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4的文章

學習之路2-但願多年後,我還記得的初衷

今天很沮喪,那種沮喪感是很難言說的。

我不懂為什麼你們要賦予這樣生殺裁奪權,不懂你們為什麼要壓榨這種不合理的工作,逼迫我們只能做「幾個學生」,而不是所有可能的個案通通裁量?那些被捨棄的學生,到底憑什麼被你們捨棄?

如果導師都已經送校內初篩了,難道不應該裁量後,送鑑輔會?但你們現在的訓練,是直接「心評老師說不是,那就不用送了」?

如果你們的初篩工具是可以信賴的,那也就算了。

但願我可以不辜負每個導師託付給我評估的學生,但是在你們制度的設立下,我知道這是奢求。


我,萬分想念台中。

學習之路

第N次調動課表。

突然有點想念以前單純只要上好課的日子。

晚上整理了一下公務帳號,剛好碰到以前轉學的學生上線,他當時是讓我很頭痛的孩子,調到屏東瑪家國中以後,那個班級本來混亂的課務也慢慢穩定下來。


他丟了臉書訊息給我,我問了一下他的近況。知道他在屏東過得還不錯,成績竟然還贏了10個學生。叮嚀他功課不好沒關係,記得要學習一技之長,覺得這對話還蠻妙的。我本來以為當時釘他的行為、功課,爆發不少衝突,會讓他很討厭我呢!

晚上把未完成的工作整理一下,準備明天還要去跟校長談一些事情。

我是那種寧可麻煩自己,也不想造成別人困擾的人。所以常常妥協很多事,因為我覺得沒太大差別。

但慢慢要習慣,如果我一妥協,牽連的是十幾個學生權益都被妥協了。所以在妥協和堅持之間,有很多我該學習的。

把事情做對,才能對學生有幫助。

明天還要去調動學校的大課表、要線上提報疑似生、後天還要準備搶報名。然後論文依然還在空中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