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17的文章

加入思考活動

上禮拜上了侯惠澤教授的微翻轉卡簡單,很喜歡其中加入卡片的思考活動。以前總是讓學生分組討論(2人一組),但學生們很容易沒有想法,或者乾脆零互動,被其中一個人主導發言。所以,這一次在上 語文精進教材 模組四—特徵說明文的時候,我就加入卡片活動。





上到特徵說明文的段落,講解了說明文架構--主題、說明(分為定義和特色)、結語,並解說什麼是定義,什麼是特色。接著公布題目,發下卡片,小組不討論,學生自己寫出定義和特色(1分鐘),然後再小組討論。

我自己覺得活動節奏沒掌控好,因為前面花了太多時間,所以到了這個主活動的時候,已經只剩下10分鐘不到。學障孩子又不是只給他們1分鐘就能順利產出的,所以我偷偷放水給了2分鐘,還走到卡住的二人小組那邊,給了不少提示和鼓勵。

後來下課後,我看到孩子的作品時,我覺得他們寫電風扇的定義,表現得還不錯。但我應該把重心放在小組討論,讓他們交換卡片後,彙整成小組答案。卻太心焦,把重點放到下一個石器時代去,沒讓他們好好把電風扇這個主題做完。太可惜了!(順道一提,用卡片操作活動,我覺得真的蠻不錯的,即使學障生寫得慢,但事後可以檢視每個學生當下的想法,而非一直灌輸老師的想法給學生。)








然後,我也想到,之後在上下一課的詞彙時,可以用卡片給學生一些活動變化,重點要放在「引導學生思考、思考、再思考」。
加油!

【資優教育】免修、縮修和跳級

連假之前,到特教資源中心研習了資賦優異的主題「免修、縮修和跳級」。
一直以來,以為這些服務都還停留在法令階段,豈不知資賦優異組的承辦老師,已經研擬一整套蠻有系統的方法,讓資優學生可以依法申請這些服務。
雖然承辦資優業務,真的有很多細碎繁瑣的事情(那個IGP真的讓我很想殺人),但也讓我這個井底之蛙學到不少。

我總是相信,老天爺會給我的考驗,總是我能夠承受起的。也還好我的貴人運蠻強的,資優小屁孩雖然真的很屁(嘴巴很壞),但他的家長很不錯。爸爸發現自己的孩子在英文課上看中文小說,想的不是自己的孩子很優秀,也不是老師不盡責,而是來跟導師溝通,希望孩子至少在課堂上有學習目標,不要擁有特權。
後來教務處真的把孩子找去測模擬考題,發現孩子程度真的很好,也才發現這個孩子在班上有特殊需求:在原班課堂上,替他設定高目標的需求。
免修、縮修和跳級,其實就是給資優生的需求服務,不再用齊一的標準去要求每一個有特殊需求的學生。
特殊教育法的規定,讓特殊生服務的彈性越來越大,這一點我真的很敬佩修訂這些法令、申請辦法的老師們。沒有他們訂立這些前瞻法規,我們即使再辛苦拓荒,耕作多年仍是荒地,長不出任何東西來。

***               *** 即使肯定免修、縮修和跳級這些服務,我覺得資優小屁孩應該不會申請,他爸也不會讓他申請。
我也不認為有這些服務,資優生就一定得申請。
申請了免修、縮修,就等於這些時間要出來自主學習,少了學習跟他人合作的機會。跳級,孩子需要應付的是不熟悉的環境和朋友,資優生的敏感特質更容易受波動。
更何況,我相信未來的世界不是「智力」取勝,而是「能力和素養」決定一切。這個學生如果沒有非常迫切的課題需要自主學習,我還是會建議學生在班上,由老師設定高目標給他。

今年,我的個案量比較少,比較有一點點力氣可以放在資優生身上,但我也在思考,要放多少的心力才對?
資優教育在特殊教育裡是弱勢沒錯,但它的光環太亮,我不用出手,就有很多人想關心。要給多少心力,才不會有讓孩子抗拒而產生反作用力?這都是我得學習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