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05的文章

自我對話--Do the Right thing in the Right time

這一個多月心一直惶惶不安。從九月份到現在,是不安的心緒影響工作,讓我看什麼工作都不順眼?還是我一直都很不喜歡補習班這一方面的工作,雖然要求自己隨波逐流,就把它當作一份工作,但是潛意識仍不斷地找碴……原因是哪一個我已經分不清了,只知道心情日漸焦慮,瀕臨臨界點。


我想辭掉補習班的工作,但我是個吃軟不吃硬的人,面對別人強硬的手段,我根本不會理會,不過只要別人一來溫情攻勢,我就不知不覺的把主導權交給別人,跟著別人的想法起舞。


當然,一方面也是我自己在掙扎,工作的難找讓我陷入慌亂,好不容易這一份工作還算輕鬆,薪水雖然不高,但是可以供給日常所需,我還能安心的接短期代課,真是一份不錯的兼職。


但是另外一方面的我在抗議,你已經完全沒有時間讀書了,考試的科目之多你也知道,妳為什麼要離開插角那麼棒的環境,就是因為你想要考研究所,如果在這裡因為這一份工作絆住妳的腳步,半途而廢了,你之前的努力不就都白費了,對於那些妳辜負的人,那些心意不是都白費了?


不管考得上或是考不上,最少最少,妳得不愧對自己的心,最少最少,你能對自己說,我全力以赴過,就算明年再來一次我也不會後悔。




那天晚上,心情很差,不想找人說話,卻也睡不著。When I surfed the net,I found these words from Mrs. 趙。這是趙老師給另外一位同學的信,但是及時敲醒了迷惘的我,就像一陣及時雨。




「老師仔細看了你的文章 讀過了這句話 我覺得很有感覺:"....我的心處在放棄及振作之間 "
我可以想像你的感覺
因為說真的 我們哪一個人沒有自己的生命課題,哪一個人不是在千千萬萬個頃刻當中都有過這個念頭 無助跟掙扎


但在千帆過盡之後 看過人生的許多美麗跟醜惡 光明跟黑暗之後

我的解讀已經不一樣了-當你的心處於放棄跟振作之間時

你應該深切認知到的是這句話:" You DO have a choice."

當處於兩種極端的選擇時 我們應該讓自己注意的 不是被拉扯的痛苦

而是" 啊~原來我不在絕境 我還有選擇 我是自己的主人!"

當你把注意力放到這個事實上的時候 勇氣就會油然而生了!



真正被逼到無路可走的人 連掙扎的力氣跟權利可能都沒有了

你是幸福的 你是你自己的主人

現在唯一要做的 是你要"選擇" 把力氣放到對的事情身上



親人驟逝…

小小老師

這一次代課的班級是二年級,原班級導師生產去了,因此我有比較長的代課時間,能做的事情也比較多。



代課的時間久了,發現有些小孩真是可愛。在我座位前方的小男孩弘弘生得白嫩可愛(這形容詞怎麼很像巫婆會用的那種形容詞?),每天上課總是捧著書,如果老師不在上課,他就會沉浸在自己的書中世界,非常專心。



今天,兩個孩子告狀到我跟前,A男孩生氣地說:B男孩用沙坑的沙子埋住他的腳,讓他的鞋子進了沙。B男孩委屈的說:A男孩站在他們要埋的坑上面,所以他們才埋到他的鞋子……



我正在思索該怎麼解決,弘弘站起來指著B男孩說:「你看到沙子埋到他的鞋子,你不會停下來嗎?」我笑了,點頭附和弘弘的話,「對阿,你為什麼不停下來?」B男孩無言。



接著弘弘又指著A男孩,「你也不對阿,你看到人家在埋你的鞋子,你不會走開嗎?」我努力地忍住狂笑,點頭再次附和。兩方原本爭執不休,聽完弘弘的話,都不敢再做辯駁。弘弘發表完高論,就坐下來繼續看他的書了。



我只得替這個小小老師作結論,讓兩方互相道歉,結束了這一次的紛爭。

憂心

星期三,接到一位老師的電話。她接我之前的班級,因為出了很多狀況,所以找我商量。我接她的電話已經第三次了,第一次還能和她聊得不亦樂乎,第二次聽到她說一些關於孩子的近況,覺得有點難過,那一天晚上輾轉反側,不能成眠。



十一月份上了台北,去看學生的運動會,聽起來適應狀況最沒問題的小真,一抱我就哭了,羽兒不消說,少了緊迫盯人的我,她的日子想必十分愉快,倒是羽兒的媽媽嗟嘆他們家精明的羽兒,只有我才制得住。小庭的媽媽也拉著我說了些班級近況,但大體而言,他們家活潑的小庭字典裡是沒有「適應困難」這一個辭。最讓我心疼的是安安,安安適應狀況很差,他的情緒問題越來越嚴重,接手的老師盯他越緊,安安情緒越緊繃,親師生關係越發劍拔弩張。上一次接到新老師的電話,聽到她和我討論安安的問題,想到總是神遊天外的安安,不禁感到濃濃的憂心。



這一次,新老師就安安的加減法問題跟我討論,因為她實在無法接受安安的媽媽不斷堅持媽媽自己的教學方式,老師希望安安學會最迅速的加減法(由個位先加),而非用媽媽的方法,從十位數先加,憂心的新老師擔心安安現在沒學會最好的方法,往後千位數的加減絕對會出問題。我委婉地告訴她,她太過緊繃了,而且在這一個階段,你可以告訴小朋友最方便的方法,但是安安若是可以理解加法的原理,做好兩位數的加減,實在不需要強迫他把自己的方法扭轉過來。



電話裡講了一個多小時,掛完電話之後我覺得悵然若失。這一班一直是我心上的牽掛,他們還那麼小,我很不願意才帶他們一年的時間就離開,讓他們還沒定性就得去適應另外一個新老師。但是我一直告訴自己,若是要離開教師工作便得趁早,要出來嘗試不同的工作也得趕快,外面的流浪教師個個都身懷絕技,學校的教評會絕對會幫小朋友找到好老師,陪他們度過二年級的時光。這個老師不能說不盡責,但是想到班上五個小毛頭,實在是放心不下。



就像那天回校之後,我和fiven聊的,fiven說她借調到縣網之後,每次回到聽到小朋友跑過來跟她問好,一直問她什麼時候可以回來教他們?聽到這種話,老師會有虛榮心,當然會很快樂,但是那種愧疚感好深,因為我們根本沒有辦法回去幫他們解決問題,所以寧願他們過得比我們在的時候更好,就算孩子們因此忘了我們在一起的時光也無所謂。

[蒲公英書評]獅子,女巫,魔衣櫥

作者:C.S.路易斯

譯者:彭倩文

出版:大田出版



不負責任書評:



這一套書很久之前就聽fiven推薦過,fiven也是個愛書人,她說在她小時候每天下課都是泡在圖書館裡,但是這一套書當時並沒有翻譯本,是教會的朋友把教會內的兒童書拿出來借給她看,她一看就愛上了這一套書,不過我們小時候翻譯童書實在少得可憐,就連教會版也只有三本。



C.S.路易斯共寫了七本納尼亞王國的故事,從【魔法師的外甥】、【獅子、女巫、魔衣櫥】、【奇幻馬傳說】、【賈思潘王子】、【黎明行者號】、【銀椅】、【最後的戰役】共七本(以上按照書中的時間順序)。



這一本書集合了所有西方傳說中的奇妙生物:人馬、人羊、飛馬、狼人、巨人、人魚、矮人、巫婆、能言獸……等,再加上每一個孩子都曾經幻想過另外一個世界的存在,所以這一套書能一直贏得孩子們的喜愛,實在是因為它有它獨特的魅力存在。



但是我挺不贊成出版商及電影商的行銷手法,業者們不斷地把這一本書和「魔戒」、「哈利波特」相提並論,吸引那些喜愛魔戒和哈利波特的讀者,來看這一套「納尼亞傳奇」。但讀者們若抱著這種預設立場來看這一套書,必定會有不小的落差。



以成人的眼光來看,納尼亞王國這一套書,文字不算吸引人,甚至可以說是較為沈悶的。這一套書每一本都很薄,故事的節奏很快,故事的主軸並不複雜,以孩童的眼光來看,因為文字不多,故事主軸突出,非常適合十歲到十五歲左右的孩子閱讀。再加上他的文字描述少,描繪的世界奇幻引人,所以很適合那些原本只閱讀繪本的孩子,當作他們從圖像書世界,跳入文字書的入門書。



我很喜歡看國外的童書,漢聲出版社出版的那一套拇指文庫,不但故事精彩,文字也很優美。而法國著名的兒童文學作家麥克•安迪的一系列作品更是經典中的經典。國外的童書,少去中國傳統故事的忠孝節義,每每強調孩子的想像力,故事內容變化多端,是中國的傳說故事,甚至是台灣新一代的童話故事中,都見不到的多變題材。



這些故事在國外已經風行多年,也已經翻譯成多種語言,舉例一說,日本電影「現在很想見你」的原著小說,書中的父親就念麥克•安迪的【默默(MoMo)】給五歲的小孩聽。但是在國內這些想像力豐富的經典童書,知道的人很少,甚至連教育界的老師們都只有少部分的人看過。不過不管是漢聲的拇指文庫,或是麥克•安迪的【火車頭大旅行】、【默默】等書,文字都太多了,若學生的耐心…

走路工

那一天早上,挺多事得忙的,沒想到我的摩托車竟然選在這個時刻輪胎沒氣,於是趕緊覷了空,到巷口的機車行去修理。一出巷子,就聽見候選人的宣傳車沿路大鳴大放,為寒冷的冬天添了一股另類的生氣盎然。



機車行老闆一面替我的車子換下輪胎,一面和我攀談著,不多久,他神秘兮兮地問我:「你們家收到炸彈沒?」我一頭霧水的模樣,想必讓老闆看得捶胸頓足不已,他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口氣,再問了一遍:「炸彈阿!就是選舉的炸彈阿!」

我剎時頓悟,便搖搖頭。本想聽老闆還有什麼高談,可惜宣傳車加上鞭炮聲齊響,言論就此打住。



過一會兒,我到郵局去辦事,路上遇到父親的朋友,他們夫妻在父親的喪禮上出力甚多,於是我們都很尊敬這兩位長輩。阿嬸和我聊了幾句,便問說:「你們家有沒有收到紅包?」我尷尬地笑了笑,對這種選舉期間,街坊鄰居私下新式的問候語,實在有點敬謝不敏。

哪知熱心的阿嬸一知道我們沒有收到紅包,馬上說道:「那我回頭叫你們叔叔送過去。」



隔兩天,阿叔果真帶著「紅包」來訪,不過我不在家。聽妹妹說,阿叔問她:「妳知道妳們這一次為什麼沒有嗎?」

妹妹聳聳肩說:「可能是因為這一次抓得很凶吧!我們又不是這裡土生土長的人,所以才沒有。」

豈料,阿叔搖搖頭說:「不是,那是因為大家都知道你爸是民X黨的。」



當妹妹轉述給我聽的時候,我們都氣憤,卻無話可說。妹妹的朋友跟她說,在我們這個地區,一票約可以收到六千元左右(就是鄉長、縣長和議員加一加的結果),我瞠目結舌,不敢相信原來離我們這麼近的鄰居,還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先不說無緣無故被貼上政治標籤,或是在這裡備受同儕政治歧視這些事,我實在無法接受生命的是非黑白,什麼時候變成非藍即綠呢?





近況

前一陣子接了一個比較長一點的代課,原本在憂心這樣子不穩定的代課機會(公假)會隨著學校事務穩定而越來越少,所以便在思索下一步該怎麼走。那一天打電話給姿嬿,和她請教考研究所的事,她的一句話打醒了還安於現狀的我,讓我認真思考工作這一件事。後來找到一個國中補習班兼差的工作,雖然不像在國小工作時得心應手,但是抱著吸收經驗和糊口的心情,白天代課晚上兼差,日子也就差強人意了。



白天的代課工作雖然長,但是不集中,那位老師是台中縣國語文競賽的選手,每周三、五得去培訓,十一月底還得到嘉義去參加全國國語文競賽。這一班是六年級,學生很皮,幼稚程度可比四年級學生,不過班上女生還算可愛貼心。



當然,當我剛從安親班那種糟糕的環境跳回國小,心裡是很興奮的。但是帶別人的班,總不比自己的班,為了尊重該班導師,我不想加入太多的個人色彩。於是這工作讓我變得像一個旁觀者,不只旁觀學生的互動,也旁觀老師的班級經營,偶爾學生有脫序的行為,趕快把他們拉回來,讓他們不要在我代課期間出什麼大差錯。



第二週代課就碰上他們戶外教學,這讓我挺緊張的,雖然後來一切順利,不過還是讓我累慘了。我不知道是因為我一直在台北工作,所以比較安於逸樂,還是我少見多怪?一大早我們坐車到后豐鐵道的入口,然後從入口走花樑鋼橋到后里馬場,到馬場吃中餐,下午玩大地遊戲。請大家注意,這一段路是最近台中縣努力經營的景點,但是別人是騎「自行車」,您就可以想像它的長度了。更可怕的是,我們還得從后里馬場走回國小,而這一段回家之路至少兩、三公里跑不掉吧!所以當天我走到腳快廢了,暗自嘀咕著這種天才的活動,目的為啥?(說是鄉土教學,倒是沒看到有任何導覽活動呢!)



幫老師買單的工作做了一些,讓我不得不想,我為何要把我的代課生活過得如此「充實」?我大可翹著二郎腿,上課哈拉幾句,下課就走人阿。



不過人吶!注定是油麻菜籽的命,再怎麼羨慕別人的狼心狗肺,再怎麼想起而效尤,到最後還是會淪落到阿信一般的命運,許多前車之鑑早就讓我認清現實,我這人什麼優點都沒有,就是有自知之明嗳!



所以當某一天代課,突然被通知要作業抽查,而該班老師有一整單元的數學習作尚未批改,更甭提學生的訂正時,我是一邊喟嘆,一邊用我和學生的午休時間來訂正這些作業。



雖說如此,但是當我在幫導師趕課的時候(該班導師上課很慢,所以由我代課的那一整周,我就打算幫她上完一單元的數學,兩課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