擁有的是什麼?

A:平靜的生活。



8.你的夢想是什麼?

A:等工作穩定之後,我要去育幼院做義工,然後領養孤兒。(我是認真的!)



9.如果可以回到過去,你想回到哪個時刻?

A:大學聯考填志願那一刻,然後拼命填上公費(誤~)。



10.最想和朋友做的事是什麼?

A:再回到當初廝混的時光,放假了一起到九份去閒晃,找間茶館打牌到天亮,去戴同學家用他的投影機設家庭劇院,看到打呼,然後四點起床去爬皇帝殿(哈!)。



11.你有過後悔的事嗎?

A:年輕不懂事時,沒有好好孝順母親,讓她辛苦一輩子,突如其來的車禍就走了,來不及看到我們長大。



12.你自己一人時,最常做的事?

A:看電視、看書。



13.最近讓你感到幸福的事?

A:和家人聊天,彼此調侃。



14.什麼時候覺得孤獨?

A:被人不經意的話傷害的時候,分外孤獨。



15.最近一次掉淚是?

A:看「追風箏的孩子」,雖然它沒有拍到索拉博後來的自殘,但是一想到就覺得很不忍。



16.最近誰最讓你開心或開心的事?

A:我們家Latte…

探出頭

呼~深呼吸,歇口氣。

最近,手很癢,有很多東西想寫。

像是前一陣子白木怡言鬧得沸沸揚揚的新聞,像是自己最近的一些生活感想,像是我們家笨小鐵的好笑事蹟……。甚至想來寫食譜,不能說是我自創的食譜,是看書、看節目學的料理,不過做了幾次,有些小小心得。眼下的我,覺得能放鬆的煮東西、吃東西,真是人生莫大的幸福。

當腦袋裡突然冒出很多想法的時候,就會想到小賀曾經跟我說的話。我大四的時候,他老人家大玩新聞台,三不五時就有一些爆笑的哲學文章出現,後來還在BBS站上開了哲學個版,討論風氣之盛,可蔚為奇觀。再過了一陣子,發現BBS版長草了,新聞台也不遑多讓,我們心急地催稿,賀老師就說:文章這種東西,是要在你苦悶的時候,靈感才會來找你。(以上言論雖不切合賀老大說話調性,但大抵就是那個意思。)

不過我還是真的希望,等我考完試之後,這些靈感不會跑得不見人影阿……



三月份到了,春天也跟著來了。

再給自己打打氣,別心慌,總是使出全力,對得起自己!

^___________^






再補充一點:



有件挺重要的事情,忘記說了。

前陣子,立報呂小姐在立報上介紹了我的部落格。
看了她的介紹,覺得她好厲害,真的!

不再每年考教師甄試,每年換地方當導師之後,我對部落格的走向其實還沒有抓穩,所以文章一直斷續。

寫的東西很零碎,真難為她寫出一篇這麼長,這麼有內容的介紹文章,讓我感動萬分阿!



不禁要大肆宣傳一下:立報是一份很用心的教育報紙,大家一定要常常去看一看唷!



立報網址:http://lihpao.shu.edu.tw/index.php



以下是呂小姐的報導:http://lihpao.shu.edu.tw/news/in_p1.php?art_id=18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