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7的文章

自省

1.  不喜歡找理由,也因此自己這一關過不去。期末的模組三發表,自己實在有夠混。想狠狠罵自己一頓。警訊,慎之。

2.我討厭校務評鑑,和一堆哩哩扣扣的所有。

3.沒有人可以討論教學,讓我覺得有點恐怖。這種巨大的恐怖一點一滴侵蝕我。

4.這個學校最不缺的就是八卦,難怪我們都不用看八卦雜誌。

5.我熱愛工作。#才怪

[讀書筆記]不乖

遲行許久卻讀得極快,這本書放在家裡起碼六年,卻在一周內即將看完。
很多面向思考的一本書,值得一看再看。

然而我想記錄下來的,卻是「內省」這件事。

我憤怒很久了,不管是對制度的憤怒、對不適任老師的憤怒、對自私的憤怒…逐次累積,逐層累積,累積成一個不斷抱怨同樣主題的自己。
看到最後一個章節,我深切思考著:我為何這麼憤怒?為何老是對同樣的人憤怒?卻對其他的人寬容?

愚鈍如我,僅能思考到「公平」吧。
我痛恨不公平。
初時,我尚能安慰自己說:世事沒有件件項項都是公平的,如若妳能多承擔一些又有何不可?多做多得,那些經驗畢竟不會偷渡到他人身上去,終究也是他人奪不去的,就多做一些何妨?
所以,我到何時才感覺到不甘與憤怒呢?
我細細思索。
多半是,當她暗示性的要我多做,隱晦的說她不願多承擔,非為行政,她終可自由。卻忘了身為一個老師應當負起的責任。
也因此,我開始斤斤計較,開始公私分明,開始變成一個自己都心虛的自己。

何必把情緒的鑰匙交託給他人呢?
怎麼才能掙脫這個討人厭的迴圈呢?
這是我第一個反思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