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4的文章

學習之路-學障的漫長旅途

前些天遇到的質疑讓我很難過,或許對方只是想要開玩笑。我只能這麼想。

簡單來說,就是我在跟特教老師分享,我中午上課時,要七年級一個學障生訂正最大公因數(但其實我教的是他的國文,那兩題數學,只是前幾天代課時出的例題,所以要他訂正)。
我昨天才教會他用兩個數的短除法,今天又忘記了。所以整個中午我都在引導他的短除法學習,我說「這孩子的能力這麼差,在原班上數學,再怎麼厲害的數學老師,都不可能做到差異化教學,而且顧得了他的學習」。

特教老師說,我星期三教她手上那個聽障生(這孩子的學習歷程比較複雜,目前當作聽障+輕度智能在評估)用圖畫策略在解數學應用題,就是「丁丁比西西少七顆橘子,請問丁丁幾顆橘子」這一類的題目。
因為特教老師沒有用過這方法,請我星期四早上過去再教孩子一次,順便示範給她看。

星期五下班時,她說那孩子隔天就忘記了,不會用圖畫解題。(mur:我示範給你看,妳都沒有學會這種教學法,妳怎麼能期待小孩學了兩次就學會?)


她說:「妳不覺得你太高估我們學生了嗎?」

高估學生一直是我的弱點,這我清楚。所以我就笑著點頭說:「我的確高估他們。」(其實我要表達的,只是這個學障生需要更個別化的教學。)

然後她又說:「妳不覺得認識我們孩子的真實能力後,那些疑似生都不是疑似了嗎?」

(轟)

我說:「那些疑似生也很慘。」


我大概只差沒有口氣很冷的說:「你真的教過那些疑似生了嗎?」

更進一步來說:「你真的懂『學障』嗎?」
--

最近,我真的非常質疑前任組長的想法「學障可以放回原班,只要外加課程就可以了」。

我最近不時會想起去年我的學障孩子,他們很會惹麻煩,他們品行不好,其中一個還非常有說謊的天賦,被我定了很久,威嚇講道理雙管齊下,他老爸還在他國小時把他吊起來打(父親說法),好話壞話都用盡了,他還是有一些品行問題。

我記得有一次,我教數學解二元一次方程式,把所有數學步驟都結構化,課堂上讓他們練習到會,四個學障孩子只有他還聽不懂。
然後我就公布,我隔天要考試,考不過的要處罰。

隔天,一模一樣的題目(只換了數字),他考100。
為什麼?
他把所有步驟背起來,非常認真,一字字背起來。

我常想起這四個孩子,想起他們如果從國一開始,被放回原班,只有外加課程,他們到底行不行?

對不起,他們真的不行。

把他們放到原班,只給外加課程,根本就是在扼殺他們的學習意願。大概一學期,孩子就倒了。
更不用說,這些孩子在國小普通班,沒有任何支持服務已經待了六年。

--

我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