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教室裡面的權威?

剛到這個學校教書的時候,我對一件事非常不能習慣,我上課上到一半,會有學生站起來幫我管秩序,大聲喝止其他同學「不要講話了」。



也許在山上風氣自由的學校待過,所以我頗能忍受學生交頭接耳的討論,如果學生真的討論得太大聲,我也會用一些方法,讓班上在五秒鐘之內安安靜靜。



帶過5個人的班級,也帶過35人的班級,我很清楚「安靜」不是學習的唯一要點,在老師採取的是講述教學時,讓學生專注老師的講解,的確有助學習;但是對於一些操作性課程,其實一味要求安靜反而破壞了學生「自己尋找答案」的能力。



尤其是,我不喜歡賦予班上某個孩子「特權」。班長可以站起來管秩序,這種管秩序的行為,是不是也破壞了老師講課的進度?班長可以管,那為什麼其他受不了的孩子不能站起來管?再來,班長管了秩序,是不是代表他有一半的時間不專心,分心在觀察班上的秩序?



如果我是這個班長的父母,我會跟老師抗議,麻煩讓我的孩子專心做一件事情就好,不要拿這種「大家覺得是光榮」,事實上卻是「養成他不佳學習態度」的壞事來荼毒他。



偏偏,這個學校從一年級到六年級,都很習慣這種事。連剛入學兩個月的一年級學生都這樣,我每次上一年級的課,最需要管的人,就是忙著到處「管秩序」的班長。



哎呀!



我不認為班級需要有一個權威,雖然國小教室裡面,老師就是理所當然的權威。



我不喜歡有「權威」的感覺,是因為台灣是一個民主社會,如果我們的教室還是獨裁,還是女王/國王的教室,我們怎麼去形塑孩子的民主素養?



在我上課的班級,不管是哪一個年級,我都告訴他們:老師是仲裁者,你遇到不公平的事情,我可以幫你處理,找到解決的辦法。卻不是拿老師的手,去幫你打對方。



後者對我來說,不過是一種「奸險手段」。學生學會的不是公平,而是拐彎,從野蠻的暴力行為,轉成比較文明一點的告狀陷害。



所以我一直不認為學生告狀之後,老師一定得處理或處罰,如果每次學生告狀之後,老師一定處罰被告狀那一方,無形之中是鼓勵了告狀的風氣。小事、無理的告狀,通常我只會點點頭說我知道了。大型的爭執,我也只會叫兩方過來對質,做出仲裁。仲裁過後,錯的一方必須接受處罰,或者向對方道歉。



孩子犯的過錯通常是雙方皆有錯,如果還有時間,還能順道問問孩子,事情重來一次的話,有沒有更好的方法可以解決?



所以高年級的孩子很不怕我,因為我不是一個權威。



如果連老師都不是權威了,憑甚麼班上還能有特權的孩子呢?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書評]黑暗元素三部曲--黃金羅盤、奧秘匕首、琥珀望遠鏡

去年看了電影版的「黃金羅盤」之後,決定去找書來看看。不過三本大部頭的奇幻小說,也要花掉一張小朋友以上,所以就跑去愛書人的好朋友—圖書館找書啦!



黑暗元素三部曲的作者是菲力普‧普曼,作者自己堅持寫的是兒童文學,加上作者自己的觀念是,兒童的世界並沒有單純的善惡,應該允許孩子有更複雜的價值觀,所以這三部曲討論的東西很特別:關於「神」,這一個在西方宗教上神聖不可侵犯的概念。



三部曲中的第一部「黃金羅盤」,介紹的是女主角—萊拉的世界,是一個酷似我們的世界,又不像我們世界的地方。在那裡,無上權威和教權(對比中世紀的教會)當道,每一個人的靈魂化做不同形貌的精靈陪在自己的身邊,科學家是實驗神學家,他們不靠電力或石油,旅行用的是熱氣球。遠方的世界還有武裝熊族、和女巫,各種不同的種族共存在世界上。



第一集的故事複雜有趣,挾帶著神秘世界的奇幻和陰謀,萊拉靠著武裝熊歐瑞克、吉普賽人、熱氣球飛行員、女巫……等人的幫助,順利救出了被吞人獸抓走的好友,未料在她順利找到自己的伯父(其實是她的親生父親,但萊拉一直被蒙在鼓裡)後,發生了難以想像的悲劇。



這一本書有趣的地方,是其中善惡的觀念刻意的模糊了。萊拉不像其他童書的主角一樣,有正義感、誠實、性格高潔。她是一個天生的騙子,天性注定背叛,她的出身更加不堪,萊拉是一個私生女,父親是教權厭惡的探險家,母親是為教權工作的壞女人,綁架小孩、切割精靈,為了維護教權無惡不作。但是萊拉也是女巫傳說中的女孩,擁有拯救世界的能力。



第二部「奧秘匕首」帶出了位於我們世界的男主角—威爾,一個堅毅的男孩,父親在十二年前北極探險時失蹤了,母親精神不穩定,當威爾發現有人因為父親的探險,要對他們不利時,他將母親送到老師家藏起來,自己決心去找尋父親。



這一本書主要的場景在我們的世界,和一個名叫喜喀則的奇幻世界。喜喀則裡沒有大人,因為大人的精靈全都被幽靈吸走了、死了。萊拉和威爾意外的在喜喀則相遇,威爾也意外的得到了喜喀則的匕首,成為匕首人,擁有匕首的匕首人可以用這個匕首切割所有的世界,或者把開口關起來。



在這一本書中,作者依然不肯放過孩子,他讓威爾的手指頭斷了兩根,血流不止好幾天,還出現一對同性戀天使(忘記是在這一集最後,還是第三集開始時出現的),而喜喀則的孩子們因為要得到匕首,殘忍的追殺萊拉和威爾。如果如實拍成電影的話,我想應該不可能會列…

【國文教學】國三下-禮記選/不食嗟來食

我上外加課的文意分析,不太會遇到小孩不太想聽的狀況,禮記選倒是第一次。國三下學期的課文對目前這群孩子來說,會覺得文本容易理解,但其中需要的分析能力,孩子們還是需要練習。容易因為文本好像比較簡單,而輕忽了其中的關鍵,造成閱讀理解錯誤。

上一節講解文意,學生懶懶散散,看起來應該是在原班聽過了,也聽懂了。

既然如此,今天早修就上比較分析,讓國三的小孩自己列項目比較分析黔敖和餓者。

以往,都是我抓比較的項目給孩子,這一次,我要求他們先用魚骨圖(對比概念)先列出黔敖和餓者的比較項目。我舉例「財產」,黔敖有財產,餓者沒有,為什麼?從哪裡可以看出來?孩子回答以後,再請他們自行比較,並記得老師最後會問你:「證據在哪裡?請從文本內找出來」。



學生寫的項目:口氣、前後態度






學生寫的項目:錢、服裝、禮貌、固執






學生寫的項目:錢、衣物、食


1. 學生提出來的項目,有部分是財產的相關詞,例如:衣物、食物。另外一類學生會提出來的,跟文意分析相關,例如:口氣、態度、固執。

2. 詢問黔敖的口氣如何?從文本找證據出來。還是有學生理解錯誤,認為黔敖的口氣很好,或是態度很好。請孩子從文本中找證據支持他的想法,他才會發現自己找不到。最後另外一個孩子找到「嗟!來食。」這句,並解釋了為何這句話代表黔敖的口氣很差。

我覺得用這種方法比不斷的講述還好,容易發現學生誤解文意的問題點,或者是孩子為何會理解錯誤。

舉例來說,孩子對於「揚其目而視之」都能夠將「揚」解釋成抬起頭,但說不出為何抬起頭就能夠代表餓者的態度不好。我反覆示範了幾次不同的抬頭動作,讓他們去思考,「揚其目而視之」這個文本證據是否能夠證明餓者的態度很差?

最後我們討論出來,證明餓者態度不好的原因,是他除了抬起頭看黔敖以外,還說了一句「予唯不食嗟來之食,以至於斯。」這樣兩句話才能證明餓者對黔敖的食物很不屑。

3. 讓孩子從文本中去解釋人物的想法,這也是我希望訓練學生擁有的能力。例如我們在討論兩人前後的態度,孩子們會認為餓者沒有態度。於是我就問了,餓者一出現有沒有做什麼動作呢?那些動作帶出來的情緒,就是一種態度。

於是再經過反覆的討論之後,學生決定「蒙袂輯屨」這個動作,給人的感覺是餓者非常虛弱;「揚其目而視之」則是不屑的態度。

4. 從分析表的脈絡中,反問學生:為何我們會覺得餓者很固執?而不會覺得黔敖很固執?孩子們自行添加了一個項目…

【國文教學】國三上-醜奴兒/辛棄疾

醜奴兒 辛棄疾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
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

(第一節)準備工作:朗讀後默背。


【提問】
少年不識愁滋味

Q:已知這闕詞是作者的心情,請問這一句在講作者那個時期的經驗?(擬答:少年→題目設計不佳,學生答不出)

Q:這一句中,有一個動詞,請找出來,並說出意義。(答:識、懂得明白)


愛上層樓,愛上層樓

Q:「上」這個字的詞性和意義?(答:動詞、登上)


為賦新詞強說愁

Q:這一句有兩個動詞,請分別說出哪兩個字,及其意義?(賦、寫出;說,口說)


而今識盡愁滋味

Q:已知這闕詞是作者的心情,請問這一句在講作者那個時期的經驗?(擬答:現在→因為之前已經有經驗,這一題很好答)


欲說還休,欲說還休

Q:請舉例說明什麼叫做欲說還休?(擬答:心裡有話講不出來,例如想跟媽媽要零用錢,又怕媽媽生氣而不敢說。→學生多半只能照念課本解釋,但舉不出生活例子,代表學生其實不太懂欲說還休的情境。)


卻道天涼好個秋

Q:這一句有一個動詞,請分別說出那個字及意義?(答:道,說出。)

Q:這一句有一個形容詞,請找出來並說出為什麼它是形容詞?(答:涼,涼爽→學生找形容詞容易找錯,這個活動能夠測驗學生是否理解這句話的意義。)


【心智圖--魚骨圖】

1.介紹魚骨圖的用法(對照的概念圖),並詢問學生,要用什麼概念去區分這闕詞?

(學生答:上片、下片。正面、反面。少年、現在。)


2.逐次引導哪些部分是少年時,哪些部分是現在。完成魚骨圖的前半部。












(第二節)
準備工作:考默寫(再次複習課文)


【複習】

一一提問魚骨圖的對比關係,完成前半部魚骨圖。

Q:作者用現在、過去的狀況對照,讓現在的愁更愁,凸顯欲說還休的感覺,這是使用了什麼修辭法?(擬答:映襯。→學生頂多回答排比、對比,答不出映襯。)


Q:映襯修辭法是用對照的方法,更加強顯示另外一方的狀態。例如:高對矮、亮對暗。請練習用映襯的方法造句練習。(學生剛開始答「她表現得非常乖,就像一個好學生」。後來經過修正後,回答「他長得非常高,像山一樣高,以致於別人站在他旁邊都像小矮人一樣」。)


提問:上片的少年時期,作者的心思是什麼狀況?想的東西多還是少?下片的而今時期,作者的心思有什麼變化?

(擬答:少年時期只想著要寫新詞,心思單純。而今識盡愁滋味,看的東西多了,心思變化複雜,心…