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1的文章

自由是如此的可貴

今天看到米果在噗浪上分享的一則影片(原諒我不喜歡用『視頻』這一詞,我始終覺得這是中國用詞,非台灣用法)。




轉噗了後,跑到PTT上去搜尋了一下討論。看了PTT上的推文,有些悶。遂刪除了噗文。

方才,又看到噗友轉貼茉莉革命的影片,看了突生感觸。




PTT鄉民說,茉莉革命是中國的事情,為什麼要拿到台灣來鬧?

陳雲林這人我不想評論。街頭那些運動,只要他們合法申請,讓陳雲林瞭解台灣人不是一味親中,也是一件好事。對你客氣,就當軟土深掘,以為台灣很愛抱中國大腿,那也未免一廂情願的過份了。



茉莉革命也許是中國的事,但事實上,要台灣能夠平安、穩定的維持主權,不起戰爭,人民不失自由,也許「讓中國政府接受民主,開放言論箝制」是一條路。

我無法信任一個不尊重人權的政府。

人權,才是最終的信念。

【表演藝術】肢體伸展1

因為研究所的課程太滿,連帶我沒有多少時間可以去國小兼課。因此只好跟原本的學校說拜拜,下學期找到一間比較遠的學校,課比原本的學校少了很多,排的課也很妙—表演藝術。



上禮拜第一次上課,先講解了一些規矩,這禮拜正式上課,還蠻有趣的。所以就想要把這些課程記錄下來。可惜我的相機壞了,要買新相機還要 一兩 個月的時間,不然佐上照片會更容易理解。



因為學生對創造性戲劇的活動還不太熟悉,所以我想先排一到兩堂肢體伸展的課程,讓學生習慣這樣的上課方式。

這堂課的教學目標是希望學生可以在遊戲中放鬆肢體,算是很初階的課程。



課程設計:

暖身活動—鏡子遊戲。老師帶領學生模仿動作,例如捧腹大笑、哭泣、鬼臉、擦玻璃……。接著讓一些學生自願上台帶領。

主要活動—照張照片。分組讓學生表演靜景。本來出了兩個題目,在教室的照片,還有在家裡的照片。不過三個班級都來不及完成第二個題目,有點可惜。



本來以為四年級的學生應該會表演得比三年級還好,沒想到四年級這兩個班級打鬧、不專心,最後一個班甚至連主要活動的分享都沒做完,另外一個班級,男生學著電視上那些低劣的笑話,把雙手放在胯下附近,做出了不甚雅觀的動作,被我板著臉斥了一頓。



學生愛打愛鬧,其實小事。但是這樣的動作會影響到上課的秩序,而且偏離了教學的主題,所以必須制止。



四年級的學生有那種進入青春期的彆扭,在台下排練的時候,要不然就是玩得很開心,要不然就是一個小組分成男生女生兩派。一組才六個人就可以楚河漢界,老實說還真是難帶。

三年級相對來說就可愛很多,不管是一開始的鏡子遊戲,或是後來的分組表演,他們雖然不太適應分組合作的方式,但都能投入在表演當中,每一組呈現出來的靜景都還有模有樣,其他組的學生可以馬上猜出來他們在表演什麼。



帶這堂課程,本來是希望讓學生最後可以排練出一個劇。想要讓他們自創劇本,自己分配角色和工作。但是上了兩個禮拜的課,發現這些學生的程度不如預期,可能還需要多一點的引導。反正這所學校對我的課有種放牛吃草的味道,那就讓我好好的玩一下課程吧!

霸凌

小綠的部落格,看到一開學被抱怨到人神共憤的霸凌口號。這個一開學幾乎淹滿我的臉書留言板的政策,我很好奇怎麼沒有媒體去報導大肆宣傳一下這個「神奇」的口號?還是其實他們已經很大肆宣傳過了,我卻沒有看電視?



然後我就想到這個新聞。



不滿女兒被打…同學媽媽甩小3生5巴掌

〔記者楊金城、林曉雲/綜合報導〕台南縣新營市某國小一名小三女童的媽媽,因女兒被同班同學欺負,竟到學校直接找同班小男生興師問罪,在學校籃球場公然施暴,大人打小孩,連打小男生五個耳光,又以手臂挾頸,結果打錯人,挨告。

校園內施暴還打錯人

學校查明女學生的媽媽打錯人,小男生的媽媽昨天向新營警方報案,控告打人的媽媽涉嫌傷害罪。小男生媽媽氣憤地說,對方「刑求」式「逼供」兒子,說「不道歉,就繼續打」,太可惡,處理態度和教育觀念偏差。

涉嫌打小男生的媽媽昨天下午被派出所傳訊,她承認掌摑小男生,責任願承擔,但仍堅持「沒打錯人」。她說,女兒告訴她被小男生和同學欺負,她也要控告女兒同班的三個小男生涉嫌傷害、恐嚇,不想和對方和解。

雙方家長互控拒和解

南縣教育處長王建龍說,打人的媽媽在籃球場當著其他小學生面前修理小男生,「以暴制暴」成為最不好的示範。

人本教育基金會南部聯合辦公室主任張萍表示,小孩跟父母告知被同學欺負時,父母應先冷靜下來,跟小孩深談,了解發生衝突時的來龍去脈,再跟老師聯繫,做後續處理。張萍表示,重點在於如何讓犯錯的孩子知道做錯事?家長幫孩子對付同學,是剝奪孩子面對及學習衝突的機會,家長不能永遠保護孩子。

全國家長團體聯盟理事長謝國清呼籲,家長心中要有愛,愛自己的孩子,也愛孩子的同學。

打人事件發生在十三日下午兩點多,當時小三學生已放學,女學生被班上三位小男生欺負,小女生哭著找媽媽,媽媽到校後氣憤地到籃球場找打人的小男生。

粗暴逼道歉畫面全都錄

小女生媽媽對小男生施暴的行為都被校內監視器清楚拍下,只見這位媽媽先抓住一位小男生衣領,問清不是她找的對象後,改抓住另名小男生衣領,隨即出手重賞耳光,要小男生在女兒面前道歉。第一個被抓住的小男生嚇壞了,哭了半天。

小男生的媽媽接獲老師通知趕到學校,小女生的媽媽堅持沒錯,不歡而散。小男生的媽媽帶兒子驗傷準備提告;翌日學校召集全班學生,查清打人的學生另有他人,小女生的媽媽帶女兒去就醫,未參加協調。

直到昨天,小男生浮腫的右臉頰仍清晰可見瘀青,他說,當時女同學的媽媽說:「不道歉就繼續打,一共打了五個耳光」,他…

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

之前講到我想做的事情一直都來不及做。

其中之一應該就是想來弄閱讀教學相關的東西,特教相關的東西也想來寫。雖然無名的計數器一直都怪怪的,讓我覺得它十分不可靠。但是如果它有參考價值的話,在我的部落格裡,閱讀教學的瀏覽率很高。

剛好我也喜歡閱讀,尤其是童書閱讀。

我常常覺得要推閱讀,應該先從書單開始。當老師對童書有更多的瞭解時,閱讀活動才會生動有趣。



至於特教嘛!我總覺得普通教育老師對特殊教育是敬而遠之的,但是其實念特殊教育一年半了,我覺得特教很貼近我們的教學。瞭解特教以後,可以更有效率的掌握學生的狀況。

我想寫一些有關特教的分享。用一個適合普通老師的角度去寫,寫一些比較實用的東西。



另外還有一件事情想做的,就是我想要去練習拍照。

我想拍老房子的立面。

大甲街上有蠻多很美的立面,可惜不是年久失修,就是被廣告招牌遮得亂七八糟,電線杆的電線也蠻礙眼的穿越過去,每每都讓我想著:到底該怎麼拍才好?



今天早上看到米果分享這篇新聞:

《衛生、文化難兩全?》怕了登革熱罰單拆了民權路老宅

〔記者洪瑞琴/台南報導〕民權路二段一棟近百年私有老宅,閒置荒廢多年,市府祭出登革熱罰單,屋主決定拆除,雖經地方人士搶救,但老宅昨日全拆,連立面都保不住,讓文化界感歎惋惜。

文化資產管理處表示,閒置荒廢私人老屋牽涉城市風貌,應定位在都市更新策略思維,從容積率鼓勵民眾保留立面或作活化利用,環保、文化與都計將全面檢討機制。

民權路是台灣歷史發源最早街道之一,許多知名傳統富商皆在此地發跡,整排狹長的街屋見證了台灣早期經濟發展的歷史,這附近平均家戶收入至今仍高達全台鄰里的第六位,願意保留發跡處的傳統建築大有人在,但選擇放棄也不乏其例,實在令人不勝唏噓。

據了解,屋主長年旅居國外經商,由於長期接到登革熱環境污染相關罰單與限期改善公文,不堪其擾,索性決定將房屋拆除,一了百了。

就在老屋對面經營文化旅遊的呂偉正趕緊聯絡里長、文化局及文化界人士設法搶救,好不容易暫留下外觀立面,但昨日屋主仍決定全拆。

由於南市整頓空屋及清除登革熱,許多老屋面臨同樣問題,一棟接一棟消失,老建築紋理愈來愈少,加上不是歷史建築,公部門難介入私有財產處理。

不過,呂偉正認為,老屋是台南古都特有脈絡,因為在其他城市,老屋之所以被拆除多半是為了更大商業改建利益,然而在台南,卻是為了環境衛生,新市政府強調發展觀光,豐富的傳統建築已經成為台南特色招牌,文化資產保存與環境衛生如何取得平衡…

教養

我一直覺得教師圈很小,超小,無敵小。尤其是我教書第三年,因為一些無心的話而輾轉冒犯了某位學長,被學姐打電話關切之後,對於八卦和抱怨我就盡量聽聽就好,免得無端端禍從口出,也帶給別人困擾。有時候別人跟你抱怨,只是因為他想要一個出口,把這些抱怨的話轉述出去,有時候是因為八卦心態作祟,有時候是以為可以幫忙解決兩造的困擾。事實上,我們都不是本人,沒有權利可以做這些事。如果是抱怨或批評,我寧可讓這些惡毒的話到此為止,不想要當幫凶把這些話傳播出去,傳了出去傷到了人,那把惡毒的刀子在我手上,不是原來那個人的錯。也自然而然,話漸漸少了。尤其在我離開台北的學校以後,沒有帶班了,生活圈不再侷限在教師圈中,有時候跟一直在教師圈的朋友聊天,就會覺得話題搭不太上。我不是很喜歡那種無限迴圈,一直在黑特不肖學生,怪獸家長,和無良長官的話題。慢慢的,我也就能夠瞭解為什麼Cara在公司受到一些委屈不平,回到家裡我問她怎麼了,她會回我說:「我不想說,現在不要煩我。」年輕的時候,會以為有心可以扭轉一切。後來慢慢遇到一些事情以後,就會發現自己的莽撞。有心不一定能扭轉一切,有時候現狀不是三年五年就可以改變的。人心是最難捉摸和掌握的,它沒有公式,不是非黑即白,很難套出什麼定律原理,既然如此,說那麼多做什麼?好好的朝自己的目標做下去,用作為去改變那些看不慣的一切才是正途。這種心態跟那種放棄的心態又相差甚遠了。很多年輕人在社會滾了幾圈之後,總是任性的說了一些「原來社會這麼黑暗」、「他們黑我們要比他們更黑」的渾話。當心態轉變成「他們捅我一刀,我要捅他們兩刀」的時候,你跟原本你批評的那些人有什麼兩樣呢?我總覺得那是教養問題。我討厭你們那樣做,我厭惡你們的作為,所以我不願意同流合污。滄浪之水清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可以濯吾足。不管外在的環境如何,我的教養是代表我這個人處事的原則,我再也不會跟這世道硬碰硬了,但要我賭氣做出一些任性行為,等於認同這亂七八糟的一切,我還寧可當個漁夫遁世(咦,我不會打魚會餓死?糟了……)。有時候,我會想起老爸念我的那些話。你這種硬脾氣,是要怎麼在社會上生存阿……

漫無目標

有沒有那種感覺,就是追尋一件事情追尋了很久,等到真的追到了,竟然有那種「蛤,就這樣?!」的失落。

最近這幾年的生活好像都這樣,仔細檢討起來,覺得自己還真是廢。挑三揀四的在幹麼?

卡著想做的事情不能做,要先把手邊的工作完成,但是等到手邊的工作完成,要去做原本想做的事情,那時候又失去了滿腔的熱情。接著就是那種「蛤,就這樣?!」的心情上場,整個就是覺得「我到底在幹麼」?

然後最近又覺得說,誰說我不能齊頭並進,誰說我只能一次做一件事。

所以去年我就想著,那一邊做手邊的工作,一邊寫文章好了。

偏偏我這個人就是「靈感不來找我,我就寫不出來」。常常蹉跎了一整天,然後睡覺,天亮了,又繼續蹉跎一整天。過了這種日子一個禮拜,真的很想狠狠貓自己幾拳。



方大同那首蘇麗珍,有句「一輩子最怕闖過一種禍,是不是蹉跎」,這句話放在明顯的位置提醒自己很久了,顯然一點效果都沒有(白眼)。



我需要動力阿!!!!(大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