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05的文章

嘿嘿!本站貼紙

趕流行,利用艾瑪分享的圖片做的。

第一個自己的logoㄟ!

好開心唷!



這是大圖



這是小圖







如果大家賞臉,想要把我的連結加到您的網頁裡,可以把下面的連結碼,複製到網頁連結內。如果能留下妳的網址,讓我去拜訪,更好唷!




這是大圖

<a href="http://www.wretch.cc/blog/wish0317"><img alt="連結到蒲公英小班"src="http://f7.wretch.yimg.com/wish0317/1/1107080109.jpg" border="0"></a><br />

這是小圖

<a href="http://www.wretch.cc/blog/wish0317"><img alt="連結到蒲公英小班"src="http://f7.wretch.yimg.com/wish0317/1/1107080110.jpg" border="0"></a><br />




進度5

部落格真是一個殺時間的好東西阿~:P



1.今天把部落格加上一個很漂亮的時鐘

2.然後增加了幾個很棒的部落格連結、網頁連結,歡迎大家都去逛逛。

3.左邊連結會跳動

4.最上面的橫幅標題也變了(原版不能連結,字也會有覆蓋的現象,無法貼下面的短語)



最近比較空,等開學一忙,不知道這裡會不會長滿了雜草?

[森林手札]小豬

我時常覺得,我養了五頭小豬。

一年級的孩子的午睡時間,要不就是很難哄睡,要不就是睡到叫不起床。通常我比較偏愛後者,不過當班上的小公主,叫不醒給我耍脾氣,那實在就讓我很想把這群小鬼掐死。

後來我已經練就笑看人生的功力,再怎麼難叫,依然不屈不撓。

「小豬,起床了!」我通常是這麼喊的。

已經醒的小朋友,也會搖著還沒醒的小朋友,「小豬,小豬,你是小豬。」



我會放一些餅乾在教室,一方面因為山上沒早餐店,餅乾可以充當我的早餐,另外一方面可讓這一群未進化的豬仔充飢。

大霆是我們班最後一個轉進來的小孩,可能因為個子大,所以容易餓。其他的孩子只會拿一包小餅乾,只有他,吃完了還虎視眈眈其它小朋友的餅乾。

「安安,你那個還要吃嗎?」

「要。」

「安安,你那個餅乾可以給我吃嗎?」

「不要。」

我聽到了之後,便跟大霆說:「大霆,你如果餓了,可以再跟老師拿一個。」

從此以後,一發不可收拾,男生每次都跟我要兩包餅乾。真不愧是小豬轉世阿!



PS:後來經過和家長溝通,和孩子溝通,慢慢戒除孩子吃零食的習慣,除非真的很餓,不然他們不會來跟我拿餅乾了。

[豬頭老師系列]期末音樂會

豬頭老師上學期的豐功偉業,到此告一段落,我的怨氣也差不多發洩完畢,不然累積著對他的不滿,真是讓人挺難受的。









----

期末到了,大家忙得團團轉。因為分校既有傳統—「期末音樂會」即將來臨。

不過在期末音樂會前,還有個小小插曲。



六年級學生一向不馴,喜歡拿老師開玩笑。這學期我有上六年級的課,為了鎮住這一群學生,還花了不少力氣。這群學生最愛取笑的,非豬頭老師和我莫屬。他們取笑我,我都以視而不見、聽而不聞淡化處理,孩子只是喜歡玩鬧,慢慢的上課秩序穩了下來,幾次的溝通之後,取笑也就很少發生了。



這一件事情不知道是學生先開頭,還是老師先出招?反正是肇因於豬頭老師跟三年級宣布:六年級學生非常不乖,要三年級學生不准和六年級學,不准跟六年級玩。學校小,三年級學生又跟六年級學生感情不錯,因此消息傳到六年級耳裡,引發不小風波。

孩子有什麼情緒反應我不知道,不過我看見六年級學生和豬頭老師在辦公室內懇談一番,性直的嘉嘉質問豬頭老師:為什麼叫三年級不要跟她們玩?豬頭老師道了歉。

六年級導師說的好,「孩子有什麼過錯,直接指正孩子,或是跟我說也可以,為什麼要學生這樣彼此孤立?」



事後同事在聊,聊到豬頭老師在音樂會上當主持人,只顧他們班的學生,不顧其他班的小孩,再對照到他和六年級的爭執,一個老師評論:「其實他並沒有把所有的孩子都當成是他的孩子,不然他不會這樣對待六年級孩子,不然他不會不顧其他班學生在音樂會上的表現。」

很令人嘆息。不過朝樂觀面來看,他至少認同了他們班的學生。



期末音樂會,大家準備得很匆促。主任把工作分派下來,豬頭老師分到的是做舞台上方的字幕,就是一般國小活動,在舞台上方會有「台北縣XX國小九十三學年度XX音樂會」這種字樣。

開會的時候,他提出問題不知該從何著手?我告訴他,就我的經驗,一個字一張A4紙張,用Word打,大約350級-500級左右的字。這,夠不夠清楚?



我問過很多朋友,這樣的東西他們最多花到兩個小時就可以完工,但是豬頭老師竟花了兩天去思索。一直到星期三下午的進修時間,他回到本校來,還在問資深老師該怎麼辦?

本校的學務組長很熱心,告訴他說:「別忙別忙,明天有個退休老師要回來教學生寫春聯,請她大筆一揮,又漂亮又好看。」

於是,隔天學務組長託我拿一袋寫好的大字給豬頭老師,豬頭老師竟拿著這袋字,再度去向資深老師請益:「我這個是不是請工友伯伯幫我別上去就好?」

[森林手札]還是山上好

其實我覺得,這一篇應該命名為「外星人語錄」。
--
    學校辦學認真,而且很有特色,所以許多學生都是從山下越區就讀,喜歡學校的山林本色。我們班上原本三名學生都是山下的孩子。
    某天下課,我看到庭庭和安安蹲在教室門口,很認真觀察教室的地板,我還在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時,安安開口了。
    「哇!你看,螞蟻欸!」
    我的臉上頓時出現三條黑線。
    接著庭庭的話更讓我哭笑不得。
    「還是山上好,山上有螞蟻可以看。」

進度4

今天改了留言版的樣式,還把留言版下方的廣告取消掉。

改了每一篇文章的樣式,往後貼文章都是深綠色的字,少了一些麻煩。

嗯嗯!到此為止還算挺滿意的,如果有任何瀏覽不便,可以在留言版告訴我。

[豬頭老師系列]忍無可忍事件

唉!最近修養真差。

能讓我氣到不顧一切,直接敲門叫人出來罵,豬頭老師也算是第一人了吧!





----

宿舍的曬衣場是公開,而且是戶外的曬衣場。洗衣機則是文老師的,她放在公共的區域給大家共用。

某天早上,我弄好早餐給室友們吃之後,要去曬衣場晾昨天晚上洗的衣服,但是一走到戶外,我發現衣服已經被堆在一旁的摩托車座墊上。我打開洗衣機,發現裡面有一些衣服,應該是在我的衣服洗完之後才洗的。我回到宿舍,問室友瓊瓊老師,那些衣服是她的嗎?瓊瓊老師說不是。幾番歸納之下,我猜是對面的豬頭老師。

然後,心中怒火越燒越旺。

「氣死我了!我如果到學校才跟他說,場面一定會很難看。」我宣稱。

瓊瓊老師面有難色,期期艾艾地開口:「不然,妳現在去跟他說好了。」



於是,我帶著怒火去敲門。

「誰?」

「我,蒲公英老師。」

「喔,好!我知道了。」知道什麼?你以為我要叫你起床嗎?白癡。我會天天敲你的門,叫你起床嗎?你的腦袋是一團糨糊嗎?

「我有事要跟你說,請你出來一下。」我力持鎮定。

「ㄟ!可是我還要換衣服。」豬頭老師遲疑。

「沒關係!我—可—以—等—你。請你快一點。」咬牙切齒的。

等了一分鐘,豬頭老師開了門。

「豬頭老師,洗衣機的衣服是你的嗎?」他點頭。

「請問你昨天幾點洗衣服的?」他回答是晚上十點左右。

然後我開始一連串的轟炸。

「昨天晚上十點多,我一直在宿舍裡面,你為什麼不來敲個門,請我把衣服晾一晾?衣服放在洗衣機裡面,是我的錯,但是你怎麼可以不經人同意,隨便動我的衣服?如果今天我不在,那也就算了,但是我人是在宿舍的,你不應該詢問一聲嗎?或許是我古板,但是我認為,男生怎麼可以動女生的衣服?」就算是我用洗衣袋包得好好的,你連碰也不准給我碰。「這種生活小細節,以後可不可以請你注意一下。」

說完,我轉身離開,這才瞥見一旁本校高年級的男生在打掃,而且全部聽見了。

等我回到宿舍,文老師也起床了。她聽見這一件事,長嘆一聲:「真是一個豬頭。」

雖然過幾天,豬頭老師有跟我道歉,之後也有改善,但是當下還真的很想把他扁成連他媽都不認得的大豬頭一枚。



這讓我想到另外一件豬頭媽做的事。

某一個禮拜,豬頭媽到學校來。

話說豬頭媽已經很久很久沒來照顧他家的小豬頭,我們都以為豬頭老師發揮了他的男兒本性,勸退了豬頭媽,沒想到豬頭媽還是來了。

這一次豬頭媽來,當然更加奮力的打掃豬窩。除了前前後後刷了一遍之外,還把豬窩裡所有的衣服全部都拿出來洗了,掛得曬衣場五顏六色,滿滿都是那豬頭…

試煉

今天,和她走著走著,我們又聊起了那很少改變的話題:你。

我不知道到底是哪裡出了錯,是這個世界,還是你?為什麼總有這麼多同樣的傷害,不斷的在你身旁重複搬演,讓我開始懷疑我們是否真的走在一條無間道上,而不自知?

可笑的是,其實我真的知道那支鎖不牢的螺絲釘在哪裡,但是我卻不能拿著板手去鎖緊。在做過朋友該做的所有規勸之後,我們必須袖手旁觀,旁觀這一場名為試煉的劇碼,主角是你。



人生,其實很諷刺,不是嗎?

當我在旁觀著你的試煉,你何嘗不是在看著我的呢?

這一條路已經沒有什麼資深資淺,沒有什麼先來後到,每一個人在自己的人生角色上,都是獨一無二的,甚至,每一個人都是孤獨的。我觸不到你的痛苦,你碰不到我的哀傷;頂多在寒冷的夜裡,我們互相抱著取暖,天一亮,便又各自為各自的人生奮鬥。

所以,對我來說,這是不是也是一場試煉?考驗我能不能學會放下,考驗我能不能放手讓你去過你的人生,而不去背負你的痛苦!

但願你我都能通過這場試煉。

[豬頭老師系列]好膽的豬頭

說到這一件事情,我還是頗為困惑,豬頭老師怎麼會這麼有膽子?他媽媽可能沒生腦袋給他,反而多給他好幾顆膽子吧,我想!幸好他不是我們屏東師院畢業的,這是不幸中的大幸。

----
開學有一陣子了,豬頭老師一直有一些大小trouble,家長各方反應不一,一直到他體罰小孩,一場風暴才喧擾起來。
那一陣子剛好彰化發生一起體罰事件,一個女老師罰學生青蛙跳一百下,老師一轉身沒注意,學生就很快地跳完了,老師不相信他跳完了,便要他重新跳。因為學生被罰了青蛙跳兩百下,所以造成學生罹患橫紋肌溶解症,媒體鬧得沸沸揚揚。
豬頭老師竟然選在這個當口,體罰學生青蛙跳,真是不得不稱讚他的勇氣!

事情是這樣的。
某一天,小天放學回家,跟媽媽閒聊。小天說:「媽,我今天很不快樂,因為我被老師罰青蛙跳,不過我還好,只罰了十下,我們班上的謙謙被罰了二十下。」
媽媽剛剛看過新聞報導,於是開始緊張起來,先問自己的孩子,為什麼被處罰?
小天說,因為上課不專心,和同學玩,所以被老師處罰。
小天媽媽打電話跟謙謙爸爸聊,問謙謙爸爸知道謙謙被罰的事情嗎?
謙謙是獨生女,而且她爸媽老來得子,對這個女兒的教育非常用心。謙謙爸爸聽到這個消息,一夜不成眠。隔天他問謙謙,謙謙便把她被處罰的經過告訴爸爸。
爸爸為了這一件事,和班親會會長、主任、小天爸媽花了一些時間討論。主任把豬頭老師備受豬頭媽疼寵,生活自理能力不足,甚至連行政工作也無法負荷的事實和盤托出,希望家長能給豬頭老師機會。
謙謙爸爸告訴主任,他只要豬頭老師好好教書,其他的行政工作家長可以幫忙,他只希望豬頭老師用心在教學上。之後他們還打電話把豬頭老師找出去協商,溝通了一些教育理念。還請了小天媽媽找人幫忙豬頭老師處理行政工作—就是處理學校的電腦設備。
噯!這樣的家長,是不是仁至義盡了?

後來某一天,我跟小天媽媽閒聊,才從小天媽媽口中,知道這一件事情。
從小天媽媽的口中,我得知他們班小孩並不愛上豬頭老師的課。家長曾經跟豬頭老師反映這一個狀況,豬頭老師說,他是為了要顧及班上三名低成就的孩子,因此他講課比較簡單。
但是因為他講課簡單,無法引起程度中上學生的興趣,因此孩子就不專心。為了治這些不專心的小孩,他便訂立了一些小處罰,青蛙跳便是從這裡來的。
好笑的是,豬頭老師明明知道學校嚴禁體罰,明明和家長聊過,知道家長對體罰非常反感,他竟然跟家長提說:他想讓家長簽「體罰同意書」。
家長非常非常不能苟同他的想法,家長的想法是:如果…

寂寞

寂寞   (一年前的舊文,讀起來還頗有感覺的~)
今天,你很忙,忙著看數位相機資訊,沒多少時間給我這一個好友。本來,就沒有任何規定,你應該排時間給我。我興沖沖地告訴你,我的生活感受,在電腦的一端,我不意外地瞧見你的心不在焉。本來,我們之間就沒有任何除了好友之外的聯繫,你是自由的風箏,我是在地上豔羨、卻無力擁有的孩子。我躲在自己設的框框裡,真想就此恬淡地過下去。上了學校的BBS,因為一場災難,學校的主機全毀,六年的回憶毀之一旦,好的、壞的、值得記憶的、已經發臭毀壞的,全都付之一炬。已經畢業的校友,憑藉著淡淡的牽繫,有一陣沒一陣地上著網。好友名單全無,目光掃過那一片白色的上站名單,沒有熟識的帳號名稱。發著黃光的ID,牽引著我的記憶,新的名稱,舊的人,讓寒夜孤單的我,有了淡淡的辛酸。(註一)泛著白光的一個朋友,互傳著訊息,不去碰觸會令彼此尷尬的問題,淡淡交換著彼此的近況。時光,流轉了彼此,回不去舊時單純的學生心態,卻依舊記掛著友誼,嘆息人事全非,卻仍感念上天,只因彼此平安就好!是的,我很寂寞,寂寞到想撲進一個溫暖的懷裡,近乎不顧一切。然後,我會在心境流轉之後,成熟還是幼稚?瘋狂還是冷漠?越爬越高,會越覺得害怕,以前崇敬的一切,現在竟清晰得令人厭惡、噁心。越認清某些東西,越覺得人性自私涼薄,因此寂寞橫生。只是,寂寞是因為想要找個人證明自己錯了,想找個體溫取暖,想要藉此證明世間仍有值得留戀的美善!卻太害怕,因為太過完美的幻想,容易幻滅。雨夜,太容易寂寞,太容易碰觸孤獨太久的靈魂,萬分危險!(註:在BBS的使用規則中,互設好友使用者的帳號是白色的,如果只有我單方面的設他為好友,帳號就是黃色的。)

進度3

把版面的間距拉近了.....看起來清爽一點了~^_^這是上無名BBS去問的~世界上高手還真多呢!改一下 #content {} 的 MARGIN-LEFT: 320px;※ 引述《wish0317(還沒想到)》之銘言:
> 請問我想把左邊的框架,和右邊文章的框架拉近一點
> 這該怎麼做?
> (附上我的網址:http://www.wretch.cc/blog/wish0317)
> 因為我的底圖的關係,所以很多文字多的文章,到文章後段都會因為底圖顏色
> 造成閱讀上的不舒服,因此我想請問一下,這個問題有沒有解決的方法?
> 另外,文章每一行的行距有辦法調嗎?
> 還是得先在自己的編輯器內先調好,再貼?
> 謝謝大家。line-height:行距;

[豬頭老師系列]教育品質低落

分校的課程,常常是兩個老師一起設計,然後兩個老師一起上課,通常學生都是合班上課,例如低年級兩班一起上。 這學期我很不幸的,和豬頭老師合作低年級的校本課程。 我們的設計,以閱讀為主軸,想帶學生童書共讀。 第一次上課,當然我們得好好的討論一下。那天他到我們宿舍來,我們坐下來一起規劃,文老師剛好事情忙完,進來和我們一起閒聊。當我們討論到一半,豬頭老師的手機響了,他便出去接手機。我和文老師繼續閒聊,聊到最後,我們已經把明天要上的課程大致底定了,豬頭老師才回來。 好吧!人都有忙的時候,我那時還沒有任何情緒,很自然的把我們討論好的東西,做了分配。 明天我想給學生看數學繪本,讓他們看形狀方面的繪本,然後請他們第二節課做形狀小書,把八開的圖畫紙剪開,從中對折變成四格小書。然後我們會給學生許多形狀色紙:圓形、三角形、正方形、長方形……等,讓他們自由創作聯想,加上巧思,變成生活中的物品,或是一幅小畫。 因為四格小書製作較複雜,因此我說這一部份我來負責,請他負責形狀聯想那一部份。(這會很難嗎?我想應該還好吧!) 結果隔天上課,豬頭老師很認真的做好了教具(我請他做的),然後他拿起他的教具:「小朋友這什麼形?好,圓形。小朋友那這什麼形?三角形。那這什麼形呢?正方形?不對喔,你們看這個形狀一邊平行,一邊不平行,這是梯形。」教完形狀,他就看著我。 我愣住了。看我做啥? 電光火石的幾秒過去,我驀地氣急敗壞,他的意思是他上完了,是吧! 接過他的教具,我便重新把形狀說一遍之後,每說完一個形狀,發給小朋友色紙,讓他們在小書上作畫。 但是我的心裡不禁一把無名火越燒越旺,媽的咧!昨天你不來聽,事後不用心問清楚,當場給我搞這種飛機,害我很想讓他的臉印上我的大腳Size!
後來我跟他拆夥,我客客氣氣的跟他說,往後我們輪流上課,自己設計自己的課程,隔週上,如果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再說。 接著事情算是順利了一點,雖然二年級難帶,但是常規建立之後,課程倒也順利。因為我想替自己留一些記錄下來,於是我便請他幫我做共讀記錄。 我印好了記錄的表格,請他幫我記錄,還特別聲明,我希望記錄的,是學生發問的言語。 結果兩節課下來,他記了什麼東西呢? 「教師打開繪本,展示給學生看。 教師對學生說故事。 學生提問。 教師結論……」 這種東西,我還需要你幫我記嗎?我就是要你記學生發問的內容,那種東西才是我自己一人獨力無法記錄詳細的阿! 這不是最可惡的,最可惡的是,他竟然在後面大辣…

進度2

加入首頁上面的橫幅,改了文章的框線(白-->綠)......





唉呀!我應該寫文章的,竟然玩部落格玩得這麼起興!



果真應了我的預感....來到部落格之後,我一定會很不安分的~:P

倔強

很難說最近是為了什麼而沮喪,一件件沈重重的事,排山倒海而來,我只能任無力感將我捲入漩渦之中,無力反抗。
朋友的瑣事、版上的瑣事、學校的瑣事、考試的瑣事、家裡的瑣事……一件件,一樁樁,障蔽了我前望的目光。我如同山野獵人,一斧一斧掃平荊棘,把事情漸漸理清之後,才發現最困難的不是面對這些瑣事,而是處理自己的哀傷。
我站在月台上,恍惚地看著人潮,聽著通勤電車刺耳的嗶嗶聲,驀地醒悟的我,不禁淚盈於睫。
面對生命的困境,我從來不願意屈服。每每聽到朋友讚嘆我的堅強,豈料那是我最討厭聽到的兩個字,如果能有選擇,我根本不想要這樣的堅強。
那個晚上,當我接到家人的通知,我們共同做下那一個痛苦的決定。我掛下電話,出了房門,向恰好到宿舍來的教學組長恕懿老師報備請假。當恕懿老師擁我入懷,我才知道,我的堅強,不過是一種倔強,面對真心的關懷實在不堪一擊,我不禁壓抑地哭出聲。
哭泣是一種發洩,寫作是一種治療,我告訴自己,就算我對生命失望,也絕不能絕望,面對那麼多的險阻,我要用我的倔強,絕不投降。







倔強 作詞:阿信 作曲:阿信 編曲:五月天
當 我和世界不一樣 那就讓我不一樣 堅持對我來說 就是以剛克剛 我 如果對自己妥協 如果對自己說謊 即使別人原諒 我也不能原諒
最美的願望 一定最瘋狂 我就是我自己的神 在我活的地方 我和我最後的倔強 握緊雙手絕對不放 下一站是不是天堂 就算失望不能絕望 我和我驕傲的倔強 我在風中大聲的唱 這一次為自己瘋狂 就這一次 我和我的倔強
對 愛我的人別緊張 我的固執很善良 我的手越骯髒 眼神越是發光 你 不在乎我的過往 看到了我的翅膀 你說被火燒過 才能出現鳳凰
逆風的方向 更適合飛翔 我不怕千萬人阻擋 只怕自己投降 我和我最後的倔強 握緊雙手絕對不放 下一站是不是天堂 就算失望不能絕望 我和我驕傲的倔強 我在風中大聲的唱 這一次為自己瘋狂 就這一次 我和我的倔強 啦啦啦...就算失望 不能絕望 啦啦啦...就這一次 我和我的倔強

[豬頭老師系列]A片&鬼片事件

豬頭老師,想想你的豬頭事可以累積成這麼多篇文章,你應該也可以含笑X泉了吧!


----

[A片事件]

三年級社會,有一個單元標題是「各行各業的人」。

豬頭老師上課的時候,請學生發表自己的家長從事什麼職業,平時的工作是什麼?

琪琪的爸媽是學校老師,媽媽是二年級導師,爸爸是學校自然老師,不過原本爺爺開錄影帶出租店,沿襲下來並沒有改變,現在是叔叔在管理。

豬頭老師點琪琪起來課堂發表,琪琪一說完自己家裡開錄影帶出租店,豬頭老師很豬頭地直覺回了一句:「那妳家一定有A片囉?」(OS :我覺得是老師思想污穢,才會淨往那一方面想吧!)

當場三年級學生們曖昧地笑成一團,竊竊私語著:「琪琪家有A片喔!」

另一個孩子菱菱,家裡是虔誠的基督教家庭,從來沒聽過A片這個名詞。於是她回家困惑地問媽媽:「媽,什麼是A片阿?」媽媽頓覺不對,好生問了一下事情始末,不覺嘆息。

菱菱媽媽跟我敘述完,她說她不覺得老師在課堂上討論A片是不恰當的,但是她可以就孩子的疑問,給予孩子正確的觀念,但是豬頭老師可以嗎?還是任孩子嘻笑曖昧,然後在年少的時候任由自己的好奇心,造成一些觀念謬誤呢?



[鬼片事件]

一天,菱菱媽媽拉住我,問我知道昨天三年級看鬼片嗎?

我不清楚事情始末,但是我聽到菱菱媽媽說:他們昨天看的片名是「鬼魅」,我還是嚇了一大跳。

後來菱菱媽媽告訴主任,經主任詢問豬頭老師,才瞭解事情的經過。

原來昨天運動會預演,分校回到本校排練了一個早上。明明十一月了,還是豔陽天,學生曬得頭都暈了。

中午回到分校,大家吃完飯,回班上午憩,豬頭老師便用自己的手提電腦,播影片給孩子看,因為他非常想得到孩子的認同,所以他決定不放「無聊的卡通影片」,改放「刺激的鬼片」,希望博得小朋友的歡心。

好吧!我無言以對。

如果連電影分級這種基本常識都不懂,只在事後道歉了事,我真厭惡這種糟糕的老師。


PS:鬼魅是韓國電影,限制級。




冬日憂鬱症

最近心情糟到不能再糟。冰冷的天氣透著灰藍的氣息。是冬日憂鬱症嗎?在人生的路上,我很想耍賴得不肯再走,卻必須佯裝堅強,繼續向前。我不知道,我想好好歇息,然後悼念我失去的那些。我蜷縮在自己小小的殼中,不想再接受任何無能為力的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