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5的文章

【外星球的日子】02-總有些事情會惹怒我

之一
上禮拜上學障組的國文課,A小孩不時碎碎念說,他在輔導課被老師罰寫一千五百字的心得,他寫不出來。 我前一天已經看到他被輔導老師抓下來寫心得的狀況,A小孩最大的好處就是他傻傻的,對於這些老師追著他要的各種作業,他會疲於奔命的把它完成。即使有些要求是不合理的﹝例如考不到XX分打XX下之類的要求﹞。     A真的抱怨太久了,所以我就細問了一下狀況。 原來是他們班的輔導課期末評量是口語表達,上台說一說這一學期學到了哪些東西,印象最深刻之類的。 我直覺不對,這小孩的困難之一就是口語表達,對於他會講的事情他可以說得很流暢,但是對於這一類的心得表達,必須要有更多的提示他才有辦法達成。用他最弱的能力去評量,做不到還處罰,怎麼想都不太公平。但我還是不動聲色,並沒有給小孩任何承諾。 私底下我去找了他的輔導老師,想說同是輔導室的老師,應該會比較好溝通。
並、沒、有!
輔導老師踩得很硬,說這個小孩是不願意做,而不是沒有能力做,小孩在原班上輔導課寫東西都在放空,一旦叫他放學到輔導室來寫,就可以自行完成。而且老師的規定是講三句,「已經很低了,誰讓這小孩只講了兩句」。 我當下的os是:拜託,這小孩在沒有提示的狀況下,已經說了二句了,你還要他怎麼樣?
算了,我放棄溝通。 我一直都清楚學障孩子的障礙是隱形的,即使鑑定標準很清楚寫著「在聽、說、讀、寫、算等學習上有顯著困難」,但因為他們智力是正常的,所以有太多老師會認為只要兇就有用,兇他們就能夠逼出他們的能力,即便連特教老師給學障小孩的目標,有時候都會超過他們的能力。
反正輔導老師認為,1500字的心得,她要求這小孩寫出大概300字後,其他的就重複抄寫即可。 我就不再介入了。 即使我非常質疑輔導組作為新北市特殊教育鑑定的前導單位,其對身心障礙學生的困難無知無覺,真的能夠適當轉介疑似特教的孩子嗎?我依然沒說什麼。
今天早上學校休業式,即將放暑假了。 輔導老師問我,A

【工作筆記02】職能

今日職能治療師的金句:

在醫院體系待久了,要處理的就是「能與失能」,我們針對的是「失能」,卻沒去注意到孩子的「能」。

要把失能提升到「能」,可能花盡力氣還無法達到目標,但我想試試看一個工作計畫,針對孩子的「能」來發展,幫助孩子發展。

#這個生活再設計的概念,聽起來非常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