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07的文章

午後驚魂

一個小時前,家裡出現了一條蛇。



妹妹回家,聽到嘶嘶的聲音,機警的發現樓梯附近有一條蛇。蛇不大,約小拇指大小,長約30公分。



第一個動作,馬上打119,關貓。小Latte在房間一直叫,我們都沒理她。



沒十分鐘,消防隊員來了,兩個很年輕,感覺很像菜鳥。



其中一個用探照燈一照,說:「咦!好像是眼鏡蛇耶!」



過一會兒,抓了出來,放進籠子裡,果真是小眼鏡蛇.....



消防隊員跟我們要了塑膠袋,從籠子裡把蛇抓出來,可能是怕牠會跑掉吧!



現在,還有點驚魂未定。還好我妹有看見,不然人不小心踩掉牠,或是我家笨貓去把玩牠,後果實在不堪設想......

禱告

滴兒:

每次只要一聊到你的話題,最後的結論總是無解。如果國內研究,有一個研究主題是研究人的自我毀滅傾向,你應該是一個不錯的研究對象。

那一年,我和周老師談到憂鬱症這一類的心理疾病,我告訴她說:我相信人心裡有一個控制憂傷的機制,我覺得會得憂鬱症的人,就是因為自己心靈的回復機制失靈,所以負面情緒不斷的拉自己往下,最後得了憂鬱症,周老師不置可否。

今天,我聽到你的近況和消息,我說:我覺得你現在就像一列疾駛的火車,正面的你拼命在挽回失速,負面的你卻不斷的重複一些錯誤,讓自己沒有退路。偏偏,你又不聽勸。

也或許,在你的心中,我是沒有資格管你的那一區。



我不說話很久了,也許是因為我懦弱地在抗議著自己的無能為力。

突然,突然覺得自己當一個朋友,當得很失敗,因為勸不了你,所以乾脆放手,可是又無法乾脆的轉身不看不聽,到底,到底是為了什麼,搞得自己如此狼狽不堪,這麼欲走還留?整個就是一個不乾脆、不舒服的討厭感覺。



我不想做徒勞無功的事。於是我閉嘴。

我不想看著事情越來越糟。所以我默默禱告。



我祈禱上天可以賜給你智慧,讓你聰明一點,不要再重複以前的錯誤。

我祈禱你可以卸下你的驕傲,平心靜氣的去看待別人對你說的話,做的事,用更有智慧的方法去處理,而非年輕氣盛。

我祈禱你可以找到自己的價值和自信,不要隨波逐流,為了博得一些世俗的眼光和稱讚,把自己搞得亂七八糟。

我更祈禱你能找到快樂,那種不假旁人的、純粹發自內心的、心靈平靜的快樂。

A man

------------------------------------------------------



以上,是我自己的碎碎念。

我很久不寫這種東西了,是因為我知道寫出來,一些熟朋友就會開始這邊對對,那邊想想,整個就變成猜猜樂。

我不想這樣。

人生總要有一些地方,可以說真話,不必怕東怕西。

所以……以上言論,請不要對號入座,也不要拿來比對任何人。請把這篇文章當作散文欣賞。

感謝配合!

各取所需罷了

經過了一年的工作訓練,我發現在學校所用的職場生活態度,用在這個詭異的生存環境,根本就是期望太高!我可以舉出許多例子,說明這一家作文派師公司的失敗,然後一吐我的怨氣。只是一來自己忙抽不出時間來,二來總覺得浪費時間寫這些鳥事,根本就是浪費我的休息時間。



星期五那天,為了一家交情不錯的補習班,額外留下多做了一次電訪。偷偷問了一下補習班老師,公司理應在六月出刊的季刊,看到影子了沒?說到這個季刊,真是個烏龍帳一堆!創刊號花了大錢,單色雙面印刷,排版整齊大方,據說花了一萬多元,每個補習班送十五份,其餘若還有需要請洽詢購買;第一期之後大幅度縮水,版面雖然沒變,但是已經不再送印刷場印刷,直接列表機印出之後,每個補習頒發一張,請補習班影印該班學生份數。



詢問公司何以落差如此大?



對補習班方面的說詞是:不敷成本。但是事實上的理由是:原本季刊是要做來賣錢的,但是補習班拿到雖然很開心,覺得學生文章登上去與有榮焉,但是卻掏不出銀子來買單,所以公司不想做。



哈,好笑!只是送印單色雙面印刷,每一張的成本約莫一塊錢左右,現在也不過五十幾班,這種錢你花不下去?



補習班老師為了這個問題,跟我反應、討論,到最後我們一起罵公司。反應上去的問題沒有改善,我真不曉得這一家公司在乎的是什麼?



星期五那天,補習班又跟我說:他們從一月份收到電訪單之後,就再也沒收過任何東西了(通常3個月要電訪一次,有的時候1.5個月要電訪一次),公司的相關人員連一通電話也沒打過來關心過,合約上不是註明每一期都會有人來巡堂嗎?最扯的是,我電訪單電訪日期是1月12日,電訪完送回公司蓋印,再寄到補習班去,公司押的日期竟然是1月6日。



補習班對公司的服務越來越覺得惶惶不安,但是跟業務反應似乎也效果不彰,讓他們開課越來越遲疑,也不敢續推國中作文班。



我無言。



這種問題我不想反應上去,因為反應上去只會讓公司的大頭們覺得妳是問題人物,怎麼當下不會幫公司講話?問題是:這些明擺的疏失和事實,我不想也不願幫他們圓謊。



星期天要上台北去上課,之前中國時報作文教室開課的烏龍,我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但是這一次上台北去,讓我徹底見識了「民間企業怎麼辦事」!



原本要請公司人員一起載老師們上去台北,但是公司來函一封:「因公司人員7/1家有喜事,所以無法戴各位老師至中時內訓會場,煩請各位自己搭車前往集合,造成不變之處,請見諒」(以上是直接拷貝信件內容)。信件下面…

公告

我想開始寫一些工作上的怒氣,或是一些比較需要關燈說的事。(請不要想歪,PTT上面的關燈,是指「低調」)



不過鑑於部落格的公開性,所以這一類的文章,以後都會鎖密碼。



需要密碼的請在此留言。



感謝大家的到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