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08的文章

[書評]黑暗元素三部曲--黃金羅盤、奧秘匕首、琥珀望遠鏡

去年看了電影版的「黃金羅盤」之後,決定去找書來看看。不過三本大部頭的奇幻小說,也要花掉一張小朋友以上,所以就跑去愛書人的好朋友—圖書館找書啦!



黑暗元素三部曲的作者是菲力普‧普曼,作者自己堅持寫的是兒童文學,加上作者自己的觀念是,兒童的世界並沒有單純的善惡,應該允許孩子有更複雜的價值觀,所以這三部曲討論的東西很特別:關於「神」,這一個在西方宗教上神聖不可侵犯的概念。



三部曲中的第一部「黃金羅盤」,介紹的是女主角—萊拉的世界,是一個酷似我們的世界,又不像我們世界的地方。在那裡,無上權威和教權(對比中世紀的教會)當道,每一個人的靈魂化做不同形貌的精靈陪在自己的身邊,科學家是實驗神學家,他們不靠電力或石油,旅行用的是熱氣球。遠方的世界還有武裝熊族、和女巫,各種不同的種族共存在世界上。



第一集的故事複雜有趣,挾帶著神秘世界的奇幻和陰謀,萊拉靠著武裝熊歐瑞克、吉普賽人、熱氣球飛行員、女巫……等人的幫助,順利救出了被吞人獸抓走的好友,未料在她順利找到自己的伯父(其實是她的親生父親,但萊拉一直被蒙在鼓裡)後,發生了難以想像的悲劇。



這一本書有趣的地方,是其中善惡的觀念刻意的模糊了。萊拉不像其他童書的主角一樣,有正義感、誠實、性格高潔。她是一個天生的騙子,天性注定背叛,她的出身更加不堪,萊拉是一個私生女,父親是教權厭惡的探險家,母親是為教權工作的壞女人,綁架小孩、切割精靈,為了維護教權無惡不作。但是萊拉也是女巫傳說中的女孩,擁有拯救世界的能力。



第二部「奧秘匕首」帶出了位於我們世界的男主角—威爾,一個堅毅的男孩,父親在十二年前北極探險時失蹤了,母親精神不穩定,當威爾發現有人因為父親的探險,要對他們不利時,他將母親送到老師家藏起來,自己決心去找尋父親。



這一本書主要的場景在我們的世界,和一個名叫喜喀則的奇幻世界。喜喀則裡沒有大人,因為大人的精靈全都被幽靈吸走了、死了。萊拉和威爾意外的在喜喀則相遇,威爾也意外的得到了喜喀則的匕首,成為匕首人,擁有匕首的匕首人可以用這個匕首切割所有的世界,或者把開口關起來。



在這一本書中,作者依然不肯放過孩子,他讓威爾的手指頭斷了兩根,血流不止好幾天,還出現一對同性戀天使(忘記是在這一集最後,還是第三集開始時出現的),而喜喀則的孩子們因為要得到匕首,殘忍的追殺萊拉和威爾。如果如實拍成電影的話,我想應該不可能會列…

所以也懶得去改變他了

學校有一個老師,挺資深的,也蠻自負的,因為她帶的不管是演說或是音樂比賽,都會得名。也因此對我這種短期代課老師說起話來,就很不客氣。

先說音樂。那是她鑽研一段時間的東西,所以她們班上音樂課,老師規定不准小孩帶笛子上課(該班三年級,剛好是直笛的啟蒙階段)。老師的原因是希望自己教笛子。

音樂老師(跟我一樣是代2688的代課老師)來問我的意見,我建議她直接去找該老師商量,看看哪些東西可以給音樂老師上,哪些東西給導師上。

結果音樂老師被羞辱了一頓。

「妳什麼科系畢業的?」

「我覺得小朋友剛學笛子的時候,要啟蒙好。」

「我就跟教務主任說,高年級和中年級的音樂老師要對調,不然啟蒙上不好,以後就糟了。」云云……。

還蠻尷尬的,雖說教音樂的老師並非音樂本科系畢業,那也是因為該老師(就是這一個老師)嫌棄音樂科任,覺得要帶團太累,所以自請調任導師,學校沒有人可以教音樂,才把這一門課排2688的老師來上。據小道消息,該老師調到中年級當老師後,也覺得當老師太累了,明年打算回任科任。



然後是她們班的自然課。

期末,學生來問我是哪裡畢業的?我覺得疑惑,更覺得生氣,因為第一個感覺就是:她又來了!

後來才知道,學生的寒假作業內有自然相關的內容,因為課本沒教到,所以學生想來問我,被老師制止。

「不用去問妳們自然老師啦!」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因為……她應該不是自然系的,不然你們去問她從哪裡畢業。」

這是我當面問該老師的詳情。她解釋了再解釋(後來又特地來找我解釋一次),說她是不得已的,因為學生一直逼問她原因,她才「只好」請學生來問我。

「唉呀!因為我是數理系畢業的,所以對自然課很敏感……」云云。

我當面告訴她,作業上的題目,我不是不會,而是我以為那一個內容,教材編在下學期做補充加強,所以我考慮到學生才剛學自然,不想給太艱深的內容才沒有上。以後有任何的問題,請妳當面跟我溝通,不需要透過學生。我在備課上很用心,雖然不是本科系畢業,但是我還是會去查資料再告訴學生,請不用擔心。

跟學生討論老師的專業?好一個「專業」的老師!



這學期還挺不喜歡她帶班的風格,不過考慮到對方年事已高(40歲將近50歲的老師),個性要改也難了,所以也懶得說什麼了。

包含中午我留學生到辦公室寫罰寫(該二學生已給了…

倔強的路

我很少在版上寫這些東西,只是現在不寫下來,我無法釐清自己真正要的東西。



    辛苦了一年,卻還是因為專業知識不足,怎麼都無法趕上,所以從聽語所落榜了。好不容易上了特教所,還在想著該怎麼樣利用這兩年充實自己,讓自己可以有最好的轉業水準,可是一早所查到的資料,一項項的打擊我,突然覺得好難過,所努力的一切似乎都化成泡影,面對面前的岔路,我呆坐於地不知如何前進。



    一直以來,我知道我不適合坊間的補習系統,我不希望任何補習職成為我的終生職業。是我自己的性格龜毛,還是這個系統扭曲,所以我不適合?其實我不知道。有朋友極力勸我,總認為我很適合作文老師的這一條路,為何我不願繼續走下去?可是就我看來,除了「千樹成林」的教學模式,其他的教學模式充其量也不過是填鴨,有些家長願意給妳時間慢慢琢磨孩子,有些家長卻無理的要求三個月的速成。



我知道每一個行業都有其辛酸之處,也許我喜歡的,並沒有我想像中的美好,但沒有去走過,我永遠也不知道我真正喜歡的,是不是真的很棒?所以我選擇了聽語,打算放手一搏。



前兩年無法專心考試,落榜是理所當然。今年用心準備了,辭掉工作,只做些打工性質的工作,就是希望好好努力這一次。除了聽語,還考了特教研究所作為退路。



    聽語落榜,只有特教所上榜了,剛開始是開心的。後來越考慮越深,就踟躅不前了。



    考這個研究所,我很清楚是為了轉業,我希望從事語言治療師的工作。但是念特殊教育所,雖能進修一些聽語知識,離我的目標卻是漸行漸遠。之前語言治療師還沒有執照,所以還有一些特教系畢業生,轉到這一個行業中任職。但去年六月立法院立法通過了「語言治療師法」,規定了非語言治療系所相關畢業的學生,無法考語言治療師的執照。所以,這一條路在我的眼前硬生生斷了。我不敢置信的看著法條,企圖從中尋覓出一線生機,但看來是難了。



    國內聽語相關的系所其實非常少,不超過五根手指頭。中山醫學大學、高師大、台北護理學院、市立台北教育大學。是的,僅僅四所。而開研究所課程的,也不過僅三所大學罷了。



    好吧,此路不通,也許轉個彎就可以看見桃花源。興許進了特教所,有另外的出路也說不定。



    先去查了特教學程,想著說不定把特教師資修起來放,不打算走國小師資,但可以去坊間的教養院、早療中心覓職。不過特教學程還需補修約30學分,幾乎都是早上上課,所以就失去了兼差賺生活費的機會。而且保守估計,加修特教學程的…

野宴

今天看到野宴上新聞,不禁有種痛快的感覺。看來我屬於小人那一面,隨著年歲增長,不斷增值阿!



今年過年,我和小妹決定要去吃燒肉慶祝她的生日,因為我們連續好幾次想吃燒肉,都未能如願,所以決定今年無論如何一定要吃。



年初五,定了野宴的位子,一家三口開開心心的跑去吃野宴燒肉。剛開始,東西還OK,小小的爐子,燒著炭火,還算有特色。



吃了大概一個小時,點的東西遲遲未上,桌面已經空了。我們三個人的脾氣都還不錯,看著他們因為客滿人多,也不催促他們,約莫過了十分鐘,服務生們才匆匆送上幾盤肉類。



後來,我們點的東西陸續上桌,擺滿了整個桌子,但是不知怎麼回事,肉類遲遲無法烤熟。小妹喚了他們的服務生來加炭火,時間剩下半個小時左右。



想當然爾,我們點的東西來不及吃完,因為種種因素,也很難說誰對誰錯,不過服務生的態度整個打壞了當天的用餐興致,用餐的兩個小時一到,一個小伙子過來通知我們用餐時間到了,五分鐘過後,我的肉還在嘴裡,家人也還在吃,服務生已經開始清桌子,只留下爐火上的肉類,還匆匆撂下:麻煩我們快一點,樓下有人在等。



我整個是一個爆怒。



我好歹也付了一個人四百多塊吃這一餐,怎生吃得像個乞丐似的被人趕?



本來氣到想開罵,被老弟攔了下來。回來之後,氣不過,寫信去客服申訴,只得到「他們會對該店規勸和記點」的處理結果。該店的經理「據說」要親自打電話來「道歉」,豈料打電話過來,只支支吾吾的說:「我們是根據總店規定,用餐時間兩個小時,並無不妥。當然這樣對待客人不對,不然妳下次來,我們讓妳用餐時間延長好了!」



哈!對不起,你好我不好。這種服務態度,還真是令我「大開眼界」呢!



看到這一次的大腸頭事件,方才連到野宴的網站上,也看到他的聲明稿,只覺得一點誠意也沒有,總店如此,也難怪分店的態度如此。



一家企業要做起來不容易,要弄垮卻很簡單,如果不注意企業形象,我想要長久走下去,應該會蠻辛苦的吧!







PS:還好那一次我們沒有吃到什麼大腸頭,哈哈!

[試讀]測謊機男孩 Carry Me Down

書名:測謊機男孩  Carry Me Down

作家:M. J. 海蘭(M. J. Hyland)

譯者:謝佳真    

出版:皇冠文化出版



預計2008.7月   出版




二○○六年推出的《測謊機男孩》,除了入圍曼布克獎的最後決選名單,同時榮獲二○○七年的『Encore Prize』與『霍桑登獎』。



PS:圖片轉自於原書英文版封面。

試讀心得:


  故事的開始,是從一個殘忍的虐貓事件開始的。至少,對我來說,這一個貌似平和的故事,從那些小貓死亡之後,整個世界好似被狠狠的撕開,變得弔詭怪異,不友善起來。



    約翰‧伊根原本和父母、奶奶住在一個小鎮,過著平靜的生活。約翰的父親原本應該是約翰的典範,但卻像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倚賴著寡母的接濟過活,年復一年參加三一學院的考試,做著不切實際的夢,在家裡遊手好閒。



    約翰的奶奶是獨善其身的老人,雖然給予約翰一家一個住處,但也僅止於此,她並不願意和約翰一家人共享她所有的一切,也因此她賭錢贏了高額的彩金,並不願意讓兒子和孫子知道,這是約翰發現自己有測謊天賦之後,測知的第二個謊言。



    約翰的母親,是約翰亟欲保護和崇拜的對象,原本約翰認為母親是絕對不可能對他說謊的人,但在一次無傷大雅的善意謊言中,約翰對母親的信任也產生了裂痕。而母親在發現父親的出軌之後,她整個人的轉變也讓約翰覺得害怕、震驚,兩人關係急速惡化,進而導致了弒母的行為。



    每一個人年少的時候,總是希望自己可以名揚四海,總是夢想著自己可以做出些什麼了不起的事情,贏得別人的另眼相看。約翰11歲,有著過高的身材,他不希望自己的身高太突出,像個怪物;於是當他發現自己的測謊天賦,便希望藉由這項天賦登上金氏世界記錄,揚名世界。



    但這項天賦(gift)帶給他的,卻不是禮物(gift)。家人表面的和諧一旦被撕扯開來,那個「誠實的真相」不是約翰可以承受的。父親的一巴掌打碎了奶奶給他們的庇護,而約翰原本熟悉的世界瞬間變得搖搖欲墜,他們搬離了小鎮,到了一個破落社區,母親無法冀望父親,轉而給他的過度期望成為壓力,約翰變得更加神經質,更加倚賴他的測謊天賦。



但是也是從這裡開始,他的測謊天賦開始失去了事實佐證,變成個人的偏執。父親的外遇,真是如此嗎?還是一連串的誤會和玩笑?但不管這個外遇事件是真實,抑或是個誤會,父親一直以來的不切實際,早已讓約翰失去信心,藉由這件事情的發酵,約翰趕走了父親,得到了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