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08的文章

來人阿~

傍晚,我和妹妹正在廚房準備晚餐,邊弄邊閒聊。突然二樓傳來一聲「喀啦」,是Latte把她喝水的塑膠杯子弄倒,藉以引起我們的注意,上去幫她倒水。



所以我只好不情不願的拋下聊得正好的話題,上樓幫她倒水。



Latte小公主也不耍嬌蠻那一套,坐在樓梯上,睥睨我,眼神溫溫的。



「還不快倒水!」小公主的眼神依稀流露出淡淡的訊息。



所以苦命的貓奴只好認份的替小公主倒水。







PS:以往Latte還會多弄幾聲,以免我們聽不見。這一次真的只有「喀啦」一聲,接著就乖乖坐在旁邊等。優雅得讓人好想欺負她阿……


白色榮光

因為看了小綠的介紹,所以去圖書館借了「巴提斯塔的榮光」來看。


 真好看的一本懸疑小說,前半段是一個怪醫生,後半段是一個更怪的督察,整部小說會讓人一直很緊張,一直在想到底是刻意殺人,還是手術中一定會出現的失敗案例?


 剛好這個月底,電影版要上映了,田中醫生改成竹內節子演(是因為要有紅花襯托嗎?),白鳥督察是演怪人很有趣的阿部寬(不結婚的男人也是很好玩的一部日劇)。 


雖然有些日本電影的張力不足,常常讓我覺得有點虎頭蛇尾,不過我還是很願意進電影院去看一下這部電影。




跟大家分享這一本好書。^____^
 -------------






★日本熱銷破兩百萬冊醫學推理小說【巴提斯塔的榮光】改編

★媒體讚譽為「醫龍 + 白色巨塔」的全新電影

★原著小說榮獲「這個推理小說真了不起」大獎!



城東大學附屬醫院中,由心臟外科七人小組所組成的菁英團隊,以專門做心臟移植的替代手術「巴提斯塔」為任務,創下史上唯一手術成功率百分之百的奇蹟,被媒體譽為「巴提斯塔團隊」。



這間大學附屬醫院,由於巴提斯塔手術接連的成功,威名遠播,成為心臟外科的翹楚。不料這光榮的醫療紀錄,竟猛然被敲碎了!突然之間,在開刀過程中接連死了三個病人。究竟是單純的醫療過失?還是兇殺案?負責內部調查的身心醫學門診醫師田口(竹內結子)對於外科醫療程序與體制完全不熟,卻還得扮演偵探的角色。



正當事情的調查無法順利進行,眾人一籌莫展之際,向來作風備受爭議的厚生勞動省官員白鳥(阿部寬)突然現身醫院。對於田口完成的調查報告所謂:「查無問題,應是單純意外」,白鳥竟直截了當地嘲諷批評為:「妳的報告真是令人感動,這種東西想拿來唬誰啊?」他更斬釘截鐵的論斷:「這是一樁兇殺案,而且犯人就在巴提斯塔團隊的七人之中!」



於是田口與白鳥兩人便聯手展開調查,一個祕密疊著另一個祕密,醫療現場的危機,瀕臨崩潰的醫療體制,巴提斯塔團隊之間的不合與過往糾葛,是否能夠一一揭開?



一切的祕密,就從病人躺下的那刻開始…。





榮獲第四屆『這個推理小說真了不起』大獎的超級暢銷書【巴提斯塔的榮光】(中文由高寶出版),終於不負眾望躍上大銀幕。由現役醫師海堂尊執筆,描寫一樁手術檯上的懸疑殺人案件,在2006年2月問世後,銷售成績一路長紅,並在2007年突破100萬本,成為眾家電影及電視公司競相爭取拍攝版權的對象,顯現書中描繪的「巴提斯塔醫療團隊」的旋風威力。



豪華炫目的演員陣容,由銀幕實力派偶像玉女竹內結子飾演…

關於吳念真的「人間條件」

前言:本文不欲貼照片,雖然貼照片更可以強化主題。



重點是網路上關於人間系列的照片都拍得很美,似乎貼什麼都不對。

要看照片的可轉往張大魯的攝情布拉格,下面這一個連結,是我覺得很適合這篇文章的圖片。

http://www.wretch.cc/blog/haomei/7807763


正文由此


 ****************************************


吳念真,在台灣幾乎成了一個品牌,他導的舞台劇、電影,他的廣告企畫,他的聲音,他詼諧幽默的文章,幾乎成了台灣草根性的代表。


被定位並沒有什麼不妥,這位台灣歐吉桑說出的話,寫出的東西,的確讓我們感受到老一輩的思維和情感。 


前一陣子又收到一封email,內容是說吳念真和他師傅的故事,是真是偽,懶得考據,畢竟網路上偽造的故事太多,考據太花精神。重點是故事內容有啟發性,真也好,假也罷了。 


原文轉錄於下:


-------------------------------------------------------------------
吳念真跟他的師父



我的記憶力並不出色,但靠著常常回憶重要畫面,以下敘述應該大致正確。



吳念真生在九份金瓜石,那裡的人無不跟挖礦有關係,聚集了說著各式各樣腔調、混雜了許多地方方言的人,大家一起靠著礦討飯吃。




當時所有人都很貧苦,某種程度也因為大家都半斤八兩的窮,而感情很好。




村子裡,除了正在上小學的小孩子,大人幾乎都不識字,要與外地的遊子書信往返,得靠一位先生(忘了正確的稱呼,容我叫他……師傅)幫大家讀信、寫信。




村子沒有富人,這位師傅雖然也得挖礦,但因為看得懂字、幫大家做文字溝通,因而在村子裡擁有崇高的地位。師傅不挖礦的時候,很喜歡看雜誌。他訂閱了一大堆文藝春秋之類的東西,也看一些日本的武士道小說、偵探小說。除了文學,師傅的吸收新知能力超強,也很有實驗精神。當時盤尼西林(一種很經典的消炎藥)是很稀有的藥物,如果村子裡的人受了傷,傷口發炎,得靠「自然好」,時間往往拖了很久,有時傷口還會惡化。看醫生怎麼可能?不都說大家都很窮嗎,當然是看個屁。




事情總要解決,那師傅單單看了雜誌上對這種藥物的介紹,想了想,就命令村子裡的湊錢從外地亂買了一堆盤尼西林回來。買回來了,亂打藥可是會出人命的,於是師傅叫自己的兒子把屁股挺起來,讓他先打一點點看看。過了許久,兒子的傷口比較不痛了,也沒什麼過敏反應,於是──「這個藥不錯!」師…

Breakfast

營養師有說,早餐是一天活力的來源,要吃得營養健康,工作才有活力。以往的早餐,我通常是在早餐店解決,有時候的口味比較不同。在瑞芳教書那兩年,被同事影響,有一陣子常吃燒餅夾蛋,酥酥的燒餅夾上淋了醬油的荷包蛋,非常有飽足感,吃完整個就是非常幸福的感覺。接著沒多久,又跟著同事去吃清粥小菜,便宜又好吃,還兼顧不同營養攝取。



我是那種執著的人,喜歡吃一種食物,就會連吃好幾天,甚至好幾個月,例如說生機三明治,我可以連吃一個月同樣口味。究其原因,應該是我懶得想,看著琳瑯滿目的menu,怕踩到地雷(不好吃、又貴之類的……),所以乾脆吃同一種口味,到吃膩了再換下一個。哈!



在山上教書那一年,山上根本沒有早餐店,剛開始的時候,都請一個小朋友幫我帶早餐上山,由於她們家是開早餐店的,弟弟又在我班上,所以媽媽很樂意幫我處理這一件小事(還不時變化菜單,小黃瓜蛋餅、高麗菜蛋餅之類的創意菜單)。不過這個小姊姊真的很迷糊,三不五時就會把「我的早餐」放在交通車上,然後交通車媽媽下山之後,我就得餓肚子上課。後來還好同事們一起在宿舍裡搭伙,才解決了這一個問題。

(以下為了保護當事人,匿名低調處理。)

印象最深刻的早餐是一個朋友起早,幫我煮的早餐。



住山上那一年交通不便,但我和朋友晚上在台北補英文,等回到市區都已經11點了,再上山就有點太晚了。所以借住在市區的一個朋友住處,第一次去麻煩她的時候,還很不好意思。隔天早上,朋友起早,煮了早餐,讓我嚇了一跳。她的室友經過時,還笑著跟我說:「妳面子很大喔,她很少這麼早起床煮早餐的。」



那一天吃什麼已經忘得差不多了,不過那一份心意真的很溫暖。





最近倒是迷戀上自己做早餐。



家裡固定的早餐菜單是鮪魚土司,鮪魚土司的主角──鮪魚沙拉,我有兩個作法,把沙拉先做好放在冰箱中,早上起來烤土司、洗生菜,弄好全家人早餐大概15分鐘搞定,還可以悠閒的邊看電視新聞邊吃早餐。



【洋蔥鮪魚沙拉】

材料:洋蔥 1顆

鮪魚罐頭 2罐

玉米 1/3罐

鹽 2大匙

糖 1.5大匙

黑胡椒粒 適量

作法:

1. 洋蔥切小丁,加上鹽搓揉出水,變軟即可(大約5-10分鐘)。

2. 鮪魚罐頭瀝出油水,倒入攪拌。加入玉米、糖、黑胡椒粒,即完成。



照營養師的說法,鮪魚是深海魚類,食物鏈上端,所以容易累積毒素,吃的時候搭配洋蔥,可以排毒。



【黑瓜鮪魚沙拉】

材料:大茂黑瓜 1/3罐

鮪魚 2罐

低脂沙拉醬 適量

作法:

1. 黑瓜切成細末,再加入瀝掉油水的鮪魚拌…

站壁

一直以來,在市井巷弄之間,總會聽到長輩無意間提到一些社會底層的事情,尤其一個地方住久了,不像過客了,這個地方的好壞、美麗與卑劣,總是會在日常生活間口耳流傳,或許人都有一點窺探的小心眼,在社會道德下越是應該隱匿的,越是惹來越多的注意。



在鎮上一個不起眼的小巷子,有一排低矮的鐵皮房屋,兩棟房屋相連,連門片都沒有,隱身在市集旁,附近是一個破敗的旅社。沒有人特意提起,也沒有人特意注意,這原該是違建的小房子,每天都有人在門口或站或坐,在門口站壁的女子,穿著不華麗,也不特別嬌豔,每次經過總看得到她們倚門而盼,叼根香菸盡露江湖氣息。



我總是很好奇,一直都很好奇。在我們的社會道德標準下,這個行業是齷齰,也充滿危險的。老是看到戲劇裡,壞男人把乖女孩騙得團團轉,最後把乖女孩賣到火坑裡賣身賺錢養他;或是單純可愛的鄉下小女孩,到了大都會後,誤入人蛇集團的陷阱,被施打毒品,被逼得不得不賣身……這之類的狗血劇。性工業的分析,我沒有興趣,我好奇的是這些人的想法,她們從何而來?



做保險的姑姑曾經跟我說,她第一次踏入風月場所,要跟她們收保險費的時候,還會害怕,後來才慢慢發現她們也是人。我總是在想,她們是台灣人嗎?還是外籍兵團呢?如果是台灣人,她們為什麼要從事這種工作?是什麼樣的教育背景,才會讓她拋下那些禮教,直接用皮肉來賺錢?



我想起幾年前在偏遠地區教學時,那些學習成就落後到不行的原住民小孩。這些孩子都很漂亮,圓圓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著老師,尤其是做錯事情的時候,總讓人覺得不忍。有的孩子歌聲棒,有的孩子舞蹈細胞佳,有的孩子個性散漫,受過太多挫折,所以對學習一點都沒有勁。其中有一個孩子,學業成就很差,因為挫折太多,生活也異常散漫。母親在外打零工,沒處可去的她還不時晚上在外遊蕩,當時她也不過是10歲的年紀。長期沒有大人關愛的她,只要有人對她表現出一絲關愛,她就馬上親親熱熱地靠了過去,這一點讓我們分外憂心。



我又想到前些天在HBO看到的電影—藝妓回憶錄。其中有一段豆葉要小百合分送紅白饅頭,開始要競標小百合的初夜。豆葉問小百合,知不知道男女在一起的晚上,都在做什麼?小百合說:妳問的,是關於男人的大鰻魚,會停在女人洞穴裡的事嗎?我看到的時候大笑,為了這個形容句。



每個人為了合理化自己的行為,總有各自的價值觀和意識型態,小百合的話也不過是呈現了這一個行業裡,那微不足道的觀…

方向

進入報告季節,尤其是團體性的報告,Cara就會不時抱怨她那些草莓族的同學們。






諸如說:沒有報告的方向和理念,總是抓網路上的資料,而且不加以整理,就整段copy上去,抓的資料是對岸用詞也不修改,通篇兩個人名有兩種不同翻譯,還不是台灣慣用的翻譯。另外訂書針釘在右上 方妨礙 老師批改加閱讀,這一類時下年輕人常做的事情,實在是不勝枚舉。





今天,Cara為了同學做好的報告字體竟然用華康娃娃體而怒不可抑,她一邊修改,一邊數落同組同學的天兵行徑,我隨口安慰她一句:「妹妹,人家說不定是要展現她活潑可愛的氣息阿!」





「抱歉,但是那不是我的風格。」從鼻子哼出一句。





「唉唷!這是團體報告阿。」





「當團體裡面有笨蛋不知道方向在哪裡的時候,我們必須要跳出來,把方向指給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