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月, 2015的文章

我是壞人

◇◇之一  哭
    當小孩哭的時候,總是會得到我蠻殘忍的對待。
    諸如「哭完再跟我講話。」「趕快哭完。」

    我不太會禁止小孩發洩情緒,但我會很清楚讓小孩都知道,哭泣這個手段在我這邊根本討不了好,哭完你還是要「自己去解決那個問題」。

    今天課後輔導時,我進樓上教室時,已經有一個小孩哭了,聽他抽抽搭搭、斷斷續續講話,疑似是他擔心跟OOO起衝突,OOO會夥同班上同學排擠他。但他哭得上氣不接下氣,旁邊的人只能從他的對話中抓到一些關鍵字。OOO在一旁聽到自己的名字,也被告狀弄生氣了,正要發難……
    我對OOO揮揮手,「不要理他。讓他自己哭完再說。」
    當事人還是哭得益發悽慘,很努力的想表達自己的委屈,卻更讓人聽不懂他要說的話。
    我一邊聽一邊點頭,一邊要他控制情緒。講到最後,旁邊的學生也一致跟他說,「你哭到我們都聽不懂了,你哭完再說啦。」

    大概過了五分鐘,臭小孩自己收起鼻涕和眼淚,跟我要了今天的剪報文章,默默找起成語和佳句。
    一切就默默過去了。

◇◇之二  我超喜歡扮黑臉
    因為明天要出門校外參觀,所以最近時常爆走。上一次伙伴請假,我一整天代了六節課,還上自己的兩節課,加起來整整上了八節。那一天,我就罵哭了七年級的小孩。

    罵哭歸罵哭,我還是會跟小孩釐清為什麼她會被我罵,例如我已經交代要回報,小孩沒回報,轉身回班上;例如小孩總是忘東忘西,警告好幾次還是不聽。

    通常在我最緊繃的時候,我都會先撇嘴冷眼,冷笑對還搞不清楚的MR小孩說:「你覺得我有在笑嗎?」或「你現在可以笑嗎?」這一組的小孩因為不會判斷別人臉上的表情,所以總是做出錯誤的反應。
    對於LD小孩那種故意的犯錯,我會更冷的瞪他們說:「我現在非常不爽,你確定要『白目』惹我生氣?」

    有時候會默默的想:我其實是合法的黑道老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