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5的文章

【外星球的日子】04-導師是靈魂

這學期開學以後,中二小屁孩們最近發生了一些事,也更可以看出:導師真是一個班的靈魂,尤其對這些障礙學生來說。

A班的小孩很怕導師,因為導師篤信不打不成器,因此學生根本把輔導室當作避風港,即使不需要外加課程服務,還是整天來盧我,想要外加這外加那。A班兩個小孩,超愛評論導師,毒舌又碎念,今天被我凶了一下,指正過。適應最差的那個孩子,這學期比較有長大的樣子,今天碎碎叨念著他的手被打得很痛。最妙的是疑似生那個孩子,其實她的評估已經做得差不多了,前兩天還來盧我,希望我能再約她出來,我想著逐字稿還沒做,也許再收集一次口說樣本,所以就答應了,她立刻指定導師的課,希望我那一節課可以約她出來,因為她很怕導師。

B班的小孩很愛導師,雖然導師對他們要求很多,但連MR的孩子拿到蛋糕,也是喳呼著要送給導師吃。不管是新送進來鑑定的孩子,或是已經鑑定通過的孩子,即使不習慣被標籤的感覺,孩子們還是能夠信賴老師是為了他們好,所以外加就外加,不抽就不抽,關於特教的服務整個好談非常多。

C班的小孩們也很愛導師,導師像媽媽一樣管他們管很多。
但最近我輾轉發現C班一個疑似生,琢磨了很久,才去跟導師談,立刻感覺到導師的防衛。
她其實很清楚孩子可能是特殊生,單項能力特別弱,怎麼都糾正不OK,但因為家長不願意接受鑑定,所以她就放手了。
我今天跟她談完,如果孩子各科都能及格,只有某一項考試需要幫忙,特教可以給予間接服務(考試評量調整),連外加課程都不給。導師十分驚訝,我也十分驚訝,她竟然連諮詢都不諮詢(可能是孩子很沉默,不太會惹麻煩)。
結果……我下午再找她,導師笑著說:孩子拒絕考評服務,結案。
我傻眼,追問我可否先約孩子出來,邊做評估邊說服孩子?導師說OK。
然後,我轉身下樓,越想越不對。
在我說服孩子之前,似乎應該請導師先讓家長同意,不然我根本是孤軍奮鬥。(遠目)

這時候就不禁覺得,導師真的是一個班的靈魂啊!

[工作筆記] 兩難

早上本來是請了假的,火車回到鶯歌的時候,正是細雨不斷,還有兩個小時的假可以放風。猶豫躊躇了一會兒,才不甘不願的先回辦公室辦公。
一坐下來處理幾分鐘公事,一通電話打進來,是七年級的導師。
「哈囉,我想請妳幫我做一個學生的數學初篩。我現在請學生下去。」
我還沒回過神,導師描述的孩子已經站在我面前了。果真如導師所說,胖胖的,體格比我還高大,但看起來很畏縮,她的靈魂似乎縮得小小的,不敢讓別人看到一樣。
我拿一份數學能力測驗給她,她沉默很久,沒有下筆。
「不會算嗎?」我盤算著,一開始就是二位除以一位的除法,她可能不會。
孩子點點頭。
我換了一份加法計算給她,是十位數的加法。
孩子慢慢的算著,沒有扳手指之類的輔助動作,計算速度很慢。
算完,我批改,15題中,錯了3題。
我誇獎她。
「很不錯耶!妳看,對了12題。」
孩子有點驚訝,微微的、看不到的情緒起伏。
我說:「我們看的是妳對了多少,所以對這麼多,很棒啊!」
接著讓她算百位數的加法,最後讓她背九九乘法(2~5)。
因為我一直看她「能做到的」,所以我能感覺到孩子的情緒慢慢放鬆下來。
送走孩子,我跟導師報告孩子的狀況。導師問我孩子可能是什麼障礙,我不願意驟然下判斷,只請導師先跟家長聯絡。
導師說:我真沒辦法想像,為什麼國小沒有把這孩子提報出來!
我說,我也是。
早上,我還在想,多給這孩子一些時間,慢一點再鑑定,不要這麼快下判斷貼標籤。再觀察久一點好了!
一下班,那個畏縮的眼神又浮上我的腦海。
再等下去好嗎?孩子已經等了國小六年了。國一是多麼關鍵的日子,妳不是不知道。再蹉跎下去,孩子的自信心垮了,妳要花多少力氣才能救回來?
說真的,我現在還沒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