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3的文章

累斃了

終於,昨天把前三章全部都Email出去了,雖然是凌晨兩點。

過了多久這種生活,不知道,應該至少有兩個禮拜以上了。

有時候會想,為什麼其他人寫論文就還蠻輕鬆的感覺,或者速度還蠻快的。偏偏我要熬上將近一年的時間弄這些東西?

我很分心我知道,愛玩我也知道,活該我也知道。

最近這一兩個禮拜真的熬夜熬得太過份了,阿弟每天睡覺前,總要念我一下「早點睡」。



今天早上第一次在講台上全身無力。非常奇異的感覺,不像別人說的兩眼發黑,其實我的意識還蠻清楚的,但是手腳沒有力氣,我必須攀著黑板,一字字寫著答案。

神奇吧!我完全沒有下來休息。

學生大概有發現我怪怪的,但沒有問。我是覺得反正我還能寫,就繼續把東西寫完,於是就攀著黑板,把該教的東西教完。

這種ㄍㄧㄣ過頭的經驗,讓我決定一回來就把它寫下來,也算是一種累到極致的特別經歷。

季節性憂鬱

夏天本該是活力四射、到處遊玩的季節。但今天一整天廢在家裡,早上把複試的資料趕著用快捷寄出去,拜託同學代報。然後就宅在家裡陷入一個季節性憂鬱。

明明三天後要把論文前三章定稿,明明七天後要接受一場硬仗,怎麼煩躁就是掃不完,定不下心。

買了一支筍,伴著雞骨熬湯。剪開前陣子買的紅玉紅茶,放進滾燙的熱水,琥珀色的茶湯香氣四溢。

心思還是不定,連最能穩定我心神的烹飪都毫無效果。

所以打開了久違的部落格,寫下心緒。終極解藥了,我極度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