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11的文章

RTI(轉介前介入)--美國實施狀況討論

這是上課時,葉老師找了剛回國的呂偉白老師(台灣學障學會創會會長)跟我們討論有關RTI的問題,還有一位任職大專院校資源教室的柯老師,來跟我們討論目前大專院校的資源教師工作。



覺得這些討論蠻有意義的,所以就貼到網誌上來。



RTI對國內是比較新的想法,而且跟「普通教育老師」息息相關。RTI的三個階段,前兩個階段都是由普通教育老師主導的,不過目前RTI都在特教界推廣和討論。(笑)



這是上課筆記,所以比較簡略,看不懂的地方歡迎留言討論~~



--



呂偉白老師:







RTI主要的爭議不在於這個介入方式好不好,因為能夠提升學生學習的任何教學方式,都是好的。RTI主要的爭議在於,它是不是成為學習障礙的主要鑑定方式?長久以來discrepancy做為學習障礙的鑑定方式,在執行上還是有爭議,除了原本wait to fail之外,學生的IQ和學習成就要達到多大的差異才可以被鑑定為學習障礙?只有30%的學者相信discrepancy可以成為一個鑑定的marker。另外一份研究顯示,74%三年級的學生被評定為poor reader,到了九年級還是被認定為poor reader。因此我們不能認為學生長大就會開竅,必須趕緊做教學介入。美國的學障議題,還有一個overidentified的問題。一直以來,美國黑人被鑑定為學障、智能障礙的比率遠高於拉丁裔、白種人、和亞裔。因此就有人認為學障標籤,是隔離黑人的手段。(反思台灣的教育,新住民子女和原住民學生,是否也有overidentified的問題?)RTI一直以來被分為三派:



a.    RTI Today—堅持現在開始做RTI是刻不容緩的事情。


b.    RTI Tomorrow—態度比較謹慎,認為RTI的執行還有許多需要討論的點(包含執行方式和適用性,是否可以做為鑑定標準?)


c.     RTI Never—絕不可行





    因為美國2004的IDEA法案已經明文規定學障鑑定必須先RTI介入,RTI也慢慢做出一些成效,所以RTI Never這一派已經比較少出現。只是前兩派目前還是不相上下,爭議不斷。



Vellutino對RTI做了研究,成效卓越。然而也引發了一些值得思索的問題:



a.這個計畫投注了大量的經費,如果要全面推展到國教,其經費可觀。如果節省經費,那麼成效還是一樣嗎?


b.實施RTI的老師都是Vellutino由大學或研究室找來的,如果推展到國教階段,師資要如何…

小大人

我不喜歡孩子哭,一向如此。不管是幾年級的孩子哭,通常只會得到我的冷面:「把眼淚擦一擦,哭完了再跟我說發生什麼事。」




上個禮拜上五年級的課(連續兩節)。第一節課還ok的學生,第二節課進教室後,一個壯壯的男生紅了眼眶,一個瘦瘦的男生整堂課臭臉,其他幾個男生雖然有在上課,但擺明就是不開心,整堂課的氣氛蠻詭異的。

因為他們沒影響我上課的步調,所以我不管他們,繼續上課。

小男生哭到抽搐,趴在桌上哭了一會兒,才擦乾眼淚,爬起來繼續上課。這期間我有點他起來念課文,他即使哭了,還是正確念好課文,所以我公開口頭獎勵他。

臭臉男,我任他去,即使他今天上課沒有很專心,但這小孩平常表現尚可。所以我中間我有過去問他還好嗎?叫他下課來找我,其他就任由他。

後來下課臭臉男來找我,我問他怎麼了。他說他們下課時,幾個男生打架。

我問:「那是下課的事,為什麼還要干擾到上課呢?」

他說:「因為XXX和OOO邊上課邊講他壞話。(這個我沒注意到),然後AAA還轉頭比中指之類的。(我依舊沒看到)」



雖然不知道他說的,是不是個人的片面之詞,但我還是口頭獎勵他:「你至少有控制情緒,沒有在他們講你壞話的時候,當場氣到打起架來,這是一件好事。」

「但是,你還是氣到沒專心上課。你覺得損失的人是誰?是OOO和XXX,還是AAA?」

然後小男生點點頭,說損失的是自己。

中間我還跟他討論到:報告導師好嗎?

他說:導師也只會罰寫,所以不能解決他跟OOO和XXX的心結。

所以我說:「好吧,至少你們沒有在我的課堂上打架和吵架,這一次我可以不要報告你們老師。」

問他有沒有辦法解決他跟對方的心結?他說:「沒辦法,之前我跟他們倆講過了,他們聽不進去我的話,每次打球都很自私,講也講不聽。」

這學生很有趣,雖然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如同他自己說的那樣,所以先這樣吧!繼續觀察。



********



六年級學生程度落差非常大,每每讓我上課很棘手。

上得難,有三分之一的學生完全跟不上;上得簡單,有孩子就會趁機搗亂。今天下午就是這樣。

下午我用小組口頭測驗,讓每一組的小組長去測驗句型。結果有個孩子就趁機玩了起來,教別人講髒話,在課堂上跑來跑去。

因為當下我正在教一個程度比較差的孩子,所以只注意到全班很吵,尤其男生那一個區塊根本就在玩。等我教完,控制了全班秩序,就把那個嬉鬧的孩子劈頭罵了一頓。



我不是很喜歡學生態度不佳。例如:坐姿歪斜、上課不跟讀、干擾旁邊的同學上課(跟同學講話)、…

講道理

最近有點討厭自己這種分分秒秒都要講道理的性格。舉個例子來說,我沒辦法理解那種邏輯前後矛盾的事情。

今天你站在A位置,就說A對,B是大大的錯誤,站在B位置,馬上反口說B對,而A真的錯了。

偏偏這種事情還真他X的莫名其妙、層出不窮。



以前我常常抱怨這一類的事情,當我抱怨的時候,就會有人熱心的幫我解釋我的盲點,讓我看到我看不到的點。說實在話,收穫還蠻多的。



很多人常常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不過,畢竟每個人的眼界都是侷限的,沒有遇到那些事情,所見所聞都是狹隘的,也因此容易有紛爭和歧異。要等到你真的踏上那個位置之後,才會理解當初那人的堅持。因此面對幾次爭執之後,我慢慢學著不要那麼武斷,那麼果決的否定別人的觀點。

只是,那是我自己的生活態度,看到別人前後言行不一,還是屢屢有翻白眼的衝動。



從年輕到現在,聽了很多的情有可原,慢慢知道事情不是單一層面。

只是,不免還是會問自己:事情對的就是對的,錯的就是錯的,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的例外、理由好說呢?



前些日子,在臉書上看到一段很妙的對話:

這世界上真是有太多無法理解的人事物
於是講求道理與邏輯好像變成一件最不合理的事。

下面的回應很值得深思。

a:講道理只是一種價值觀,這世界就是千百種價值觀彼此廝殺,不要氣餒,拔刀再戰阿!!

b:通常太愛講理的人才會遇到不講理的人。



第一句我很感同身受,因為遇過太多不想講道理,只想發洩憤怒的人,到最後只能靜靜閉嘴聽他說,反正他壓根也不想聽你的看法,何必浪費口水。

對於這種人,我最受不了的就是:你是我的朋友耶,你應該跟我站同一邊才對……這一類的忿忿。

第二句倒是道盡了這些年在網路廝混的心酸。講道理,本來就是想溝通價值觀,豈料對方根本就不是這樣,嬉鬧、酸言酸語、同樣的論點無限迴圈,有時真讓人會對著螢幕生悶氣。也許這就是太認真的個性,必定會遭遇到的報應。

而第三句完全就是對我的警世箴言了!(嘆)



有時候不得不承認,我所堅持的道理,對別人來說是無關緊要的事情。即使那是我待人處世所仰賴的準則,沒有相似觀念的人,還是難以接受的。



ps:拿別人臉書上的閒談做文章,實在不應該,這個我知道。所以我才略去其名,也不知道他們原本在談的是什麼事情。我只是藉此來紀錄自己最近的反思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